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走天亲情】To Turn 02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脑洞:黑暗帝国背景time travel 文

前提:安纳金在拯救议长对战杜库的时候遇到了卢克。

——————————————————————————————

02

安纳金没想到他会在杜库伯爵的城堡里遇上了莱娅的兄弟,但他无法对那个年轻人弃之不顾,所以他拍醒了欧比旺,将被打倒的杜库和帕尔帕廷留给了他,去追那个逃跑的年轻人——卢克,他记得莱娅是那么叫他的。

“别走!”安纳金不由自主地喊道,他追着卢克一路追到了城堡的另一端,年轻人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他。出乎安纳金的意料,卢克的眼睛并非是纯粹的黄色,更像是一种浑浊的混杂着蓝色的颜色。

“别拦着我,安纳金。”年轻人焦躁不安,却没有动手。

莱娅在外面寻找帕德美,而他追着卢克跑了有差不多十分钟,以城堡的复杂程度来说,安纳金不知道什么时候莱娅他们才能赶到,在那之前他只能尽力拖延。

“听我说,卢克,你是叫卢克对吗?”安纳金谨慎地拿着光剑,以防卢克改变主意直接冲过来,但他的内心深处某个声音却在叫他放下。那个声音断定他不需要光剑,这个握着红色光剑的年轻人不会伤害他。

“你不想见见莱娅吗?她快到了,而且她很担心你。”他尝试用莱娅来打动卢克,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好的尝试,但既然他见过的西斯不多,那就只能试试了。

卢克眨了眨眼睛,垂下了光剑,安纳金呼了一口气,这是个好兆头,他确实对他的家人抱有超过仇恨以外的情感。

“……莱娅,我的莱娅……她本来应该和我站在一起的……”他的脸扭曲起来,某种令安纳金感到熟悉的模样浮现了出来,他即刻反驳了他自己。“不,她不该来这里。你不该让她来的,你不该阻止我,安纳金!”

卢克瞪着他,怒火在他眼中燃烧,他带着手套的右手抓紧了光剑发出嘎吱嘎吱的摩擦声,仿佛安纳金理所当然地该为这一切负责。

“我当然应该阻止你,卢克,你不能杀了议长。”安纳金反驳,想起了刚刚在大厅里,他差点就在对付杜库的时候被卢克趁虚而入杀了帕尔帕廷就吓出一身冷汗。“卢克,我从莱娅那里听过你,你以前是个绝地,你知道绝地不是这样做事的。”安纳金讨厌自己这样说话,听上去就像安理会那些无趣的大师,只会告诉他不,这不绝地一样,他擅长的是动手。然而他并不想对卢克动手,同时他也确定,卢克也并不想和他动手。大厅里的战斗和年轻人的逃跑姿态已经印证了某些东西的存在。

就像莱娅一样,安纳金对卢克也有那种不知从何而来的保护欲,甚至更强烈。安纳金不知何故地相信莱娅所说的话,他相信卢克仍然有机会,他甚至觉得他爱这个年轻人。

“这不一样!帕尔帕廷必须死,他伤害了你!”卢克的眼睛疯狂的闪烁起来,他咬牙切齿地说,眼神的焦点落在了远方,穿过了现在的安纳金看向了他的背后。“他会伤害你的!他会毁了你的!”话语中的言之凿凿与刻骨的仇恨激起了黑暗面的蠢动,它们围绕在年轻人身边,紧紧地包围着他,就像铠甲,就像利刃。

“卢克,他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让你杀掉我的朋友的。”安纳金有些愤怒地提醒道,忽视心中不舒服的纠结感。议长刚刚怂恿他杀了杜库,而卢克的刺杀阻止了这件事。“何况我跟你这种西斯怪物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有些口不择言,原力在刺痛他的感官,从见到莱娅以来的某种他看不到的事实紧紧地逼迫着他,这份混杂着欣喜与恐惧的烦躁感不停抓挠着他,绝地的教导,对西斯的反感,莱娅对绝地的反抗和对卢克莫名的保护欲变作了万千根针扎在他脑袋里,让他头疼不已,不知所措。

他到底错过了什么?他没有看见的,确实存在的东西是什么?难道他还做的不够好吗?难道他一直以来知道的都是错的吗?!他刚刚难道不是在想做和卢克一样的事情,杀死杜库吗?

年轻人愣住了,他的眼睛短暂地变回了蓝色,脸色苍白了起来,有那么一会,他看起来就像是个迷路的,形象特别熟悉的更加年轻的孩子,“我……我……”

安纳金几乎想说对不起,他没注意到他们都放下了光剑,只是呆呆的看着对方,原力围绕着他们打转,此时此刻他们好像共享了彼此的痛苦与迷茫,无言的情感流动在空气里。安纳金抬起手,一步步靠近卢克,他着了魔一样,想去抚摸年轻人。

“咚咚咚”一连串的脚步声响了起来,越来越近。

卢克猛然后退了一步,避开了安纳金的手,两人都为此露出了一个痛苦的表情。

“——,——,——”卢克突然蹦出了一句话。

安纳金僵在那里,浑身的骨头都浸入了冷水之中。他眼睁睁地看着卢克转身离开,消失了。后来者的脚步停在了安纳金的身边,欧比旺急切地对安纳金喊道,“你追丢他了吗,安纳金?”他忽然皱起了眉头,担忧的拍了拍安纳金的肩膀,“安纳金?你怎么了,你看起来像见了鬼一样?”

安纳金吞咽下口水,低头看着他,慢慢地摇了摇头,他说出的话就像幽灵那么遥远。

“没事,欧比旺,我只是……追丢了。”他的眼睛遇上了后面的莱娅,她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迟疑地,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们之后会有一场谈话,单独两个人。

 

“救救我……父亲。”卢克说,他短暂变回的蓝眼睛里熟悉到可怕,清澈透明,声音却嘶哑难听,仿佛穿过了许多时光,这句话再度浮现。

原力在他耳边高歌,血液奔腾在身体内,他意识到——这是真相。

这就是羊群里的那只黑羊。

Fin

评论 ( 8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