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墙头遍地/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走天亲情】To Turn 01

走天家亲情向

即ep6之后,皇帝备份了克隆人复活了,卢克为了了解发生在维达身上的缘由探索了黑暗面被皇帝所控,成了新的达斯维达,莱娅拿起了光剑,成为了莱走天。

前提:
卢克和莱娅穿回来,卢克各种试图刺杀PPT,并诱拐安纳金,莱娅,老王。
而莱娅并不想和绝地教团玩耍。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01

莱娅站在阳台上看着科洛桑的天空,她的背影实在是像极了帕德美,安纳金总有这种错觉。但比起帕德美,她更为坚强,更为勇敢,安纳金曾在战争里见过那样的眼神,那是一个战士。

没有任何一个力敏能够忽视莱娅在原力之中的存在,那简直耀眼到难以直视。就像一团火焰般热烈,像一颗恒星般闪耀,肆无忌惮地向银河系宣告她的存在。安纳金喜欢她这一点,并不像其他他认识的绝地那样冷静理智,而像一个真正的人一样。

当然,他喜欢莱娅的另一个原因也与此有关。她让安理会相当焦头烂额,莱娅并不是他们所定义的绝地,她不了解绝地,甚至可以说一无所知,她坦诚她所有的技巧和能力不是生来便有的,就是在与她的兄弟的对战中习得的,包括她的光剑,那来自于她迷失的兄弟。安纳金能够看出安理会的许多人对她并不看好,不只是因为她的神秘,也因为她的强硬和那份手腕,她不认可绝地教团,只是给予他们基本的尊重。

换句话说,她尊重他们的意见,乐于了解他们的技巧,但她不会因此更改她的想法,她的打算和她的理念。

安纳金想起那个时候她昂首挺胸,站在所有人面前,坚定地告诉他们,卢克是她的兄弟,朋友,家人,她不会因为他堕入黑暗面而做出什么必须做的事。如果有什么是必须做到的,那就是拯救他。

“……莱娅,”安纳金收拢了发散的思绪,轻声喊了一句,“你在看什么?”

女孩转过身来,脸色平静,“我在看科洛桑的夜空,这里……很美。”在她之前,安纳金从未感受过这种特殊的联系,甚至连欧比旺也无法与之相比,并非说深度,而是指这种感觉,他感觉他生来就该保护这个女孩,即使为之付出生命。

“哦,是啊,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欧比旺上次提出了反对意见。”安纳金试图拉回女孩忧伤的情绪,他确定她不喜欢科洛桑。

“为什么?”莱娅挑起眉头,有些好奇。

“嗯……毕竟我们当时在一架快要坠毁的飞船上,屁股后面还跟着好几个敌人。”安纳金生动的回忆起了那次追逐战,并告诉莱娅他做了多少次被欧比旺大叫他这是自杀的翻滚动作。

莱娅笑了起来,她摇着头,“你们这些飞行员,从来也不知天高地厚,对吗?”她的手指留恋地摸了摸她的光剑。安理会差点没收了它,安纳金和欧比旺阻止了这一点。

“怎么说?飞行是我的血液。”安纳金毫不避讳,露出了可恶的得意洋洋的表情。“这世上绝没有比我更出色的飞行员了。”

莱娅扬起了眉毛,“那可不一定,我认识一个飞行员,他可以在一个巨大的武器表面飞行,把炸弹丢进一个不到两米的通风口里面。”她骄傲地说,眼睛也为那份回忆闪闪发亮。

“女士,那我一定要和这位可敬的家伙比试一下了。”安纳金心生向往,他热爱飞行。

但他立刻意识到他说错话了,莱娅目光暗淡了下来。

某种沉默蔓延在他们之中,安纳金有些后悔,他似乎并没有和莱娅聊天的天赋,基本上他们大多数的交谈都以失败和沉默告终。

莱娅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露出了一个坚定的微笑,“可以的,等到了那一天,我会好好看看你们谁更强的。”

安纳金不知道怎么说,他总是一次次被莱娅的这份坚定所震撼,她看上去从不绝望(或许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也从不失去希望。

“……我能说句话吗,莱娅?”安纳金说,他的心脏被捏起来,在手指里面挣扎,“你为什么还是对他抱有希望?我知道他是你的兄弟,但是……他……他……”他词穷地找不出话来表达他的疑惑,她所做的一切都和他所知的产生了冲突。

莱娅很冷静的看着他,将一缕头发别到了耳后。“并不是我对他抱有希望,是他给了我希望。”莱娅静静地说,她的眼睛反射出科洛桑的灯火,“他挽救了我们的父亲,他救了我,他救了韩,现在他一个人站在黑暗里,他渴望我伸出手救救他,我必须这么做,我不能放开他,因为在所有人都放弃了的时候他没有,所以我更不能放弃还在对我倾诉孤独的他。”

安纳金的喉咙肿胀了起来,他的心脏在抽痛,不知何故,他能够理解那份痛苦,他甚至嫉妒起了卢克。

“那么……”他艰难的咽下,“你在原力的存在是……故意的吗?”

莱娅对他露出了一个惊讶的笑容,点了点头,“是的,我故意彰显了我自己,我让自己成了个灯塔。我想告诉卢克,就算我没有站在他身边,我没有答应他,我依然在这里,永远在这里,他能从任何地方感觉到我,他不会孤独。”

“这并不容易,你知道,对吗?”安纳金告诉她,就像每个安理会的绝地大师那样告诫她,“就像他自己说的,黑暗面是一个吞噬的深渊。”

莱娅看着他,盯着他,用一种古怪的眼神,她闭上眼睛,承认了,“我知道,我已经见过了。但愿我不会太迟,重蹈覆辙。”

安纳金不知道她指的是什么,他只听出那会是个很长的故事。“那么时间不早了,明早我们要一起出发,该去睡了。”

莱娅向他打了个手势,请他带路,跟在了他后面。他们一起走进了绝地圣殿。

Fin


评论 ( 17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