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Vader&Luke】斯科罗斯最佳飞船零件店(并不)寻常的一天

斯科罗斯最佳飞船零件店(并不)寻常的一天

SaoirseAisling

 


译者:这篇的各种专有名称让我想死QAQ

又及爵爷的刷卡爆买行为让我羡慕嫉妒恨

无beta,翻译仅为分享



正文

我需要这份工作……我需要这份工作……安丽·弗瑞特对自己反复默念那句用烂了的口头禅,继续坚强不息地擦着这块部件上令人作呕的污渍,就因为她老板觉得这玩意还能抢救的了——谢天谢地,至少她的嗅觉已经麻木了。某种原因导致了这块耐钢板*只适合当个很好地棺材板。然而很不幸的是,斯科罗斯最佳飞船零件店的斯科罗斯本人,一个特别暴躁的达格人,他觉得它曾是个飞船的零件而不是一块棺材板。接着他就把这块气味难闻的板丢给了安丽,让她一个人面对这上面残留的腐烂的肢体,自己风度翩翩的走开了。哦,还有,顺便组装好部件,这样就可以拿出去卖了。(耐钢:飞船建造材料的一种)

 

说起来真简单。安丽不得不咬住舌头才能不说出她是个技术人员,而不是什么神工巧匠。

 

说到底,他还是只能照他说的做,一个屁也不敢放;她承受不起失去这份工作。斯科罗斯不喜欢他的命令被忽视,也不接受任何的打脸行为。他即刻提醒她,如果她有一根脚趾头越线他随随便便就能炒了她,找另一个人做工。外面有的是人需要一份工作,一点也不介意工作量大(以及大量的虐待行为),只要能拿到那点微薄的工资。

 

然而,就算斯科罗斯是个混球,但就这颗烂泥潭星球来说,他是她能找到的所有缺人的老板里工资给的最好的了。最重要的是,他一点也不像她的一些旧老板一样要求她提供一些“额外”的服务。

 

不过,偶尔有时候,她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值得。

 

她设法找到了一个小方盒,放进了一些生物的残渣和骨头。她不忍心直接把它倒在垃圾堆里。幸好商店后面有一个大后院。下班后,她会把盒子埋到那里去。

 

作为街头鼠辈,她的技术水平略高一筹,所以她也比许多其他的人要混得好一点。她只能提醒自己这一点,毕竟,当下而言,这还真难想起来她比大多数人幸运得多。她已经干这份没奔头的工作四年了,一次加薪都没有,而她都快二十五岁了,离她的梦想却还是遥不可及,原地踏步。就算她拼命地省钱,她也只有将将600个信用点。更别说这都还不是帝国信用点而是索伦信用点;也就是说,哪怕是在好日子的时候也只能和帝国信用点十比一的兑换。

 

别放弃,我能做完的,我会做完的!我需要这份工作,我真的需要这份工作啊!哪怕酸痛的肌肉一阵阵的传来抽痛,她也依旧鼓舞着自己。

 

店门口响起的铃声就像是回应祈祷。她把部件丢回了大盆的洗液里面,喊道,“来了,给我两分钟!”

 

她走到了旁边的水槽,用力地冲洗,把皮肤都刷红,刷痛了;她走进大厅的时候希望自己洗掉了最糟糕的臭味了,并在嘴上挂了一个大大地(没那么假)微笑。

 

在柜台前,有个年轻的人类耐心地等着她。

 

她眨了眨眼睛;他显然跟这儿不搭。不只是说跟斯科罗斯的店不搭,简直是和这颗星球都不搭调。首先;他很年轻,而他自身的某种特质却令人对他的年龄会感到困惑。他兼具自信与羞怯;他的体态姿势精巧又笨拙。他既引人注目,也平凡如斯。他肯定不是本地人;那些地头蛇肯定眼睛都不眨地就会把他抢走。这个男孩身上有种诱人的特质。安丽眯起了眼睛,迅速地扫视了男孩,挑出了他独特的容貌。

 

他相当好看,尤其是作为一个人类男性而言。他有着柔和的面容;非常可爱,身材苗条,略微有点儿矮。不是那种在更昂贵高级的住所里她所瞥见的一闪而过的那些人类男性那样过分地美丽,但他那双眼睛肯定是绝对的漂亮了。

 

当她的眼神撞上去的时候,她又眨了眨眼。噢,没错了,真的超可爱的眼睛。

 

不可思议的闪耀蓝海;最重要的是,那里面的流光溢彩令她恍惚不已,无法自拔。

 

“你最好不要在这里走太远,”她脱口而出,立刻就满面通红了起来,鼓起勇气走了过去,“这里是城内最混乱不堪的地方,你这样在外面会被活活吃掉的。我可不是说你会死的那种意思哦。”她意有所指地暗示,几乎算是直接说出来了,目标直指那金色的头发……不过这份警告还是起到了一点作用。那双蓝色的眼睛闪了闪,坚定了起来。展现出了某种强大力量的暗示,这种暗示是她从未在索伦这里见过的。

 

这个男孩是什么人?

 

“…好,”他呛了一口,脸颊微微泛红;由于他深褐色的皮肤这还挺难注意到的——安丽不引人注意的摇摇头。这个男孩确实释放出了许多的混合信号。这使得他难以窥视和判别预测。“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记在心里的。”

 

“好吧,我能帮你点什么吗?”那个男孩警觉地盯着她,沉默不已,于是安丽开口问道。

 

男孩跳了起来,暗暗地脸红了。“抱歉。我正在找一个超空间驱动模块。我知道最好的模型是来自西纳舰队系统公司*的或者是科雷利亚工程公司*的,但是,我怀疑我买不起那些。更何况,由于其受欢迎程度,他们都价格过高,而且供不应求。我最好是能用一个较低的价格买到其他相对较好的模型。我知道有些来自纳布和蒙卡拉马里的模型也很不错。”(西纳舰队系统公司开发了钛战机系列,而科雷利亚工程公司开发了诸多著名船只,包括帝国大型巡洋舰)

 

安丽撅起嘴。撇开漂亮的样貌不提,这个孩子还懂机械。“是啊,虽然我们这确实有些西纳舰队系统公司或者科雷利亚工程公司的好东西;不过你说得对,只要三分之二的价格你就能买到一个不错的产自蒙卡拉马里或者纳布的模型,见鬼的甚至可以买到一个基诺思安部件。”

 

他兴奋起来。“你们居然有产自基诺思安的模型?”

 

安丽摆了摆手,示意并非如此。“现在没了,我们昨天卖掉了最后一个。”

 

男孩的肩膀垮了下来,面露失望之色,安丽很难不把他想成一只被踢了的小狗狗。

 

没啥好说的,他就是很可爱。她不得不克制住自己的冲动,去摸摸他,安慰安慰他。

 

“我能看看你卖的东西吗?”

 

好吧,这让人耳目一新。安丽挂上了真诚地微笑。可爱有礼貌。肯定不是打这里来的人。

 

“当然。进来看吧。”

 

,:。(。。|:)。,:。

 

安丽不得不承认,她被狠狠地刷新了三观。

 

她把他带到了院子里,向他展示了她们现在所有的超空间驱动模块,然后这个男孩就开始问出一大堆尖锐而精巧的问题了。安丽觉得自己都得绞尽脑汁的回答这些问题。她可能知道了更多的经验空洞,因为他问到一些技术问题的时候,她懵了。这个男孩怎么做到的?他是个活体技术手册吗?

 

但这和他简直神乎其技的一手(或者视情况而定两只手)掌控任何部件的能力来说不值一提。他只消检查几分钟就能告诉她出了什么问题,顺带还有最佳的解决方法。

 

那个耗费了她一整个上午的可怕部件,卢克只花了她清洁那块该死的破板一半的时间就修好了它。

 

幸好他不住在这里,她若有所思;斯科罗斯只会比喝一杯科雷利亚白兰地还快的速度把她踢出门,然后去雇卢克。

 

在他们友好的交流中,他们交换了姓名;安丽通常不这么做,但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他很真诚正直的。他们之间甚至迅速地绽放了友情之花;被共同的爱给锤炼了出来。他们都喜欢所有关于机械的知识,热情地谈论着他们喜欢什么型号,不喜欢什么型号。彼此之间还交换了一些很不错的建议;安丽觉得她学到了更多关于机械的知识,甚至比她最初的一两份工作上得到的还多。她觉得她又再度喜欢起了自己的工作。

 

当下,他们正在讨论卢克到底该买哪个超空间驱动模块。他们已经把范围锁定在了一个有些轻微损坏的努比亚模型(一个罕见的J型系列模型,通常来说很难在纳布之外的地方买到)或者一个旧一点的蒙卡拉马里模型,原属于一艘重型巡洋舰,并且是一种只有蒙卡拉马里生产的模型。这一点得到了卢克的青睐;他立刻就认出了这两个部件的潜值,而许多其他“有经验”的机械师都会忽略它们,或是没有看到它们的潜值。安丽甚至怀疑其他的买家根本都不认识这些零件。

 

“我还是觉得你应该买下那个蒙卡拉马里的模型。”安丽坚持不懈,嘴角挂着一丝狡黠的微笑。

 

“它确实质量保障,但我认为努比亚模型装在我的飞船上会是最好的选择。她真的需要它,毕竟她的船长热衷于魔改,我觉得努比亚模型撑得起他胡来的改装。”卢克平静地反击,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顺便,鉴于你问了我那么多;我买完之后都快没钱买杯饮料润润喉了!要是买蒙卡拉马里模型的话,我剩下的就更少了。”

 

安丽和他一起大笑了起来。“那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

 

店门的门铃又响了;表明又一个客户来了。

 

“在那待会儿!”安丽条件反射性的喊了一句,才转回头看向卢克。“要我把这个拿出来吗?你可以……”她刚开了个头,指着那个模型,然后就渐渐地消声了。卢克挺直了身板;直直地盯着入口,面色苍白。“卢克?出什么——”她向前走了一步,向他伸出了手,与此同时,一个响亮而又清晰地呼吸器的嘶嘶声在她肩膀后面传了过来,她扭过了头。

 

“嘿,你不能就这样走进——”接着她就僵在了原地;她的声音被完全的震惊给堵塞住了。

 

她肯定是出现幻觉了。

 

达斯维达从大厅的入口走进来,走进了后院;难以置信的高大,彻底地恐怖。

 

“天行者。”现实生活里听到这个电子音远比在全息影像中可怕吓人的多。

 

等等,他认识卢克?!啥?

 

“你在这儿干什么,维达?”卢克厉声说道,他不仅在银河系最危险的人(?)面前毫无畏惧,甚至对他非常生气,言语粗鲁。安丽瞪着年轻人,被这个认知给震了一把;说话轻声细语,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卢克正在对达斯维达厉声指责

 

“你见鬼的了吗?”她急切地问道,走近他。“他都用不着碰你就能把你杀了!”

 

“我很清楚他能做到什么,”卢克简洁地回答,他瞥了她一眼,声音变得柔和了一些。“不过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杀了我。”

 

“你都知道你还刺激他,这根本毫无帮助!”安丽歇斯底里地反击了回去。不过,她不得不承认,卢克说的确实有道理;为什么那个臭名昭著、冷酷无情的西斯尊主不攻击他们呢?他绝不会容忍这种公然的不尊重和蔑视行为的。她根本猜不出他是来干什么——

 

“购物。”

 

卢克和她眨了眨眼,彼此交换了一个不敢置信的眼神。啥?

 

“购物?”卢克怀疑地重复了一遍。

 

“年轻人,干什么这么惊讶,难道你不是也在购物吗?”

 

卢克在重新管住嘴之前就溜出了话。“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可不是像你这种人呆的地方!”

 

安丽推翻了她的想法,太早地放任卢克随便说话。他的态度简直是要让他们被杀……事实上,她还是很奇怪为什么维达不砍他(还有她,她就站在他旁边;也许她该挪远一点……)。虽然她的某一部分感谢卢克问出了她想问却不敢问的所有问题

 

还是难以置信。

 

达斯维达来购物。

 

说真的。

 

“看来你真的很了解我,是不是,年轻人?”

 

安丽再次眨了眨眼。维达在……调侃卢克?那令人恐惧的男低音一点也不冷酷和愤怒。实际上,她甚至发誓她听出了隆隆低音中浓浓地幽默。

 

不幸的是,卢克没有被逗乐,也没有把那份愉快当成嘲笑。“我清楚地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他喊了出来。

 

“卢克,闭嘴!”安丽立刻叫了起来,抓住了年轻人,轻轻地晃了晃他。其余的话都被堵在她的喉咙里,周遭的氛围冷了下来,地上的低碳钢发出摩擦地面的声音,脚下的地在颤抖。

 

卢克最后还是闭嘴了。但他的身上仍然充满了愤怒;依然毫无畏惧。他明亮的蓝眼睛炯炯有神,闪闪发亮。

 

安丽想知道之后她的残渣还够不够装进那个她之前擦干净的那个部件里。毕竟,按现在这个情况发展,她很快就需要一个棺材了。以及她觉得卢克可能连渣都不剩了……

 

“确实如此。”维达以那种她在广播里记得的那种熟悉,平板的男中音说道。这个高大的男人扫视了一圈后院,明显是在找着什么。至于确切是什么,她毫无头绪。

 

几乎不敢呼吸,安丽等着瞧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卢克气鼓鼓的站在他身边。谢天谢地,他啥也没说。

 

西斯尊主突然打了个手势,努比亚的模型平稳地升起,向庄严的身躯滑了过去。他同样轻柔地放下了它,放在了他面前,着手检查这个部件。

 

“嘿!“卢克愤怒地叫道。“你要对它做什么?”

 

“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全部缘由。我得知这个机构有一个罕见的J型超空间驱动模块。这个模块几乎是原厂品质。它只需要——”

 

“——焊接到第四下象限,因为连接到主管道的电线磨损了。”卢克尖锐地补完了,看起来怒气冲冲。“她就会像新的一样。我知道;我已经买了它。你自己去找另一个吧。”

 

如果维达不打算扭断他可爱的瘦小脖子的话,我会很乐意替他这么做的。安丽在这种纯粹的愤怒的表达中这么想道。他出什么毛病了?!他就那么让维达杀了我两吗?

 

“你买了?”维达的语气很温和。西斯瞥了一眼吞咽口水的安丽。“年轻的天行者已经给这商品付过钱了吗?”

 

甩给卢克一个非常抱歉的眼神,安丽立刻恭恭敬敬地回答。“不,他还没有付款,但我们已经就价格达成了协议。他刚要在你进来之前完成这笔交易。”

 

“那就好。“维达轻松地说。“我给你双倍。用帝国信用点付。”

 

“什么?!”卢克爆炸了。“你是认真的吗?!你不能就这样闯进我们的交易,还提出这样的报价!我是第一个来的;部件是我的!”

 

“我相信当两个消费者都想要同一件商品的时候,这是种常见标准的流程。”

 

卢克抱臂,怒视着他。“我们不是在莫斯艾斯里或者莫斯埃斯帕市场*那种什么东西都是瞬间就拍卖掉的地方!”(莫斯埃斯帕:出自EP1中小安纳金所去过的集市。莫斯艾斯利:出自EP4卢克和本所去的塔图因最大的太空港)

 

“呃……不幸的是,”安丽插话了,给了卢克一个她竭尽全力的同情的眼神。“我的老板中意那种形式,所以……它适用于这里。我必须接受更高的报价。卢克,你还价吗?”

 

卢克的眼睛暗淡了下来,他吐出了一些话,安丽听出来是赫特语。她没法流利的说出这门语言,不过仅仅是语调的变化就告诉她他所说的一切肯定都不是恭维话。

 

“你的嘴很脏,年轻人。”维达的男中音明显地表达出了不赞成。

 

卢克用一连串带着怒火的赫特语尖刻地反驳维达,很可能就是一连串的下流咒骂。从黑暗尊主僵硬的姿态来看,这毫无疑问是侮辱了。

 

谁知道呢,达斯·维达听得懂赫特语,她虚弱地想。我真的想死……

 

维达向矮小的年轻人迈进了一步,竖起了一根手指。安丽为自己做好准备——

 

黑暗尊主爆出了一大串的赫特语。卢克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随即拧起了眉毛,尖利地反击了回去。而维达只是更快地以他独有的特色还击。

 

随着令人费解的争论加剧,安丽的头来回摆动。哇哦,事态升级了,她沉思。

 

突然,她意识到维达和卢克都没有任何的口音;这表明他们俩显然来自一个有赫特人存在的地方。因为所有以寻常手段学习赫特语的人都会在说赫特语的时候发出一些drawl或是teang的口音;但如果你说这种语言说多了,或是听到了任何正确的发音的话,这种口音就会消失了。这发现真是有意思……

 

她漫不经心地注意到两个人现在的姿势几乎是一样的。双臂交叉于胸前,双肩挺直;坚强不屈决不妥协。虽然,这种姿态在卢克身上并没有像在维达身上那样奏效。她还是觉得他很可爱,而不是具有压迫感……

 

好吧,让他们吵去吧;我还想要活久一点一点呢。安丽舒舒服服地靠在边上等着。她早就放弃了试图阻止维达气到掐断他们的脖子或者是用他的红色光剑砍死他们之类不可避免的事情。除非,卢克先动手,她琢磨了一下,瞟着她年轻的朋友。至少他还没有完全丧失那一点点的理智和耐心,没有去攻击维达。那样的话肯定就会让维达择其一的杀了他们。

 

他肯定是疯了才会去试试,她嘴里泛醉地想。

 

够了。”维达咆哮了一句,回到了基础语言中来。“你要么给出一个还价,要么就接受交易,年轻的天行者。你在拖延不可避免的事情。这个部件是我的了。”

 

“说的好像我能带着那么多的信用点跑来跑去似的,”卢克闷闷不乐地嘟囔着。他露出了(很可爱地)被冒犯了的神态,并勉强地屈服了。“好,好啦,那个努比亚模型是你的了,开心了吧?”

 

“自然。”回以自鸣得意的言论。

 

安丽谨慎地转了转眼睛。维达看起来很喜欢激怒卢克;这实在是太奇怪了。相比之下维达跟购物联系在一起还更好接受一点,毕竟维达调侃某人……这种事……不那么常见……但是……

 

她在开什么玩笑?这简直就是太难以置信了好吧。

 

看到卢克脸上的阴暗的表情,安丽急忙说道。“好的!只要走进商店大厅,大人。我们就能完成您的交——”

 

“你身后的是不是一个蒙卡拉马里重型巡洋舰的超空间驱动模块,对吗,年轻人,”维达饶有兴趣地,大加赞赏地说道。“我没想到还能在蒙卡拉马里造船厂之外的地方找到一个;毕竟他们对这些特殊部件看管的都非常小心。”

 

“老板有些很好的供应商,是吧,要不然就是我们只是幸运地看清了天上掉下来的东西。”安丽虚弱地一笑,尽量不紧张地扭着手指。当然啦,维达不会打算把那个也买下来的……

 

“确实,你们机构已经证明了你们拥有许多珍宝。其中甚至是无价之宝。”

 

安丽皱起了眉头。维达说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是不是在盯着卢克?

 

于是,当然啦,亲爱的被注意到的卢克讽刺地挖苦了起来;他的声音无疑是愠怒和愤慨的。“你是也想要那个吗?”

 

“要是我不买这个部件的话,我岂不是太傻了。”维达走近了年轻人的身边,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更仔细地观察这个部件,检查这个模型了。“你是否也发现了这个部件的问题所在?”

 

卢克弯下了腰,皱起了眉头。“它比努比亚模型的问题更严重;有四根电线在中央区附近融化了。必须移除它们并完全替换新的,这样部件才能恢复工作。但抛开这个不提,她的情况也还不错。虽然没有努比亚模型那么完美。”

 

“说的非常好。你的机械才能让人印象深刻,年轻人。我想得到你应该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找到了这个部件中的问题。”

 

卢克耸了耸肩。“我很擅长机器。”

 

“嗯。”维达从肩膀那边瞥了她一眼。“买两个超空间驱动模块要多少钱?”

 

安丽很快地报出了数字;卢克对数额退缩了一下,以一种她都能感觉到的失落看着那两个模块,她觉得她的心都倾向他了。只要她摆脱了维达,她肯定会帮他找到差不多好的,或者更好的给他的……就算那意味着她要把他带到隔壁的维欧娜商店去。

 

维达伸出了一只戴着黑手套的手,伸进了皮带上的一个小袋子里,一个信用片从空中飞了过来,在她的期待中漂浮在了她的面前。就算听闻过那种力量,她依然受到惊吓和感到了敬畏。她盯着它看了好几秒钟才抓住这个矩形片,看到了上面的数额。她立刻被空气呛住了。

 

“大人,你多付了——”安丽刚开口。

 

“不,我没有。剩下的信用点随便你拿去想做什么做什么。这是你应得的。”

 

好吧,他表现得和他的名声相比完全令人摸不着头脑。安丽完全糊涂了,她盯着黑暗尊主。而西斯只是慢吞吞的做了个手势,两个模块都升了起来,飘在他的身后,就像是两个顺从的暴风兵。

 

她只能盯着黑暗尊主,才确信她接下来看到了什么。

 

卢克,他从刚才开始就一直盯着两个模块,脸上是毫不掩饰的渴望,完全没注意到西斯的动作。

 

维达的大手迅速地,快到模糊地伸了出来,抓住了年轻人最近的手腕——为什么那个小傻瓜几乎都快贴着他站着了?!——两个手腕被绑到一起的咔哒声在后院里清脆地响起。卢克还在震惊中只会让维达的行为更容易推进,他抓着了他毫无防备的手腕,并做完了这一切。

 

下个瞬间,卢克就被扔到了维达的盔甲肩上,看上去就像附近市场出售的一袋农产品。

 

“呃……”安丽小心翼翼地开口,但语气坚定。“大人。他不是商品的一部分”

 

“不,他不是,但我要带走他。”维达不容置疑的说道,伴随着不屈不挠的反抗。

 

 “你他妈的干嘛!!放我下来!!”卢克喊了起来,听上去就像一头烫伤了的内克苏,使劲地挣扎,像一头疯狂的冈达克一样。

 

“你再不停下来,我就给你一剂镇定剂。”

 

卢克唯一的反击就是一膝盖狠狠地顶上了黑暗尊主的胸口。西斯退了一步。

 

安丽闭上眼睛,绝望地摇了摇头。她听到了一阵大声的喘息还有一声抗议,接着就是熟悉的一连串的赫特语,很显然是脏话。

 

咆哮声很快就消失了,安丽睁开了眼睛,看到卢克软软地垂在了维达的肩膀上。

 

“他确实继承了父亲的机械知识。但是,最重要的是,他的父母都很固执。”维达注意到。

 

安丽清楚地听到了男中音里的骄傲之色。她看着他以令人吃惊地关怀的态度调整卢克的姿势;那个昏过去的男孩被移了下来,维达把他抱在了自己宽大的怀抱里。这种拥抱体现了明显的保护性和占有欲。黑暗尊主低下头,看向她。“和你做生意很愉快。你有了新的基金,我建议你找一个更合适你的职业;你的才能太宝贵了,不能浪费在这里。还有。”低音加深了,带着威胁的含义。“我们从来没有来到过这里。”

 

“……呃,”安丽吞了吞口水,好润一润她干哑的喉咙。“好的。我明白了;感谢您的交易,大人。”她无力地说。

 

再没有多说一个字,维达大步地走向了入口。

 

她跟在他们后面,不时地瞟一眼卢克。她内心的一部分想请求西斯放开他。悬浮的模块跟随在维达身后,就像一对受过专业训练的长毛象。

 

“放心。”维达平静地告知她。“他和我在一起很安全。”

 

安丽抬起了头,勇敢地直视着标志性的黑面具。“你保证?”

 

“我向你保证。”

 

她只好点了点头,放松了对新交的这位朋友的焦虑和恐惧。不知怎的,安丽知道维达会保护卢克的。

 

这对她来说就已经够了。这就够了。

 

她把维达送到了店门口,默默地看着他们,直到那对不可思议的二人走出了商店,她才把从“开门”的标志转到了“关门”那一面上。

 

她也有些早就想做的事情该去做了。


END


评论 ( 14 )
热度 ( 80 )
  1. 酿青椒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