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此猫头鹰,彼猫头鹰05

是不是很惊讶居然填了这个坑哈哈哈哈哈,被三次元亲友催坑的感觉并不好受啊【【总之先撒一把土【【



精神隐喻dickdami




出乎很多人的意料,新来的学生达米安韦恩和麻瓜教授格雷森住在一个宿舍。

不是说学校没有给韦恩准备宿舍,但是他的舍友力证他没有一个晚上是回来的,更不用提他几乎是空的行李箱。有些麻瓜巫师们想起了迪克格雷森是韦恩的第一个养子,他们可以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兄弟。

然而达米安和迪克住在一间宿舍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达米安!你到底带了几个行李箱?”迪克走进宿舍的时候不禁感叹了这么一句,但他的语气轻松愉快,并不像是为此困扰的样子。宿舍已经完全的变了样子,多了达米安独特而不可忽视的风格。他的画架被放在采光最好的地方,而森冷的光芒在每一个阴暗的角落里闪现。

就那么随意地扫过几眼,迪克已经看到了三四个藏起来的匕首或蝙蝠镖了。这些都让他不由自主的微笑,哦,多么达米安,多么可爱。

达米安头也没抬,他正擦拭着他的长刀——迪克记得这是达米安曾宣称的他荣耀的代表,在九岁那年完成了一个任务的礼物。

“别那么愚蠢,这里并不安全。”达米安严肃而又不够成熟的声音传过来,他哼了一声,应该是想起了分院的不愉快。“很多人看你的眼神可不友善。”

迪克咧嘴一笑,“你是在担心我吗,Little D?”他坐到地上,搂住达米安的肩膀,心情愉快。

达米安瞥了他一眼,把长刀反过来,对着灯光看着刀刃。“……这里电磁的用品都很容易失效,我去找了扎塔娜,她应该可以解决的通讯器和掌上电脑的问题,”他扯开了话题,迪克哼起歌,“啧,该死的,德雷克最好给我看好哥谭。”达米安撅着嘴抱怨着。

迪克微笑,他实在是忍不住,从达米安回归的每时每分开始,他就觉得脚尖从来没踩到地上,灵魂一直轻飘飘的在头顶悬浮。

“hey,达米安,我很高兴你回来了。”

他低声的说,达米安叹了口气任由迪克将他搂在怀里。

“只有一会儿。”

“嗯~”

最后他们睡在了一张床上,达米安不得不放弃了“装修”到一半的迪克宿舍。

*

他的噩梦千篇一律,内容已经看到他厌烦的程度,只有灵魂的疼痛还仍然新鲜无比。

死亡——长剑穿透他的身体,黑暗铺天盖地,难以呼吸的痛苦之中,迪克震惊得眼神印刻。

‘我很抱歉……’他本想这么说。

训练——寒冷雪山上,他垂下一只手臂,咬着牙齿一点一点向上挪动,冰雪在他的面罩上融化,渗透布料又立刻在寒风中冻结。达米安的脚下是万丈冰崖,他的目标是顶峰,否则他只有死。

家庭——那些不怎么愉快的相处,关于曾对他失望的父亲,关于将他视作威胁的提姆,关于第一次见面送了他八十针的红头罩,从某种程度上达米安至少能满足于迪克没怎么出场过。

还有复活——那些乱七八糟的碎片,绿色,痛苦,空白,混乱的一切,红色,嘶吼,不知昼夜,还有对身体的陌生感……

达米安已经习惯了这个,他能忍受这些,他相信自己,相信格雷森也相信着他。

 所以,达米安很快意识到这不是他的噩梦。

黑蛇在蜿蜒而过,黄色邪恶的双眼紧盯在砖墙下的男人。

渴望吞噬的欲望,冰冷的杀戮,鲜血游走在他的全身。秃顶的男人穿着巫师的袍子,他靠在墙边警惕地监视着什么。黑暗,疼痛和冰冷搅浑在一起,达米安感到头痛欲裂,一个嘶哑的几乎不像是人的声音响起。

“杀……嘶……了他……”巨蛇蹿出,狠狠地咬在了男人的脖子上。男人惊呼着倒下,他红色的头发是整个昏暗色调里唯一的暖色。

沙拉沙拉,鳞片磨损着地面,巨蛇穿过墙壁。

黑暗之中,苍白的面孔,血红色细长的眼眸盯着他,透过那双巨蛇的眼睛盯着他。

“拿来……为我……拿来……”如出一撤嘶哑而不似人的声音混杂在含糊地嘶嘶声中,疼痛瞬间爆炸。

达米安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心脏还在砰砰砰的跳动,冷汗浸湿后背的睡衣。

“Dami?”迪克已经坐在了他的身边,低声的问道,他的手轻轻地握住达米安不自觉颤抖的手,“你感觉如何?”实际上他并不需要问,自从复活以来,达米安大半的夜晚都是如此。颤抖,冷汗,闷哼还有那些噩梦。他能猜出其中大部分的内容,有关死亡,绿光,训练和被伤害的记忆。

通常情况下,达米安只会选择沉默地让迪克陪在他身边,度过这又一个漫漫长夜。

“有问题。”达米安直视着迪克,他还在喘气,“不一样了。”

“什么?”迪克抓紧,湿滑的冷汗让达米安的手冰冷,但他现在没在想这个了。

“我梦见了不是我的梦。”达米安简短的说。

而此时,城堡里传来了喧闹声。

“亚瑟韦斯莱出事了!我知道!我看到了!拜托了!快去救他!”

迪克和达米安对视一眼。

*

“格里莫广场12号?”达米安看着面前这座从夹缝中挤出来的房子挑起了眉毛,“太丑了。”

迪克拍了拍他,“走吧,我们可有一场硬仗要打。”他的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而达米安摸了摸背在背后的长刀。“tt,他们最好提起精神来。”

他们此来就是为了和那些巫师结盟,夜翼和罗宾要干起老本行了。

昏暗的大厅,吵闹的画像(就连迪克都挂不住笑容的匆匆离开了)一只皱巴巴的嘴里嘀里咕噜说着一些屁话的小精灵,达米安站在挂毯那里研究着家谱,并不意外的发现了一些曾看过的姓氏。

迪克正在和邓布利多交涉,他能够刚刚好既表现的诚恳,又能把握住透露的尺寸。

“情况就是这样。”迪克忧心忡忡,他们都知道达米安跟哈利——所谓的救世之星——还有那个伏地魔有了某种联系,就连邓布利多都不能给出解释,唯一联系的原因也许是达米安自死亡中归来,而伏地魔着迷的渴望永生。

但迪克有着更为糟糕的预感。

邓布利多的面容没有变化,他那锐利的蓝眼睛扫过坐在这张长桌上的巫师们。

迪克和达米安都明白这些人代表着正义一方的成员,也许他们之中也有人不那么可靠,不那么忠诚,但能在这里就代表他们的态度和某些专长。

“那么,还有人想说话吗?”邓布利多和蔼地说,他摩挲着手指,迪克能看出他的思绪早已不在这里,接下来那些人所讨论的一切都没有意义,邓布利多已经想到了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东西。

那就像是蝙蝠侠,专横独断,但又该死的正确。

“我反对,你把哈利牵扯进来就已经够糟糕的了。”茉莉气呼呼的说,她瞪着桌子对面的达米安,他正在环视这间房子。“他还这么小?!刚刚一年级!还有他!”迪克惊讶的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指了指自己,“他还是个麻瓜!这太不安全了!”

在场的巫师们都点了点头,他们或多或少的支持茉莉的发言,从小孩子到麻瓜,这一次邓布利多牵扯进来的人太过了。

“即使他们和神秘人有关,那更不应该放在这里。”麦格皱着眉头,她一向是个严肃的女士,“神秘人很容易便能杀掉他们,这并不是他们战斗的理由。”

“够了!”达米安出乎意料的开口了,他转过了身,看着这些成年人们,穆迪的魔眼骨碌碌的转起来。“我八岁便能打败数个成年人,十岁的时候我已经在哥谭的深夜里打击犯罪。我并不是炫耀自己。(迪克笑起来)但是我成长于战斗之中,而格雷森也是一样。我们是保护者,而非被保护者。麻瓜们并非没有可利用的优势,比如这些。”他指了指他那一袋子充分的装备,然后,他的嘴角卷起了不耐烦的弧度,“我们只是来和你们结盟的,不是来征讨你们同不同意我和格雷森的。”

迪克笑了笑,“达米安说的没错,既然邓布利多先生请我来当这个教授,相信他对我有一定的了解,我们并不是在这种时候站在后面的人,更何况,”他咬重了话音,“他还跟达米安有关。”

跟达米安有关。

他失去过达米安,而这一次,他不会放手。

TBC


评论 ( 4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