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越界

警告:

dickdami

半堕天使!迪克与天使!达米安



迪克清楚他已时日无多。

那些改变一一印证,越来越糟糕。

前段时间大量掉落的羽毛,那股悄然改变,不再柔曼甜美,闻起来反而丑恶,弥漫火焰与硝烟的气味,不再透彻如晴日朗空,而是深沉老旧如锈蓝的瞳色,蔓延生长在皮肤上的黑色图腾,还有最明显的坏征兆——他不再热爱光明和洁白,那些曾经的喜悦和快乐如今就像是隔了一层玻璃一样冰冷朦胧,黑暗成为安宁平和的新去处。

他患上了传染病。

坐在昏暗的屋子里,他听见了门外隐隐约约的声音。奇怪于迪克的久不出现,提姆来到了这里,而强装镇定的达米安是如此跟提姆说的。门外提姆长久的沉默,迪克能想象出他狐疑的看着达米安,聪慧的弟弟并不会接受这个敷衍的解释,但他暂时还不会硬来。离去的脚步声印证了他的推测,提姆走了。为此,迪克松了一口气。

“吱嘎——”

过了一会,达米安推门进来了。从门缝里漏进的光线明亮而纯粹,流转在达米安蓬松纯白的羽翼之上,反射在这个昏暗沉闷的小屋里,反射在迪克的眼睛里。他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内心涌起了一股厌恶。

对光明的厌恶,对白色的厌恶,对他自己的厌恶。

“格雷森,我让他们走了。”刚进房屋的达米安没有看清迪克的表情,他关上门,转了过来。“我去父亲那里拿了新的圣水,你喝下去就能抑制一段时间的变化了。”他小心翼翼的将手上的瓶子放在了桌子上。

而迪克沉默不语。

达米安叹了口气,“格雷森,再这样消极反抗下去,你不可能治好的。”他隐隐地警告,“别忘了陶德,你不会选择和他一样糟糕的下场吧?”他的声音在遇到那个词的时候,蓦地轻柔低声,就像是提到了一个禁忌。

“我知道。”迪克终于有所反应,他发出了嘶哑而扭曲的声音,“我知道。”

他当然知道,从这些变化发生在他身上的第一天起,他就知道他的下场会是什么样的。曾属于上帝,却又背叛上帝,犯下罪孽的造物,还能有什么下场?染上了污浊的颜色,落到罪恶痛苦的地下,成为那些以诱惑人类的恶魔的同类。

但他并没有办法。

达米安走向他,任由迪克将他搂进怀里。他低头梳弄着达米安的羽毛,情不自禁的亲吻着他的额头。而达米安调整了姿势,将双手从迪克的手臂下穿出,轻轻地抚摸着迪克羽翼上新生的绒毛和细小的羽毛。迪克的吻往下,落在脸颊和嘴角,他漫不经心的想,如果达米安睁开眼,他会发现那些羽毛,它们漆黑如同黑夜。

迪克舒适的叹息,微微颤抖,敏感的神经传递着抚摸的触感,一级级放大。细微的酥麻一波波侵袭他的大脑。盘踞在内心的黑暗似乎也因此复苏,舒展开来,侵占他的四肢。

这原本稀松平常的场景在此时,包裹在黑暗之中,沉浸在不可见的欲望之中,让迪克为之兴奋,就像是踩在悬崖上的钢丝上,危险,刺激,兴奋,而极具有诱惑力。

抓住他,包围他,得到他。

黑暗窃窃私语。

“答应我,格雷森……”达米安的声音微微颤抖,他低声的请求让迪克感到隐秘的疼痛,“答应我,别丢下我,格雷森。”他抚摸羽毛的手停了下来,转而揪住迪克的衣服,他紧紧地靠在迪克的怀里,仿佛像是回到了过去,他还是那个没有安全感的,渴望爱与承认的达米安。

“……你知道我一直爱你。”迪克回答他,“我如此爱你,达米安。”

“我不会放手。”

直到他坠落到地面,到地狱也不会停止。

但他说了谎。

在杰森的事发生之后,他曾疑惑不解,前去寻求主的解释。现在想来,倒有了一种可笑的嘲讽,当时所问,当时所想,是否也埋下了今日的隐患,今时的后果?他不得而知。

“全能的父啊,为何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他困惑于杰森的堕落,并不解为何只是杀戮罪犯就能导致如此严重的后果。天使的职责是保护人类,而为此,他们能杀戮恶魔,却为何不能杀戮那些残害手足的堕落的人类?为何杰森要为此付出代价,堕下天堂,被放逐到地狱?

“因为不满。”主回答道。

“那么满足他不就可以了吗?”迪克追问,但主没再回答他。

那个答案,他如今终于知道了。

因为他永不会满足。

他的胸口闷闷的钝痛,渴望如同大海的浪潮时时拍打在内心渐渐被腐蚀的墙上。他想要达米安的拥抱,他想要达米安的亲吻,他想要达米安的羽翼,他想要他的一切……那些往日的亲吻和抚摸,感觉逐渐变质,蔓延的黑暗吞噬他的情感,平静和安宁被打破,涌动的欲望让他四肢疼痛,空虚的内心在渴望着填满。

他不知道这些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也许是那次战场上达米安得意的微笑,“没有我,你可怎么办?”逆着光,达米安向他伸出手。也许是那次受伤的安慰,“别担心,我受过更重的伤,让我们打爆这家伙”。也许是因为……也许只是因为是达米安。

他犯下贪婪与嫉妒的罪,无可赦免,无可挽回。

每一分每一秒,他拥抱着达米安,亲吻着达米安,想念着达米安。他的罪孽越是深重,他的堕落就会越彻底,达米安于他就像是饮鸠止渴,只会离死亡越来越近。

而天堂与地狱之远,注定他不得不放手。

因为渴望而堕落,因堕落而无法得到。

迪克闭上眼睛,不去想流沙一样越握紧越失去的时间。他低头,想要再度亲吻达米安的唇角,无视黑暗蠢蠢欲动,劝说他的手潜入不为人知的地方。而下一秒,达米安却侧过脸,让那个吻落在了柔软的嘴唇上。

“……达米安?”迪克贴在达米安嘴唇上,感觉到少年略微急促的呼吸,他开口问道。温热的气息喷洒达米安的皮肤上,说话的颤动传到达米安的嘴唇上,撩动着那一根隐隐约约的神经。

“我在这里,格雷森,听着,我在这里。”达米安咬牙切齿地,绝望地说,他像是发泄愤怒,发泄悲伤一样咬上了迪克的嘴唇,鲜血从伤口留下,铁锈的气息弥漫。

“格雷森……”他终于停了下来,声音不复过往的傲慢,柔软而恳求。

这对他也是一场足够漫长的折磨,但还没有结束。

迪克任由鲜血滴落在胸口,没有回答。黑暗滋生,在耳边嘲笑他的懦弱与不作为,但他只是张开翅膀,将达米安一并笼罩了进去。翅膀合拢,掩盖最后一丝灯火的光线,形成一个只有他们两个的黑暗而平静的小世界。这是他的惯常把戏,被达米安称作格雷森的小屋,在他们需要安慰的时候出现。

“睡吧,达米安。”他搂紧男孩,用以往的轻松的语气说,“睡吧,我的男孩。”他轻轻哼起不知名的小调,让时光在此刻回溯到一切都还没发生之前,他安抚着达米安入睡的时候。达米安在歌声与话语中渐渐放松,他疲倦的合上担忧的眼睛,手还抓着迪克的衣服。他挣扎着多看了迪克几眼,确保他仍在他身边,才彻底放弃坚持,落入了无忧的睡眠。

“……我的达米安。”

他将鲜血和苦涩,痛苦和平静一同吞咽,尖利的刀锋划过口腔食道,他连着那些一起吞下到内心的空洞里。那架摇摆不定的天平在那一个吻中尘埃落定。

 

 

理查德·格雷森失踪了。

 

END


补充:

杰森是堕天使,犯下愤怒与杀戮的罪而堕落。

评论 ( 6 )
热度 ( 70 )
  1. 拿坡里黄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