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墙

简介:

达米安有一堵墙,围绕在他自己和别人之间。

———————————————————————————————

“芭布斯*,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喝咖啡吗?”迪克搅着星冰乐,舒服的陷在布团沙发里。

红发的女郎什么话也没说。事实上,自从她把迪克叫出来之后,她就一直沉默的盯着迪克,盯得迪克莫名其妙。他满头雾水的看着芭芭拉,用左手端起了咖啡,送到嘴边。

是的,左手。芭芭拉把视线放到了他的右手,在长袖之下是好几层的绷带 ,这是他前几天挫伤的。

“迪克,我们认识很久了吧。”芭芭拉微微吸气,直视着迪克蓝色的眼睛,“你……关于达米安,你怎么想的?”

迪克睁大眼睛,他肯定没有想到她会和他讨论达米安的事。几乎是下意识的,他直起背,审视着她,“怎么了,芭布斯?你和小D闹矛盾了?”芭芭拉能看到他的脑子里在旋转着词语,预备着她说出的任何关于达米安的獠牙。他没有意识到,芭芭拉沉默的看着迪克,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个谈话不关于达米安,而是关于他。

“迪克,我不是在说我和达米安,而是在说你,你和达米安。”芭芭拉打断了他旋转的思考,无奈地看见他错愕的张嘴,双手摊开,不明就里。“我?我和小D怎么了?”他顿了一下,“我们挺好的。”

事实上,你们是太好了。

芭芭拉回想起第一次她发觉不对的时候,那一次达米安和提姆吵架了。两个人就和斗鸡一样,脸红面赤的互瞪着对方,而迪克就从门口走了进来。仅仅是几秒钟,在他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之前,他就走向了达米安,然后把他拥入怀中,“Hey!小D!我刚刚带回了新买的游戏,”他不由分说的将游戏碟塞进了达米安的手里,“我们去玩吧!”他拉着气呼呼的达米安走向了客厅,还朝提姆眨了眨眼睛,用口型说着“sorry,tim”。后者无奈的摇头,摆了摆手,走下了蝙蝠洞。

芭芭拉站在楼梯上,看着迪克只花了几分钟就结束了这场争吵,但这里面有什么古怪。她看到迪克第一时间走向了达米安,她看见迪克选择了替达米安道歉,她看见达米安放松在迪克的怀抱里,她看见提姆的不满没有爆发出来……

她皱起了眉毛,什么也没说。

“你很关心他。”芭芭拉说,“达米安正在学如何表达自己,而第一个对象就是你,迪克。”

他们都知道,在布鲁斯假死的那段时间里,达米安和迪克互相扶持,活力双雄不仅维持了哥谭的治安,维持了蝙蝠侠和罗宾的传说,也维持了他们互相。达米安制止了迪克滑向蝙蝠侠,而迪克挽救了达米安,他用他的爱和关心软化达米安与人的那堵墙,他们在那段时间里互相交心。

但这之后,情况毫无变化。

布鲁斯回归了,他和达米安磨合的有些艰难,芭芭拉不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有多少次迪克从布鲁德海文连夜开车回到哥谭,就为了去解决达米安和布鲁斯的问题。但迪克从来没抱怨过,他只是笑笑的,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的达米安。小D,你这次和布鲁斯很久都没吵架了嘛,干得不错。闭嘴,格雷森,我才没那么幼稚。达米安气恼的用枕头丢向了迪克,而迪克怪叫一声,扑向了达米安,两个人在沙发上闹了起来。

面前的迪克咧嘴一笑,“我说过他是个好孩子,”他沾沾自喜,“我很高兴他喜欢我。”

问题是,没有第二个对象。芭芭拉吞下了这句话,她的手指规律性的敲在黒木桌上,哒哒哒的令人心烦。就像她的心情,就像她这些天来发酵在心里的疑问,它时时刻刻萦绕在她的头脑里,牵连出过往的碎片。

——“好了,这是这个月以来第一次的联合活动,所有人都决定好了吗?”蝙蝠侠发问,他面前站了不少人,红罗宾抢先说道,“B,我的区域和达米安重叠了。”他瞥了一眼抬着下巴的罗宾,“到时候交叉怎么办?”

“啊,那跟我换吧。”夜翼的右手放在达米安的肩上,他微笑着说。“正好我知道那边有一家卷饼店很好吃。”

“哼,德雷克,谁愿意和你交叉,到时候没本事放跑了犯人还要怪我多管闲事。”达米安朝提姆龇牙咧嘴,提姆翻了个白眼。

“那就交给你了,夜翼。”蝙蝠侠平板无波的说。

芭芭拉看着迪克的微笑握紧了拳头,她不明白,怎么其他人看不到呢?那些应该看到的人们,他们不只该看到迪克越过了达米安的那堵墙,他们应该看到,迪克成为了达米安的第二堵墙。

“迪克,”她不得不咬重,直白的把话说了出来。“你阻碍了达米安去喜欢别人。”

空气凝结了,迪克的微笑僵硬在脸上,他收回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芭芭拉。这样的迪克有些陌生,但总比那一天要好的多。芭芭拉记得当时她赶到的时候浑身冰冻的感觉,记得当时可怕的场景。

雨水聚集在地面,沿着昏暗的小巷哗啦啦的流入下水道,小巷深处是迪克跪在某个人身上,一拳一拳的砸在他的脸上,那人早已不再动弹。芭芭拉眼皮一跳,她开口问道,“夜翼?这里是蝙蝠女。”迪克停了下来,他猛地转头看向了她。

正在此时,天空一声巨响,闪电劈落在某一处的避雷针上,照亮了眼前,芭芭拉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达米安躺在不远处,他看上去很不好,紧闭着眼睛,罗宾的制服上都是撕裂的口子,额头上的伤口被简易的包扎却依然止不住往外渗透的血,血渗进雨里,流过她的脚下。但里面不止有达米安的血,还有另一个人的。

迪克右手的指关节上全是血,甚至他的脸上也溅上了星星点点的血滴,晕开在雨水里,他死死地咬着牙齿,面部肌肉抽动,锐利的蓝眼睛里冰冷可怕。躺在他脚下的那个人只剩下胸口微弱的起伏,他的脸上血肉模糊,根本看不清他的脸。迪克站起来,血从他的指缝里滴落,混入雨水无影无踪。

“芭布斯?”他迟疑的看着她,突然眼睛一弯,真心地笑了,冷到她的骨子里,“谢天谢地你来了,快,达米安在那,他有点脑震荡,我不敢动他……”他一如既往絮絮叨叨的倾诉着,笑容里的轻松真实的没有一丝虚假。

“你成了他的墙,迪克。”芭芭拉坚强的说,“你不该这样。”

迪克搅动着咖啡,羞愧的低下了头,他吞下了震惊, “我知道,我只是……我很喜欢他。”他苦笑的摇头,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我很抱歉,我本应该是最期待达米安和你们交好的人。”

芭芭拉松了口气,她握上迪克的手,“没关系,迪克,现在开始还来得及。”她和迪克对视,看见迪克眼睛里确切的后悔,“只是试着放松点,迪克,我们都很关心那孩子。”他点头,再度微笑,“以前杰森说我像达米安的妈妈,我得说他说的还不够。”他自嘲的笑话让芭芭拉放下了心。

“怎么会呢,你可比达米安的母亲做的好多了。”她笑着和迪克聊了起来,打趣着他的同事和那群蝴蝶们,迪克笑得灿烂,没有一丝阴霾。

……

“好啦,愉快的咖啡时间结束!”芭芭拉挥手和迪克作别,她可还有很多事去做。

她转身离去,听见迪克在后面接起了电话,他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传递在风里。

“……好……你先点餐,我马上……”

“……亲爱的。”

芭芭拉好笑地摇了摇头。迪克交了新女友居然不告诉她,这个家伙。

注释:芭布斯【Babs】是芭芭拉的昵称

END

评论 ( 16 )
热度 ( 89 )
  1. 草格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