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最佳拍档

逆序罗宾,年龄操作,达米安在布鲁斯死后担当了三年多的蝙蝠侠,迪克是他的罗宾。
迪克15,达米安23。顺便一提,提姆是红头罩,20岁,曾死亡两年。杰森是红罗宾,17岁,现在在少年泰坦。
警告:DickDami 迪克有点黑

达米安知道这天必定会来临。


他走过走廊,看见旁边陈列柜上的玻璃反射出他身上的制服,那身黑漆漆的曾让他觉得沉重的无法呼吸的制服。按理来说,他本应感到轻松,他从不想就这样披上这身制服,但他的内心深处却传来隐约的疼痛。


“达米安,过来。”

布鲁斯坐在椅子上,罗宾抿着嘴站在一旁。

“晚上好,父亲,格雷森。”他颔首简单地打过招呼,某种隐秘的疼痛翻滚起来。

“……”迪克没有说话,甚至他绷着脸,盯着脚下的地板,看也没看达米安一眼。

“达米安,在我失踪的这段时间里,你做得很好。”布鲁斯的话被达米安打断了,他看着布鲁斯,“这也有格雷森的功劳。”布鲁斯跟随他的视线看了看一旁的罗宾,而罗宾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惊喜的看着达米安,直到他意识到这和他原本想营造地情绪不一样才重新撅起嘴。


“好吧,你们做的不错,”布鲁斯补充,“不过……我想是时候让蝙蝠侠回归了。”


“……”达米安不得不深呼吸了几下,他本有准备,他甚至早在杰森言之凿凿地宣称布鲁斯还没死的时候就该有预料,但他依然感到某种撕裂的痛苦。


他看向低着头却从眼角的余光里含着莫名的期待看着他的罗宾。“是的,我知道了,父亲。”他最终说道。

迪克的眼神变的失望而哀伤,他绷紧肩膀就像每个噩梦的夜晚里坚硬的弧度。

他在渴望达米安为他们而坚持,为活力双雄而抗争。

但不可能,不应该。

他应该跟随真正的蝙蝠侠,而非他。在最开始,他也曾直言不讳,说他只想要真正的蝙蝠侠。 达米安自认自己做得不好,他没有像一个蝙蝠侠对待罗宾一样对待迪克,他只是尽可能地去做到。

“很好,去休息吧。”布鲁斯说。

达米安转过身,步伐仿佛深陷在泥沼里,必须以千钧之力去移动。他走过拐角,走到平时休息的地方,伸手开始脱下制服。深色的手套被剥离,他的内心充满不情愿的尖叫,让他更加烦躁。

“你说过我们是最好的!”迪克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他终于还是跟了出来。他的声音有奇怪的尖利和酸涩。


达米安背对着他,“是的,可他才是蝙蝠侠。”他尽量心平气和地说,但心里一直在尖叫斥责他自己说谎。

“可是……可是我只想和你搭档。”迪克失落地说,他用脚尖摩擦着地板,气呼呼地开口,“他是蝙蝠侠,可我是你的罗宾,不是他的。”

“……”达米安叹了一口气,他转过来,面对着年轻的罗宾,他的眼睛红红的却固执的看着他,“格雷森,所有的罗宾都是和他合作的,他会是一个好老师的,他能教你我教不了的东西。”以及给你每一个罗宾渴望并为之奋斗的东西,达米安相信迪克能做到,他是如此好一个罗宾。

迪克抿嘴,他追问,“那你呢?”他的手指交缠摩擦,暴露年轻男孩紧张的内心。

达米安脱掉上衣,忽略内心对回答的抽痛,没意识到罗宾慌乱的眼神,“哼,还能怎么样?回去当夜翼。”他停了一下,意识到迪克追问的意义,“我们没有结束,格雷森,我们只是……只是不是蝙蝠侠和罗宾好吗?我会过来看你的。”达米安皱着眉,别扭的说,就像噩梦的夜晚里无奈却认真的安慰迪克一样。

“你是说你会想我,是吗?”迪克咧嘴一笑,他走过来仰视着达米安,“我会试着和布鲁斯相处的,但就像你说的——”

“——我们是最棒的。”达米安附和着迪克一同说道。

“别担心,”达米安换下裤子,“父亲比我好相处得多。”

迪克突兀的红了脸,他使劲摇了摇头,“我觉得你很好,Big D。”他半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所以,你应该不会很快就走吧?”

达米安沉默了一会,他可以就这样走掉,但……“不,没那么快。”他说。

“太好了!最近新出了一款游戏,你能陪我吗?”迪克期待的说,他的手在背后握成拳头。达米安并没有想起来最近新出了什么游戏,但他依旧点头,并在迪克冲上来的拥抱里翻白眼。

他还期待着多和迪克花一些时光,来纪念他们永别的蝙蝠侠和罗宾。

“……放手,格雷森,够了,快滚回去睡觉。”几分钟后达米安忍无可忍,并冷酷的无视迪克的狗狗眼,“不,我绝不会再让你上床,该死,你的睡姿就是地狱。”

然而最后他还是妥协了,咒骂着迪克该死的别再傻兮兮的笑了。

几个月后,达米安正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内心依然为分别而痛苦,他也曾听说迪克和布鲁斯磨合的不好,但他没去问,他怕他会忍不住和布鲁斯吵架,他会忍不住指责他做的不够好。


达米安停在门口,他对门口的湿脚印眯起眼睛。

“谁在里面?”他谨慎的推开门试探性的问道,“谁?”屋子里黑暗而宁静,他慢慢的走进去。

然后,他在沙发上看见一个蜷缩起来的罗宾,湿答答的制服还贴在对方身上。他有些不满(欣喜)的推醒了迪克,丢给他一条毛巾和一套旧睡衣。“滚去洗澡,别在我这里感冒。”

迪克揉了揉眼睛,刚醒来的忐忑化作喜悦,他拿着毛巾和睡衣高高兴兴地去洗澡了,而达米安瞥了一眼响起来的电话“来自布鲁斯”上面写着,他按掉了电话。


迪克擦着头发出来了,当他看到达米安面无表情地坐在沙发上时,面色一下苍白了起来。达米安抬头示意对面的沙发,他依言坐在了对面,手指抓着袖子。

“你跟父亲怎么了?”达米安开口问到,“布鲁斯没通知我你要过来,而且还是这么糟糕地天气。”

迪克抬头直视着达米安,“我不想和他搭档了,我想和你一起。”

达米安看起来没有生气,迪克像是因此受到了鼓舞,“我受不了他,他总是说,迪克,你还要努力,迪克,你还做的不够。可是他从来不说我哪里做得不好,我一直一直训练自己,可他永远不满意我。我不想做他的罗宾了!”迪克咬着牙,期待的看着达米安,“达米安,我很想你,很想念我们的搭档。”他说。

“……”达米安沉默,“格雷森,你真的确定吗?”他不敢相信迪克放弃了布鲁斯,他知道布鲁斯不够好,但他不相信他能越过父亲。

“当然!”迪克激动的说道,他的蓝眼睛因此闪闪发亮,“我想这个想了好久了,就算我们不做蝙蝠侠和罗宾,我们也能做夜翼和乌鸦。只要我们是最棒的拍档就好啦!”

达米安审视的看着他,他还在纠结,最后他慢吞吞的开口“……不,”他的话让迪克心头一紧,他结结巴巴地说,“达……达米安?”

男人抬头看他,他平静地说,“不,不要乌鸦,太难听了。”迪克目瞪口呆,而达米安笑了起来。“我没说我要拒绝,傻小子。”

迪克吞了吞喉咙,想知道是否有人意识到达米安是如此的有魅力,而他是如何能保持长久的单身是对他而言是一个谜团。

达米安推过去一杯牛奶,用回指挥而傲慢的语气,“好了,名称明天再谈,现在是小鬼上床睡觉时间了。”迪克立马睁大了眼睛,期待的看着达米安,后者抽抽嘴角,挫败地说道,“行行行,你个小混蛋格雷森。”他嘟囔了一句“该死的我就知道最开始放你上床就是个错误。”迪克捧着杯子假装听不到。

当达米安从浴室出来,他看见迪克躺在床上,规规矩矩的把手放在两旁就像一个乖小孩。达米安心知这只是假象,等到早上起来,这个小鬼就能用尽他的柔韧性缠绕在达米安身上,他的警觉性已经放弃了和这个小鬼斗争,最开始他就不该心软让做噩梦的小鬼进门。

他拉起被子躺在了旁边,离得不近也不远,一个拳头的距离。达米安闭上了眼睛。他本以为会很难入睡,因为他做了一个糟糕的决定,他留下了格雷森。布鲁斯会为此跟他吵架,还有一大堆书面上的文件要解决,迪克的新装备和新制服,达米安已充分领略了迪克的浮夸风格而他暂时还不想败坏夜翼的名声。所以他本以为他会睡不着。

然而他很快地入睡,就像是他享受着这一切,混乱的背后是美好的希望。


最佳拍档回归,他在心里默念。

迪克悄悄睁开眼睛,他还没有入睡,欣喜的情绪塞满胸腔,心脏还在砰砰的跳动,头脑反复播放着认知,他真的成功了,他不去想蝙蝠侠可能对此的反应,单纯的相信达米安的话,他说可以,那么就可以。

迪克转过头看着达米安。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男人平时紧皱的眉头松开,因为混血的缘故,达米安的睫毛长而浓密,鼻子挺俏,嘴唇微厚而性感。迪克眨眨眼睛,狂喜冲昏了他的头脑转化成某种长久以来的朦胧感觉的冲动,他捏紧拳头,手汗渗出,心跳震耳欲聋。迪克慢慢的挪动,他靠上达米安的身体,紧张的感觉到男人在那一瞬间绷紧而后松懈下来。他继续移动,撑起手臂将上半身抬高,屏住呼吸,脚趾蜷起在逐渐靠近的脸庞,他一触即收,心脏却轰然在胸膛爆裂,血流从头到脚冲刷,柔软的触感在大脑里不断回放。


苦恼的青少年蜷缩在达米安身边,觉得今天绝对是睡不着了。

迪克清楚达米安还没有意识到他的秘密,否则他只会被无措的男人直接简单粗暴的隔开,以此来治疗所谓的“青春期混乱”。所以他还有机会。他能够做到,他知道达米安容忍他到一种不可思议的限度。他清楚他已经踏入了许多人都不曾踏入到的达米安的内心,他必须步步小心,但他依然需要前进。

他需要,也渴望了解达米安的全部,作为交换,他会非常乐意交出自己的全部。

首先是,最佳拍档。

迪克露出微笑,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

End

写的我停不下来啊!我本来想写混乱青春期的!为什么只写了在一起,我难过的昏过去。

评论 ( 8 )
热度 ( 74 )
  1. 冥国坏鬼名士艹哭Damian 转载了此文字
  2. 拿坡里黄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