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The Sith Who Brought Life Day 07

全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第七章

 

不幸的是,一个人想逃离的罪魁祸首就站在桌子的另一边。我曾经见过维达,隔着一段更舒适的距离,即使是那样我也对他的身材感到惊奇。在这个隔音室里他显得更为庞大了,让房间看起来很小。突然之间我有种极其怪异的感觉,我从门口被隔断了,尽管事实相反——我正背对着门口,维达距离出口则隔着我和桌子。这似乎一点也没困扰到他;他的呼吸声保持着一种平稳的节奏,如此固定,只能是来自于机械,他站姿轻松而又咄咄逼人,双脚分开,他戴着手套的手放在了皮带扣上。这个人就像一个有知觉的战争坦克。他唯一的标志——并非人性化的,真的……也许可称之为是“脆弱的”,是胸前的按钮。似乎没有人知道他们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我们都认为这和他的维生装置有关系。人们很难不盯着那些按钮,一部分原因是他们色彩丰富而又神秘,但主要是因为维达也有弱点,这是唯一能让他的存在稍微能忍受的东西。

 

众所周知维达能够读出别人的想法和情感,而我也半期待着因为盯着他的胸部按钮而被勒死。但也许,多年来,黑暗尊主已经习惯了这种反应,因为他直接切入正题,而不是掐死我。“瓦格尔丁中尉,”他声音低沉,每一个音节都透着十足的不祥预兆,“我得知你已经发现了那个毁灭了死星的人的身份。”

 

我完全不相信他表面的平静,我很害怕当我把数据阅读器从口袋里掏出来,跨过桌子递给他的时候,双手的颤抖会被注意到。“我相信是这样,大人,”我说。要是我能有维达希望看到那种笃定感就好了!“阅读器上的第一个文件是声音对比结果。这不是一个完全能定论的匹配结果,但我收集的其他证据让我认为这个疑犯值得认真关注。”

 

“其他证据,比如什么?”维达问道。他的声音里透出一点不耐烦,这使我更加紧张。

 

“他、他九岁的能力倾向测试的成绩根本不正常,”我说,匆忙脱口而出,我暗地里想知道为什么我要对着西斯尊主谈论一个四年级的小学生的考试成绩。“他是人类,但在视觉感知和视觉反射方面,他的分数根本不是人。事实上,根据测试规则,他应该是一个托格鲁塔人或者一个达格人。”

 

维达仅仅是盯着我,一手拿着我的数据阅读器。我突然想到我听起来就像个十足的傻瓜。我迅速地再尝试了一把,在他决定这场演讲玩完了之前:“诚实地说,大人,他的能力相当出众,我开始担忧我们是要对付一个绝地。”

 

在漫长的几秒内,除了不紧不慢的呼吸声。“一个绝地,”他说道,几乎是对自己说的。这个词被吐出来就像是一个诅咒一样。

 

“后缀姓氏是天行者,这是——”

 

“什么?”维达一直很平静,几乎算是通情达理,直到这里,突然之间他的拇指压在了数据阅读器的盖子上。我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让他这样,但这就好像是这个人被电流击中了一样。他向前倾身,把另外那只自由的手的指尖压在桌子上,这使他那凶恶的头盔距离我太近了。我本能地后退,但这里没有多少可挪动的空间。大约走了两步后,我就感觉到了我的背撞上了隔音材料柔软的质感。

 

“是天行者,”我又说了一遍,开始感到恐惧,甚至连死亡的威胁也无法在我身上产生的恐惧。我不知道到底怎么了,但我害怕维达要做什么,显然这比被简单地勒死更糟糕。“这个男孩的名字是卢克·天行者,大人。我看过了你关于隐藏绝地的理论,我想他可能会被命名或者有关于一个——"

 

“我知道这个名字,”维达厉声说。他的大拇指已经按瘪了我的数据阅读器的顶部,我开始担心他会把这东西完全弄碎。为什么我没有备份这些文件呢?

 

“看、看看这些数据,大人,”我结结巴巴地说。“这上面写的比我能说的更清楚。”我已经感觉到耐钢板挤压在我的胸膛上,而且我已经半确信维达开始要掐死我了。

 

现状就是西斯尊主突然对我完全丧失了兴趣。他的拇指转动了一下,打开了已经凹陷的数据阅读器,他开始扫视我的文件。要么他能很快掌握大量的信息,要么就是他一点耐心都没有,因为他几乎没花什么时间就把我所有收集到的证据都滚了过去。令我惊讶的是,他停在了那个卢克·天行者通篇傻透了的,青少年式的喋喋不休于农场设备和峡谷,以及在岩石上的飞行和洞穴的文件上。我暗自缩了一下——这不是我想给他看的文件,因为这看起来太傻了。如果我是他的话,我就会严肃地质问这么一个笨蛋怎么能做出致命的一击,射落了整个空间站呢。

 

我其实不知道维达真实的反应是什么样的——他的面具掩盖了一切。然而,他抬起那个小小的、闪烁的影像,将它贴近他的脸——或者是他面部的塑钢,不管怎么说吧——他看着这东西就像被迷住了一样。他拿着数据阅读器,那种姿态会让全息影像的光线反射在他的面具镜片上,某些情况下那冷蓝的光穿透照亮了那黑暗深沉、半透明的壳子。有那么几秒,我确信我看到了一只深邃而又璀璨闪光的单眼,于是我迅速地移开了视线。不知何故,我竟然觉得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全息影像结束了,维达点了点它,重新开始播放,而我开始感觉越来越不舒服。他对着那个小小的蓝色影像里看什么?那张面孔是一些早已消失的敌人的面孔吗?他是如此紧抓着数据阅读器,目光炯炯,充满憎恨。

 

终于他说话了,我觉得比起对我说,他更像是对自己说的,我听出他的声音带着一种奇特的,干哑粗粝的音调,混杂着痛苦与仇恨。“我杀肯诺比杀得太快了,”他以一种致命地音调轻声说道,“应该慢慢来的。像这样的背叛,让他受一百年的苦都不算久。”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我必须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第一次,我认真的在想转身逃跑。

 

接着,维达看起来像是想起我了,他从数据阅读器上抬起头来。他似乎恢复了镇静,啪的一声把盖子关上,然后确定地说:“这就是那个人。”

 

我真不知道他怎么就能简单地从那个男孩的胡言乱语里判断出来,我想有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维达在数年前的一次头部重击中失去了理智。“那……那是个好消息,大人。”我说道,希望这是正确的回应。

 

令我感到恐惧的是,西斯尊主开始绕过了桌子,慢慢地向我走来,步伐沉稳,摆明了告诉我他是故意走到离我如此之近的。我相信我就要贴到墙上去了。维达离我只有一臂之远,他停了下来,仅仅只是俯视着我,我的数据阅读器仍被他按在手中。“瓦格尔丁中尉,”他开口,变回了被天行者震惊之前那种沉稳有力的语气。“在帝国部队中有上万名密码破译者,没有一个想到从与绝地的关系里查找。谁都没有,除了你。为什么?”

 

他的声音难以判别,又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有一种感觉,我的助力让我受到了某些方面的怀疑——天知道他在怀疑什么。而我又能告诉他什么?真相吗?说我喝多了赌输了,不得不给他准备一个生命节礼物吗?还是我应该告诉他谎话,让他一秒就拆穿我?我张开了嘴准备回答,又闭上了,又张开了。假如我不说点什么的话他绝对会确信我是某个阴谋里的一步。“大人……”我开口,以一种安抚的语气,表露出我已经很害怕了,你大概也不怎么会喜欢这个原因的意思,“我……被指示给您在生命节这天准备些什么。我觉得您想要的就是那个毁灭了死星的人的名字。”

 

出乎意料,维达只是盯着我,仿佛在宇宙里千万个答案里他唯独没想到这个。我无法确切地说出他在想什么,但他似乎并没有准备秒杀我,所以我鼓起勇气清了清喉咙,冒险一试,“大人,生命节快乐。”

 

维达只是更加默默地盯着我。但很快,我意识到他不是真的在看我,他只是穿过我看到了别的某些地方,某些时候。他可怕地静止着。也许已经有数十年过去了,自从有人希望他有一个快乐的生命节之后,而他也已经忘记了如何去回应了。

 

最后,他转过了头,仿佛打算对我处理得更好点,问道,“对于提交这个消息,你有什么私人心愿吗,瓦格尔丁中尉?”

 

他语气里的讽刺使我困惑——我不确定他是否提出了某种帮助,或者只是一种指责。我想回答“没有,”因为这是最接近真相的——我只想这么做,然后给卡拉克看看让他自己栽进他自己那个喝多了的幼稚透顶的玩笑里。但我听到我说,“实际上,大人,我的母亲……”

 

“出去,”他唾声道,用他披风的边缘扫过了我,生硬地打了个手势,打开了那扇隔音室的门。

 

我呆立在那,眨了眨眼睛,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出去,”像在说,“我恩准你离开。”或者“出去”,意思是“离开我的视线?”两个意思都有?还是都不对?

 

不管怎样,我尽快地离开了那里,双腿膝盖软的像泥。我走向了最近的走廊,那里是我怀疑黑暗尊主不会去的地方。我意识到他拿走了我的数据阅读器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了。

 

我不知道有没有其他人知道在那个小房间里维达都谈了些什么,但据我所知我是这里唯一一个生命节被恩准回家的帝国官员。我只有二十四个标准时的假期,基本上也就够说个“你好”和“再见”,但我可以亲手给我妈妈送上她的贝壳项链。我没有告诉她它来自于被没收的财产。

 

我也不能告诉她为什么我可以回家,毕竟当下这个是机密信息。尽管来说这不重要——她在生命节得到了她想要的,我待在家里,很安全,而不是待在太空里,随时可能被叛军炸飞。而我也得到了生命节想要的,亲眼看看她,回到战锤号上嘲笑一番卡拉克。我想维达尊主也得到了他生命节想要的了,尽管这难以判定,毕竟这看起来只是让他更加愤怒了。也许西斯尊主们就是很高兴于变得愤怒吧——我瞎说的。

 

无论如何,这就是今年一个西斯如何带来生命节的故事,或者说至少他让我和我的母亲过了生命节。因为——除了偶尔有人会想要一个毁灭了死星的叛军绝地的名字之外——我们大多数人在生命节想要的是和家人在一起。

 

End

这篇文翻完了,从第三人的角度写了一个平淡而又有点沉重悲伤的故事,维达看着卢克的影像心里究竟作何心情,禁不住读者去更多的脑补。

黑镜的故事中作者应该也是取材于这里,让维达第一次见卢克是通过全息影像,那一段我做了个翻译:点这里

两相对比真是扎死我这个父子党了呜呜呜,完成这篇之后暂时半个月要去肝论文了。

评论 ( 3 )
热度 ( 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