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随手摸鱼

随手po三个段子,跨越魔卡,火影,海贼。
其实我就是找个理由出现在你们的首页然后扩一下预售,感觉自己已经过气了(
段子cp:月桃,佐鸣,萨博无cp
(我这个人cp观比较歪)

#魔卡少女樱 月桃#

月坐在沙发上,面前是一杯清茶,还有一盘形状可爱的小熊饼干。他眨了眨眼,“是给我的吗?”
桃矢头也不抬,他正在努力干掉地板上一块黑渍,“对,家里没什么好招待的。”
月点了点头,捧着茶。虽然说他是个清冷的个性,可对方偏偏是小樱的哥哥,还是雪兔特别喜欢的人。如果沉默不语就太过失礼了,所以月努力寻找着话题。
“嗯……谢谢你,茶很好喝。”
桃矢拧紧抹布,“没什么,反正雪兔在这的时候也会吃很多东西,你应该一样吧,可以吃东西。”他的额头上有点汗珠,这种辛勤的形象月经常透过雪兔的眼睛看见。
说起来,桃矢以前经常拖着雪兔去打工应该是为了照看小樱吧?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
“……所以,小樱呢?”桃矢冷不丁的开口,“你一个人在这里是为了保护我吗?”
月点了点头,“主人和李小狼去找中心点了。以防万一,主人吩咐我在魔物浪潮里来保护你,”此时一层透明的结界笼罩在木之本宅邸外层。
“那个笨蛋,我这里有什么好担心的。”桃矢叹了口气。“怎么样,要是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帮小樱吧。”
月摇了摇头,“这是主人的吩咐。”而且他心里的某一部分也在担心桃矢,这是否属于雪兔渗透的情感,还是……因为……
桃矢啧了一声,粗声粗气,“好吧,你吃猪扒还是咖喱?”


#萨博#
“我带你出去吧,”他伸手,想要扶起这个捂着脸哭泣的女孩,却鬼使神差地低头,就在他看清她的脸的同时,一只手已经闪电般的扼住了他的喉咙。“在你出声之前,你的喉咙就会被我掐碎,”真正的革命军参谋长贴在他耳边说,另一只手环绕过脖颈,他紧紧的贴在萨斯拉的身上,看上去就像是萨斯拉抱起了这个无力走动的女孩。“现在,慢慢的走出去,不要做意外的事。”
在别的楼层的海军士兵注意到之前从这里离开。

#佐鸣#
四战过后明星助设定

佐助一直没觉得自己怎么幸运。
他从黑暗里挣脱的时候也不年轻了,二十岁的人生兜兜转转,他还是输给了鸣人这个傻子。努力赚钱买房子赚奶粉,把自己的脸印成照片让所有人都认识他,佐助学着用另一个身份去体验生活。
故作的沉默还有冷淡神秘的身份,不知道真相的人们沉迷于所谓高贵家族少爷的人设,可只有鸣人知道什么狗屁小少爷,他们一起在树上打过的滚都有一寸厚的泥巴。
每当佐助在忙的头晕眼花的时候,在闪光灯和化妆品的清淡香气里,他看见镜子里自己那张面无表情,白皙干净的脸,黑色的美瞳遮掩住下面的秘密,佐助就开始想念鸣人,他想看见鸣人那张傻乎乎的脸,他会扬起笑容邀请他去吃一碗拉面。
然后因为他太过话痨,鹿丸会冲过来抓人,而鸣人就会以“佐助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哎”为理由,死皮赖脸的不回去,直到佐助也一起走回了火影楼。
有几次,佐助脸上夸张的妆容还没有卸掉,他就突然站了起来,从旁边抓过了自己的披风,从五楼一跃而下,召唤出通灵兽,踏上飞鹰的背脊朝着木叶的方向一骑绝尘。以上动作一气呵成,别人只有在他背后尖叫的结果。
然后鸣人就会在偷懒的时候,突然听到砰的一声,有人闯了进来。他慌慌张张的跳起来,一边嚷嚷着“鹿丸我没有睡哦!”直到听到一声熟悉的“哼”。
他惊喜(惊吓)的睁大眼睛,看见面带薄汗,眼睛周围还闪闪发亮的佐助站在他的面前,穿着一件黑披风,下面露出了包裹紧实的黑色小腿。
“佐助!!”鸣人中气十足的喊出了这个名字,并跳上了佐助的身上。
这个名字,这种方式,只属于鸣人。

 
评论 ( 2 )
热度 ( 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