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走天亲情】To Turn 05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

“帕德美,你感觉还好吗?”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帕德美的耳边响起来,女人睁开眼睛,看见素白的的医疗室。
手臂和腿上都贴上了巴克塔,她迷茫的眼睛转向床边。欧比旺坐在那里,额头上的小伤口已经被处理了,他握着她的手,眼神晦暗不明。
“欧比旺……”她听到自己的声音非常遥远,就像隔着一堵墙,“安纳金呢……他还好吗?”
欧比旺抿紧了嘴唇,他收紧了下巴,点点头,生硬而简短。“他没事,晚点他会过来的。”
帕德美接收了这个信息,随即理解了其中的意义,她点点头,往被子里缩了缩。她的神情呈现出一种超然物外的忧伤和沉默,但这无法改变欧比旺想说的话,他够出乎意料的没有去打扰安纳金,佯装平静的守着帕德美了。
“帕德美……”欧比旺吸了一口气,“听我说,帕德美,医生告诉了我一些事情,恭喜你。”他的口气生硬,暗藏了一丝受伤。
女人黑色的眼睛转了过来,平静的看着他,她比他更快的明白了当下所发生的事,她先开口了。
“我知道,”她的手放在了腹部,“毕竟我们很久不见了,欧比旺。”昨天的议长和参议员被绑架事件是他们好几个月以来第一次见面,她甚至没有机会和他们开口说一句话。
欧比旺端详着她,忍住心口的烦闷,他把声音放低。“……是他吗?”
帕德美直视着他的眼睛,对于问题一言不发。这份沉默让绝地大师愤怒地站了起来,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平复波动的心情。
“西斯啊!”欧比旺按住额头,喉咙里堵塞着很多话说不出来,“该死的我都不想问你们多久了。”
帕德美反问他,“你会替我们保守秘密吗?”她也坐了起来,言语中透出了一种紧张和恳求,“拜托,你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不想让你失望。”
欧比旺忍住了,他打了个手势让帕德美闭嘴,在沉默中踱步,闭上眼睛,放开情绪,向原力寻求帮助指导。
“……它不会从我这里出去的。”最后欧比旺开口,语气又变作了平时的冷静柔和,“但我到时候会和他谈谈。”
帕德美的脸上闪过了一个微笑,又很快消失,“我知道你不会对他失望的,欧比旺。”
欧比旺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要是少给我找点麻烦,我会对他更满意的。”
“但是,在那之前,有件事我要先告诉你,”帕德美的表情变得坚硬,面无表情,“你得帮帮我,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
“议长,你没事了吗?”安纳金惊讶的发现帕尔帕廷站在外面等着他,他走快两步,紧张的心情略微放松了一下。
“我认为我的身体还不错,”帕尔帕廷微笑着,“但鉴于帕德美议员还在里面,我建议我们一起过去看看她。”
安纳金熟练地启动了穿梭机,议长站在他旁边,等着他设定好驾驶,才慢慢地开口,“安纳金,我看到你心情不太好,是有什么困扰了你吗?”
安纳金对议长的关心报以感激的微笑,他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没什么,还是那个……那个人,我失手让他跑了。”他脸色古怪,“很抱歉他……居然试图刺杀你。”
帕尔帕廷大度地摇摇头,真诚的说,“总有年轻人会走错路,只希望我们能最后把他拉回正道。”
安纳金心不在焉的点点头,犹豫再三,“议长,你觉得……西斯有办法能彻底打败绝地吗?”他很快地补充,“我是说,你看这场战争虽然结束了,但也已经太久了,而这只是因为一个杜库,格里弗斯还没有被打败,在这场战争里的西斯够多了,更何况我们还没有找到西迪厄斯。”
帕尔帕廷把手放在了他的肩上,就像是给予他支持又或是像在引导他,意味深长地说道,“我亲爱的朋友,记住,我们一定是站在胜利的一边。”
安纳金羞愧的搓了把脸,晃了晃头,甩开了一些想法,“当然,当然,谢谢你,议长。”
“别那么客气,我亲爱的朋友,我始终很欢迎你。”帕尔帕廷微笑道,将舌尖上的话吞进胃里。
他当然很欢迎天行者,他们是多么有意思。得知一个西斯胜利,绝地灭亡的未来又是多么甜美甘甜的果实。
———————————————————
“我看见了他。”帕德美一字一句的说,她美丽的眼睛里闪烁着某种哀伤,怀念,痛苦与欢乐。
“你明白吗?欧比旺,当我看见他的时候,我也看见了安纳金。”
她不明白为何自己会独自一个人呆在这个房间里,和她一起被绑架的帕尔帕廷又在哪里?

但帕德美很快就没法想这个问题了,数个机器人向她走了过来,武器在手臂上相当显眼。她脸色苍白地面对着涌来的机器人,鼓起了最后的勇气,等待最后的结局。

而那时,一道黑影落在了她和机器人之间,那道血红色的光剑以冷酷无情的姿态斩杀砍倒接近的机器人,他张开左手,一连三四个机器人违背规律的倒飞出去,那个黑衣的年轻人回过头,对帕德美大喊,“帕德美,快从右边出去,那边的守卫我清掉了!”
那个年轻人金色的头发翘在耳边,眼神陌生又熟悉,单薄略高的身躯以极其精妙的方式牢牢控制住了数十个机器人。
“——!”帕德美睁大眼睛,两个身影在一瞬间重叠在眼前,她几乎喊出了那个名字,但她很快冷静了下来,转头跑向了右边的通道,只在转头之前,深深地看了那个莱娅口中的兄弟,古怪的西斯,卢克一眼。
“你不会是说——”欧比旺惊讶的开口,被帕德美用眼神示意了沉默,他顿了顿,“这不可能——原力有它自己的方式。”
“然而谁也说不清原力的方式不是吗?”帕德美反驳他,语气强烈,“我不会看错,别忘了莱娅,想想我怎么会漏掉这一点。”

他们都无法忽视莱娅和安纳金的相似之处,而这解释了一切,也让一切显得不可理喻。
欧比旺沉吟不语。
“请你好好地想一想,欧比旺,如果你接受了卢克的身份,你再回过头来看看这整件事,这不是非常不对劲吗?”帕德美放缓了语气,却显得更为紧张,她咬着嘴唇,将盘旋在她脑子里的东西吐了出来,“我越想越感到害怕,我感到怀疑,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错了,我希望我错了,但卢克救了我。他救了我。”
帕德美的眼中湿润,她吞下喉咙里的肿块,“我觉得卢克之所以要杀帕尔帕廷,是因为帕尔帕廷有问题,他是一个,用你们的方式来说,是一个西斯。”
她顿了一顿,声音低到只有靠近她身边几米才能听到。
“想一想,欧比旺,好好想一想,我们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做错了?”
———————————————————
“哦,真不好意思,安纳金,看来我还是没办法去看帕德美议员了。”帕尔帕廷听完了通讯之后,无奈的对安纳金说。
安纳金表示理解,他将帕尔帕廷送到了最近的港口,“我会将您的心意带到的。”
“真贴心,我的朋友。”帕尔帕廷拥抱了安纳金,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拍,含笑说道,“你也别太担心了,安纳金,要知道,一切总有另一种选择。”
他的话让安纳金一愣,后者已经转身离开了。而他怀揣着这句话,出发去往了医疗中心。

Fin

评论
热度 ( 2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