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Vader&/Luke】妥协(5次皮耶特误解1次他没有)03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第三章:第三次

简介:
卢克醒了,还披着披风。
皮耶特烦透了这些在他的操蛋的舰桥上的操蛋的天行者们。

原作者注:
天啊,我的伙计们,这篇文的评论数量简直是史无前例,你们全都是小可爱啊。说真的,谢谢你们,温暖了我这颗冰冷的,机械性的心,让我知道我不是唯一一个喜欢误解和帝国全船八卦文化的人。我认真地想写好了这篇文,不过你们的激动都没法物理上的让我保持沉默了。

卢克实际上穿的是一种可爱的半披肩披风,就像在KaelinaLovesLomaris写的这篇“Allegiance”。*1假如你喜欢Luke&Vader的这种关系,而且还没有读过这篇的话,赶紧去吧。天啊,我都读了七遍了,都还是让我超级激动。

依然没有校对,实际上我半夜两点在手机上咯咯笑着写文而试图不吵醒我丈夫。

正文

皮耶特第三次看到他们俩是在一天之后的舰桥上。

当他中途听到桥上的船员们的背景声突然变得鸦雀无声的时候。他推开那涌上心头的不祥预感,抬起头,看见维达尊主大步地从中间走过来,天行者就跟在他身边。

皮耶特盯着。

这位反抗军的飞行员看上去比他在飞机上的时候要好得多,穿着昂贵的衣服,一身修身的黑色衣服,一肩上披着一件光滑的短披风,这让他看起来更像皇室一族,而不是一个由湿气农场的农夫变成的俘虏。皮耶特注意到,这些衣服似乎很适合他那纤细的身材,并拒绝猜测它们究竟从何而来,尽管他已经想到了这个男孩的那份极度详尽的档案。

天行者似乎也很满足于走在过去四年中一直不懈追求他的人的右手边。星星啊,他甚至都没被绑住,皮耶特特别不安地注意到他腰带上那个明显是光剑的金属,好像还是在Vosa四号卫星那里维达尊主没收的那把。这意味着出于某种原因,他是个装备着武器的绝地。

“上将。”维达尊主点了点头,他们正走到半路。

“向维达尊主问好。”皮耶特回以干脆利落的敬礼。

“我都不相信我们见过面。”天行者愉快地说,伸出他的手就像这是一个社交场所,而不是超级星际驱逐舰的舰桥。

“啊,是的,我为我的不礼貌感到抱歉。”他回答说,不太确定该用什么程度的礼节把自己介绍给你的上司显然相当喜欢的一个囚犯,不过他宁愿谨慎一点也好过犯错,“上将Frimus Piett,执行者号和死亡中队的指挥官。”

“反抗联盟的指挥官卢克•天行者,很高兴见到你。”飞行员说,仍然挂着一种明亮的、毫无戒备的笑容坚定地握着皮耶特的手。“维达正在陪我走一圈。你的船是杰作,你一定很为之骄傲。”

尽管他仍然对整个情况云里雾里,但皮耶特还是谨慎地沉迷于盯着他的靴子。

“你太谦虚了,指挥官。”他很有礼貌地回答,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但由于反叛分子的尊重行为和明显缺乏杀人意图而平缓了下来。

维达尊主转向那男孩,两个人似乎只盯着对方看了几秒钟,天行者就转了转眼珠,沿着舰桥走向了维达尊主惯常站在视窗的地方。维达尊主显然不关心那些平时会被认为是不服从命令而被杀的人,现在他把注意力转回到了他困惑的上将身上。

“报告现状?”

简单地扫了一眼天行者,他似乎是好奇地在桥上环顾四周,然后站定在了视窗前面,凝视着超空间,他站得更直了,回答道。

“大人,没什么新情况。”皮耶特回答道。“我们计划在12小时内与剩下的死亡中队会合。此外我们也收到了关于在Ondarr和B'Sek星系中存在可能的叛乱活动的报告,但尚无结论。而且也没有来自帝国中心的进一步命令。

黑暗尊主点点头,似乎很满意。“很好,将军。”

他们讨论了飞船的运行(运行几近最高效率只是减去审讯房间)和从天行者的审讯者那里拿到的加密数据的恢复(挺难搞的,但是也差不多了)几分钟后,皮耶特解除报告,回到他的职责中去了。而,维达尊主和天行者站在一起,望着超空间无穷无尽的漩涡。

十分钟内,皮耶特就在想,如果要给半数的军官写辞职信的话,那数量肯定不小了,毕竟他们都好像没法专心干活了。

显然,他们的指挥官,肩并肩地和人站在一起,和那位目前全船的流言蜚语的主角进行着安静的交谈,这景象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刺激了。尤其是他们俩都没有注意到,当他们俩都站在那里,双手紧扣在背后,看起来简直是像皮耶特所见过的最奇怪的相配的一对。

他甚至给那个站在控制台的少尉发送了一个非常尖锐的警告的眼神,他离那对很近,而且他似乎在试图偷偷靠近,偷听他们的对话。要是维达尊主抓住现行的话,那个年轻人的下场就惨了。

这种情况持续了大约二十分钟,突然间,一阵明显的笑声打断了紧张的寂静。他抬起头来,预备好写文件找人替代那个因为行为不端被杀的军官了,但他很惊讶地发现那是天行者。

整个舰桥上的人都困惑地注视着天行者,他显然没有注意到他所引起的混乱,他试图用一只手来抑制那真诚的笑声,因为他的另一只手放在维达大人的手臂上。

就好像那个可怕的西斯刚刚讲了一个令人捧腹的笑话。

就好像他不是皮耶特记得的唯一一个主动接触黑暗尊主的人。

就好像这整个情况里有什么事是讲得通一样。

皮耶特注视着这位开怀大笑的指挥官——他越来越歇斯底里地注意到,他还没有把他的手从维达尊主的手臂上挪开——他舒舒舒展地靠在高个男人的个人空间里,就像他完全有权利呆在那里一样。要说有什么的话,那就是天行者所有的意图和目的都是无言地透过眼睫看着黑暗尊主。在这一点上,皮耶特很确定他们能够通过原力交流,但这仍然是非常不正常的。

皮耶特有种明显的感觉,不是第一次了,他错过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

显然是不知所措,有人掉了一个数据板,它的声音提醒了天行者他们的行为完全展现在了舰桥的船员面前。他的手立刻就放了下来,后退了一步,低下头,试图隐藏红红的脸颊。皮耶特在他的优势位置这里能看到男孩染红的脸颊。

维达尊主环顾四周,看是谁打断了他的谈话,他显然不是很高兴。但是天行者只是摇了摇头,轻轻地对年长男人说了几句话,看起来出乎意料地安抚了他。黑暗尊主点点头,走到一边,给天行者打了个手势让他走在前面,莫名像领取恩典的侍臣。

他们一起沿着走道向前,披风翻腾,直到他们遇到了皮耶特才停下来,让维达尊主向他下指示。

“上将,我希望这些报告能在这一圈结束之前完成。以及我不希望别人打扰我,直到我们到达目的地。”

皮耶特敬礼。“是的,维达尊主,指定完成。”

“谢谢你的耐心,上将。”天行者微笑着补充说。“我真的很高兴有机会看到一艘这样的船。”

在黑暗尊主的最后一点头之后,他们离开了。当他们离开舰桥的时候,皮耶特可以清楚地看到维达尊主的手占有欲地放在在飞行员的背上。

在他们身后的门关上之后,寂静是如此的深沉,除了柔软的、附带的设备的哔哔声和超动力引擎的嗡嗡声,什么也听不到。

皮耶特从云里雾里中惊醒过来,瞪着他的下属。“我确信我们还有艘船要开?”他厉声喝道,确保大家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魔咒被打破了,他们都立即回去工作了,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但是在下面低声地兴奋地谈话声中皮耶特心沉沉地意识到,在这次和陌生的反抗军指挥官的见面之后,这艘船上的谣言只会愈演愈烈。

* * *

为了跟踪和了解他的人员在舰桥事件后迅速升高的注意力分散的程度,皮耶特要求他的助理谨慎地跟踪关于他们的囚犯(客人?)的谣言,并报告任何值得注意的事情。

他对自己说,这只是尽职调查,但老实说,这是一种反常的好奇心和自我保护的结合,因为他真的不想在这一切不可避免地东窗事发的时候一头雾水,他的船员缺乏自我控制他是会被追责的。

那天晚上晚些时候,皮耶特在他的住处坐了下来,手里拿着一杯科雷利亚白兰地,助手给了他一个崭新的数据板。当他开始阅读的时候,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交给他的时候他会那么尴尬。

在那天早些时候的舰桥上的事情,无需更具体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他的船员们几乎一致认为,卢克•天行者(死亡之星的毁灭者,最后的绝地武士,反抗军的英雄)实际上已经和他们的指挥官订婚了。举目望去,消息里“不和分居”“悲情恋人”“少妻”之类的词也惊人地经常出现。

皮耶特眨了眨眼睛。

再次眨了眨眼。

好了,他们都要死了,就这么简单。

不管事实是否属实,这都是无关紧要的,事实是船员、士兵、军官和技术人员都在猜测黑暗尊主的个人生活,这意味着他们几乎是在倒数着秒等着有史以来被记录到的最大规模的原力窒息杀伤性事件发生。

一想到即将死去,皮耶特就感到出奇的平静。现在是真的对于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没有什么他能做的了,整个船员似乎都陷入了疯狂,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坐下来,尽量保持事情平稳运行直到那时,并希望所有的下地狱的科雷利亚人没有离开这艘船。

维达尊主还没有注意到这些流言蜚语,真是一个奇迹,因为他不仅非常善于观察,而且还能读懂人们的心思。尽管,皮耶特在干杯时痛苦地做了个鬼脸,不可否认的是,他此时此刻却心不在焉。

皮耶特坚强地读着数据板,喝掉了比原打算更多的白兰地。但当他读到最后一节,始于助手一段单纯的冗长的道歉,然后是逐字转录的两个突击队员之间地讨论,有关于,啊,物理上的达斯维达和指挥官天行者之间的肉体交流的时候,他还是直直地把数据板丢进了垃圾箱里,倒进了床。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