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糟糕观影体验02

糟糕观影体验02


涉及一点SBS,dickdami。

以及,这剧情推进的太慢了【吐血



【“我的天啊,阿尔弗雷德,这太完美了。”一个陌生的女声从韦恩大宅里传来,“每种配料都新鲜而有机,都是布鲁斯老爷的农场直送。”老管家站在长桌的一边,收走了餐具,对金发的女士解释道。布鲁斯就坐在长桌的对面。“你会做饭,做清洁,还管理大宅的日常,这太了不起了。”

镜头拉近,金发女郎(罗宾们习以为常的叹气。)笑着说。老管家侧身,“那你应该看看我在舞台上的表演,范纳弗女士。我演的福斯塔夫甚至比我做的酒焖鸡好。”(达米安:“真的吗?”)女士笑的很开心,“他可真有意思。”

布鲁斯坐在对面,“当我还很小的时候,我是,嗯,可以说是很严肃的孩子。”】

“不难想象你以前的样子。”杰森看了看布鲁斯好像永远苦大仇深的脸,鉴于这是他们的电影,那么摘下头罩似乎就容易理解了。“可能只是年龄缩小了。”

“你想看的话,我的战利品里有收缴的年龄激光枪。”提姆头也没抬,把杰森噎了个半死,

“真的吗?”迪克的眼睛闪闪发亮,达米安没说话,但他显然成功的传递了期待的暗示。

“不行。”布鲁斯一口否决,无视四个孩子失望的眼神。

【女士调侃,“不像现在的滑稽莽夫吗?”

“阿尔弗雷德是唯一一个能让我开怀大笑的人。”布鲁斯没有理她,说完了话。】

“哦,布鲁斯。”迪克拿着那种让布鲁斯毛骨悚然的眼神看着他,“哦,提醒我以后多去看看阿福。”

“我怀念阿福的咖啡了。”提起了那位受他们所有人尊敬的老人,提姆喃喃自语。一种低落的情绪蔓延开来,所有人都对那位总是留在宅子里,为他们担忧,在夜巡之后等着他们安全回去的老人感到了无法言语的惭愧内疚。“好吧,迪基,我答应你下次我会来的。记得通知我。”杰森呼出一口气,假装对迪克的惊讶表示的淡定。

“希望潘尼沃斯没忘记去遛提图斯。”达米安忧心忡忡的提起了他的宠物。

“他不会的,他一直都很关心我们。”布鲁斯柔声道。

【“经过三个月的相处,我觉得我也可以了。”范纳弗暗示道,(对此,所有人都撇了撇嘴。)

“你可以,萨曼莎。”布鲁斯顿了一下,“你确实可以。不止如此,你还能做到更多。”

他起身,拉起了萨曼莎。“我有些东西想给你看。”“我打赌是你的卧室,”她调笑道(杰森:“她基本已经摸清了你。”),但布鲁斯显得很严肃。“现在还太早了,不如来看看这个。”他们来到了一间房间,里面摆着哥谭的模型。“你的新嗜好?”

“其实是老嗜好了,”萨曼莎走向模型,“关照并满足哥谭。”她点了点头,“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走在了一起,不是吗?(提姆:“你什么时候谈的这么深入了?”)韦恩家族和范纳弗家族(布鲁斯冷漠:“不认识。”)数代以来都在努力让这个城市变的更伟大。”他们围着这个模型行走。

“我父亲常说,‘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挺伤感的话,我知道,但我一直记得这句话,即使在我父母死了之后。”他低头,萨曼莎走了过去,被布鲁斯搂住。“与其关注那些恶魔,那些阴暗,还有哥谭那些不好的地方,那些我这些年一直内疚的事情(杰森:“……都说了别看我。”),现在该关注这个城市有多么独特了。”随着他的话,蓝色的构图出现在模型之上,勾勒出新哥谭的蓝图。“还有,在未来,她可以,或者说,会变得多棒。但在我们建设它之前,我们必须有梦想。幸运的是,”布鲁斯抬起头,“我有与之相配的想象力和资金去完成这两者。”(提姆:“所以你为什么要和她合作?既然你都有的话。”)

“而在他们笔下,你居然只是一个家产亿万的浪荡子弟。”她吻向布鲁斯的嘴唇。

他微微一笑,“别担心,浪荡子也在呢。”他们的唇齿相缠。】

“说真的?三个月交往的女人就让你说出了对哥谭的构想?”提姆郁闷的说,“这接下来不会变成烂俗黄片?”

“闭嘴,德雷克。父亲才不是烂俗黄片的男主角!”达米安捍卫布鲁斯的话让他哭笑不得。

“……真要是那样,我这辈子就得ED。”杰森利索的捂住眼睛,“迪基,好了叫我。”

“哇,太认真了,杰。”迪克笑嘻嘻的说。

【一阵呼噜声响起,(所有人看向达米安:“……”)布鲁斯和萨曼莎分开。穿着半长袖的高领黑色毛衣,达米安躺在沙发上,看样子就像是看书睡着了。他睁开眼,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一派天真,“哦,我本来在读书,一定是睡着了。发生……发生了什么事了?(达米安:“这个演技逊透了。”)”

萨曼莎反应了过来,“哦,呃,请问这是哪位呢?”(迪克:“三个月了,她都不知道小D?”)

达米安站了起来,“我是达米安,是布鲁斯的……”

布鲁斯打断他,“我的被监护人。……他很快就会是了。”】

“父亲!”达米安震惊而失落,“你!你怎么能!”他紧紧地抓住了迪克的手,咬住了嘴唇。

迪克任由达米安握住他,他失望的对布鲁斯摇了摇头。“Man,这事可做得不怎么样。”

“想打架的话,免费帮你一次,小鬼。”刚刚睁开眼的杰森冷笑两声。

提姆叹了一口气。“布鲁斯……。”他话里话外都是隐隐的不赞同。

“……说了不是我。”布鲁斯叹气,喝了一杯伏特加,望着所有不满的孩子们。“我为你们所有人而骄傲。”他干巴巴的挤出来。

“老招数。”迪克摇头晃脑。杰森朝达米安比了一个约定依然算数的手势。

“管用就行。”布鲁斯拿走了达米安的咖啡。“喝果汁。”

“tt”

【“今晚真是双重惊喜啊。”萨曼莎微笑。

“达米安的身世坎坷(提姆:“噗。”)我还不想让那些狗仔队来打扰他。所以我们一直——”布鲁斯蹲下来看着达米安。“——把我藏起来。”达米安面无表情的接上。“只是在等文件完成。”布鲁斯揉了揉达米安的头发,达米安皱起鼻子,(杰森:“哈哈哈哈哈哈。”)“然后我们就能骄傲的向外宣布我们家族的新成员。”达米安不开心的皱起了脸,(迪克:“天啦,这个表情好可爱!”达米安:“并没有!”)“不过我本应该早点告诉你的。但是……”

女郎弯下腰来,捏住了达米安的脸颊,(提姆:“他看上起气鼓鼓的要炸了。”达米安:“德雷克!放手!”)“不,这没什么。你照顾这个不幸的孩子,给了他更好生活的机会。”

达米安不满的揉着脸,(布鲁斯:“达米安,对提姆好点,他只是想关爱你。”达米安:“什么!他明明只是觉得很好玩!”)

一阵电话铃响起,萨曼莎看了一眼布鲁斯,按掉了电话。“该死,紧急董事会。”(迪克:“以我丰富的经验我觉得……”达米安:“你闭嘴。”)

“一切都还好吗?”布鲁斯站起来。

“我会告诉他们改时间的。”萨曼莎说。

“不,你去吧。我们来日方长。(提姆:“你真的认真的?”)”布鲁斯阻止了她。

萨曼莎收起电话,“我期待着下一次约会。”她给了一个投入的结束吻,而达米安一脸无趣,(杰森:“老家伙你真能浪。”)“我也很期待再一次见到你,达米安。”她示好的伸出手,达米安敷衍的握了握。(达米安:“我要忍不住了。”)

“明天给你电话。”她飞吻,走了。】

迪克咳嗽了一下,他郑重的说,“布鲁斯,我不觉得这个女人适合你。以我看电影的丰富经验,我跟你说,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达米安叹了口气。“闭嘴,格雷森,我们都知道你对电影的糟糕品味。”

杰森插了句嘴,“不过长得挺好看的,我不介意搞点风流韵事。”提姆震惊的看着他,“你你你,你居然不介意和布鲁斯约会过的女人?”杰森哽住了。

布鲁斯又喝了一杯伏特加才能心平气和的讲话,“第一,我很久都没有这么做了。第二,这是部电影!!!!!”

“哦,好吧。”孩子们不敢再抱怨了。

“那超人的约会……”迪克被达米安捅了一把。

【达米安抱着书看着门口。“你一直都醒着,对不对?”布鲁斯突然说。

“也不是一直。”达米安高傲的说,“她很迷人(达米安:“别看我,父亲,我不可能这么说。”)略显浮夸,肯定有点浅薄,(提姆:“真会夸人。”)但是……”布鲁斯拿走了他怀里的书。“你在看什么?”

“我开始看狄更斯的书了。”布鲁斯看了他一眼。

“我又做错什么了?”达米安摊开手。

“没事。事实上,我在你这个年纪已经看完了狄更斯的所有作品。”布鲁斯把书还给达米安。(提姆:“不敢置信你和小恶魔一样的炫耀自己。”布鲁斯:“咳,那是事实。”)

“你看过1948年的电影版本吗?大卫·林导演的。”

“雷霄古不是个电影爱好者。”达米安盯着还会来的书,回答道。

“但我是,”布鲁斯按下了通讯器,“阿尔弗雷德?”“什么事,先生?”“打开放映室,准备好黄油爆米花。”“我建议好好考虑下黄油的问题。胆固醇太高了。”“你知道吗?阿福,今晚可以放纵一下。”他看着达米安。

“来嘛?”

达米安的表情放松下来,“可以,但我不要分享,我要自己吃一碗。”

“我觉得这个我们还是负担的起。”】

“这一招经久不衰啊。”迪克带着怀念的笑容说,“我还记得那种感觉。”

“……”杰森悄悄地靠在了布鲁斯的肩旁。

布鲁斯假装没有意识到肩上的重量,他们都心知肚明,动也不动的让杰森靠近。

“经典招数,永不嫌老。”提姆微笑,“看起来你们感情还可以。所以为什么会打起来?”

“……我比你们谁都想知道。”达米安抱臂。

【达米安穿着罗宾装,穿越过庄园,激光网,反步兵地雷,高墙(杰森:“这比例厉害了,这是城墙吧?”)栏杆尖刺和最后的电击(迪克:“真的有必要吗?”布鲁斯:“有时候吧。”)。罗宾摔落在地上。布鲁斯按掉了手机。

“你不会觉得我真的还会让你偷跑出去吧?”

“你监视我?”达米安从地上爬起来,电击让他迟钝了一下。

“我以为我们之间有点进展。”

“你给我看了部电影,那就能让我像囚犯一样困在房间里吗?”达米安怒斥。

“这是为了保护你。”布鲁斯蹲下。他搭上达米安的肩膀,却被打开了。

“你不让达米安·韦恩出现在公众面前就已经够糟糕了,至少罗宾可以有自己的人生。”达米安指责布鲁斯,而布鲁斯一把抓住他的手。两人僵持几秒,达米安气馁的“呃!”了一声,用力抽出了手。

“如果你让人多信任一点的话,我会的。”

“你从来都不信任我。”达米安低头。

“信任是要靠自己挣得的,达米安。”布鲁斯说。

“这话还给你。”罗宾再度走开了。】

“这下就很清楚了。”提姆若有所思。“小鬼正因为得不到爸爸的信任而在闹别扭呢,而爸爸还觉得他做的不错呢。”

“啧,”达米安撇嘴,“信任。”

“跟老家伙谈信任这个狗屁?看来你确实还不了解老家伙。”杰森翻了个白眼。

“所以……利爪是诱因,”迪克说,“‘不要怀疑你的天性。’他是这么说的。所以,布鲁斯想控制达米安的杀伤力,而利爪则想培养达米安……”他的脸色渐渐变白。

布鲁斯脸色难看的点头,“不错,所以标题的‘蝙蝠侠大战……罗宾’很有可能就是基于利爪的挑拨。”

杰森啧啧摇头,“猫头鹰亡我……亡蝙蝠侠之心不死啊。”

【布鲁斯正在焊接,达米安穿着便装从后面走了下来。

他们互相瞟了一眼,之后达米安就坐在了座位上,调取了安唐·肖特的档案。机械的女声读着“玩偶师死亡”,达米安皱眉愤怒的关上了档案。“案子结束”

他转过椅子,对着布鲁斯。“如果是我死在那个笼子里,你会……杀了他吗?”】

“……”迪克忧伤的看着达米安和杰森。

“……”提姆望天望地望空气。

“……我想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杰森干巴巴的说。

“……鉴于我们都死过一回吗?”达米安咬着牙说。

“……”布鲁斯抬头看天花板。

【“我们必须比我们的本能更强,”布鲁斯转过头,摘下了防护面罩。

“我很抱歉那天晚上跑出去。”达米安低声说,(提姆:“我已经录下来了。”达米安:“……你等死吧。”)

“还有之前那一次。”布鲁斯穿上制服。

“那次没那么抱歉。”达米安撇嘴,“我们阻止了玩偶师不是吗?”他紧张地握住扶手,“我被抚养长大成为一名终级战士,刺杀大师,外面没什么能伤害到我。”(迪克:“我简直为这话伤透了心。”)

布鲁斯打开盒子,取出羽毛,“在坚硬的外壳下,你也只是个孩子。”(达米安:“啧,老话。”)

“如果是那样,你不会把我带上街去打击变态疯子罪犯。”达米安走过来。

“文件很快就好,那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你会明白的。”布鲁斯解释了这么一句,走开了。

“你去哪儿?”达米安跟着他,追问。

“外面。”

“那我呢?”达米安显然问不出答案,转而问道。

“我给你找了个保姆。”布鲁斯带上面罩,开车走了。】

“……赌我的披萨,是迪克。”杰森嚼着披萨信誓旦旦的说。

“赌一只鞋子,你再这样说话,小恶魔就要牺牲他剩下的鞋子。”提姆回答他。

“原来我有的出场!”迪克惊喜的睁大眼睛,抱住达米安,“我相信我们能度过一段很不错的时光。”

“格雷森,那可不一定。”达米安幸灾乐祸的说,“我不觉得我在这部里和你很熟。”

“……”布鲁斯只能默默地搂紧孩子们,“天啊。”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