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歌利亚&达米安】小男孩和橘红色怪兽

昨天辛辛苦苦把车全部转移到了AO3,原来想发P站,但P站太tm难上了,一辆车发了五遍发不出去了。

所以昨天没怎么写,顺便说本子我有在肝哦,目测应该一周后可以交稿……吧。



在许多人看来,达米安对待动物的态度甚至比人更好,这令他们不理解。而达米安我行我素,从不在意。

让达米安明白认识到爱的第一个人是迪克,那时候的达米安是个全面的混蛋,而迪克用他的行为向达米安展现了耐心的柔软的力量,但在迪克之前,达米安就已经有了一位真正的伙伴,尽管那时候他还不理解。

他们的认识始于一场杀戮。达米安谋杀了它的父母,而幼小的它选择原谅这个比它大不了多少的幼兽。从那之后,达米安给了它一个名字——歌利亚。

在最早的时光里,只有他们两个。在那些训练的疲惫里,在那些完美的压力之下,血腥的气息围绕在年幼的男孩身上,达米安扔掉断裂的短刀,他脱掉血迹斑斑的铠甲,径直走向鲜红色的怪物身边。歌利亚小声的叫着,直到男孩揉了揉它的头顶才满意的停了下来,任由男孩靠在它身上。细长茂密的橘红色长毛清爽干燥,散发着达米安选择的沐浴露的味道。男孩被怪物圈在怀里,体温差让热量源源不断地传向达米安。

这是令人沉迷的仅有的温暖和柔情。

多数时候,达米安只需要这样便可以安抚好,但有的时候,达米安的心情更加坏的时候,男孩会失眠,他焦躁的从卧室里走出来,呼喊这怪物的名字。

“歌利亚!歌利亚!”男孩高声喊着它的名字,紧皱的眉头显出它的坏心情,“你这个笨蛋去哪里啦!”

他嘟囔了一声,立刻一片阴影遮蔽了他。“咕噜噜!”歌利亚亲热的,毫不给面子的抱着达米安对他洗脸,“够啦,走开,歌利亚。”男孩松开了眉毛,没好气的阻止了怪物的举动,嘴角却不自觉的翘了起来。

歌利亚关心他的男孩,所以他总有办法。

“歌利亚,你比那群蠢货有用多了。”达米安得意的说道,他坐在怪物的背上,享受着夜晚的微风。山顶凉爽的空气拂过皮肤,温暖的兽毛纠缠在身边,清澈的月光倾泻在大地上上,一切一览无遗,安宁平静。

那些白天里的烦心事,永远挥之不去的血腥味,母亲的期待,从未蒙面的父亲,纷沓至来的学业……他们消散在风里,消融在月光里,唯有漫天星辰,浩瀚天地里他和歌利亚存在,仿佛时间停止在此刻。

歌利亚的男孩还很小,所以他的烦恼来的快去的也快。达米安倒在歌利亚的背上,任由清风拂面,拥抱着暖呼呼的歌利亚陷入了黑甜的睡眠。

收起翅膀,歌利亚轻巧的降落在山坡的一处平地上,怀抱着熟睡的男孩。

他们有了一个很棒的晚上,因为达米安睡得很好。

当然不总是歌利亚照顾他的男孩,毕竟他们是互相依靠的伙伴。

歌利亚正如他的称呼,达米安称他笨蛋总是有道理的,因为他爱吃螃蟹,却因为它的壳而无从下手,看着一头庞然巨兽对着螃蟹垂涎欲滴却只能打转的时候,达米安只有哭笑不得。

“你真是个笨蛋。”达米安用他的小刀敲碎螃蟹的外壳,再摘掉碎片,堆成满满的一盘子递给歌利亚。橘红色的怪物从喉咙里发出欢喜的叫声,唏哩呼噜的吃了起来,几乎要把脸都埋进盘子里。

达米安真的笑了起来,他一边继续敲着螃蟹,一边伸手去摸歌利亚,“笨蛋歌利亚。”

而不那么美好的部分在很早很早的时候,那个时候歌利亚还相当弱小,身形甚至比不上达米安,而达米安尽管能独自杀掉怪物,暂时也在联盟说不上什么话,连绵的挑战和学习榨干了所有的精力。

但达米安总能强硬的保护歌利亚,他简直像是无所不知的英雄,出现在每一个戏耍歌利亚的场合里并解救他,偶尔有那么几次,他们一起跌跌撞撞的摔倒在房间的地毯上,精疲力竭。

歌利亚从达米安的怀里滚出来,他舔着男孩的鼻尖,小声的呜咽着。男孩勉强抬起手,抚摸着他,就像他父母一样安抚着他。

“你是我的,歌利亚。”达米安坚定的这么说。“他们无法从我这里夺走你。”

歌利亚歪头,再度舔了舔男孩的鼻尖。

 

依靠彼此,保护彼此,他们如此信任着彼此。

一切都不会变化,包括生死。

 

FIN


评论 ( 3 )
热度 ( 3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