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走天亲情】To Turn 06

全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06

在看到奔来的身影的时候,卢克当机立断的逃跑了。

他还没有准备好,即使他们再一次成功地杀死了帕尔帕廷,但黑暗面的力量依然拉拽着他,它在他耳边歌唱着力量。

卢克竖起了最深厚的盾牌,隐藏起了自己。他躲在高大植物的身后,看着跑来的两名绝地和几个克隆人带走了昏迷的莱娅。他眯起眼睛,那些熟悉的服饰和行为……原力围绕在他身边,伸出触须想要告诉他什么。那两个绝地之一混杂着怒火掀起了原力的波动,一股震动灵魂的感觉席卷了全身。卢克睁大了眼睛,他向原力伸出手去确认他们的身份。

是安纳金·天行者与欧比旺·肯诺比。

喜悦与震惊同时在盾牌的后方掀起波澜,随即而来的是渴求。卢克忍不住后退一步,转身躲进了更深处的森林。

他不得不离开,情绪的狂潮在他心里膨胀涌动,他想大笑出声,想掩面哭泣,想拥抱他们,又想毁灭他们,他想得到一切,他想要那一切……

原力随他的奔跑在激荡,又被牢牢地锁在一个范围之内,卢克跑到一个湖边,喘息着停了下来。他的右手还抓着自己的光剑,这是曾属于维达的光剑,他将它重建成了适合他的方式。

卢克深深地呼吸,排除所有的扰动,他向原力请求指导就像曾经过往尤达教他的那样。

那是他的父亲,未曾被污染的父亲;他的master,未曾在塔图因度过隐世的岁月;还有他的母亲……

以及帕尔帕廷。

他们都还活着,一切都尚未发生。

他有机会去得到他们,那些本应属于他的人们。

卢克睁开了眼睛。

他举起维达那把红色的光剑,平视着它,向它发誓,“我将保护他们,父亲,我会完成它的。”

当他如此承认之时,光明与黑暗的力量形成漩涡,它落在那双坚定的眼睛里面,邪恶的黄色短暂地回复成蓝色,而后形成浑浊的颜色。

———————————————————

他看着他们,一直看着。

就像莱娅一眼就认出了帕德美一样,卢克也不能免俗地呆愣了一秒。他屏住呼吸,崇敬地看着安纳金带着相当特别的微笑握住了帕德美的手,他们的肩膀靠在一起。莱娅站在旁边,笑容真诚,双手紧紧地交握在一起。

光明面在他耳边低喃。

多么喜悦,多么美丽,这场景冲击他的灵魂,温暖与渴望拥抱着他,他们本能成为如此美好的家庭……

黑暗的卷须勾上他的脚踝,慢慢地往上攀沿,回忆中维达苍白的脸重叠在安纳金那种美好的脸上,悲哀的火焰熊熊燃起,于此相反的却是迅速冰冷的心。

只要杀了帕尔帕廷。

一定要杀了帕尔帕廷。

卢克看着他们走进了公寓,而他退进楼宇的阴影里,转身离开了。

———————————————————

“不一样,原力的方式,在你身上。”尤达站在他的面前。

有时候,你真的很难去注意到这位过于矮小的大师,尤其是他特意这么做的时候。

“尤达大师。”卢克后退一步,眼睛扫过小巷的出口,“我无意冒犯你。”

“我知道。”尤达敲了敲地,很平静地说道,“西斯,不完全,你是。”

“……”卢克明白尤达的意思。他也不知道他现在处于什么样的状态,黑暗面不复之前那样给他那么强大的力量了,但他的心也未曾得到彻底的平静。

“有趣,你和那个小姑娘。”尤达开始嘀嘀咕咕,他的大眼睛仿佛钻进了卢克的心里,翻陈出了那一小部分美好的过往与混沌的选择。“错的选择,你做了。”

“什么?”卢克感到迷惑,他看着尤达,试探性地问到,“难道大师觉得放任不管才是最好的吗?”那把钩子钩上了他的心,仇恨与怒火翻腾起来。

尤达轻声回答他,“更重要的事,你的心没看到。”

还有什么事能比拯救所有人的性命与未来更重要!

愤怒地咬紧了牙齿,卢克刚想说些什么。巷口的一个人朝旁边的人高喊了一句,“最高议长与帕德美参议员被绑架了!你们居然还不知道这事吗?!”

是帕尔帕廷与帕德美……

明白的一瞬间,卢克脸上的血色褪下去了,他撇了一眼依然平静地站在原地的尤达,立刻冲向了巷口。

尤达在他背后耷拉下了耳朵,什么也没说。

———————————————————

帕德美的遇险差点逼疯了他。

她脸色苍白,睫羽湿润,却没有软弱的尖叫,而是坚定的面对着他们。

那一瞬间所见的冲击令他咆哮。

不!许!动!她!

怒气卷携力量!理智冷酷地维系每一个动作,原力如温顺的小羊任凭差遣,机器人大军成片倒下,卢克没能再来得及看帕德美一眼,她必须离开这里,去往更安全的地方,尽管他渴望她。

黑暗面喜悦的在他身边舞动,指引着他刺杀帕尔帕廷,但安纳金的强大出乎他的意料。那把亮蓝色光剑格挡在他面前,光芒映亮了那张年轻英俊的面庞,他的父亲出现在他面前,毫无畏惧。

就像个英雄。

他处理不了这个,卢克从沉浸的力量中惊醒,意识到这一点。他慌忙的逃跑,想要逃开父亲的面庞,那重叠在过去,重叠在维达苍白平静的脸上。

而他们甚至一点都不像,除了那双眼睛。

那幻觉太真实,这现实太荒谬,混沌挣扎的头脑分不清爱与独占,恨和渴望。卢克情不自禁,他恨这一切,他爱这一切,他想要他们,再一次的……

“救救我……父亲。”他太恍惚,太茫然了,以至于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

当莱娅坦白的时候,他感觉到链接的形成与壮大。

'卢克?'

'是我……父亲。'

他终于再一次回应了他的父亲。

———————————————————

火焰滚滚,热浪袭面

有一个女人在说话,在尖叫

“安纳金!!帮帮我!”

“吸气,呼气!帕德美!”一个年长者的声音。

随即鲜血和火焰喷涌翻滚,吞噬了整个视角

“绝地没有了,我和卢克从来没有接触过绝地”

是一个更年轻的女人的声音

“救救我,父亲!”

一个年轻人的声音,狂笑声从未停止

突然,一切都变得寂静,黑暗环绕在周围。

“人们总有另一个选择。”

另一个声音这样说。


卢克猛然睁开眼睛,心脏在肋骨下砰砰直跳。但他顾不上这些,径直翻身下床,沿着新生的链接向远方发出柔和的信号。

'父亲,是你的梦吗?'

卢克耐心的等待着,就像是身份置换了一样,犹如当初的维达与他,只是安纳金很愿意通过链接向他回答。

'是的……你感受到它了吗?'

安纳金迷茫的声音从那边传过来,他的悲伤与恐惧清晰地传到了卢克这里,这让他不禁皱起了眉毛,再次悔恨于上次失手没有杀死帕尔帕廷。

'……别放在心上,父亲,我也曾有过这样的梦。然而一切都是我想太多了。'将其他的情绪过滤之后,卢克尽力传达过去安心。

'不,我不会当做这只是个梦的!你们失去了帕德美!我知道!'安纳金愤怒地说,他的声音不稳定,卢克惊恐地意识到。

'……失去了我……本该拥有……一切!'

链接似乎也受到安纳金不稳定的精神影响,通话变得艰难了起来。

'不!安纳金,父亲!……我说……你不……找他!……个骗局……'

通话被隔断了,卢克遍体生寒,他祈祷这不会来的太快,千万不要。

不能在他面前重蹈覆辙。


fin

评论 ( 6 )
热度 ( 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