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墙头遍地/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走天亲情】To Turn 04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前提:

安纳金他们又返回了科洛桑,这一次,更多的真相需要披露。

——————————————————————————————

任务成功了,他们成功地救回了议长和帕德美议员,带着被打败的杜库回来了。但安纳金浑浑噩噩,他的心灵甚至都不为那惊险的着陆而震动,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和他隔开了一层膜。

他走进熟悉又在此刻显得陌生的公寓里,想起了莱娅的每一句话,那里面潜藏的每一根和他相连的线,表面的那些故事依然不变,只不过这一次莱娅将会掀开迷蒙的面纱,露出底下腐烂的骨头和淋漓的鲜血。如果可以,安纳金想吐,他的胃纠结在一起,寒冷又沉重,好像昨天的晚餐还油腻腻地冻结在里面。

一切都只是因为——安纳金依然浑身颤抖地想起那个词——“父亲”。

他想要帕德美,想要欧比旺,此时他一个人坐在莱娅对面,莫名却有一种坐在安理会那些绝地大师的面前,他们看到了他没看到的东西,然后他们判定了他的一切。莱娅看到的则是无可争辩的,确凿的,他的未来,她的过去。

莱娅站在窗边,看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流和明明灭灭的万家灯火,那些灯火印照在她的眼睛里就像是星星。

“帕德美怎么样了?”她询问道,看起来非常平静。安纳金憎恨这种平静,虚假,蕴含风暴和毁灭的真相。

“……她没事,只是脱力昏过去了。欧比旺送去医疗室那边了,他会陪她的,今晚。”安纳金没亲自去见帕德美的面,他怕。

莱娅转过头,那双眼睛明亮如同火炬,她一步步的走过来,情景就像那一天莱娅走进了安理会的大门,而安纳金坐在其中,面对着这个古怪的女孩一样。

但原力知道一切不一样了。

莱娅要把那一天没有说出来的话说出来。

你是谁?

——走进来的女性将头发盘在脑后,面容精致而坚硬,看起来就像一个整装待发的战士。“尊敬的各位绝地大师,我是莱娅。”她停顿了一下,“我和我的兄弟因为飞船失事降落在了这里,请求各位绝地大师原谅我们的打扰。”

莱娅直视着他,“我是莱娅·天行者,”她将光剑放在了桌子上,“我和卢克,卢克·天行者,由于飞船失事,来到了二十四年前的这里。”

你是一个力敏,谁训练了你和你的兄弟?你的光剑又是从哪里来的?

——早在莱娅进来之前,欧比旺和安纳金就已经提交过了报告,其中自然包括了一些他们所获得的莱娅的信息。莱娅以一种全然的尊敬和疏离的态度回答道:“我父亲认识几位朋友,本和支点,他们分别教导了我和卢克如何使用原力。”光剑被她挂在腰间的皮带上,“这把光剑属于我的兄弟,他自己建造了这把光剑,在他迷失之前。”

“这是卢克的光剑,”光剑在桌子上打了个转,滑到了安纳金的手边,“如果是你,你应该能看出来他的master是谁。……而支点,她的本名叫做阿索卡·塔诺。”

安纳金端详着这把光剑,平衡而完美,冷静而优雅。一个扭曲的想笑又想哭的表情出现在他的脸上,他喃喃自语,“欧比旺……还有阿索卡……”

他们还活着。或者,至少活的更久。

很难想象会错过了你们这样具有强大力量的人,你的父母是谁?他们为什么不请绝地来教导你们?

——莱娅沉默了一会,她没有那么快准备好回答这个问题,又或是她需要一些时间来选择多少的坦诚。“请原谅,我是被领养的。在我们那里并没有机会能够接触到绝地,而他们很幸运的找到了两位能帮忙的朋友。”

“所以……莱娅,”安纳金抬眼看着她,所有的景象都被充盈眼眶的湿润扭曲变形,他小心翼翼地,向她伸出了手,抚摸上她柔顺的头发,“你有你妈妈的头发和样子。”

莱娅的喉咙梗住,她点点头,没有说第二个字。

而卢克就像安纳金。

被你称为兄弟的那个西斯,你对他有什么了解?

——“他是卢克,我的亲生兄弟。”莱娅挺直了肩膀,她的护盾变得坚硬而厚重,几乎隔绝了所有的探寻。“他被一个西斯迷惑了,迷失了,但他救了我,他仍然值得。我会把他带回来。”

安纳金能够感受到清晰的联系在他和莱娅之间形成,比其他的更强壮,更强大,从联系的那一头传来了悲伤,动摇,喜悦,恐惧和渴望,与此同时,他在原力里探寻出去,沿着另一根更遥远的联系伸出去,在那里传来了混乱,恐惧和孤独。

“卢克……”莱娅紧握着双手,“卢克……被西迪厄斯控制了,他需要我。”而后,她看着安纳金,承认了另一件事。

“但他更需要你。”

这很艰难,愿原力与你同在,莱娅。

——安理会的绝地大师们在面对莱娅的问题上并没有达成一致,但关于莱娅的争论可以延后再说。她是如此的光芒四射,只要是一个力敏都能看见她美丽的光辉,没人能相信她会是一个隐患。莱娅领受了这份祝福,她走出去就像一个战役结束的士兵,而后转头投入下一场战役。

“还有好多事,我没办法告诉你。”莱娅咬着嘴唇,这是一种仁慈或是一种软弱,“……父亲,我们来到这里会改变多少事,我没法确定,但请你相信我,相信卢克,我们绝不会做出错误的事。”

安纳金不知道他是如何能够平静地微笑的,当他的内心一片惊涛骇浪,手心布满冷汗,感受不到自己的手指。

“我当然相信你,莱娅。”他拼命吞下喉咙里的尖刺,那么多问题塞满了头脑,每一个都争先恐后的想要涌出他的喉咙。而卢克那双浑浊的眼睛在他脑海里旋转。“你是我的……我的女儿。”

他们是他的孩子,他的后代,他的,他的,他的

“愿原力与我们同在。”

 

Fin

预告:

帕德美有事要告诉安纳金,欧比旺也是。

评论 ( 11 )
热度 ( 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