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糟糕观影体验04

含dickdami,暗示timkon和SBS

我的天哪,我才写了半个小时的电影内容【吐血

预感可能要坑【



这下可没人关心剧情了,画面只好孤独的停在黑夜的哥谭上。

没人能猜准布鲁斯的反应,他看上去介于愤怒和审视之间,犹豫在理智和爆发的边缘。激烈的心跳声配合紧绷的三张脸,提姆和杰森屏息凝神等待着布鲁斯开口。

“迪克!”老蝙蝠挣扎了一会,意识到这可不是在开玩笑之后,脸终于扭曲起来,他的目光游移,定在了迪克脸上,准备先拿长子开刀。

迪克一震,他握紧达米安的手,直视着布鲁斯。

“你怎么……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达米安还未成年!”布鲁斯咬着牙齿,他听上去就像要把迪克撕开了洗洗他的脑子。“我相信你,我本以为你会很好的帮助他,但你这是误导他!”

“我没有。”迪克挺直背,从他闪烁的眼睛里可以看出布鲁斯的话有点伤到他了,“布鲁斯,这不是玩笑,也不是我误导了达米安。你信任我,把达米安交给我,我同样信任你,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们关于彼此已经探讨了许多的问题,年龄,未来诸如此类的,我能说,每一个问题里我都反复问过自己,我对达米安是什么感觉?”

迪克顿了一顿,“我确信,这是爱。”

布鲁斯沉默的看着他的长子,“迪克,你是我的儿子,达米安也是我的儿子……”

“够了,父亲。”达米安打断了布鲁斯,他平静的说,“我知道您对我,对格雷森的不放心,因为我们都是你的孩子。但我已经不是孩子了,父亲。我足以知道情感的不同,也愿意承担自己行为的后果。而既然我能为哥谭出生入死,打击犯罪,为何我不能确认我想要一场恋爱?”

提姆对“恋爱”这个词从达米安嘴里冒出来打了个哆嗦。

达米安正经危坐,长开的身体已经具有成年人的轮廓,他甚至已经开始变声了,夜巡时不必压着嗓子也能制造低沉可怖的声音。“是我先开始追求格雷森的。他很在乎你的想法,所以我们最近才真的在一起,而且,”达米安可疑地停顿了一下,“格雷森要求过了,直到我成年为止,没有性行为。”

布鲁斯来回扫视他们,看上去就像是气炸了,也有可能是被堵的说不出话在生自己的气。

“这事没完,我会盯着你们的。”他气呼呼的挤出这句话。

他转头看到缩在一旁的仿佛逃过一劫的提姆和杰森,一股脑的无差别咆哮,“你们也是!都他妈安全性爱!”他的眼神让提姆觉得自己好像脱光了一样,而杰森嘟囔着去他妈的安全性爱,说的像谁能怀孕似的。

布鲁斯的脸更阴沉了。

提姆心想,超人这日子可能更不好过了,不过……管他呢,反正他和康纳是安全过关了。

【黑夜的哥谭,一个小巷子里,一个小混混挟持着一位夫人,而另一个小混混正在殴打男主人。

“别伤害他!”夫人挣扎了几下,而男主人奋起,“你们这些混蛋!”小混混嗤笑两声,三两下把男人打趴。

一把小刀挑起了夫人的扣子,小混混露出微笑,“跳个舞怎么样,老女人?”(杰森:Holy shit!)女士流下了眼泪,突然,一把蝙蝠镖飞来,打飞了那把小刀。

罗宾飞下来,踹倒一个小混混,他转过头,握紧拳头,露出了一个危险的微笑(提姆:我对这个炮灰感到怜悯),“介意插个队吗?”小混混看他只有一个人,推开了女士冲了上来,自然三两下就被罗宾打倒在地。

“带上你丈夫,快走!”达米安冲女士说了一句。

眼角瞥见女士和她丈夫的离去,罗宾再度投入了战斗之中。一个背摔,他再一脚踢脱肩膀,小刀自然从他手中掉落,“起来!”达米安怒喝,“这样我就可以把你伤的更重。”(迪克:你真的超生气诶。)

“够了,老兄。”小混混趴在地上,“我们投降了。”

罗宾踢了他一脚,“谁让你们投降了?”他捡起小刀,在手里把玩,刀光冷艳。】

“我大概明白了,”提姆叹了口气,“达米安和布鲁斯关于正义还能再战个三百回合。”

“蝙蝠侠的正义可以战到地老天荒。”杰森接话,“和老蝙蝠共事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达米安没有那么夸张,他不会杀人的。”迪克不满的说。

“……标题上还写我我要大战父亲呢。”达米安失落的说,“你怎么知道我不会杀人?”

“你不会,因为这样利爪就不用费尽心思出场了。”布鲁斯冷静了一点,他说。

【“你还在等什么,罗宾?”利爪的声音出现。(布鲁斯:“不出所料。”)达米安转过头,利爪站在小巷口。“这种人渣不配活着。这次我不会帮你了结了。你必须自己做决定。”他看着达米安。

达米安的目光转回到地上瑟瑟发抖的小混混,他在犹豫。

而后,利爪转身离开,达米安追了上去。“等等!你是谁?”

利爪抓住屋檐,“我的名字是利爪,跟我来。”他毫不犹豫地就走了,一点也不担心达米安会不会跟上来。

果不其然,罗宾跟在了他身后。(达米安:(叹气。))

他们从天窗落进了一处房屋,里面摆着制服和各种猫头鹰相关的东西。

“这是哪里?”“家。”(杰森:真会信口开河。)

利爪打开灯,达米安站在一束猫头鹰的投影里,他走近观察着一具古老利爪的制服。

“你可以在这里畅所欲言。”利爪说,罗宾瞥了他一眼。“我很尊重蝙蝠侠以及他的成就,但有些界线他不愿意跨过。”他走到达米安旁边,拿出两把短叉,“也许是因为恐惧,或一些错误的道德规范。(提姆冷笑:“错误?”)没有什么界线是我跨不过的,只要能达到我的目的。”

罗宾开口,“所以,你来到哥谭是为了……”“……为了完成蝙蝠侠所不能完成的事。”他将目光投向另一具制服,“彻底消灭那些罪犯和犯罪。”他挥起短叉将制服摧毁,而后转过一把,丢给了达米安。“没有界限,没有限制,没有规则。”(杰森:“某种程度上来说挺有诱惑力的。”)

达米安接下短叉,怀疑的看着他,“你是说,结果定义手段?”

“如果目标值得的话。”

达米安眼睛也不眨,“那谁来决定值不值得?”

“由那些特殊的人类。”利爪答道。

“像你这样?”罗宾盯着眼前的制服。

“还有你。”达米安一把把短叉插在了制服的眉心,而后拔了下来,递给利爪。而他摆手,“你留着吧,当作礼物。”罗宾收了起来。

“为什么是我?”他问。

“我们是同道中人,”利爪走开,达米安跟着他,“我观察你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希望你加入我。”罗宾闻言看向一边,玻璃上倒映他的脸,重合在猫头鹰的制服上。(迪克:“天哪!布鲁斯,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没发现!”)“如果,我说不呢?”

“当你做好决定,你可以用这个叫我。”他递过一个发信器,“这不是追踪器,如果你不放心,就尽量检查吧。”达米安看了看他,把发信器塞到腰带里,“我会的。”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开。

“哦,还有件事,”利爪突然说,“别告诉他有关我的事。”利爪关闭电源,消失在黑暗之中。

罗宾微微一笑,带上兜帽,“一个字也不会说的。”】

“论信息不对称所导致的严重后果。”提姆沉痛地说,“小恶魔接触到的信息和布鲁斯接触到的信息根本完全不一样。那个利爪观察了达米安够久了,足以让他勘破他们之间的矛盾,从而针对这个下手。”

“小鬼不是哥谭人,对猫头鹰法庭完全不了解。这个利爪又吹得一手好水,”杰森冷笑,“说的什么没有规则,什么消灭犯罪,把自己包装成正义的一方,以此动摇小鬼。”

“而布鲁斯则是直面了两个死缠烂打的可怕利爪,他清楚猫头鹰法庭并不是好人,也知道利爪的可怕之处。”迪克补充道,“陷阱就在于,布鲁斯和达米安正处于交流障碍的情况下——”

“——所以,当我面对父亲的时候,矛盾就爆发了。”达米安看样子已经接受了他终将要和蝙蝠侠打一架的事实了。“我对父亲的做法不满,而父亲则认为我已入歧途。”

“……好吧,算我在这里处理不当。”布鲁斯颇为尴尬的说。

【罗宾翻墙回到了房间。突然,一盏灯开了。

布鲁斯赤裸着上身,包着绷带。迪克在旁边收拾东西。他严肃的说,“你去哪了?”迪克回头看了达米安一眼。

罗宾看着他,跳下了窗台,“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迪克:“真贴心。”达米安:“……”)

“还没轮到你发问呢!”布鲁斯没有回答,迪克还在给他收拾伤口,“你到底死哪去了?”(杰森:“啧啧。”)

“外面。”(提姆:“你们两这梗要玩到什么时候?”)

“到底哪里?”布鲁斯追问。

“就外面!”达米安嘴硬。

“外面好像突然变成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布鲁斯冷冷的说,他定睛看到了达米安腰带上的短叉,他抽了出来,“这是什么?”

罗宾一愣,“那是我的!”他气呼呼的说。“我可不这样认为。”罗宾想拿回来,但布鲁斯避开了他的手。

“那你想现在怎么样?修个地牢把我丢进去?”罗宾挑衅道。(所有人:“呃哦!”)

“不管怎么说,达米安,我是你的父亲,不是你的狱卒。”

“一次生理性的意外并不能让你成为我的父亲,也不能让我成为你的儿子!”罗宾逼近布鲁斯,生气的说。(提姆翻了个白眼,“完了。”)

迪克不赞同的看了一眼罗宾。

罗宾说完后,低头看向了别处,而布鲁斯开口了,(杰森:“哦,不,更糟的来了。”)“在瑞士有个学校,校长是个退休的将军。”他站了起来,“在男孩子和纪律的事情上,我想他比我知道的更多。”布鲁斯转身离开,“你再试试,你明年就呆在那里吧。”

罗宾没再回话。

迪克收拾好纱布酒精,“你还真把我当傻子耍了。”

罗宾看了他一眼,冷淡的说,“并不是很难。”

迪克也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下了罗宾。(杰森喃喃自语:“还能更糟吗?”)

布鲁斯把短叉锁了起来,他按着眉头。迪克站在他身后,随手把盘子放在一边说,“你知道我以前也常溜出去。”

“那些东西在外面游荡,迪克。”布鲁斯闭着眼说,“如果蝙蝠侠是目标,那他也是。”(迪克:“这话倒是没错,可布鲁斯你怎么不当着达米安的面说呢。”)

“那就和他谈谈。”迪克走过来。

“他不听。”(达米安:“我没有不听!”在其他人的注视下,达米安勉强改口,“好吧,……偶尔不听。”)

“但是布鲁斯,他只是……”迪克按住头,纠结的选着表达词,布鲁斯打断了他。“他不是你,迪克。”

“在我收养你之前,你有爱你的父母,你有一颗心。(提姆:“回答你上一个问题,能。”)”迪克立即反驳,“那他没有吗?”

布鲁斯叹了一口气,拍头,“我不是这个意思,也许就是?我不知道。也许生物学上的联系是不能让我成为一个父亲。”镜头转到房间,达米安趴在门上偷听。(迪克:“这真是太好了(叹气)。”)“或让一个男孩成为儿子。”

罗宾转过身,靠在门上,皱起了眉。】

“我有不祥的预感。”提姆顿了一下,“好吧,估计就有那么不祥。”

“你就那么缺心眼非要站在小恶魔门口说话?”杰森质问布鲁斯,“我看你脑子里水也不少。”

“人脑组织百分之八十都含水,”杰森大喊,“你真要选这个回答我?”“还有,那真的只是电影。”布鲁斯抹了一把脸,愤愤的咬断了饼干,传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我感觉不舒服。”达米安皱眉,“这部电影让我感觉恶心。”

“同样恶心!”所有人喊道,迪克同时搂紧了达米安。

【罗宾再一次翻墙出去了。

“我以为你把安全墙升级了?”迪克穿着制服和阿尔弗雷德看着监控录像,他问道。

布鲁斯头也没回,(杰森:“你老在修修修,修什么啊这是?”)“我升了。”

阿尔弗雷德犹豫了一下,“我……呃……我关掉了出去的系统,先生。”

“为什么?”布鲁斯转头。(达米安:“看上去像机甲的一部分。”)

“达米安少爷说他在家感觉像个囚犯。”阿尔弗雷德走上来,“所以我觉得如果他再次试图离开,然后发现没什么限制,发现你信任他,那……”老管家点到即止,“有时候,您得有点信心,先生。”

“什么时候我是个对他人有信心的人了?”布鲁斯反问。】

“你这老毛病。”迪克摇头。

“说到信任,那可挺多可谈的。”杰森皮笑肉不笑的说。

“……超人比你更有资格谈这事。”提姆干巴巴的挤兑杰森。

“这电影实在是污蔑父亲的形象!”达米安气呼呼的说。

“……感谢你们的评论。”布鲁斯干干的说。

【“你做得对。”夜翼严肃的拍了拍老管家的肩膀。“他会回来的。”

“他最好回来。”布鲁斯冷淡的说,走了上去。

“他会想通的,不是吗?”老管家说。

“他从来都没有想通过任何事。”夜翼低落的说。】

“卧槽,迪基,你别看我!”杰森大惊失色,“老家伙想不通的绝对是他乖乖的小提米就交外星男朋友了!”

“这TM也关我事?”提姆震惊,“你怎么不说是刚刚暴露的迪克和小恶魔在谈恋爱的事呢?”

“别傻了,德雷克,我绝对没有问题。谁都知道红头罩和蝙蝠侠有过节!”达米安帮腔。

“我·哪·个·也·没·想·通!”布鲁斯阴沉的驳回所有争论,他一个个看过他的孩子们,露出一个蝙蝠侠式的微笑,“因·为·我·是·蝙·蝠·侠。”

“……”

【罗宾爬到了韦恩塔的外侧滴水兽上,狂风卷起他的斗篷,他按动了发信器。

遥望着韦恩塔,利爪抓紧了接收器。】

“哦,他到底是多关注罗宾啊?”杰森翻了个白眼,嘀咕道。

“他很有耐心,不是吗?”提姆叹了口气,“至少布鲁斯有耐心多了。”

“……别这么说,我总觉得毛骨悚然的。”迪克皱着眉。

“他到底是谁啊!”达米安抓狂,“法庭里没见过这个利爪,他活动的权力也太高了!”

“可能是为了简化电影剧情,他虚拟了一个利爪,及其不合理的权力。”布鲁斯同样感到不满,他拧着眉毛说、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06 )
  1. 春虫虫窝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