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沉睡魔咒

【dickdami】沉睡魔咒

无其他CP

算是迟来的生贺吧,和《真爱之吻》联动


当杰森穿着便装站在庄园门口,等待开门进去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

毕竟,他斜眼看了看身边的红头发小子,从鼻子里哼出了一声,“走吧,小鬼,老家伙在等着呢”。科林,令人震惊的小恶魔的朋友,局促不安的跟着他走进了这座经久不衰的大宅。他搞不懂为何老家伙会要他带上这小子,说真的,这不该是小恶魔的活吗?除非……杰森烦躁的捻了捻手指,怀念起了被阿尔弗雷德严令带入而被他丢在外面的香烟。

老家伙要他们集合的地点是那个小恶魔的房间,对此杰森只能祈祷他们不是来给小恶魔临终送怀的,这种事可不会随着经历次数变多而显得不那么恶心。

他推开门,看见房间里塞满了人。迪克和布鲁斯在达米安床边,卡西,芭芭拉和史蒂芬靠在另一面挂着剑的墙边,这让他有些惊讶,这看上去越来越像个送终悼念会的规模了。他摇了摇头甩掉了这个想法,布鲁斯坐在床边。他终于将目光移开,“你好,杰森,”他冲他们点点头,“欢迎你的到来,科林。”随后他环顾了他们一圈。“既然你们都来齐了,那么,我也就该说明找你们来干什么了。”他的声音僵硬而充满了不情不愿,杰森挑起了眉毛。

他微微侧头,看见小恶魔,达米安规规矩矩地躺在床上,两手放在身侧,呼吸平稳,面容安静,双眼紧闭。这可真难得,他第一次看到他睡着的样子。他正琢磨着有多少人见过小恶魔这样,而布鲁斯的话在此时飘入了他的耳朵里。“……我希望你们每人轮流亲吻一次达米安。”

“什么?!”第一次他们展现了所谓的家族性,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目瞪口呆,杰森用眼角瞥到迪克差点因为扭头看布鲁斯而把脖子扭了。科林一脸惊恐,仿佛他刚刚听到是不是布鲁斯而是恶魔的低语。

布鲁斯叹了口气,他的眼睛都是血丝,“达米安中了一种魔法……”

达米安已经熟睡了超过二十四小时了。他本该在第七个小时由他的生物钟叫醒,继续他的训练。阿尔弗雷德在第八个小时试图叫醒达米安,在花费了五分钟之后,老管家意识到不对。第九个小时,布鲁斯从公司会议中赶回来,冲到房间里,开始检查。第十个小时,检查报告证明达米安身体健康,激素水平正常,没有药物过量现象。

第十二个小时,布鲁斯联络了到了扎塔娜,向这位美艳的女魔法师展示了他们昨晚破坏的那个本以为未完成的法阵。屏幕上的女魔法师睁大眼睛,试探性地问道,“蝙蝠侠,施法者是位女性吗?”布鲁斯点了点头,想起了那位跳楼消失的夜色之中的魔法师,黑袍在烈烈风中紧紧地裹在她的身上。要不是她逃脱了追捕,布鲁斯也不至于花费这额外的时间来探寻达米安的问题所在。

“这是一个沉睡魔咒,简单但有效,”扎塔娜说,“如果不能解开魔法,受害者会一直沉睡到死,过去很多在睡梦中而死的人就是中了……。”

“解除方法呢?”布鲁斯打断她。

扎塔娜摇了摇头,“沉睡魔咒是模板魔法,不同的变动能导致不同的解除效果,一般通用的解除条件是——”她犹豫了一下,“——真爱之吻,就是……”他试图解释,但是语言死在了布鲁斯的眼神里。“当然,”她很快的补充道,“如果能给我更多的资料,我也许能在三天之内找到解除的办法。”

“我知道了,资料之后给你。”布鲁斯不带情绪的关掉了视频。

第二十七个小时,也就是现在,所有蝙蝠成员都收到了请求,聚集到了达米安的房间里,等着轮流吻醒达米安。

“那绝对不可能是我!”杰森义正言辞的说,他抱臂站在一边。布鲁斯疑惑的眼神扫过他,杰森立即解释道,“我不是说我讨厌小恶魔什么的,可你也说了!真爱之吻!”杰森希望自己听上去不要像个吓坏了的娘们,可惜貌似失败了。

“这倒是挺有趣的。”芭芭拉笑着说,女孩促狭的一笑,“放轻松,杰森,说不定小鬼暗暗爱慕着你呢。”

在杰森恼羞成怒之前,布鲁斯先黑了脸。“够了,真爱不只局限于爱情。”他斩钉截铁的反驳,而杰森并没有感到安慰。

“咳呃,”仿佛刚从事实中惊醒,迪克咳嗽了几声,表情古怪的说,“所以……我们必须要轮流亲达米安?”

“必须。”布鲁斯恢复正常,但还是不高兴。“从我开始。”

说实话,在看着布鲁斯弯腰吻在达米安的额头的过程中,杰森全身心的祈祷布鲁斯成功,要是小恶魔不醒,那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对老头子的感情还不够深,二是真爱的意思是爱情。而杰森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后者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前者。

布鲁斯恼怒的从喉咙里发出吼声,阿尔弗雷德则亲切的提醒他,“我相信这个魔法不需要超过三十秒来判断真爱之吻的成立,布鲁斯少爷。”

杰森在布鲁斯气势汹汹的转过来之前,明智的站在了后面。

“女孩们先来!”他几乎是咆哮着对他们说的,杰森对正对着老家伙的科林有那么一点点的同情。他几乎都吓呆了。

女孩们嬉闹着互相推举着谁先谁后,而杰森盯着脚尖,他已经悲剧性的预见到了未来,他从没看出来小恶魔有一丝可能性喜欢女孩们,更别提爱了。老家伙肯定知道这点,否则他怎么会叫杰森带上科林。

杰森看到迪克紧张地在旁边吸气呼气,,认真地盯着女孩们轮流上去亲吻达米安,随着一个个的失败看上去就更紧张了,活像是面临着什么考验。杰森撇了撇嘴,虽然说小恶魔最亲近的人,除了布鲁斯,还有迪克。但是,他可不想把宝押在迪克身上,直觉意义的不想。

“……”布鲁斯把目光投向他们的时候,感觉像是同时丢出了蝙蝠镖,“轮到你们了。”他霍霍磨牙。

杰森可不管迪克为什么还在犹豫,他一分钟都忍不下去了。杰森拿出了大部分的勇气,顶着布鲁斯的视线,第一个跑到了小恶魔的床边,以极其悲壮的心情在小恶魔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下去,他睁大眼睛,盯着小恶魔浓密的眼睫毛。

一秒,两秒,三秒。达米安毫无动作。

他仿佛听到不止一个人松了口气,包括他自己。他走到了旁边,女孩们嘻嘻哈哈的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红头发的男孩几乎是他们最后的希望,达米安的朋友,一个同龄的男孩,他手足无措的红着脸,期期艾艾的说,“呃……韦恩先生,轮到……我了吗?”布鲁斯放缓了声音,“去吧,科林。”杰森再没有什么心理压力,科林差点同手同脚的走到达米安身边,脸红的就像他鲜艳的红发,他深呼吸,对准达米安的脸颊亲了下去。

有那么几秒,杰森在思考如果科林成功了,他是该庆幸还是该立即逃跑。

科林害羞的退后,露出了达米安的脸,他们失望,或者并不失望的叹气,达米安还是没醒。科林似乎为此感到抱歉的说,“看来不是我……”而布鲁斯心烦意乱的拍在了桌子上。

“呃,那什么。”迪克活像是跑完步,脸色古怪,额头上还带着汗,结结巴巴的说,“我还,还没呢,布鲁斯。”

他僵硬地微笑,而杰森完全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紧张,就算失败也没什么,布鲁斯也失败了,最多是多花几天等扎塔娜而已。

布鲁斯抬起眉毛,他很惊讶,可能是以为迪克会是第一个上去的,却没想到现在还剩了他,他心灰意冷的,无视了迪克的紧张点了点头。迪克的呼吸骤然屏住,然后慢慢放缓,他点了点头,挺直了背。

迪克在达米安的床边坐了下来。他用力的搓了搓手掌,抚了抚头发,做了几下深呼吸,看上去十分的正经严肃。他郑重地弯腰,忽然中途又停下来,把达米安被子往上盖了盖,再摸了摸达米安的额头,这才重新弯下了腰。在迪克亲吻之前,他忽然浮起了一个微笑,从杰森的角度看过去,那太……太柔软,太坚定,就像是义无反顾的投入,全心化作了一片云彩。迪克亲在了达米安的脸颊上,杰森描述不出来区别,但那和科林的不一样,和他们的都不一样。迪克非常慎重,非常紧张,他把所有的想法浓缩在这个亲吻里,将选择交给了魔法,天平的左右摇摆。

几乎是一世纪的静默,达米安的眼睛在眼皮下动了起来,而他们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女孩们低声的交谈了起来,而布鲁斯咬住了牙齿,科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而杰森目瞪口呆的看着小恶魔张开了眼睛,朦胧的发问,“怎么了,格雷森?……你怎么在这?”他似乎没有看到别人,只在好奇出现的迪克。

而迪克,他放松的靠上了椅背,轻松的笑了起来,“欢迎醒来,睡美人。”

杰森只有一个想法,他很高兴自己之前没有拔腿就走。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104 )
  1. 春虫虫窝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