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Vader&/Luke】妥协(5次皮耶特误解1次他没有)02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第二章:第二次


简介:
皮耶特与天行者一家的第二次相遇让他比以前更加困惑。

正文

皮耶特按住自己的太阳穴,真诚地希望头痛消失。

自从他们回到船上,就一直是一片混乱。尽管他们还没有接到命令说重新加入舰队,而且他们还在Voska星系四号行星的轨道上,船上的每个人都在疯狂地工作,以补偿他们离开预定航线的行动。

除了维达尊主。

自从他们回来以后,除了短暂地“审讯”了他们的囚犯(审讯室的一片狼藉简直太难清理了)以及在通讯室里接见了几个小时的皇帝之外,长官整整三天都花在了医疗室里。根据皮耶特悄无声息地从他的助手那里得到的口头报告,维德尊主显然是在日以继夜地看护着还没苏醒的天行者。并且他还貌似常规性地保证,要是男孩醒不来的话,所有负责人都得死。

简而言之,医务人员陷入了盲目的恐慌,包括他身边的船员。

皮耶特没有和任何人分享他在走廊里看到的东西,主要是因为他还不想死,但也因为他其实搞不清楚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根据天行者的医疗档案,他被确认受到了多种伤害导致的昏迷,强化审讯效果的种种手段,包括严重地剥夺睡眠,甚至是反复服药以回答审讯者。所有的这些都能解释反抗军在走廊里的古怪行为,因为他已经被逼到甚至超越了许多人能忍受的极限了,但这不能解释黑暗尊主的。

从维达尊主在抓捕(营救?)天行者之前的激动,到极其戏剧性的他在飞机上抱着飞行员的方式,以及从那时起,他的行为就越来越奇怪,谣言已经满天飞了。特别是在最近一天,有人曾透露,一旦天行者离开了巴克塔水箱,他就会被转移到了那个之前从没有人住过的,曾被议论纷纷的,靠近维达大人房间的住所去。

这可能是对他长官最好的选择,因为他就游荡占据在天行者巴克塔水箱的边上,像一个十分生气的幽灵。假如他听到那些下面的人的风言风语,比如猜天行者是一个隐藏特别深的帝国特工,或是皇帝的私生子,或是维达尊主的新的西斯学徒,甚至是他的情人的话,他敢肯定会尸横遍野,满地滚头,绝不是夸张。

皮耶特叹了口气,他写了一张纸条,要求在他轮班结束之后送一些止痛剂和智能标签,否则他今晚肯定写不完文件了。

* * *

直到他走到了医疗室,皮耶特才意识到,如果他要避开当前最流行的船上大戏,他真不应该来这儿。

当他注意到无法错认的黑暗尊主的身影的时候,他正等着医生拿药给他。他站在不远处的一张病床前,就隔着一个并不密闭的隔板。天行者看起来不只是醒了,还坐在床上,双臂在胸前交叉,怒视着维德尊主。

他的长官同样也抱着双臂,尽管皮耶特听不到他们说的什么,但他们看起来好像就某事发生了分歧。要是有人敢不同意达斯维达的话,还没有被原力掐的话,那还挺奇怪的。不过皮耶特考虑到这又不是这周以来他看到这两人干的最奇怪的事了。

猝不及防地,他就想起了天行者踮着脚去亲西斯尊主的画面,立刻开始默背技术手册清除想法。许多官员都觉得维达尊主会读心是无稽之谈,但凭着多年的服务经历,皮耶特比他们知道更清楚。

他怀着一种病态的迷恋看着维达大人用手指隔空点着天行者的脸,企图找到任何一点为了这事在责骂这个男孩的迹象。而那个被质问的男孩只是轻微地抬起眉毛,露出了一个厚颜无耻的笑容,伸手抓住了维达尊主还在摇的手指。

皮耶特依稀地觉得他的下巴已经掉下来了,但它就像一个慢动作,他无法移开视线。

但是,比起在医务室引爆愤怒的风暴,取而代之的,黑暗尊主仅仅只是僵住了,他肩膀僵硬的程度皮耶特站的地方都轻易地看出来了。

不管他们有什么争执,现在天行者显然觉得很得意,但他的脸很快就变软了,他用两只手拉过维达尊主的大手,让它贴在了他自己的脸上。他说了些什么,可能是个道歉,然后带着心满意足的,困倦的笑容贴着黑皮套的手掌。

在医生拿着他的的药回来之前,皮耶特刚好看到了维达尊主的大拇指似乎在抚摸着男孩的脸颊,然后他就溜了。

* * *

天行者恢复意识后,维达尊主的情绪就有了很大的改善,他恢复了正常的工作,既没有对他的反常行为说什么,也没有对住在他一墙之隔的反抗军飞行员说什么。

皮耶特拒绝思考这意味着什么,但他开始渴望地想起那瓶在他的碗柜里藏着的科雷利亚白兰地。

TBC

评论
热度 ( 2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