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jondami】Forever

发篇粮提醒大家一下今晚预售开啦,链接会更新在微博和本宣里ww顺便本子里的全新机器人是不会公开的,包括番外哦。


乔纳森认识达米安的时候,他十岁,达米安十三岁。那个时候他就嘲笑达米安是个矮子,而达米安毫不犹豫的骂回他是个杀动物的凶手,他们踩着对方的痛处当做超英二代之间的交流,并奇怪的在这样互相讽刺的情况下,他们成了搭档。

过了一些年,乔逐渐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他看着达米安从他的眼睛平视到他的肩膀,再到他的胸口,似乎在所有流逝的时间都没能改变这个坏脾气的罗宾,他依旧对着乔大喊大叫,并仰着下巴提出最好的方案。

“……”乔纳森的奇怪眼神惹怒了达米安,他没好气的转向乔,“你干什么一直盯着我,难道我脸上写着凶手在哪里吗?”

乔知道达米安最讨厌别人遮遮掩掩的,他也向来秉持着心直口快的想法,“达米安,你为什么没长过呢?”达米安听到之后,低头看了看自己,看起来有些愕然,“我以为这个问题你早就会来问我呢。”

乔缩了缩脖子,认真地看着达米安,等着这位他最为信赖的搭档就像以前一样告诉他一些他不明白的事情,“别拿那双小狗眼睛看着我,我又不是你爸爸。”达米安后退了一步,他的眼睛向上,看到远处染红的天空。

“嗯……我不是死了一次么?”达米安向他提起了在数年前的一次战斗,那是乔还无忧无虑在农场玩耍的时候,达米安就已经在为了他的自由而战。关于这场战斗以及它的惨烈后果,乔从迪克那里得知了大部分的过程。他很感激迪克,他告诉了乔许多关于达米安的事情,让他能够更好的去了解这位搭档。

但他真的是为了了解搭档而去问迪克的吗?他在脑内推开了这个问题,继续听着达米安的话。

“复活的时候出了点问题,”达米安显得无所谓,“虽然细胞在持续分裂,但是表观却没有改变。你可以理解为虽然外表没有变,但是内在跟正常人一样在衰老,一样会死。换句话说大概就是驻颜有术?”达米安开了个玩笑。

“……那你岂不会是一辈子处男了?”乔憋了半天,想来想去也只有这句话感觉不那么悲伤一点。

结果他被达米安追出了泰坦塔,差点在外面大打出手。

晚上,乔漂浮在平流层之上,冷冷的月光披在身上没有一点温度。他低头,用眼睛看见手指上的细胞慢慢分裂,新生的,老去的,还有掉落的,它们组成了一个生命的轮回。而达米安戴上了一个假象,他的一切都会隐藏在永远不变的容貌下面。

乔感觉不那么好,他抱住自己,想起这些年里的他和达米安,还有那个最开始就像搞笑一样的世界最小搭档的称呼。

达米安歪着头看着他,一脸不屑,“你就是超人的儿子?看起来就是个乖宝宝。”

罗宾拉着绳索游走在哥谭的高楼大厦之间,那时候的乔还不会飞,他就一边跑一边气愤地控诉达米安欺负人,而罗宾得意洋洋的扬起一个笑容,停在了转角处。

他们一起趴在高楼大厦的玻璃上,被狂风暴雨冻得瑟瑟发抖,达米安一边往上爬一边骂他作为一个外星人你不会飞,你真是丢脸。乔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对达米安愤愤不平,争辩自己只是半个外星人而且爸爸这么大的时候也不会飞。

他以前很崇拜达米安,尽管没有说出口,但是罗宾是一个那么酷的小孩,跟他这种混在农场的乡下小子区别太大了。他渴望像罗宾一样成为一个英雄,也希望罗宾能够平等地和他一起作为搭档。

但是,那些仰慕,崇拜,还有在争吵和互相帮助里增长的好感和了解混杂在一起好像变成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乔往下降落,停在泰坦塔的高层,正对着达米安的房间。落地的窗户被棕色的窗帘遮住了后面的景象,可是没关系,乔进去过太多次了,他把里面记得清清楚楚。

整整齐齐的书桌,藏满了武器的柜子,一张舒适的床,还有塞着许多他至今都不想去读的外文书的书柜之类的,那些他都能够想象出来。达米安此时也许坐在床头在看书,也可能在电脑前面整理档案,当然也许他早就溜了出去,不在这里面了。

达米安不会长大。

他又把这句话想了一遍,想它的意思。

这会影响他们吗?

好像不会。他们还是搭档,他们依然信赖彼此并不会说出口。达米安还是会一如既往的指使他用能力去探查,他们还是会在战斗里互相帮助,并且见缝插针的讽刺对方几句。达米安估计也没有放弃当一个蝙蝠侠,乔想起来上次达米安给他看过一眼的装甲设计稿。

他们会成为一对不太一样但还会是最佳拍档的超人和蝙蝠侠。

但是达米安不会长大。

乔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在那里有一小片针刺一样的密密麻麻的痛苦,就像多年以前他失去了自己的宠物,而他本来以为他们还能有更多的时间,还会有更亲密的感情。

乔想,这下麻烦了,他可能也要当一辈子处男了。

达米安也许会就此对他进行嘲讽,比如什么调情手段低劣怪不得追不到女孩子,又或者是“好心”的问他要不要免费体检,就当是对搭档的身心健康负责。

他呢?

他会板着一本正经的脸,告诉达米安,这都是因为半氪星人看多了你们这些人的混乱狗血,决定洁身自好,准备当圣人,而达米安听到后半句就会恼羞成怒地冲过来和他开始打架。

……听上去也不错。

乔纳森落到了地上,走进了泰坦塔。

“你终于滚回来了?”大厅里达米安的声音带着一点疲倦,乔惊讶的转头,“达米安?你没有回去夜巡或者……”

“或者什么?”达米安提高了声音,“你这个笨蛋,之前说要去查凶手的,你是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吗?!”

乔纳森顿时哑口无言,愧疚万分。

“算了,也这么晚了,回去睡吧。”达米安打了个哈欠,“明天早上九点继续吧。”他晃晃悠悠的走进了电梯。乔赶紧帮他按了楼层,达米安抽空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

到了地方之后,达米安一边走出去,一边摆了摆手,“晚安,乔。别再想那么多了,日子该过就过。”

乔沉默无言,只是点了点头。

 

好的,达米安。

 

END


评论 ( 2 )
热度 ( 8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