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墙头遍地/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Vader&/Luke】妥协(5次皮耶特误解1次他没有)01

已授权翻译

授权如下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chapters/25908651?show_comments=true#comments

妥协

By samvelg


简介:
5 + 1次梗
五次,皮耶特将军误解了卢克和维德的关系,而有一次他没有。

作者注:
我一直超粉那种卢克被我们最棒的维达爸爸抓到了,而且家庭关系相当尴尬的同人,其中最让我发笑的就是想象维达的船员在这一系列的美味的大戏里是怎么想(他们的关系)的。
里面包含坚忍,一心只想维护全船和平运行的皮耶特,所以这全部的开心时光都限制在船里,给天行者家庭大戏上演提供舞台。
就像tag里写的,那些冲着乱伦来的人可能会觉得这是一个误入,但这确实有间接的暗示,因为执行者号上的船员真的相信卢克是维达的小男伴。


译者注:
基本上所有的作者注都是原作者,发到lof备份一下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第一章:第一次

对于今天肯定是奇怪的一天的认知,皮耶特看到的第一个迹象是他的长官踉踉跄跄的走在舰桥上,差点瘫倒在那里。

船员们对于达斯维达这样出现完全没有准备,反抗军的灾厄,皇帝的右手,抓着舰桥的栏杆仿佛那是唯一一个保持他还站着的原因,他们开始惶恐的看着皮耶特。

维达尊主果断的忽略了他们,只是盯着前方,视线的焦点投射在船外一个遥远的地方。空气里寒意似乎加深了,皮耶特甚至感受了一种压力。在这种不断增长的恐惧里,他注意到视窗半米厚的杜拉钢开裂了,似乎还向着黑暗尊主靠近中。

“维达尊主,”皮耶特开口,无论发生了什么其实他都不想打断,但他更不想暴露在高真空的环境里。“您是需要援助吗?”

黑色头盔猛地抬起,凝视着皮耶特。他抑制住本能的退缩。

“舰长,脱离超空间,我们要改变航线。”他一边说,一边直起身来,他的声音比皮耶特在霍斯战役后所听到的更加的愤怒。“天行者被雇佣兵俘虏并受到了折磨,我打算带回他。”
皮耶特不知道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的,但他不愿意质疑这一命令,仅仅是点点头。“立刻,大人。我们有目标地吗?”

维德勋爵凝视着外面的黑暗。

“Voska星系。在第四颗行星的轨道上有一个隐藏的基地。那里就是他们和天行者待着的地方。”
皮耶特敬礼。“立即出发,维达尊主。”

* * *

经历了十四个小时的超空间行进之后,他们到了那里,而那里正如维达尊主预测的那样有一个隐藏的基地。

当皮耶特问维达尊主这里是不是他曾……看到的地方的时候,黑暗尊主只是持续盯着窗外,散发出紧张的气氛。

“天行者就在这里。”他咆哮道。“他的原力很强。”

于是,皮耶特就加入了登陆小队,亲自协调任务,而维达尊主则带头冲锋队,以确保得到天行者,因为他显然可以通过原力来感知他。无论雇佣军们在期待什么,他们都无法与帝国旗舰的威力相提并论,也无法面对一个十分愤怒的西斯尊主。

战斗一瞬间就结束了,不久后,皮耶特跟着一串显然是被光剑杀死的尸体去找那位由于一些原因没有回应他的长官。

在下一个走廊,皮耶特听到了维达尊主的隆隆低音,他及时地转过转角,看到了那个小个的,金发的,那个他们追到这里要抓的反抗军飞行员踮着脚尖,稳稳地亲上了他那位尊主呼吸器的唇部方位。

皮耶特愣住了,他放慢步伐,完全失去了对方才所见的理解能力,奇怪的是,他仍然不愿打断这看起来非常亲密的时刻,或者这是暨万斯中尉在猜测判官们的生殖习惯时刚好被维达尊主听到之后,在西斯尊主手中寻死的最快办法。

显然,这是前者,因为维达尊主不仅允许他这样做,而且他还用无法否认的温柔地拥抱了这个男孩,甚至还用鼻侧——鼻侧!爱抚男孩的头发,贴在庞大的金属的胸膛上,他还跟男孩说了些柔软到皮耶特听不清楚的话语。

依靠着在海军服役的这些年,甚至大多数都还是在维达尊主手下的磨炼,皮耶特才保持了冷静,仅仅只是睁大了眼睛而已。他还无需烦恼,因为维达尊主甚至都没有从男孩那里抬头,但他也不为这点小成就而感到丝毫的骄傲。

他明白无论是逃避责任的惩罚,或是对眼下这种无论如何都会走向尴尬的情况表现犹豫都不好过,他一直走到了起码离这对如胶似漆的人十米之远。皮耶特僵硬地把脸对着墙,站在那里以维持隐私的错觉。

那个亲近的男孩毫无疑问是卢克•天行者,那个他们在过去四年里几乎算是突然就不明所以的一直顽固追踪的反抗军飞行员。他看起来似乎受了重伤,而且差不多是全裸。

皮耶特咳嗽了一声。

他的余光看到长官猛地抬头,终于意识到了他的存在,然而飞行员却没动作,貌似站着睡着了,脸上还带着点微笑。

他充分意识到,如果他是其他的任何一个军官,他很可能已经死了。皮耶特动都不敢动。

“大人,基地清理干净了,幸存的雇佣军都被逮捕了。”他报告,假装这只是在舰桥上举行的另一场简报,而他的长官手里不是抱着一个几乎赤身裸体,几近昏迷的青年,并且几米之外还有几具惨烈的残肢剩躯。“您的命令是?”

“准备好我的穿梭机,告诉医疗队,我回到执行者号的时候,他们会有一个病人要接收。”黑暗尊主隆隆发声。皮耶特完全想不到在这种妥协的场合他是怎么听出了一些轻微的惶恐的。

“是的,大人,立即执行。”他向舱壁敬了个礼,然后转过身来,尽量快步走,但又不快到好像他在逃离现场一样。

直到他转过拐角,回到了去机库的路上,打开他的通讯机,在自动驾驶仪上执行命令的时候,脑子才转了起来。

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分钟后,在维达尊主的私人飞机外他和一小队冲锋队员都等着,黑暗尊主冲进来的时候他正在接收机长的报告。

他那标志性的黑色披风没有披在肩上而是包裹在了小个的天行者身上,并且男孩此时正蜷缩在黑暗尊主的怀抱里,显然昏迷着。

在场的每个人都发出了一声清脆的敬礼,一句话也没说。

“皮耶特上将,你将和我一起搭乘我的飞船回去。”他停在坡道前说。“我要囚犯们被调回审讯,还有在返回之前,所有在这的小队都要搜查基地的情报。我要知道他们到底是谁,以及他们对天行者做了什么。”

* * *

回到执行者号的旅程鸦雀无声。

皮耶特笔直地坐着,面无表情,在脑海里构思着他的任务报告里的痛苦细节,这样他可以设法避免思考他所目睹的一切。假如诚实一点,他其实还在目睹着。

维达大人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占据着驾驶舱,而是坐在他的对面,在乘客车厢里的座位上,并且还昏迷中的天行者就在他的怀里蜷缩着,好像一个睡着的孩子一样。星星啊,这个男孩真的好小,他裹在黑色的披风里,躺在帝国最高司令官的腿上,和那庞大身躯相比,他完全是相形见绌。

最近三年来他读过而且反复读过男孩定期更新的档案,他能说出他偏爱的机器人的昵称(R2),在他童年的家的废墟中发现的他令人遗憾地未采用的申请帝国学院的驾驶得分(诚实的说很惊人)甚至是他该死的鞋码(人形标准9码),但这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他有多么年轻。

他毁灭死星的时候才19岁,皮耶特冷静地记得。仅仅是19岁,他就在眨眼间杀死了一百多万人。这个瘦小而又谦逊的男孩怎么能这么危险呢?

他意识到他盯着男孩的时候,维达尊主同时也盯着他。

“舰长,你还有什么要报告的吗?”他问道,他的手套绷得紧紧的,双手——是具有攻击性地?还是保护性地?——围着受伤的反抗军。

“不太算,大人。”皮耶特立即回答。“我只是想知道我们应该为天行者指挥官采取什么安全措施。您打算在看过医生之后给他在拘留区准备一个牢房吗?”

“天行者不会去牢房。”维达尊主咆哮着,听起来很生气。“考虑到他已经受伤了,他要被转移到临近我房间的那个私人住所。我要他们在给他用前就清洁好,还有门前随时都要有四名警卫,,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许他受到伤害。清楚了吗,舰长?"

皮耶特干脆点了点头,像往常一样镇定自若。“是的,维达大人,我们一回去,我就亲自作出安排。”

然而,在内心深处,他发现保持冷静越来越难了。

自从执行者号拔锚起航以来,在维达尊主房间旁边的豪华住所,一直是许多猜想的来源。很显然,它是在大船完成之前不久,在长官的要求下以巨大的代价建造的,无人知其原因。维达大人之前从没有在他任何一艘的旗舰上要求过类似的东西,当时工程师也在,因为它靠近大桥的,他们不得不重新安排几个主要系统的管道。

如果他的指挥官是冠冕堂皇的帝国里的任何一个人,皮耶特都会以为那是给配偶或者情妇用的,但维达大人显然不是这种人,而且那个房间在三年内从来没有用过。

直到现在一切都很明显了。

那个房间真的一直都是为他准备的吗?就是为了卢克•天行者?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