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利爪!达米安三句话集合【上】

翻了翻利爪的翻译坑发现太太还有在汤上面回复小段子的。

所以就顺手翻译分享一下。

利爪!达米安系列授权翻译走LOF了解:

1.

一个三句话短篇,谢谢。关于利爪达米安第一次破除洗脑效力,试图逃跑。其他利爪们或是夜枭抓住了他,法院质疑他是否开始拿回失去的记忆。而夜枭保证这不会再发生了,仅仅是为了给他伤害布鲁斯的计划赢得更多的时间。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said: 

“解释一下,夜枭。“一个不露脸的声音愤怒地声明,另外两个爪子把夹在他们之中的男孩带到了房间的中心。达米安完全服从,他不得不如此,他的全身都被麻痹着,但他面容冷酷。他的眼睛闪回过往的记忆,眼神愤怒和黑暗。“你说你的系统是完美的。”

“它是的。林肯耸耸肩,翻开了他的腰带,拉出了一个注射器。当达米安的眼睛落到它的时候,他笑了。”事实上,只要我们想要,它可以重做无数次。”

 他转向了达米安。男孩颤抖着,试图慢慢地往后挪着脚,无论如何离开他。夜枭仅仅是咧嘴一笑。

 他爱他的学徒这样子。 

“不要动,达米安。”他冷笑道,抓住男孩的头发,抬起了他的头。“这只会有点小刺痛。”

“我记得的。“达米安自信地回击,只是话语中仍有轻微的震颤。“我父亲会为我而来的。他一直如此。你做什么尝试都不可能替代他。” 

“然后把你当做自己的儿子吗?”林肯哼了一声,让针扎进了达米安的脖子上。他高兴的看着达米安的眼睛往上翻白,彻底倒在利爪的抓力里。“上帝啊,为什么我要这样想呢?”

2.

三句片段:如果利爪达米安被命令去作为诱饵,诱使迪克进入猫头鹰法庭,他会是什么打算?加分项,如果达米安并不反对这个计划,因为他对他的兄弟困惑,并挥之不去的喜欢。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said: 

 这太容易了。毕竟,夜翼只要瞥到他一眼就会开始追着他。这之前就演练过数百次了,这男人的愚蠢如此好利用。

 “达米……罗宾!”夜翼喊道,“等等,拜托!”

 “你快到集合点了。”夜枭的声音在他耳边咆哮,“别让我失望,利爪。”

 而这一次,达米安并不打算。他不知道夜翼是谁,但他有种情感。他感到它深深地沉淀在它的灵魂里,联动着每当路遇,其他警员每次的表情。而也许,只是也许,如果夜翼被接纳进了猫头鹰法庭,他们就能花更多的时间在一起,而到那时,他就能知道为什么夜翼这么关心他了。

 还有,他为什么也这么关心夜翼。

 只要再走一点点,只要跳上另一块地方,然后——

“蝙蝠侠发现了。“夜枭骤然迸出。“行动中止,利爪。”

 “但是——”

 “中止。”他的导师嘶声道。“现在就终止。”. 

他停下了脚步,站在在下一个屋顶边缘,并转过身来面对着夜翼。大男人也停了下来,犹豫不决。

”罗宾…?”

Damian叹了口气,消失在了黑暗的小巷里,就当蝙蝠侠出现在他身后的屋顶之时。“我很抱歉。”

3.

利爪!达米安AU,达米安和夜枭在“训练”,我真的想知道训练发生了什么。顺便说爱你的作品。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said: 

 “这很简单。”夜枭哼着说,他的爪子挖入达米安的胳膊,然后轻松的将他撕裂,掷到了地板上,他留下的深长而鲜血淋漓的伤口取得了不一样的快感。“你要么行动完美,要么死。”

 孩子皱眉,还有点微微撇嘴。他用颤抖地手把自己撑起来,慢慢握住刀。他用了五分钟摇摇晃晃的缓慢的挪动着步伐,疲惫的摆出了第十次战斗姿态。他无视了手臂留下的鲜血,将重心避开了扭伤的右脚踝。“蝙蝠侠不会杀了我。”

“不,他不会。我会。“夜枭咧嘴一笑,他后退一步,交叉双臂好像他无聊一样。“现在。再来一次。”

4.

3句话片段提示利爪!DamianAU:Damian第一次在猫头鹰法庭上醒来,求你。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said: 

他不…害怕。或者困惑。非要说的话,更像是好奇。他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他之前从来没有去过任何地方。

“你能说话吗?”问话那人隐隐逼近。他的脸苍白,尖尖下巴,盔甲闪闪发光。尽管他看起来很面熟,但达米安之前从没见过他。只是如果他更矮一点,更壮一点——他的笑容更温暖一点的话。“你能理解我说的话吗?”

令人惊讶的——“是的。”

“很好。”男人后退时,把他从他显然躺着的坑里拉起来。“那我们开始吧。”

“开始什么?”

“找乐子”那人走远,正要漫步穿过房间,但很快意识到他没有跟着。他转身。“怎么了?”

他耸了耸肩。“…我是谁?”

“你是我的利爪。就像我计划的一样,”那人笑了,那有点令他不安。他走回来,蹲在他的面前。他慢慢地让尖利地爪套滑过他的脸颊,他感到血滴落在脖颈上,甚至直到他掐紧喉咙。他感到痛苦地望过去,但手只是掐得更紧。男人的笑容扩大。“你是完美的。”

5.

3句提示:我爱你的利爪!达米安的故事,但是我想知道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夜枭是故意把达米安当作目标的吗?还是一场伤害布鲁斯的机会?他们是如何抓住他的?他失踪多久了,直到作为利爪出现?他们对他做了什么,让他如此不稳定,对于那些呼唤他名字的声音?很多问题,但我会接受你给的任何答案。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说:

 达米安试图爬上墙,但立刻一只带着手套的大手抓住了他的脚踝,把他拖了回去。在他几乎撞到地面之前,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喉咙,把他举在了半空中,他的脚无助的挣扎。

“你好啊,侄子。”

随着手指渐渐收紧,那声音听起来冷酷,愉悦,。达米安抓着手指,试图踢到那个人,他几乎是眯着眼看到他的。他有着他父亲的基本轮廓,甚至听起来也有点像他。但是那不可能,父亲没有亲戚,父亲没有弟弟。 

“谁——“达米安堵住,感觉他的视线开始变黑。“你是谁? !”

“你的新导师。”那声音哼着,达米安感觉到脖子上的掐紧,然后他的肌肉开始松弛下来。”以及布鲁斯最可怕的噩梦。”

 

 最开始,法院本身并没有把达米安作为目标,他们针对的是蝙蝠侠,在这里,他们找上了雷霄古,去找出布鲁斯的地址/藏身地,在他周围跟踪,找到如何对付他。然而,夜枭负责了监视,他看到了达米安,意识到他是罗宾和布鲁斯的亲生儿子,并且将他作为目标将会是最好的机会去对付布鲁斯。所以,我猜是的,对你的问题来说,夜枭自做主的针对了达米安,但这也全是为了伤害布鲁斯,法院没对达米安做什么,除了必要的那些。全是基于夜枭的计划。

嗯,他们可能很容易的抓到了达米安。只要让他和蝙蝠侠分开行动,或是用一场假打劫让他单独行动,然后把他逼到角落,敲晕他。

他可能是失踪了几个月。两或三个月。服从命令可能是他第一次作为利爪出现。杀死蝙蝠侠是他第一个/‘大’的使命。

就跟我写的大多数利爪相关的,像是奖励(利爪!迪克),甚至和一点点的背叛(利爪!迪克)一样,达米安是被药物或者是某些邪恶的魔法洗脑的。但是技术并不完美,达米安的心灵仍然有裂缝。一旦某些事情触发,他仍能闪回那些和蝙蝠侠一同生活的记忆和技能。而当事情被触发之时,某种程度上这些事打击了他,甚至是吓到了他。这些潮涌般的记忆,他会难受并迅速恶化。有一次就是他的名字触发了它,而他只能不去想,不谈论或是忽略它。

大多数时候,回忆只是闪回并且短暂。然而有时它们持续逗留,此时夜枭往往会被选择告知。所以当这些发生的时候,他们会再用一次药,或者魔法,让他再一次忘记服从。

6.

3句提示:一个利爪!达米安的想法。在达米安恢复记忆之后,雷霄来到了庄园打算对他的孙子弥补他的过失,也许还玩了一盘国际象棋。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说: 

管家轻易地让他进了庄园,只是他带他穿过房子的时候,举止强硬冷酷。

但他不在乎,管家的宽恕不是他所寻求的。

因为尽管存在分歧,那依然是他的血脉。那是他的孙子,而他犯下了滔天过错。

客厅里,达米安被马戏团男孩和湿婆女儿围在一起,他们两个人的默视比老管家的更为尖刻。达米安的蓝眼睛仍然浸润着蜂蜜色,那是唯一一个不朽的证明,证明他曾忍耐过的伤痛,而他是也是唯一一个所有人中看起来不愤怒的人。他看起来……什么也没有。

“外公。”达米安安静的打招呼,从卡珊德拉宽松的怀抱里悄悄地溜出来。他向前走了一步,但不会更近了。

“达米安,”雷霄开口。“我——”

但达米安不想听。他几乎用了一分钟来摇头,然后他说,“喜欢来一盘象棋吗?”

7.

利爪!达米安三句话:布鲁斯用手臂搂着哭泣的达米安安慰他。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说:

 

我们认为这是这篇的延续。【注释:下一篇】 

 

~~ 

~ ~

 

  

夜枭差不多停顿在那数秒,然后达米安从迪克身后猛冲了出去,跑向了布鲁斯。布鲁斯明察秋毫,他立即蹲了下来把吓坏了的孩子搂进了怀里。

迪克站在他们旁边,他一边轻声的对别人说话,关于处理夜枭,一边保护性的站在一旁。布鲁斯默想着之后谢谢他,为了他让他专注达米安一次,而不是去处理恶棍。 

“没事的,你会很好的。”布鲁斯吸气,让斗篷包住他们两个。达米安的肩膀抖得像打颤的牙齿。他抱着他的头,轻轻搂紧,在男孩的发额亲吻,“我和你在一起,儿子,我抱着你。”

8.

三句话提示:利爪!达米安在夜巡的时候再次遇到了夜枭,但蝙蝠家(主要是杰森布鲁斯和迪克)救了他。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说:

我以为你的意思在他从法庭获救后,是吗?

 ~ ~

达米安僵住了。他感到羞愧,当那个人从黑暗里出现,笑容邪恶黑暗,简单地摇晃,他就僵死了脚步。他忘却了所有他曾被—塔利亚,布鲁斯,这个男人自己—教导过的技巧,只会完全彻底恐惧的站着。 

他不想回去。他不能。

然后,夜翼如黑暗天使般从天空降落在他面前保护着他。然后红头罩站在巷子口开枪,子弹精确毫不浪费。然后,蝙蝠侠从阴影里浮现,和红罗宾,破坏者一起。他们所有人都沉默,他们所有人都愤怒。

而夜翼从来没备着武器。迪克从来不采取战斗姿势。他只是执行一个步骤,用他的身体将达米安夹在他和墙之间,并简洁的咆哮:

“我们警告过你了。”

蝙蝠侠和他的盟友们动了。

夜枭永不会有机会站着的。

 

9.

利爪!达米安三句提示:我能要一个夜枭的内心独白吗?也许是他意识到罗宾是谁,他和蝙蝠侠的关系是什么?还有,你认为这个世界里达米安在搬进和爸爸同住之前有建立起他身为奥古的声名吗?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说:

 

作为同人,所有事都是(和官方是)一样的,除了达米安被带走替换他的死亡,还有在猫头鹰之夜发生的事情。我认为阿尔弗雷德猫出现得早了点。所以,没错,达米安有作为奥古的声名。

~ ~

  他不敢置信他之前没发现。不敢相信他不知道。不过话又说回来,很少人做到了。布鲁斯很好的从文件上隐藏了他,把他混在他这一伙人里面。

但一旦第一个面具掉落,其他人的也很快掉落。一旦他知道他的哥哥有一个儿子,一个血脉之子,一个幼小的过去最喜欢的事是皱眉的孩子,那么抓住蝙蝠侠和罗宾之间的相似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他看着那个小小的黄色光芒跳跃过屋顶,跟随着那个法庭真正想要的,那个法庭本应该拥有的【联系上下文,此处指迪克】,他们两人正在前往蝙蝠侠等着他们的地方。

重重地,迅速地打击,打在他们的痛处,毫无怜悯。 

他咧嘴一笑,当蝙蝠侠伸出手把他的斗篷裹在了男孩的肩膀,当这个男孩——达米安,他学着——靠向了蝙蝠侠身边,并打了个哈欠。

拿下布鲁斯·韦恩将不费吹灰之力。

 

10.

三句话:超人。在利爪!达米安AU里随便哪里。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说:

~ ~

 

 “我需要你呼吸,好吗?”克拉克低声说,他紧紧地抱着孩子,摩挲着他的背部,并忽略男孩侧面拼命想刺向他的刀子。“吸气,呼气,达米安。来啊。”

他看到旁边的阿尔弗雷德心碎。达米安因为哔哔的雷达声传来而陷入了恐慌。因为夜枭正在追逐黑蝙蝠,夜翼穿过了屋顶,而达米安正在拼了命的要去救他们,去把自己丢回去,去跳回火坑期望着夜枭因此可以放过他们。

不幸的是,达米安被彻底的困在这里。任何原因都不许离开庄园,今晚,超人是他的保姆。

“他们会没事的。”克拉克安慰着大声哀嚎的达米安,按住他挥舞的拳头和逃跑的企图。他伸手摸摸达米安的头发,让他藏起来的脸直视着监视器,看着布鲁斯终于出现。“蝙蝠侠会带他们回家的。”

11.

利爪!达米安三句:在伤口治好之后,达米安有一次几乎要从庄园成功逃走了,但还是被阻止了。不是被别人,而是被提图斯。他的狗冷静地快步走在他前面,扔出各种各样的玩具,请求利爪和他一起玩,达米安最开始忽略他,绕开他,继续前行,直到提图斯挖出了一个脏兮兮的旧网球。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fishfingersandjellybabies Said: 

 这易如反掌。毕竟,他们所有人都筋疲力尽了。而他不是。他被治疗,最终变得更加强大了。

逃跑不会花很长时间的。

或者说,它本不会。如果那个愚蠢的狗——他们声称狗是他的——停止跟着他的话。

“走开。”他从鼻腔发出。

这只狗没有。相反,他只是跑到了他的前面,只有当他跑得太远了才会转回来,达米安绕不开它,它坐了下来,发出了一声低沉悲伤的叹气。当达米安靠近他的时候,他慢慢地丢过来一个球,用鼻子顶着它过来。

达米安停顿了一下,他盯着那生物一会,看着那双闪亮的棕色眼睛。他叹了口气,拿起了球。

“好吧,但只有一次。”


评论 ( 4 )
热度 ( 4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