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糟糕观影体验03

糟糕观影体验03


警告:本次含dickdami,隐晦提及timkon


【一根短棍旋转在空中,而后被人握住。(所有人:“嗯。”)穿着夜翼制服的人正在与罗宾交手,金戈交击的声音清脆频繁。(提姆:“这背景音乐像功夫片的鼓声。”)

“你太粗心了。”迪克让短棍在双手旋转。

“不,我只是不感兴趣。”罗宾回答。

“那就提起兴趣来!”迪克攻了上去。两人交战,三两回合下来,达米安抓住机会,扭住迪克的手腕,敲落了一根短棍。迪克回踢一脚,摆脱开达米安。

“我不需要一个马戏团小丑来训练我!(迪克:“你们怎么都对马戏团有偏见呢?”达米安:“……并没有。”)我的外公教会了我所有需要学习的个人战斗技巧。”音乐变得激烈,达米安与迪克再度投入缠斗。

“而我是布鲁斯·韦恩训练的。以及他每次碰面都会狠狠地教训雷霄古一顿!”迪克在僵持之中,出言讽刺。

“就像我现在教训你一样。”他用力量压下达米安,一个回旋踢中达米安,又一脚踢开他。达米安跑上了二楼,而迪克踩在栏杆上,追了上去。(杰森:“讲真?你非要左一脚右一脚上去?”)两个人都抛弃了武器,直接肉搏了起来。

达米安打中了几下,随后迪克伸手拉过披风遮住他的头,冲他猛击三下(迪克:“哦,这就是我为什么讨厌披风的原因。”),然后一把把他按在了展列柜的玻璃上。】

“这看起来确实是很愉快的时光,格雷森。”达米安环手抱臂,他面无表情让人分不出他是真心的还是在嘲讽。

“哇哦,小恶魔生气了。”提姆朝迪克挤挤眼睛,“某人是不是该表示一下了?”

“别动,布鲁斯,好戏上演了。”杰森按住布鲁斯,低声说。

布鲁斯迷惑的停了下来。

“别这样,Dami,这让我想起我们以前切磋的时候了。”迪克搂住达米安的肩膀,露出怀念的神色,“那时候我们打的比这狠多了。”

达米安和他对视着,突然神色放松了下来,露出一个讥笑,“既然你这么怀念,那就五场。”

“三场。”迪克轻松地回答,“我更愿意把两场省下来,带你去几家新发现的餐厅。”

“成交,以及,没有墨西哥,我讨厌上次那家墨西哥餐厅。”达米安皱眉,看来那家餐厅给了他不小的伤害。

“当然没有,你上次差点把店砸了。”迪克说道,他对布鲁斯眨了眨眼睛,“怎么了,布鲁斯?”

“……不,没什么。”布鲁斯埋下了疑惑。

“爱丽丝要发现兔子洞啦。”和杰森对视一眼,提姆低声说道。

【“你真的很自以为是,不是吗?”达米安勉力说道,迪克的脸印在玻璃上,符合里面的罗宾制服。

“纯洁而完美的迪克·格雷森,第一位罗宾。”迪克更用力的压住达米安,“在我看来,我是唯一的罗宾。”

“在我看来,你只不过是个被同情的孤儿,但我是具有血缘的!”达米安踩上玻璃,一个翻身挣脱了迪克的束缚,凶狠地把迪克打下了二楼。迪克落在椅子上。(杰森:“迪基,好姿势。”)

“我是他的儿子。”迪克摸了摸下巴。

“你的确是。”】

“……是我听错了吗?”提姆僵硬地说,他的脸苍白而恐怖,“这句话的意思……是我和杰森都不存在吗?”

“很有可能。”布鲁斯放下杯子,“毕竟一直没有提到你们,而且,迪克也提到了‘唯一’。”

“这TM什么狗屁电影,”杰森一拳砸在桌子上。

“……好吧,我没什么想说的。”迪克放开了略有不满的达米安,抱了抱提米和杰森。“你们还好好的在这呢。”

“啧,都说了这电影是坨屎了。”达米安安慰提姆说,“我怎么可能打不过格雷森?”

“……这理由跟我有关系吗?”提姆对达米安的瑕疵必报翻了个白眼,脸色却好了很多。

“别担心,”布鲁斯严肃的看着他们,“我相信,你们没有消失,只是,也许你们是个普通人,过着美好的生活,做着力所能及的事情,也为这个世界更美好而努力着。”布鲁斯甚至微微一笑,“不论如何,我相信,你们都是值得我骄傲的。”

“……”所有人都红了脸。

提姆神色复杂,他低声说,“布鲁斯说的这种生活……”

杰森面无表情,深吸一口气,“是他所梦想的吧,给……他自己,给我们。”

所有人凝视着他们的导师,在他们的生命里扮演父亲的角色,他有缺点,但他们不能停止爱他。

【蝙蝠侠落在了博物馆,他走进了走廊里。

一块招牌写着:HALL OF OWLS。

数个猫头鹰的标本里,蝙蝠侠看见了一个标本。它的翅膀上的羽毛少了几根,(提姆:“……他们还偷标本羽毛?”)对着标本,蝙蝠侠陷入了回忆之中。

“小心猫头鹰法庭,时刻监视着你。暗影中窥视,藏身高楼间。”他的父亲坐在小布鲁斯的床边。(迪克:“天哪!”)“小心他们在壁炉边窥视着你,亦在床边伴你入眠。小心,警惕。不然他们就会让——”“——利爪来取你的头。”小布鲁斯曲腿缩在托马斯怀里,仰头看着他,一脸害怕。

他把脸埋进被子里,只露出眼睛。“爸爸,他……他们是真的吗?”

玛莎走了过来,坐在他身边,递给了他一杯水。】

“父亲,母亲,很久不见。”布鲁斯柔声的念了一句,然后迅速喝了一杯伏特加,他严肃的澄清,“我从没害怕过这个歌谣!”

“噗,”杰森在情绪的冻结之中第一个笑了出来,“所以你跟我们说的小时候英勇无畏去找猫头鹰的事情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达米安恢复了过来,“父亲没必要骗人。”

“‘我小时候是个很严肃的人。’”提姆复述了一遍那句话,他补上一句,“那个问句真的挺严肃的。”

“嘿,他和达米安几乎是一张脸。”迪克抱不平,“当然能想象他严肃的样子啦。”

“……这只能证明动画缺钱而已。”提姆回答迪克,“再说了,就算脸一样,感觉也差很远。你能想象小恶魔这么缩在你怀里?”

他一脸恶寒的看着迪克闭眼想象了起来,“算了,当我没说。”

“……别,别跟我说你的感想。”杰森赶在迪克张嘴之前堵住了他,“我没兴趣。”

“放过这茬吧。”达米安叹了口气,布鲁斯揉了揉他。

【“你是问有没有一群强大而富有的人统治这座城市?”托马斯笑了两声。“他们是不是真的会派利爪出来消灭敌人?所有提到他们的存在的人?”

“嗯哼。”小布鲁斯点了点头,双手隔着被子握住杯子喝了一口。(布鲁斯:“我可能也得喝一杯。”)

“当然没有。”托马斯亲了亲失望的布鲁斯,玛莎拿走水杯也亲了亲他,他们给他盖上了被子。

布鲁斯皱眉,“可是要是真有呢?”

“这只是个故事,没有什么猫头鹰法庭。”他们走到门口,“那不是真的,就算是,你觉得我们会让不好的事发生在你身上吗?”

小布鲁斯松开了眉头,他微微一笑,“不,永远不会。”

“我保证,我和你母亲会一直在你身边保护着你。”

忽然,几声枪响,落雨的小巷里,倒下了两个人影。布鲁斯跪在他们之中,双眼大睁,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抬头,看不清面貌的凶手拔腿逃跑,而几声猫头鹰的声音响起,“咕咕、咕咕。”

他们互相看着,直到一切远去。】

布鲁斯眨了眨眼睛,模糊的一切清晰了起来,他刚刚才意识到电影暂停了,而所有的孩子都默默的围在了他旁边。他想要开口,喉咙却违背意愿,肿胀的始终没能出声。

“没事的,你还有我们,我们在这里,布鲁斯……”迪克抓着他的肩膀望着他,一遍一遍的叙述。

“我们都是你的家人。”提姆靠在他身边,担忧的看着他。

“父亲。”达米安伏在他腿上,“……他们是很好的人。”他的伶牙俐齿仿佛消失了。

杰森看着他,忽然拍拍他的肩,默然的递过一支烟,“老头,抽一根吗?”

“谢谢。”布鲁斯嘶哑的说,他接过香烟,“不介意的话,我到客厅那边抽一根就好了。”他不等他们说完,就走到了客厅那边。

【蝙蝠侠凝视过数个标本,逐渐回忆了起来。

小布鲁斯坐在床边,他捧着相册,猫头鹰的叫声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抱着相框走进一间杂物间,叫声正是由此而来,一只猫头鹰筑巢在此。

小布鲁斯注视了它一会,拿来了弓箭,射死了它。(杰森:“我该说干的好呢?还是别的?”达米安:“闭嘴。”)

“我相信了那个故事,我真的相信了。”(迪克:“……你的声音变得好嘶哑。”)

“我觉得是法庭杀死了他们,”布鲁斯翻阅书籍(提姆:“你查了多少书?这高度太惊人了。”布鲁斯:“没有计算机的时代烦恼。”),“我决定找到他们,并让他们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布鲁斯:“……(叹气)”)。”

“我知道港口大厦是他们的总部。”一部车开过路上,“我看着他们,那些哥谭富翁和权力者。”布鲁斯翻过窗子,进入了大楼。“而如果我花足够的时间去找,我就会发现证据。”

然而,他什么也没找到。只有落满灰尘的柜子。

他坐在桌边,吃着三明治。“那你找到了吗?”阿尔弗雷德问。

他放下了三明治,把它推远了,“不,阿尔弗雷德,爸爸说的是对的。……那只是一个故事。”他趴在桌子上,哭了出来。“那只是一个故事。”】

“……好吧,有人发现小布鲁斯的脸和达米安的是一个吗?”迪克不得不打破尴尬的气氛,而他的话并没有成功挽救,反而让现场更沉默了。

“……得了吧,格雷森。”达米安捂住脸,他绝望的眼神里写着“你居然还选了一个德雷克说过的话!”,迪克不得不更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你没提到这部分。”杰森干巴巴的说,“我还以为是个不知死活的时期呢。”

“其实也挺不知死活的。”提姆忍不住补充道,然后被杰森瞪了一眼。

“那是我第一个认真侦查的东西,不过那都过去了。”布鲁斯神色复杂,他重念了一遍,“都过去了。”

【蝙蝠侠望着一个猫头鹰崇拜的面具。

忽然他回头,三只利爪跳了下来。(达米安抓紧了布鲁斯。)

他们缠斗在一起,利爪的身上到处都是武器,他的靴剑很快割伤了布鲁斯。但布鲁斯反应迅速,他反击的很快,甚至扯掉了一个利爪的头罩。

头发稀疏的怪物爬了起来,继续攻击。(达米安:“啧,更不能看了。”)第三只利爪从后飞过两把飞刀,而布鲁斯只来得及打落一把,另一把插在了他的肩上。“啊!”

蝙蝠侠勉强与三只利爪势均力敌,但利爪的不死特性使得战斗在往不利的方向倾斜。(罗宾们:“嘶——!”)

蝙蝠侠炸碎了一只利爪,却被另外两只联合攻击,撞碎了一个展示柜。他抓过地上的面具,打中了一只利爪,转过头去和另一只缠斗在一起。他勉力射出绳子,爬上了屋顶,可一只利爪抓住了他,他们翻滚着,撞碎了天窗,摔了下去,撞碎了化石骨架。(达米安:“父亲!”)

蝙蝠侠靠在散落的骨架,他已经没有力气了,而此时那两只利爪围了过来。(提姆:“疼疼疼,迪克,你松开点。”)

但就在此刻,利爪晃动了起来,污浊的液体从他们身体里渗出,他们发出古怪的呻吟,化作了一滩死水。

蝙蝠侠躺回到地上,喘息,回想起了过去。(杰森:“就这样?就这样结束了?”)

“我们都会去寻找那些发生在我们面前的悲剧背后的意义,”阿尔弗雷德蹲在哭泣的小布鲁斯身边说,“有些时候,有的是有意义的,但有的时候,布鲁斯少爷,”老管家悲伤地移开视线随后又直视他,“可怕的事情发生了,没有阴谋,也没有秘密团伙。它们就是发生了。”小布鲁斯流着眼泪,那些眼泪落下,发出“啪嗒”的声音,他沉默的低头。

蝙蝠侠咳嗽了两声,他默然的按下了呼叫器,昏了过去。】

“奇怪,开头那个利爪和这两个利爪不一样。”提姆咬着食指,“这把我搞糊涂了。”

“这两个利爪的任务很清楚,他们是要干掉蝙蝠侠。”迪克说,他刚刚差点把提姆掐的跳起来,这会倒是装的没事样。“只是受限于时间或是温度的条件,未能完成。”

“我们之前遇到不也是这样吗?”杰森靠着沙发,“正常的,还算是人的利爪和不正常的,被保存起来的僵尸利爪。这次也是这样。”

“……问题是,如果是林肯,他怎么会不知道我就是蝙蝠侠。”布鲁斯沉思,“开头的利爪是冲着罗宾来的,而这两只利爪是冲着蝙蝠侠来的。”

“所以这次他们不知道父亲就是蝙蝠侠,那个利爪也根本不是林肯。”达米安皱着眉说,“这部电影根本和我们经历的似是而非。”

【“我很抱歉,科丽,真的。我在忙着当保姆。”

“不,我没有在开玩笑。”迪克转入走廊,他穿着一条灰色的长裤,一件黑色的圆领衫,脖子上还挂着一条链子。(达米安:“丢人。”)

“你现在穿着什么?”他停了下来。

“红色的那件?”他捂住头,整个人看上去无比后悔。“有蕾丝的?”

“还有丁字裤?”他叹气,“拜托,不用再说了。”

“我保证,明天晚上,我们会……”他走进了房间里,看见了里面空无一人,窗户大开,窗帘飞扬。

“布鲁斯大概会气爆一根血管。”迪克收起了表情,忽然,通知声响起,他低头一看,红色的来自阿尔弗雷德警告闪烁着。“迪克少爷,是蝙蝠侠,他需要你。”】

“……我必须说一下,我没有和科丽在谈恋爱。”迪克看着他们,仿佛他需要向谁证明什么,“那绝不是真的。”

杰森同情的拍了拍他,“他介意所有事。”

“……”提姆摇了摇头,做出口型,“祝你好运。”

达米安看着迪克,他面无表情的,用着从老蝙蝠那里习来的正宗扑克脸,“我知道,”他停顿了一会,然后促狭的开口,“我还知道,你的调情手段比处男德雷克还差。”迪克明显松了一口气,而后对达米安的嘲讽微笑。

“嘿!关我什么事!”提姆抗议,“你才不会调情呢!而且我才不是处男!”

“什么!”杰森震惊地看着提姆,他假装痛心疾首的说,“你什么时候和那个氪星小子变成堕落的大人了,提米?”

“那只是正常的性行为好吗?”提姆气的脸都红了,“你自己混乱的性行为还敢指责我?”

“嘿!我那是——”杰森正准备反驳,但此时,一个人打断了他。

“从刚才开始我就感到不对劲了。”布鲁斯阴恻恻的开口,他的眼神在达米安和迪克之间徘徊。提姆和杰森一惊,随后正在尽力把自己缩小一点,迪克露出一个干笑,而达米安皱着眉头,“怎么了,父亲?”

“介意说说你和迪克之间的问题吗?”布鲁斯双手交叉握在一起,尽量心平气和的说。

“我们在一起了。”达米安坦然的,直接的面对着布鲁斯,丝毫没有什么别扭。

而迪克伸手握住了达米安的手,以一种全新的关系去面对布鲁斯,“对,没错,布鲁斯。”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