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糟糕观影体验05

【一条车流汹涌的高速公路上,布鲁斯正在超车。(迪克:“等等!我要看小D那里,为什么这么快切掉?”)

“稍微晚了一点,萨曼莎。但我应该可以在15分钟内到达。”(提姆不可置信:“你就放心的去和那个女人约会了?”)布鲁斯对车载蓝牙说。“我可不是一个习惯等待的女人,但我会为你破例的。”金发女郎摇着酒杯坐在桌边回复。

“好吧,那我会尽我所能的在你的耐心……”布鲁斯皱了皱眉。后视镜中,一辆车跟着他超了车,甚至跑到他前面压他。(杰森:“来了来了!”)“稍等一会,萨曼。”(达米安:“昵称?!”)

此时又有车压了上来,五辆车把布鲁斯围在当中。“发生什么事了吗?”“我还不确定。”

车圈压窄,甚至传来了车子摩擦的声音。“布鲁斯?!”萨曼莎在电话另一头惊叫。

“我回头打给你。”布鲁斯挂了电话。

旁边的车平行于他,灯光打过,两个带着猫头鹰面具的人看着布鲁斯。】

“不是利爪?法庭不是为了蝙蝠侠来的,但他们来找‘布鲁斯’干什么?”迪克皱眉,“这不合理啊。”

“他们的人员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利爪和管理层。”布鲁斯说,“一个存在了几百年的组织当然需要吸收新血液,扩大影响力。‘布鲁斯’本身就是哥谭旧家族的名人,拥有足够的财力,他们自然会选择他。”

“……我不认为那群疯子看得上花花公子。”杰森歪头,抓了一把焦糖爆米花,“那里连个小丫头都是神经兮兮的变态。”

“你的脑子都被爆米花和啤酒塞满了吗?”达米安抱臂,“父亲可是有个关于新哥谭的建设计划!”

提姆点点头,笑着看杰森朝达米安龇牙咧嘴。“法庭原本就寄生在哥谭各大建筑里,新哥谭的建设计划他们自然想分一杯羹。”

【布鲁斯一脚踩下刹车,直接顶着后面的车脱出了包围圈。但正当他打算超车的时候,又一辆车将他卡在了水泥之间,布鲁斯绕开,让两辆车互撞在了一起。(提姆:“布鲁斯的极限运动爱好当然包括飙车啦。”)他们驶入了断头路,布鲁斯回旋倒车,正面迎上了四辆车。

最后,在避开三辆之后,他撞上了最后一辆,损毁了一个轮胎,撞晕在车里了。

那些猫头鹰把他抓出来,他勉强抬头。“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次机会,”女猫头鹰打入针剂,“一次你会感激涕零的机会。”】

迪克责怪的看着布鲁斯,“你知道我日间工作还是个警察吧?”布鲁斯哼了一声,迪克不管不顾,“在高速公路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你下辈子都别打算拿到驾照了。”

“格雷森,别这么说父亲,那是电影。”达米安推了推迪克说。

“……really?你们要说这个?”杰森睁大眼睛。

“‘布鲁斯’不可能吊销驾照。”布鲁斯干巴巴的反驳迪克。

“老天!”提姆翻了个白眼。

【布鲁斯睁开眼睛,他正站在一个圆形的舞台中间。无数带着猫头鹰面具的人坐在上方的环形座位里。一个披着黑色斗篷,带着猫头鹰面具的人对他开口了。

“欢迎,韦恩先生。”一个男性的声音。

布鲁斯按了按额头,看到了他身边的两个猫头鹰。“这个欢迎可不怎么热情呢。”

“如果我们想要你死,你现在就不会在这了。”(杰森:“我绝对听过这句话!”提姆:“……”)

“你是谁?”布鲁斯发问。

“猫头鹰法庭的大师。”(达米安叹气:“啊,又一个虚假的原创。”)

“要我说,猫头鹰法庭不过是个传说罢了。”

“我们确实是传说,但我们也存在于现实之中。曾有一段时间,法庭无所不在,藏于每一道阴影之中。我们低语,哥谭便为之震动。没有我们的允许,连一片叶子都不敢掉落。那是个黄金时代。”(杰森:“神神叨叨的追忆往事。”)

“但所有黄金时代都会终结。”布鲁斯陈述事实。(迪克微笑。)

“敌对力量渐渐形成,就连我们的利爪们都无法阻挡。我们被迫回撤,但我们从未放弃。而现在……”

“你们回来了。”布鲁斯替他说完。(提姆:“我实在不太喜欢被打断话。”达米安:“那还真是麻烦你和父亲共事了。”)“为什么?”

“因为我们关心,如同我们的父辈,祖辈,祖先一样关心。我们是,且一直都是,哥谭名流的子女后代。(杰森讥讽:“看数量,合着他们没事就生产后代。”)我们比暴民更清楚这座城市需要的是什么。”

“换句话说,你们想控制哥谭。”(迪克:“噗,大蝙蝠说出这话挺好笑的。”)

“还能怎么重建一座已然混乱的城市?它已成为化粪池,停尸房,犹如磁铁一般吸引着怪胎和疯子,以及患了幻想症的义警。(所有人:“……”)我们有着对哥谭未来的理想蓝图,韦恩先生。所以,我们可以理解,对吗?”布鲁斯低头,他看见一副全息投影的蓝图之中,一副面具缓缓上升。

“我们欢迎你带着你的理想加入法庭,齐心协力,共建哥谭,让它重现往日荣耀。”(杰森:“嗯哼,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反派这么说呢。”)

布鲁斯沉思了一会,他一直拿在面具,“那个妄想的义警?对这种城市有点领地意识。”(提姆:“哇哦,那可不是一点啊。”)“那可不怎么受我们这种人的喜欢,所以你们打算怎么对付他?”

“就在我们说话的这当头,他正在被处理。”(达米安:“什么?!”)

布鲁斯露出一个微笑,“我不得不说,我被这份提议打动了心。”他在面具上放下了一个追踪器,“但我需要一点时间来考虑。”

“当然,韦恩先生。但你没有太多时间,好好睡吧。”布鲁斯再度被扎了一针。

等他醒来,他正睡在自己车上,韦恩庄园的外面。】

“这个猫头鹰法庭感觉……规模不大啊。”提姆眨了眨眼睛,抱着自己的抱枕,“他们是真正的法庭,还是只是一个分部?”

布鲁斯在桌子上敲着手指,“哒哒哒”的有规律,他皱着眉头,“我倾向于这是一部分的法庭。目前看来,法庭的代表人物只有两个,大师和那个利爪。”

“可我们看了四十分钟了,连脸都没看到。”杰森叹气,“对布鲁斯韦恩,他们要拉拢,对蝙蝠侠,他们要处理,对罗宾,他们要利用。想的可真美。”

“我有一个猜测……”迪克抓了抓头发,他有些不确定。达米安伸手拍了拍他,“说吧”。迪克和他看了看,说道,“这部电影的剧情人物非常少,除了我们之外,就只有大师,利爪,和萨曼莎。大师和利爪体现的是法庭的两种人员代表,但是萨曼莎呢?她和布鲁斯的剧情非常深入,所以……”

“你觉得她是大师和利爪中的一个。这就解释了之前法庭为什么会知道父亲有个新哥谭重建计划了。”达米安替他接完。

“那我猜她是大师。”杰森耸了耸肩,一脸好笑,“不过利爪也有可能,鉴于她掐了小恶魔的脸。”

“哇哦,那布鲁斯的枕边人可真是喜欢‘双重生活’啊。”提姆忍不住跟着微笑打趣。

布鲁斯朝天翻白眼,“……”。

【深夜的哥谭,猫头鹰法庭的成员正在长桌边聚餐。(杰森:“真敬业,之前连饭都没吃。”)

大师放下了酒杯,整理好了仪容,站了起来,正要离开这里。有几名成员站在走廊上,旁边还站着利爪。(迪克:“哎?这个利爪是之前那个利爪吗?”)其中一名成员低声说,“我在韦恩身上感到一丝抵抗,大师。”大师没有理会。“他可能会像他的祖先一样带来某些问题。”

“不,他向观众们展示了他的软心肠和傲慢姿态。但这不过是表演和自负罢了,在骨子里,他和我们是一样的人。”大师转头看他们。(达米安:“有点眼力,但还是过于肤浅。”)

“我希望你是对的。”成员有点不满。

利爪开口,跟着进入墙后空间,“以我的经验来看,大师很少犯错。”(布鲁斯:“他在这里,那罗宾呢?”)

他们走进了一间洁白的房间,里面的地上放着许多长方形的箱子。“你的信心令我感动,利爪。”大师随口说道。“那个孩子的事情怎么样了?”(提姆:“重点来了。”)

“他上钩了。”利爪简短的说。】

迪克差点跳起来,“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之前的会面就结束了?!”

提姆抓了一把饼干,目不斜视。“我们不是早就讨论过了吗?”

达米安哼了一声。

杰森友好的拍拍迪克的肩膀,“意思是你的小鸟和猫头鹰开始接触啦。哦,等等,应该说是……”

“面貌伪善的利爪,达米安可能还没接触到猫头鹰法庭,但他知道这背后有组织。”布鲁斯冷静地说。

【他们沉了下去,利爪的眼神停在了旁边漂浮在透明罐子里的赤裸女性。“你这边的活呢?”他问道。

“进展良好。”他们站在了一个研究室里。突然警报响起,大师皱着眉头瞥了一眼仪表,对那个人员喊道,“把设置升上去,太冷的话他们会像玻璃一样碎掉。”“遵命,大师。”(提姆:“……”)

他们注视着漂浮在绿色液体里的女性,她的身上还有伤痕。“想象一下吧,这些战士有的已经一百多岁了,”他摸上罐子,“我嫉妒他们的永生。”(迪克:“这居然是最高管理人说出的话?”)

“嫉妒?你看见博物馆里的利爪是什么下场了。”利爪反驳,而旁边的人解释道,“他们在棺材外存活了超过八个小时了。之前那一组只坚持了三个小时。”(达米安:“有病。”)

他们转移,“而从失败中不断总结经验和方法,我们得以完善了复活方法。这个人在重新再生之前,可以存活一整天。”大师安静的注视着一具破损严重的身体。】

提姆一拍大腿,他和布鲁斯互看一眼,知道对方都是一样的想法。

达米安不满的开口,“德雷克,你在搞什么鬼?”

布鲁斯安抚了一下达米安,“这个法庭并不完善,很有可能是一部分的残留。他们连资料都不完善,所以才会有人负责去研究利爪,并且有一个不合格的大师来重组和扩大法庭。”

杰森转了转眼睛,“也就是说,他们为了让你能在八十分钟里解决猫头鹰法庭,搞了一个不完整的法庭给你?”

迪克哭笑不得,“杰,别这么说,毕竟猫头鹰法庭本身是非常庞大的。”他很有感触,因为那一段灰色之子的经历,法庭的势力有多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达米安朝杰森竖起了中指,他傲慢的说,“没出现的弱鸡闭嘴吧。”

杰森磨牙。

【“永生,但每次只有24小时。”利爪说。(杰森:“是我错觉吗?我觉得他们不对付。”)

“这显然比别的更好,而当这些无法被摧毁的战士们集结,你会成为他们的将军,带领他们走向哥谭的战场,为法庭赢下城市。”后面跟着的人说道。

“等我完成了仪式之后,我就会和他们一样了。”利爪说,(提姆:“……恐怕不是你的错觉。”)

“你会死,是的,但你也会重生为奇迹般的造物。”那个人不为所动。(杰森:“没死过的人居然敢这么说?”)

“一人的奇迹是另一个人的天谴。”利爪冷冷的说。】

提姆凝重了脸色,而不用回头他都知道没什么人心情很好。

“操他的,他们不会也想这么对罗宾吧?”杰森烦躁的搓揉着手指,给了布鲁斯一根香烟不代表大蝙蝠允许他们在这里吸烟,可他现在非常想来一根。

“别傻了,陶德。想法和现实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达米安抱臂,他说。

“……我比较在意难道他们的活人利爪只有这个利爪吗?而因为利爪未来要进行仪式,所以他们才看上了罗宾?”迪克忧心忡忡,他的下巴盯着达米安的头发,刺刺的挠着他。

“看意思,那都是以后的事了。”布鲁斯黑着脸分析道,“剧情简单,所以我们也简单化来看。僵尸利爪必须有人带领,而目前的人选是利爪,而因为利爪会在将来进行仪式,所以利爪选择了罗宾。”

提姆按着额头,“我的天哪,”他苦笑,“这个法庭还真是……”

“异想天开。”杰森替他说完。

【“我们从你还是个孩子就开始训练你了。把你从阴沟里捞出来,你怎么敢……”那个人激动的说。

“并不是毫无灵魂的造物,利爪。”大师立即制止道。(杰森:“我操,这个利爪就没名字吗?”)“而是神。”他直视着利爪,“伟大的命运正在等待着你。我知道你会很乐意拥抱你的命运的。”

利爪沉默了一会,弯腰道,“如果大师希望如此。”他们走了。

只有利爪安静的一个人看着罐子里漂浮的利爪。】

“我在想这个法庭怎么还没玩完呢?”提姆苦涩的说,他刚刚喝了一大杯茶。

“韦恩企业的慈善事业要扩大投资了。”布鲁斯叹了口气,他摇了摇头。“就算我见过的疯子可以塞满一间医院,我还是不能理解这些病态的家伙。”

“我最TM讨厌这种话了。”杰森唾弃道,脸皱了起来,“说什么‘我知道你……’,”他看了一眼布鲁斯,平静的说。“没人能决定别人的决定。”

“都是谎言。”迪克失望的摇头,“这个法庭的内部也并不安稳,裂隙正在扩大。”

“……啧,伟大的命运。”达米安想起了一些旧日的回忆,关于他母亲的不太愉快的谈话,关于那些征服世界的话。他闭上眼睛,冷酷的说,“都是自己选的。”

他们之所以到达今日,成为现在的这个人,都是自己选择而来的。

迪克脱离罗宾去往布鲁德海文成为夜翼,杰森复活归来手持枪械成为红头罩,提姆组建少年泰坦代号红罗宾,达米安放弃母亲,选择了父亲,选择了罗宾。

他们都做出了选择。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00 )
  1. 春虫虫窝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