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14小料新文两则试阅

1.甜蜜衣衫【短篇肉】

迪克站在他的衣柜前,满脸的困惑。

“阿尔弗雷德,你有看见过我的那件套头衫吗?就是那件棕色的,上面印着一个一只小熊的那件。”他转过头,喊住了门外经过的老人。“我怎么也找不到,还有其他的也找不到了。”迪克双手插在腰上,头发凌乱,有些汗湿的贴在脖子上,对衣柜做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真是奇怪。”

老人家挑起眉头,他微微侧头,眼神在柜门大开,里面的衣服被凌乱的翻过又东一堆西一堆的放在那里停留了一会。他彬彬有礼地说,“恕我无能,迪克少爷。我实在无法想起您那么多件品味糟糕的衣服都去哪了。”阿尔弗雷德颔首,他的表情不能说是对此的一种遗憾。“现在,如果没事,我要去做饭了。”

迪克对老管家的背影撅起嘴,他抓了抓头发,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

“哦,该死。”迪克慢吞吞地走回房间,下一秒却站定在了房间外面。

“达米安,你怎么……”他的话语淹死在舌尖,所有的混沌如潮水般褪去。

达米安放松地坐在他的床上,舒适地靠在枕头上。刚洗过的头发还湿漉漉的往下滴落水珠,落在低陷的锁骨里。他穿着的那件衣服,迪克确信,那太大了,不符合达米安的体型,甚至——

“怎么了,格雷森?”小恶魔抬起头,他还假装若无其事,可嘴角的“邪恶”的笑容泄露了他的期待。

“是我的衣服不合你的心意吗?”

——那甚至就是他丢的那件衣服。迪克目不转睛,棕色的袖口磨损得发白,遮盖在手指上。下摆长过了臀部,勉强盖在了大腿根。陈旧而柔软的绒布摩挲着那些光滑而美丽,闪耀着深沉的光芒,迪克吞了吞喉咙。




2.后患无穷【】

“你(差点)要当叔叔了。”——提姆。

杰森手一滑差点被一串子弹打中,罗伊从那一边朝他喊到道,“嘿,老兄,你怎么啦?被小妞搞到腿软了吗?”

杰森(不)冷静地举起枪,直接扫过去,无视夹在里面的罗伊吱哇乱叫的给他跳了一场霹雳舞。

“闭嘴,罗伊。赶快干完这票,我要回去一趟。”

红发的弓箭手愣了一下,随即严肃了起啦,“你家里人出事了?”

杰森叹了一口气,“不,我不知道,总之大概跟人命有关吧。”

当杰森风尘仆仆,焦头烂额,一路上连罗伊都安慰了他好几回的赶回来时候,他并没有预料到这个。

毕竟,联系到提姆的话,他以为要么是那个氪星人发展了意外能力,要么就是迪克作大死,给小恶魔搞了个命案。

考虑到氪星人总算还是有男女之分的,杰森实际上是怀着参加葬礼的心情赶回来的。

直到他站在客厅入口。

“达米安,你感觉还好吗?”迪克坐在沙发上靠着达米安,而后者面色不豫地摇了摇头。

“滚,格雷森。”达米安烦躁地但又尽力做到了维持他惯有的傲慢。

“humm……这倒是最不可能的事。”迪克转了转眼睛,在达米安恶狠狠的眼神里笑了笑。

达米安朝上面翻白眼,“格雷森,你要是少一点粘在我身边我可能会心情好点。”

迪克笑了起来,“只要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达米安撅起嘴不说话了。

迪克搂紧他,无奈地摇头,然后他转过头,看见了门口的杰森。“哦,杰森?你怎么回来了?”

“……迪克,你还活着?”杰森环顾客厅,布鲁斯不在,提姆也不在。

整个客厅里只有迪克和达米安在那里,自从前两年发现他们在一起之后,杰森就尽量避免和他们两呆在一个空间里。他虽然叫红头罩,但还不至于去真的做一个发亮的灯笼。(对,卡西告诉过他在中国就有一种圆圆的发亮的红灯笼。)

“什么?我当然活着。”迪克莫名其妙的说,“怎么啦?”

“我还以为你被小恶魔干掉了,”杰森耸耸肩,他把手枪插进后腰带里,决定把这一切当做一场玩笑。

“放心,陶德,你绝对排在格雷森前面。”达米安恹恹地说。

“那你得先去找替代品,是他通知我说我要当叔叔了。”杰森毫不犹豫地卖了提姆,然而另外两个人的反应却出乎意料。

达米安咬牙切齿,而迪克尴尬地一笑。

“怎么?难道我真要当叔叔了?”杰森察言观色。

“fuck!德雷克,我要杀了他!”达米安怒火冲天,而迪克朝杰森使眼色,让他下去等他。

杰森在蝙蝠洞依旧没有看到布鲁斯,这实在是让他纳闷。如果说这事麻烦那不至于布鲁斯和提姆都不在,而要说这事不麻烦,小恶魔和迪基的反应就值得思索了。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杰森坐在控制台的椅子上,看着迪克从阴影里走出来。迪克看上去并不怎么开心,又或者说他有点情绪复杂。“你和小恶魔的事情暴露了?”

原谅他只能想到这个了,可老蝙蝠能把他们怎么样呢?小崽子有多喜欢迪克他们又不是没看出来,而迪克就更不用说了。光是他收留和老蝙蝠闹脾气而离家出走的达米安的次数都足够他们搞出点什么了。

日久生情嘛。

“……哎,这只是一部分。”迪克苦笑,他一手插在腰上,一手撩过头发,“总之事情已经过去了。”


评论 ( 19 )
热度 ( 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