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鬼影迷踪:韦恩宅的幽灵 01

鬼影迷踪01


亲情向

失忆布鲁斯的悬疑探险解密游戏【


有时候,当你有这么一所足够大而又足够古老的房子的时候,你很难不去试图想象里面会不会有幽灵的游荡,去猜测会不会有某些不为人知的存在与你一起生活在这座房子里,甚至也会害怕在深夜衣柜或是床底下的不知名的怪物。

布鲁斯也不能例外。

从他小时候开始,他就向托马斯,玛莎和阿尔弗雷德问过那些古古怪怪的问题,关于长廊上悬挂的祖先的画像,那些神秘死去的先人,像艾伦韦恩。他曾在角落里摆上硬币,期待过所谓的爱尔兰小精灵捡走它们,希望他们陪伴他,但日复一日的如常消磨了他的热情。

——直到那场谋杀之后,他曾经一度重燃空无的希望。他在深夜里无数次赤脚游荡在这所大宅里,希望某一个转角能依稀闯入过去的场景,让他看见他们,去从冰冷的幽灵之中攫取一些温暖美好,陪伴他度过这空寂的夜晚。尽管往往最后的结局是阿尔弗雷德用毛巾和被子从地毯上把他捡回去。再后来他学会了深埋伤痛,也渐渐长大,不再相信这些事,接受了这样的现实——这所房子里,只有他和阿尔弗雷德两个人。

然而最近这项认知被打破了。

最开始的时候,是孤儿院的孩子们提起的。

他们提到每次布鲁斯来孤儿院带他们出去玩的时候,还有一个小哥哥也会看着他们,并在有的时候施以援手。他们争相的描述着那个孩子,说到宽大的黑袍子,矮小的身躯,以及他会像飞一样的消失。

布鲁斯并没有在意这个,谁小时候没有一些虚拟出来的朋友呢?他逗弄着那个差点从滑梯上掉下去的男孩子。

“那你应该说声谢谢。”他愉快地说,出乎他自己的意料,作为一个单身汉,他是如此喜爱孩子们。

“我准备说来着,你来了,他就消失了。”小胖子不满的说,他咬着手指看上去非常遗憾。“你说他会不会生气?”

布鲁斯摇头,拉开了手指,“他不是你的朋友吗?朋友是不会计较的。”

“韦恩先生!这边有人找——”秘书打断了他的话,布鲁斯放下了那个孩子,走向了另一边,身后的小胖子纠结了一会,慢吞吞的说,“可是……他是跟着你来的啊……”

布鲁斯的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就走开了。

那是他第一次听说到他。

然后是他的秘书朱丽叶。

她在等待布鲁斯在关于孤儿院的投资计划上签字。也许是他审查的时间太长,当布鲁斯抬头想要将文件递给她的时候,他看见她并没有在看他。

她的目光偏移在一边。美丽的脸上恍惚而忧伤,就像是怀念着什么一样。她就那么温柔的看着,让布鲁斯感到毛骨悚然。

“朱丽叶,你在看什么?”布鲁斯打断她,钢笔被他握紧。

女秘书一愣,荡开尴尬的笑容,她若无其事一般的说,“不,没什么,我在看那盆盆栽。对了,韦恩先生,三点钟有个董事会议,请您准备一下。”她伸手接过文件,脸上的笑容充满破绽。

“……我知道了。”布鲁斯沉默了一会,“你先出去吧。”

他赶走了她,然后一种鬼使神差的冲动让他走到朱丽叶所站的位置,他慢慢弯腰,调整位置,回忆着朱丽叶的角度,然后他抬头看过去——

目光越过了盆栽,停在他椅子的旁边,一个矮小的高度上。

朱丽叶没有在看他,而是在看一个空无一物的地方。

布鲁斯感到浑身冰冷,是否真有一个虚无的幽灵游荡在他的身边而他未曾注意到呢?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便很快在阴暗,庞大的韦恩宅里生根发芽。

他以前如何能不注意到这些——

前些日子被碰歪的画像回复成了原状,而他确信阿尔弗雷德要过上几天才会有空来整理画像(感谢他的管家做事井井有条,按部就班)他凝视着那副画像,看见它右下角的洁净无尘。

趴在书房里补眠,等他醒来,他看见放在盘子里的小饼干少了几块,咖啡杯里的咖啡却好好地呆在那里。

还没进门前,他听见提图斯兴奋地叫声,而等他进去,它却已经安静,只是矜持而热情的围着他从喉咙里发出一些吼声。更不用提他并不是经常有空去遛遛它,但提图斯从来没闹过。

还有地毯上沾到的新鲜颜料,布鲁斯蹲在那里细细看过去,发现它们还湿润着。他对艺术有欣赏力,可他并不热衷于绘画。

……诸如此类的细节埋藏在他的身边,他睁着眼睛如同盲人一般游走在其中。

他甚至疑心阿尔弗雷德早已经知道此事,这位严肃而认真的老管家有一种非凡的能力,他能和一切相处良好,并觉得并非事事都要告诉他,所以布鲁斯相信即使这座大宅里有一些他不得而知的存在,那么它们也不会避得开阿尔弗雷德。

“布鲁斯老爷,您在这里做什么呢?”阿尔弗雷德站在他的身后,对布鲁斯几乎趴在地毯上的姿势露出了不赞成的表情。“总不会是童心未泯?”

“咳咳,没什么,你去忙吧。”布鲁斯尴尬的站起来,他拉了拉衣服,侧头看见一抹银光在老管家的口袋里闪现。“……阿尔弗雷德,你带把剪刀做什么?”

老管家瞥了他一眼,“去修剪修剪。”老人颔首示意,随即走向了另一边。

布鲁斯暂时无心去理会老管家的行为,他看着老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便急匆匆的走向客厅,手心里有些汗。

他布下了一个陷阱,但愿能让他弄清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游荡在这里,甚至陪着他。

屏幕上的画面毫无动静,布鲁斯抿起嘴,不断按动着快进键。当他意外的发现韦恩宅里不知为何有很多废弃(?)的摄像头的时候他就萌生了这种想法,他悄悄的连接上了几个摄像头,连续几个夜晚拍摄着走廊和客厅。他并没有告诉阿尔弗雷德,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他习惯于单独干这种事。

画面跳转,毫无波动。

直到一抹亮色在屏幕一闪而过,布鲁斯绷紧了下巴。像是怕惊动屏幕里的那个存在,布鲁斯屏住了呼吸,画面倒带重来。那是一个矮小的影子,布鲁斯只能猜测这是属于一个孩子的高度,就像朱丽叶看的那个高度一样。它裹着黑色的斗篷,闪过屏幕的正是斗篷边缘黄色的条纹。

它?他?她?

它落地无声,只是在角落里一闪而过,转过转角消失在走廊,而布鲁斯切换到下一个摄像头却什么也没有看到。所有的摄影内容被他翻完都只有这么一段证明了它的存在。

无论如何,布鲁斯能够肯定那个存在确实是一个孩子。它游荡在韦恩宅的夜晚里(和他的身边)孤单而寂寞。布鲁斯用指尖描摹着那个存在,他想不明白,也不知道这从何开始又从何而来。

现在这一切就有点像个游戏,布鲁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漫不经心地盯着那一盒本不该出现的游戏碟(奇怪,他什么时候买过剑行者?)它呆在一旁,荧光反射着布鲁斯的脸。

他甚至还能给它取个名字,例如:鬼影迷踪:韦恩宅的幽灵?

他想亲眼见见它,想知道他?为何执着的留在他身边,想要知道这一切的缘由。

或许是童年的孤寂给他的阴影,他无法放任即使是一个幽灵的孩子就像他当年一样在夜晚游荡,他必须也不得不做点什么。


评论 ( 4 )
热度 ( 7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