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坠落人间

越界后续

提姆站在那栋屋子前犹豫不决,他摸着门牌上深刻的“Big D&Little D”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屋子里。他已有多日未曾进过这间屋子,从迪克生病开始,从迪克失踪开始。所有触目可及的都刺伤他的心灵,提姆抿起嘴,第无数次质问自己该不该如此做,但这一切的思考都在他看见达米安的时候终止。


达米安侧躺在床上。提姆看到年轻的天使依然面色苍白,他身后的翅膀亦耷拉着萎靡不振。笼罩的圣光黯淡灰暗,象征着他虚弱的状态,只有胸口微弱的起伏潜藏生命的迹象。


提姆松了一口气,他知道不久后达米安就会好起来的。


……然后投入到下一场战斗之中,循环往复。

“说话,德雷克。”达米安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他转过脸正对着提姆,失血过多的苍白并没能减少他一丝一毫的傲慢,“不说就滚出去。”

“达米安,”提姆开口,所有的决定在看见达米安无意识紧抓在手里的那根羽毛而尘埃落定,“你必须停止这样的行为。”

达米安懒洋洋的抬起头,他嗤笑一声,“你没有事情好做了吗,泰坦那群小天使呢?”

“他们很好,”提姆走近一步,达米安眼下的乌青一览无遗,他把自己搞得一团糟,这一认知让提姆心痛,“但你不好,达米安,你该放弃了。”话开了头,后面自然就好说的多了,“你不能永无止境的愤怒下去,将情绪发泄在恶魔身上。这次你被四十只恶魔围攻只是重伤,下一次呢?还是在那之前,你就毁灭了自己?”

达米安愤怒的瞪大眼睛,他卷起刻薄的弧度,“怎么?你要来教训我是吗?别担心,德雷克,我现在也能把你的手臂折断,让你看看我要比你好的多。”

提姆摇了摇头,“我是说你该放弃为了迪克的事情折磨自己。”

气氛蓦地沉默下来,那个名字就像一根针,挑破所有暗藏的伤口。提姆琢磨着达米安的表情,几乎听见血流不止的声音。达米安僵住,他眯起眼睛扫视着提姆,随后变的空白,“我没有。”他生硬的否认。

“迪克已经消失了,达米安。”提姆说,“任何的方法都没能找到他。”他委婉的没有说出那个词,可达米安足够领略到这一点了。

“要是迪克在,他也不会放任你如此莽撞地参与战斗。”提姆丢下了这句话,他环顾这间屋子,仍能想象达米安与迪克的相处。他也怀念迪克,那位温柔而稳重的兄长,所以他理解达米安,放任达米安将无处安放的悲伤和愤怒宣泄在战斗里,但情况越来越糟。

达米安的动作失衡,盲目而自大的相信自己能处理所有的情况,深入险境去搏杀,仿佛享受命悬一线的刺激。

“我已经向布鲁斯申请将你暂时调出战斗小队了,相信布鲁斯很快就会批下来的。”提姆回过头说,所有人都被这次吓到了。当他们赶到那里,达米安几乎是奄奄一息的躺在那里,被数量众多的恶魔尸体包围,鲜红染遍了一切。他的一只翅膀被折断,古怪的扭曲着,骨头从断口可怕的支棱出来,鲜血从他身下淌出形成血泊,手臂上,肩膀上都有血肉被撕咬的痕迹。他没有死就已经是最大的惊喜了。

“……啧,”达米安不满的说,他瞪着提姆,“就算父亲把我调出去,那还有别的战斗小队。”但他们心知肚明这没有用,布鲁斯足够神通广大到让达米安加入不了任何一个小队,下不去天堂一步。

达米安烦躁的搓揉着手中的羽毛,他冷笑一声,“那我就自己下去,你们拦不住我的。”他向来言出必行,这一点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德雷克,你根本就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搬出这样的话又有什么意义?”

“你发现了在格雷森身上发生了什么,你没有说,你知道我在做什么,你没有拦我,事到如今,你来阻止我?你看到了这一次的结果,你要在最后一步拦住我吗?”达米安彻底撕下来交谈的虚伪面纱,他忍不下去了。

提姆直视着达米安,某些激烈的情绪厮杀在空气之中,男孩绿色的眼睛锐利而年轻,温暖而疲惫。

他知道真相。

迪克堕落了,而达米安正以身犯险的去寻找他。

更糟的是,他成功了一半。

迪克出现了。

提姆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是恶魔的尸体告诉了他。当场超过半数的恶魔不是被达米安杀死的,而是被一个更加强大的恶魔所杀。那个恶魔付出了代价,以极其快的速度杀死了当场剩下的恶魔,独独留下了濒死的达米安。其他天使将之视为恶魔之间的内斗,可提姆知道不是,他本希望保守这个秘密,但显然,达米安也知道了。

“你……你看到他了?”提姆惊讶地说,他的心骤然提起来,他不由的疑问,“你怎么确认是他?”


达米安瞥了他一眼,神情复杂,“我当然知道是他。”他确凿无疑的说,劳累和欣喜在眼底翻滚,“我不断的回忆那些特征,背都背下来那些黑色的图腾长得什么样子了。那是他。”在这最后的三个字里,他的声音柔软而深情,怨恨而深爱。“人形,黑色头发,蓝眼睛,力量强大,还有……”还有那个一如既往的轻柔怀抱。

达米安抬眼看着提姆,他平静的说,“他既然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不会放弃。”

提姆捂住了额头,这下麻烦大了。

“达米安,你不可能指望着迪克每次都能及时来救你,你会死的。”提姆徒劳的试图挽回。

“别傻了,”达米安丢开了那根羽毛,看它飘飘扬扬地落下,“我有我的办法。”

提姆悚然,他忽然意识到达米安的打算,眼睛急速地扫过屋子,那些缺少的东西,那些从他一进屋的时候就拨动他神经的痕迹。“你——达米安,你疯了?”

达米安冷静的回答,“反正都是死在恶魔手里,在哪里又有什么所谓?”他露出一丝微笑,“生或死,成功或失败,你要下注吗?”他抓住下落的羽毛。

“……我无论如何也拦不住你吗?”提姆无需回答,他捏紧手指。“即使你成功,炼狱的环境也会致你死亡。”

达米安哼了一声,“我还没有那么白痴,德雷克。”他的话让提姆想起了前些日子里他所借得书籍,那些书名在他脑海里翻滚,化作赫然的白纸黑字。

“人间。”他说。

“算你聪明。”达米安不咸不淡的说,他的羽翼抖动,那些折损的骨头已经愈合复位。“你会告诉父亲吗?”

提姆沉默,他已经感到他进入这里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过多的真相积压在手中,选择摆在他两边,筹码不相上下,衡量爱或生,权比白与黑。

“祝你好运,达米安。”提姆最终说道。

天使的生命永久漫长,他们死亡的唯一方式除了与恶魔战斗,只有堕落而失去资格。

对达米安而言,无论提姆做出什么选择,他都会不可避免的走上这两条道路之一。

那么,生或死,成功或失败,他做何选择已不言而喻。

他只能相信达米安,相信那个千钧一发还是出现救下了达米安的迪克。

达米安没有回答,然后提姆也不再等待,径直离开了那里。这场谈话已经走到了尾声,所有的底牌都被摊开,他们都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剩下的,唯有交予上天裁决。




达米安韦恩坠落。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50 )
  1. 拿坡里黄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