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墙头遍地/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Vader&Luke】The Sith Who Brought Life Day 02

The Sith Who Brought Life Day 

全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第二章

我被告知我其中一个优点——同时也是缺点,是我从不向人屈服。除此之外我都很像我父亲,而我对此也说不出为什么。我并不经常关心别人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失败者。但放弃会让我觉得我自己是个失败者,而我无法容忍这点。

 

所以到后来,我在和卡拉克对抗,玩的很努力——玩真的那种意思——而这所有努力的荣誉就是成为一个愚蠢幼稚可笑规则的设计者而不是受害者。五六轮之后,我觉得我稳操胜券了:我有三张牌在干扰场上,手上还有两张牌,总共是四十八张。突然我的牌八切换成了六——我现在有四十六了!我一把摔下牌,喊了出来:“萨巴克!”

 

卡拉克已经只剩一张牌了,他看起来很紧张。现在他的总分是负十八,我看出来的。除非他的最后一张牌精确到负五,否则我赢了。

 

令我沮丧的是,我的“萨巴克”只让他脸上露出了笑容,他把最后的那张牌扔了出来——那是一个该死的——五。“大萨巴克”,他喊道。如果我再等几秒钟,他的最后一张牌可能就会变成别的什么东西了,这样就能换掉这张唯一能打败我的牌了。

 

我突然对他暴怒不已——我站了起来,破口大骂他,而他在椅子上前后摇晃着。我确信他肯定是耍诈了——卡拉克是个还不错的萨巴克玩家,但既然我们都喝醉了他也醉了,他怎么可能算到负二十三来对抗四十六?我涌起了一股鸡血想要掀翻桌子,但斯古卡斯和葛哈雷克拦住了我,把我按回了椅子上。

 

我大概看起来脸色发紫,相当荒诞可笑,因为卡拉克还在笑个不停。我差点想把他踹到桌子下面去——可能因为我真的不记得了。至少我很可能试过。最后,就算是斯古卡斯和葛哈雷克也对卡拉克的笑声感到厌烦了。“可怜一下吧,你能不能闭嘴?”斯古卡斯啐声道,“干脆告诉他他要谁什么东西好了,赶紧做完拉倒。”

 

卡拉克擦掉了眼睛里笑出来的泪水,问道:“什么啊,你不想先选吗?”

 

“先选什么?”我开口了。别管我之前踢没踢过他了,我待会估计又想踢他了。

 

“礼物还是人选,”卡拉克说。

 

这场赌局的内容重新浮现在脑海里。我可以控制其中一种,至少能拉住事情走势,,这样这个愚蠢的笑话就不会完全在经济层面毁了我。“行吧,”我说,“我选礼物。”

 

我知道我有麻烦了,因为他又开始发笑了。既然我已经选了礼物,那他可能就会以他的幽默感给我选一个讨厌的家伙。我认为这也许是桑哈拉代·柯丽卜,或者随便谁我不希望我被关注的那些家伙。

 

在某种程度上,我说对了。

 

“那就是说你得准备一个生命节礼物给……”他又一次笑崩了,这次我真的把桌子掀到他身上了。但这似乎并没有压住他的情绪,只是颤抖了他的话音。“……给维达尊主!”他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大笑,令我沮丧的是,我另外两个“朋友”也开始大笑了起来。

 

我不太确定我是不是听对了,或者说我宁愿我听错了。“维达尊主?”我问道。“顶着西斯的名号,我怎么能给维达尊主准备生命节礼物?”这番幽怨的倾诉只是让他们笑得更大声了。“他都不在这儿,”我指出,“他可能是在科洛桑,要不然就是在银河系的另一边追查新的叛军基地……”

 

“然而,他会在这里的,”卡拉克抽空在笑声中说。“今天早上我听到了消息。他会是我们生命节的独立长官。他会踏足舰队,确保每个人都不敢在假期里偷懒。

 

我又问了一句,这让其他人都觉得更好笑了。“你能给一个西斯尊主准备一个什么样的生命节礼物啊?”我问道。“他们是不是甚至都不庆祝生命节?这不会触犯他们的信仰或者什么吧?”我其实对西斯一无所知;我只是想象不出他们会交换亲吻,和一小盒白兰地糖果,互相拥抱着坐在爱座上。

 

“当然不会,这不触犯他们的信仰——西斯尊主爱生命节!”卡拉克喊道,他的信心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他们特别喜欢喝啤酒,吃酸菜,还有咸饺子。我觉得你应该给维达尊主准备一顿啤酒和酸菜。”众所周知,维达因为为帝国服务而受了重伤,根本不会吃喝。我对卡拉克所说的话的真实性严重质疑。

 

说真的,任何时候把他们扔出去都算得上不错。

 

我眼睛后面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等到我上床睡觉的时候,情况肯定就会更糟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我做了很多预防宿醉的事,在睡觉前喝了大约两公升的水,并试图忘记那我曾经答应过的不可能的愚蠢的事情。

 

早晨来得很快,也很辛苦,尽管我做了各种预防宿醉的努力,但头仍然晃晃悠悠地,我嘴里的味就像有什么死在了里面。地上还有亮羽金酒的碎片,四处都是,还有帕里尔雪茄的烟灰。今早有个突击检查真是我的运气,我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趁检查之前赶紧收拾一下,让我自己看起来体面一点。

 

当我到岗的时候,我还不觉得自己有啥人样,但既然我的几个同事看起来也不怎么有人样,我看起来几乎和他们相差无几。实际上,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都开始回归正轨——直到记忆给了我一拳,我猛地想起来,我要在四十八小时内给达斯维达准备一份生命节礼物。

 

我的岗位是在通信和情报逆解析,基本上就是整天都在整理解码过的叛军通讯,他们的密码专家编码总是要比我们解码快一步,就像我们的也比他们快一步,所以真正有价值的信息很难找到,但一个人也永远不知道一打乱七八糟的信息加在一起会得到怎样重要的信息。

 

我再也想不起来我早上都干了啥了——可能更像是什么也没,我只是随便漫游在陈旧信息里,试图找出点规律。而这些,一想到我要走到维达尊主面前把礼物给他我就全身冰凉,血压骤降。给他什么啊?擦的闪亮亮的头盔?可以挂在披风上的小饰品?一个连着静脉注射线的啤酒杯?

 

TBC

过渡终于结束了!接下来就是看“我”能怎么绞尽脑汁给维达准备礼物了ww

评论
热度 ( 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