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庆祝

警告:人物死亡!

感谢日日提供灵感,许久不写感觉手都生了【sad



“妮娜,你还没关门吗?”隔壁面包店的店主刚刚关上门,他有些关切的问着还在花店里忙碌,名为妮娜的女人。

暖黄色的灯光里,各色的鲜花都已经被妮娜细心的收好,她松下背后的围裙对着门口的男人微微一笑。“很快了,我马上就走。”男人偏了偏头,却看见她手边还放着一捧花,那是一捧盛开的蓝色满天星,娇嫩的小花上还带着水珠,显然是被妮娜细心的照料过了,正在灿烂的盛开。用素白的包装纸里包裹起来,扎上淡色的带子,被妮娜端正地放在架子上,等待着被人带走。此时已是晚上十点多了,还有哪位客人会来取走这束捧花呢?

妮娜关上门,走到了他身边。他忍不住回头看了看那束孤零零的捧花,满心疑惑的发问,“你还有花没收好?”

妮娜跟着他的视线,回头看了一眼那捧满天星,嘴角勾起神秘的微笑。“不,那是为一位顾客准备的,他会来取的。”她把双手插进兜里,看向哥谭深色的夜空,远方传来警笛声。

“我年年为他准备这束花,已经准备了十年了。”她转过头,对同伴解释道。

已经十年了。

他年年来取这束花已经十年了。

他从没想到这能坚持到十年,或许还会更久。

深夜,一阵轰鸣声来袭,随后停下。

不多时,蝙蝠侠便有些脚步踉跄地用肩膀推开了店门。

一盏橙色的小桔灯静静地映出了来人。做工精良的黑衣包裹着他自己,烟尘和血迹沾染其上,黑色的面罩遮蔽着他的面容,下巴紧绷,没有一丝放松。

蝙蝠侠伸出手想要拿起那束花。

手在半途又停了。

他皱着眉头,缩回手,不耐烦地用牙齿咬住指尖的布料,扯掉了破碎,沾着干涸的鲜血的手套。露出的手上干净一片,没有血和硝烟的味道。然后他才伸手小心翼翼的拿起了花束,转身一瘸一拐的走向了隐藏在街角的蝙蝠车。

他轻柔的把花放下,坐在了驾驶座上,手灵活的操纵着蝙蝠车驶往他的目的地。窗外的景色急速后退,心跳亦随着距离的拉近而加速跳动,陌生的焦躁不安充斥着他的内心,可与此同时,平静和放松亦从大脑深处蔓延而出。

伴随许久不见的复杂情绪,那些庞大的,被锁在盒子里的记忆也在蠢蠢欲动,它们在他的心跳声中一起鼓动,敲打着顽固的盒子,挣扎着想要从中破出。

但还不到时候。

蝙蝠车停在了原来的韦恩庄园,蝙蝠侠下了车,手捧鲜花的站在门口,凝视着这座无人维护的破落大宅。在他眼里,记忆与现实交织,寂静的风声和虚幻的喧闹混杂。他站在这里,仿佛就像是旧时光回流,他不再是蝙蝠侠,而是久违的——达米安·韦恩。达米安眨了眨眼睛,为记忆的汹涌而失笑。他迈步走了进去,小心的避开疯长的杂草。无需抬眼,他走向依然深刻于脑海的道路,去往他今晚的目的地。

他不轻易到这里来,一来是因为忙,二来是因为没有必要。

他没那么多愁善感,一座空空的大宅显然不适合他作为蝙蝠侠的事业。所以,早在迪克接手蝙蝠侠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开始谋划新建蝙蝠洞了。达米安转过一个弯,即使早做准备,那个东西还是在第一秒就夺去呼吸,空白大脑。他仿佛初见般猝然停住步伐,只能看着它。今晚胸口被子弹击中过的地方蔓延出酸麻感,沿着神经吞噬血肉,只留下赤裸的灵魂。

一方石碑。

那后面睡着他的所爱,他的家人。

理查德·约翰·格雷森。

沉睡的记忆欢欣鼓舞的挤开盒子,从缝隙中攀爬而出,占据他所有的思想,狂风骤雨席卷他的内心和灵魂。达米安站在那里,无法移动,手中的花扑簌簌的抖落着叶上水珠。他将之归罪于迪克,他几乎想出言训斥他,责怪他总是让自己心烦意乱,总是让他手足无措,就像一个还未长大的孩子一样。他甚至能想象到迪克对他的回应,他带着无奈的微笑耸了耸肩。他会走过来,拥抱他,亲吻他,就像他们每一次争吵一样。

他会说,“因为你爱我啊。”

达米安低头,看见那方黑色冰冷的石碑已近在眼前。他不知何时已经机械地迈开腿,走到了它面前。石碑并不高,不到他的腰部,更别提跟迪克的身高相比较了。他弯腰蹲下,正对着石碑,那束蓝色的满天星被他轻轻放下,而后他伸出另一只手抚摸着石碑上的名字,缓慢而庄严。

“……我很少梦到你。”他的声音有一点嘶哑,但已经恢复了平静。“看来你很遵守誓言,不来打搅我的清梦。”

“你一向很遵守誓言。”

唯独没有遵守说过的和他一起活下去。

达米安还记得他死去的时候,他不停的在道歉,表情难看,眼泪和嘴里涌出来的鲜血混在一起。他搂着他的身体,在最后一刻,他们犹如交换了角色一样,达米安反倒僵硬地试图安抚迪克。迪克靠着他的手臂,声音含糊,他说“对不起,达米安。对不起……”他絮絮叨叨的说,蓝眼睛望着达米安,“对不起……原谅我,原谅你自己……”达米安伸手摸在迪克的脸上,他知道他在说什么,他知道他在乞求什么。

他不放心他,向来如此,一贯如此。在他从他手中接过披风之后,就只会更严重。他曾忧心忡忡,也曾有过争吵。

他回答他的爱人,他即将永远离开他的爱人,“我并不会孤独,迪克。”

他说了一个谎言。

他们都知道的谎言,只在那一刻,他们彼此之间都放任自己去相信它。

迪克葬礼的那一天,达米安很平静,他已不能再挤出干涸的情绪去应付失控。灵魂已经生生撕裂,连带记忆和情感一起埋葬在下面,他落下锁,将它们一同赶到脑海深处。那天之后,他彻底地离开了韦恩庄园,丢下了这座一无所有的大宅。

他披上披风,成了恐怖的化身——蝙蝠侠。

正当沉思,他听见了遥远的哥谭传来钟声,那代表着零时到了,新的一天又降临了。

这提醒了达米安他的来意,他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石碑,那束鲜亮的美丽的满天星绽放。

“生日快乐,迪克。”

他从不纪念忌日。相反,每一年,他都会在迪克的生日前一天晚上来拜访他。

这是他的父亲的影响。

他来到韦恩庄园的第一年。有一天晚上,后来他知道那是托马斯和玛莎的周年忌日,父亲带着他去了蝙蝠侠的诞生之地——犯罪小巷,并对他们在此逝去的亡灵致敬。父亲宣称那会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拜访他祖父母的逝去之地。

他问为什么。

父亲沉默了一会,他对他说,“我已厌倦了将我父亲胸前的伤口和喉咙的弹孔里汨汨流出的鲜血视作那个晚上的记忆。该被记住的不是人们如何死去,而是如何活着。我已经决定从此不再纪念他们的忌日了。”从此,他果真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不再纪念他们的忌日而是改为了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直到他逝去。

直到十年前,犯罪小巷被推倒,由韦恩集团投资建成了韦恩长街的一部分。

从此犯罪小巷彻底成为了历史,湮灭在了人们的言语之中。

……达米安也是如此选择,他选了迪克的生日。

沉默悄悄蔓延,达米安却感到舒心,疲惫的身体在安静中调整自己。他几乎能感觉到迪克的气息,他轻轻地梳理他纠结在一起的思想,按摩他抽搐的肌肉,他听不清的絮絮叨叨飘散在空中。达米安下意识裹紧风衣,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僵硬的骨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日光渐显,一切开始变得明媚,影子渐渐浮现在脚下,微风带上温度。

时间真是神奇,这么快就到早晨了。

“……我要走了。”达米安轻声地说,“希望我能明年再见,格雷森”。

他没有留恋地转身离开了这里,离开他的家,他曾经的温暖之所,他要迎着日光,回到哥谭,回到他的战场。

去厮杀,去拼搏,去守护,去毁灭。

作为蝙蝠侠,作为达米安·韦恩。

孤身一人。

END

妮娜:曾经被蝙蝠侠和夜翼在那一夜救下的女孩。【私设】


评论 ( 7 )
热度 ( 50 )
  1. 拿坡里黄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2. 春虫虫窝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