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走天亲情】To Turn 03

黑暗帝国背景time travel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前提:欧比旺和安纳金将莱娅带到了科洛桑

————————————————————————

03

欧比旺和安纳金不认为让莱娅见见帕德美是个坏主意,毕竟议员真的是很热情的邀请他们一起去吃个饭,而莱娅显然是个帕德美喜欢的那种类型,安纳金甚至对此有些迫不及待的感觉。

事实证明,他没错。

帕德美和莱娅几乎是刚打个照面就爱上了彼此。

帕德美带着莱娅进了房间,房门里不断传来女孩们的笑声和打闹。她邀请莱娅试试她最新买的裙子,莱娅的脸红扑扑的,有些不太好意思。安纳金和欧比旺坐在外面的沙发上,对女孩们热闹的嬉戏表示无可奈何。

“你的头发真漂亮,我要给你好好扎一扎。”帕德美坐在莱娅的身后说道,她哼着小曲给莱娅编辫子,莱娅从镜子里看着她,那双纤巧的手绕过穿花蝴蝶的姿态,与记忆中那种悲伤不一样,此时的帕德美虽然因为战争而疲惫,笑容却要真诚美丽的多。

帕德美很开心,那份愉悦让她身边的原力也在随着她的哼唱而微微波动。莱娅抬起眼睛,视线仿佛穿过房门,看到了外面的安纳金。

当她们降落在阳台上的时候,帕德美的笑容,她的拥抱,还有她的肢体。哦,相信自己吧,莱娅对镜子里的自己眨了眨眼睛,她太清楚爱一个人会是怎样的状态了。酸涩与痛苦,欢乐与甜蜜从她心口密封的小盒子里渗透出来,攀附游走在她的血液里。

她想念韩了。

“……男孩是谁呢?”帕德美戳了戳她,打趣道,莱娅回过神来,对着帕德美的问题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哦,亲爱的,别以为我没有注意到,你在想念一个人对吗?”帕德美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莱娅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他是个混蛋,无赖,可我想他了。”

如果韩在这里,她就不会如此孤单,在与她兄弟的对抗中,在这遥远的时空之中。

帕德美对前半句话笑了起来,而后怜爱地摸了摸莱娅的头发。“别担心,亲爱的,我相信你们总会再见的。”她信誓旦旦,感同身受。

她一定也曾怀揣着恐惧在深夜孤独地等待着一个人,望着镜子里的身影,期待着另一个人的拥抱。

而这个人——莱娅理智地意识到——也许就是安纳金。

这份认知对她来说何其珍贵,她们的父母是真心相爱的,鲜为人知的,秘密的,但热烈的爱着彼此。这样的爱是如何变为毁灭与死亡?这样的爱如何打造出帝国最可怕的武器的?

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层层叠叠的尖叫,隐约的血腥味萦绕在鼻尖。恐惧驱散了对韩的怀念爱恋,陈旧的恶心感蔓延了上来。

也许是长久的沉默令帕德美误解了什么,她露出了个抱歉的表情,“……我踩到你的痛处了吗?”

“不,希望如你所说,我们很快会再见的。”莱娅摇了摇头,迅速地摆脱了那份感觉。

 

安纳金差点在沙发上睡着了,直到欧比旺捅了他一下。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到了帕德美得意洋洋地跨出了房门。

“当当!”她带着促狭的笑容,十分具有戏剧性的往后一伸手。安纳金他们将视线转过去,下一秒,一个与之前截然不同,闪闪发亮的女孩站在了那里。

棕色的头发被盘在了脑后,两条精巧的发辩环绕着它。白色简洁的长裙包裹在美妙的曲线之中,一个微微抬起,高傲的下巴,往上是浅淡的微笑,和闪闪发亮的眼睛。

莱娅犹如璀璨的恒星,向客厅中的一切散播出源源不断的光辉,安纳金不由自主的赞叹,“很漂亮,帕德美,你做得很好。”

帕德美嗔怪地拍了拍安纳金的手臂,“你该说莱娅真适合这身,夸我干什么。”欧比旺调侃道,“帕德美,你指望他还能说出什么来呢?”

莱娅在心里记了一笔,没有表露出来。

“谢谢,帕德美,”莱娅向帕德美点头示意,“我会好好收着这套衣服的……毕竟不太适合现在。”

帕德美的眼睛黯淡了一秒,随即又满不在乎的笑起来,“当然,亲爱的,这身衣服太适合你了。”

她的神情略有些恍惚,“我想过如果以后我有个女儿的话,我一定会给她穿这样一身衣服的。”

这就像是原力最美好的一个恶作剧,莱娅知道帕德美做到了这点。

莱娅没有开口,她低下头,眨掉了眼睛里的湿润。“那么,客随主便,我很想试试这里的晚餐。”

“哦,太好了,master安纳金,master帕德美,你们终于打算吃饭了。”金色的机器人抱怨道,“晚餐都快凉透了。”

“就来了,3PO。”安纳金无可奈何地说道,他向他们摊手表示无语。

莱娅略微睁大了眼睛,决定把这个问题压到吃完饭再说,她们都饿了。

“所以,是谁训练的你?我认识吗?”安纳金开口问到,他的脸上明晃晃的写着好奇,而欧比旺皱了皱眉,“反正明天安理会上也是这些问题,我只是提前知道答案。”安纳金立刻反驳了他的master。

莱娅谨慎地回避了后面那个问题。“我称呼她为支点。她曾是我父亲的朋友,在卢克离开之后,她教了我怎么使用光剑和冥想。她不是绝地,所以我也不认为自己是绝地。”她不能回答安纳金后面的问题,因为一旦她撒谎,安纳金将发现这个破绽。

“支点?她用一个假名来和你交往吗?”帕德美惊讶地说,她美丽的眼睛为此闪烁。

“……请原谅,女士,她……当时并不安全。”莱娅斟酌再三,“而且她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值得的朋友。”

欧比旺点点头,“也许是一个自然的力敏,银河系如此之大,并非只有绝地懂得如何使用原力。”

莱娅简短的点了点头,原力在波动,围绕在她和安纳金身边,试图告密。

“好吧,”安纳金耸耸肩,往后靠在了椅子上,面色沉重了下来,“那么卢克呢?那个……西斯,他是怎么回事?”

他们遇到莱娅的时候,她并非是一个人,卢克和她在一起,只不过他反应得太快,只留给他们一个背影。

莱娅忽然味同嚼蜡,她装模作样的端起了饮料,喝了一口,压下胸口的闷气。“……他是我的兄弟。”莱娅无从谈起他们之间的纠葛,那些过往如同线团缠绕在一起,纠缠牵连,有好有坏,能拿给他们看的只有表面繁复暗淡的颜色。

“他因为一些事迷失了,我要拯救他。”

这句话,她对韩说过,对楚巴卡说过,对阿索卡说过,也曾在深夜里,暗自对维达之下的,那残存的安纳金的幽灵说过。

她一遍又一遍地说过,绝不怀疑,不能怀疑。

“那不可能。”欧比旺困惑不已,“我从没听过一个西斯能被拯救。”

莱娅忍不住微笑起来,酸涩,和为之骄傲。“相信我,我曾亲眼见过。”

那个恩多的夜晚从来没有离开过她的脑海里,它激励着她,鼓舞着她,像卢克的拥抱一样包围着她。

在那之中,希望仍在。

Fin

评论 ( 6 )
热度 ( 4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