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Vader&/Luke】妥协(5次皮耶特误解1次他没有)04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第四章:第四次

简介:
误解,多种语言的争吵,和更多的数据板。

作者注:

趣事:结尾的地方提到卢克和维德在用一种没人能认出的语言在讲话,实际上这是Amatakka语,来源于不可思议的Fialleril写的的Tatooine奴隶文化AU,你们都该去读读双重间谍维达。

所以,好好享受我闪亮的钻石吧。也别忘了#为皮耶特祈祷#。<3

正文:

第四次,皮耶特看见维达尊主和天行者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又吵起来了。

他们已经到了Myyroda星系,和剩下的死亡中队汇合了。他正走到维达尊主的办公室去参加预定的简报会。他整理好他的制服,又看了看表,然后他按门铃的时候,他听到门的另一边传来了隐约的喊叫。然后门自动打开了,他还在纠结于是不是该举行战术性撤退。

“上将,不要在走廊上徘徊。”维达尊主从里面喊道,听起来很恼火。

皮耶特匆匆忙忙地进去了,当门自动关上的时候,他抑制住自己跳出去的冲动。“好的,维达尊主。我致以诚挚的道歉,我没打算打断之前的约定” 

他一进来就默默地为他不加考虑的话畏缩了,只因他看到了现在的情形,维达尊主虽然站着,不过他斜着把双手都撑在桌子上好像肩上扛着一个世界一样,至于天行者,没穿披风,双手自由,生气地在办公室里踱步。

他非常刻意的不去想昨天晚上看的那个该死的数据板,悲伤地是酒精都没法从他脑子抹掉那些话。

“你不能因为你不同意我的态度就彻查我!”天行者一边喊着,一边用手势疯狂地表示他的不满。

皮耶特进了房间没几步就冻住了,只能惊恐的盯着他闯进来的场合。这是医疗室那件事的重演,除了这次他位处战场火线。

“这就是我打算要做的!”维达尊主。“你的行为和你的地位根本是矛盾的,然后你现在还在我的船员面前大吵大闹。”

“那我还能去哪里大吵大闹呢?”男孩生气地说,他对着黑暗尊主挥着手,撅起嘴。“说得好像我现在还能去哪里一样。再说了,我根本不在乎你说什么,我绝不会被诱惑的。”

哦,星星啊,这比医疗室那次还要糟,比那简直是糟糕太多了。

“卢克,我们已经讨论过了。这是你的命运。”

“我真不敢相信!我是绝地武士,只是因为你现在拥有我,并不意味着事情就变了!”

“恰恰相反,这就是它的旨意。”维达尊主厉声说,听起来很苦恼,完全受够了整个局面。

天行者沉下脸,随着呼吸开始抱怨,听起来有点像赫特语。

黑暗尊主立刻站直了,以他那极其可怕的高度压迫,愤怒地摇手指,急速的吐出了一串赫特语反击。

这个男孩好像触电一样猛地抽搐了一下,脸色短暂地苍白了一秒,然后就恢复了镇静,看起来变得更加愤怒了。

他冲过去,站在维达尊主的桌前,挺直肩膀,双手叉腰,挑衅地抬起下巴,继续滔滔不绝地用陌生地,但显然他两都是同一口音的赫特语争论。

皮耶特站在那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心里暗暗地想,他从来都不知道达斯•维达会说一口流利的赫特语。这真是个意想不到的发现。

他自己并不会说,但多亏了他早年的职业生涯,让他对跟海盗战斗熟悉到他现在知道黑暗尊主的脏话比外围的香料走私犯还流利丰富,天行者跟他不相上下,至少某种程度上考虑到他是在塔图因长大的,不过看到从这张看起来如此无辜的脸上吐出这些粗话还是挺让人感觉不安的。

最终维达尊主的耐心耗尽了。

“够了!”他咆哮着,砰的一声拍在他的书桌上,大力到皮耶特都听到了塑钢开裂了,“你不必都要同意我,但你要表达你的尊重,可以了吗?”

天行者的脸涨得通红,他气喘吁吁,显然很生气,但皮耶特看出他正平静地呼吸着,控制着自己的脾气。

“好。”最后,他怒气冲冲地用手捋着头发。“我要去练习katas*1了,如果你这里的事情结束了,你就来找我,OK?”
(*1:绝地的招式技巧)

“我会完成我的职责,但放心,年轻人,一旦结束了,我们就会继续我们的辩论。”维达尊主暗示不妙,但天行者比起被吓到反而显得满意了起来。

那个不可思议的男孩点了点头,转向皮耶特,显然刚刚才想起了他在他们争吵的时间里一直在,然后害羞地笑了笑。“请原谅我的暴躁,上将,我相信这次轮到我为我的失礼道歉了。”

“没关系,指挥官。”皮耶特赶紧地回答,从第一次到最近这次,他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孩还没有死,从他变成了帝国执行者号的长官最想要的名单上的第一名开始。

他礼貌地向皮耶特点点头,然后用超出适宜的时间长长地无言地看了黑暗尊主一眼。然后天行者漫不经心地打开了通往维达尊主私人房间的门,消失在了里面。

皮耶特既不敢动,也不敢生动想象他的预备事情清单,等着长官打破沉默。

“你从来没有结过婚,是吗,上将?”黑暗尊主终于说话了,他低头盯着那张裂了的桌子,听起来比皮耶特听到过的,目睹他在第一线战斗了好几天,经历了长时间的战斗的最后那次更加疲惫,“没有配偶也没有孩子吗?”

皮耶特摇了摇头,胃部抽搐。“没有,大人,我一直认为自己和我的职责结婚了。家庭或是任何一种浪漫的关系都会导致分心。”

黑魔王简略地点头,一阵奇怪的嗡嗡声从他的音器里传出来,可能是一声叹息。“那么你也许比我更聪明,上将。”

他完全拒绝思考这句话的任何含义,尽管它的起始席卷了半条船,他无言地向指挥官传递了一个数据板,并开始了他们延后到现在的简报。

* * *
很明显,无论他们的分歧是什么,他们都还没有解决。在皮耶特结束了和维达尊主的会面之后,男人就径直的走了,估计是去打扰天行者的katas去了。他其实完全不知道katas是什么,但他非常希望那只是某种绝地的仪式,而不是他脑子里纷沓至来的其他东西。

到这里为止,皮耶特已经听天由命地定期从他脸红的助手那里地接到新的会被归罪的数据板。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他收到了至少五份关于他们之间的争执的报告,其中一份是发展到有轻微的财产损失,另外两份是他们两在用赫特语激烈争论。

第五次也是最后一次公开争执显然是发生在晚饭后。那是另一种没人能认出来的语言,然后当那里变成战场之后,天行者突然一下崩溃地哭了,一切戛然而止。所有人都说,维达尊主僵在那里好几分钟,似乎完全不知所措了,之后才尝试地把手放在反抗军的头上。他们说反抗军自己猛地全投进了黑暗尊主的怀抱里——两个旁观者印象深刻,没把他自己撞个脑震荡,也没撞到控制板,做的就像是绝地反射的最后一部分——对着他的大衣抽泣,直到黑暗尊主带走了他,应该是去了他的(他们的?)住所。

在这艘船的早晨,他们被一个机械师看到了,他们一起在维达尊主的钛战机上工作,腰部在机体里,身上都是发动机的机油。那天晚些时候,军需官得到了一个来自维达尊主的命令,要求从Kuat造船厂运一架新的钛战机过来,天行者再一次笑的比太阳还闪亮。

TBC

评论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