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墙头遍地/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走天亲情】To Turn 08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8

安纳金坐在帕尔帕廷的办公室里,他穿着一身黑衣,目光盯着脚下的地毯。他发现这块地毯竟是如此美丽,而他从未能仔细看过它一眼,就像他身边的人一样,他错过了许多真相。

“……我该怎么办?”安纳金抬起头,那些混乱与撕裂的原力还盘旋在他身边,“我该如何才能保护他们?”

“我明白了,”帕尔帕廷和蔼的说,他站了起来,“你想要变得更强,我的朋友。”他走到窗边,身后是阴云翻滚的天空,明明是早上,科洛桑却笼罩在昏黄阴暗的氛围下。安纳金静静地等待着另一只靴子掉下来。

“你了解黑暗面吗?”议长抛出了这个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的问题,他满意地看到安纳金抑制住了身体的退缩,相反,他开口,“黑暗面……会更强吗?”

帕尔帕廷忍不住微笑,“哦,我的朋友,黑暗面能给你无限的力量,包括击败死亡的力量,”他别有所指,“而像你,像你这样的人,那一定会是最为强大的原力使用者,最强大的……”

“西斯。”安纳金吐出这个词,面无表情。

“是的,西斯尊主西迪厄斯就在你的眼前。向我承诺吧,安纳金,我们能一起探索黑暗面的力量,去构建银河系的新秩序。”帕尔帕廷的声音从他耳朵里飘进去,钩动那些过去他所抱怨过的一切,而他的光剑握在手里,纹丝不动。“你看到了绝地的败坏,国家的腐朽,未来的黑暗一部分不正是由于他们的存在不被尽早清除吗?”

帕尔帕廷走回来,将手放在安纳金的肩膀上,“而你,安纳金,你不该随他们沉没,你是如此伟大,想想那些你本该得到的,你本能拿到手的,你可以为银河系带来新的秩序,你能够得到一切,你的妻子,你的孩子。”

“未来没有绝地,而你依然能存在于未来,只要你答应我,向黑暗面承诺一切。”

安纳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霍然站起来,撇开了帕尔帕廷的手。他在办公室里踱步,“……那么绝地呢?”

他的声音很轻,“就凭你,和已经失败了杜库伯爵?你怎么打败绝地?难道你要靠格里弗斯吗?他今天就会被出发的大军打败。”

帕——西迪厄斯好笑地摇了摇头,他很有耐心地说道,“你还记得是谁提出使用克隆人军队的吗?是我。安纳金,只要我一声令下,所有的克隆人都会举枪射杀绝地,他们是绝佳的好士兵,听从命令,不会迟疑。”

就是这个。

安纳金的心脏狂跳了起来,那些抉择和迟疑,犹豫都只是演戏(或者不是?),他们都知道西迪厄斯的身份已不是秘密,安纳金独身到来而非通知绝地都暗含着他们的选择,西迪厄斯接受了安纳金的橄榄枝,吐出了最为关键的秘密。

秘密军令。

他看着西迪厄斯向他展示了那个小巧的发信器,忽然觉得口舌干燥,喉咙涩痛,这比他所想的一切还要超过,他没有把握能够在按下之前抢过来,而他能不能……他做得到吗?

“做我的学徒吧,拥有你本该有的一切。”

光剑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孤独的响着,外面的天空被更厚的雷云所掩盖,室内更加昏暗,安纳金的脸庞忽明忽暗,映照着蓝色的光芒。

他必须保护他的家人。

他一步步地走近西迪厄斯,脸上的扭曲和痛苦清晰可见,心跳和呼吸在头脑里炸开,每一个人的声音都在他耳边回荡。

“他会伤害你的!他会毁了你的!”

“我知道,我已经见过了。但愿我不会太迟,重蹈覆辙。”

从前觉得那么和蔼亲切的脸庞变得如此恶心,蕴含着无限的黑暗和旋涡,老人对他露出了笑容,安纳金张嘴,他感觉自己似乎从很远的地方旁观着这里——

“不。”

安纳金说,他早已做了决定。

他宁愿放弃自己的一切,都必须保护他的家人,从西迪厄斯的手下。

包括他的生命。

“今天这里只会有一个人死去,那就是你。”

帕尔帕廷露出了冷笑,他抬起手,“这话等你了解了黑暗面的力量再说吧,安纳金。”那张虚情假意的脸变得更加虚伪。

安纳金举起了光剑。

“别动他!”

一个人冲了进来,是卢克。

他狂怒地向西迪厄斯举起了光剑,“别再想制造出达斯维达了”。西迪厄斯从宽大的袖子里抓住了他自己的光剑,扛住了卢克的进攻,“哦,谢谢你,年轻的天行者,告诉我这个这么好的名字。”卢克咬紧了牙齿。

安纳金立刻扑了过去,将发信器抓在了手里,塞进了口袋里,转身加入了战局。

“别担心,卢克,我来帮你。”

卢克闻言面色柔和了一些,他侧过身,同安纳金一左一右的面对着西迪厄斯,“……父亲,我听到了那句话,那让我……很开心。”他那曾迷失的心灵也为之触动,为安纳金的决心,爱意与保护滋生蔓延,光明面开始占据上风。

安纳金和卢克挥动着光剑,默契十足。

他们从未一起战斗过,但此时此刻,面对着强大的西斯,危难临头,安纳金竟荒谬的产生出一种喜悦感,他正和他的孩子一同战斗。卢克的招式相当混杂,却奇异的和安纳金产生出一种节奏感,他们的攻击如疾风骤雨,几乎无法抵挡。

西迪厄斯并不意外地摇摇头,他比他们想的更为强大,“你们都太小看黑暗面的力量了,我亲爱的天行者们。”他的光剑划过一个圈,别开安纳金的光剑,同时伸出左手,从指尖发射出电流,迅猛的袭向他们。

“小心!”卢克喊出,熟悉的回忆涌上心头,那一瞬间他的眼睛彻底地变成了蓝色,一把推开了安纳金。安纳金摔到一旁,光剑脱开了手。

“啊啊啊啊啊!!”卢克惨叫起来,蜷缩在地上。

“快住手!”安纳金红了眼睛,抓起了身边卢克那把红色的光剑冲了过去,然而他一个人无法抵挡西迪厄斯,老人仿佛背后长了眼睛,他转过身以极其强大的力量挑飞了光剑,将光剑横在了他的喉咙前。

“别着急,我的学徒,这只是一点对闯入者的惩罚。”

他释放出了更为强大的电流,卢克的惨叫化作了利刃扎在了安纳金的心口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声音渐渐微弱了下去,变作了无声的肢体的抽搐。

“不,不不不!住手!”安纳金跪了下来,看着西斯放下手之后卢克躺在地上,面色苍白,几乎闭上了眼睛,胸膛的起伏微弱的就像死去。“卢克!卢克!不,别这么对我!”

“哈哈哈哈哈,你以为黑暗面是什么?”西迪厄斯大笑起来,他的面容发生了变化,露出了黄色邪恶的眼睛,脸色死白,散发出阴沉浓郁的黑暗的力量,“安纳金啊,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的小算盘?你看看那是真的发信器吗?”

安纳金睁大眼睛,他颤抖地低头掏出了那个发信器——那只是个普通的发信器而已。

“真正的发信器在这里!”西迪厄斯拍下了办公桌上的那个真正的发信器,“结束了,绝地!”

在那一瞬间,安纳金的血液都冻结了,他眼睁睁看着他曾希望保护的一切,他过去所珍视的一切,毁灭了——

“绝无可能!”玻璃在瞬间炸裂开来,突然袭击的莱娅跳了进来,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砍下了西迪厄斯的左手。“所有的电波,所有的信号今天都不会被允许离开科洛桑一步!以我的名义发誓!”

“莱娅……!”卢克勉强爬了起来,摸索抓到了安纳金的光剑,“父亲!还没结束!”

不用多说,所有人都明白,这正是天行者的战场,三个早就该互相认识的天行者,共同面对他们一生中最大的黑暗,在这里,银河系将会决定未来,而他们也直面自己的黑暗,所有的回忆,现实和未来交织在一起,此时为所有一切复仇。

为了奥德朗!

为了父亲!

为了家人!

“不臣服于我,那就去死吧!”西迪厄斯咆哮着,一连格挡开了卢克和莱娅,光剑转过一个圈,携带着凶猛的气势,自下而上的目标直指安纳金的心脏,然而,他这一剑注定失败。安纳金眼镜也不眨,竟然无视那一击,挥动了光剑。西迪厄斯在一阵剧痛之中,看见一把蓝色的光剑砍下了他的右肩,另一把绿色的光剑刺穿了他的胸膛,而最后,他的视线旋转起来,天花板近在咫尺,安纳金用那把红色的光剑砍下了他的头。

这是他一切的终结。

天行者们赢了。

 

走廊里传来了纷乱的脚步声,温都带着几个绝地从转角露出了脸,他一眼就看到了紧紧拥抱在一起的三个人,他抬手止住了后面的人的步伐,将那里留给了他们。

看来他们的时间不再紧急了。

而他们的时间更为珍贵。

 

TBC

下一章就该结局回原时空了!

PPT结局感谢基友秋秋ww

评论 ( 3 )
热度 ( 1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