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鬼影迷踪:韦恩宅的幽灵02

鬼影迷踪02


父子亲情向


首要的问题在于——

你要如何捕捉一个幽灵?

韦恩大宅的藏书虽然丰富,但布鲁斯很确定其中并没有与之相关的内容。他向来对自己的记忆力有极强的信心,所以他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了在网上发布了求助。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永远不知道网络背后的人是谁。

然后他在半个小时内收到了不下十个建议去看医生的回帖,甚至有些人直白的表示你可以来找XXXX。

布鲁斯遗憾的摇了摇头,继续等待。接下去是一部分来开玩笑的,像是他需要去找温彻斯特之类的。布鲁斯抽了抽嘴角,再次严肃认真的发布了回答。他窝在沙发上,充满耐心的在那些无趣的回答里等待着。(很奇怪,他本以为他不会这么有耐心的等待,直到现在他意识到他已经预备好了一段漫长的时间来做这件事。)

到了最后,在数十条的回复里,他开始遇到一些正经的回答,向他询问他这么做的缘由,和幽灵的类型。布鲁斯尽可能的回答了他能回答的部分。

这位用户最后回答道:“根据你的描述,它应该是意外身亡的孩子的幽灵,很可能是因为你对孤儿院的拜访沾染的气息吸引了他,或者是你的条件和他生前的亲人相似,这才导致了它的相随。不过,它虽然没有主动出现过,但是从你身边的人会受到影响看来它具有的能量属于比较强大。你想和它谈谈的话,就用它眷恋的东西引它上钩,然后用铁或盐困住它,之后是铁或火药杀死它还是完成它的心愿就看你自己的想法了。

最后,我不得不警告你,不管是什么样的幽灵,那都是我们所不了解的物种,所以尽管它是没有恶意的孩童幽灵,但你最好小心谨慎。”

布鲁斯合上了电脑,他抬起头,酸涩的眼睛盯着天花板。屏幕的残影还印在视网膜上变成一片黑色,就像那个孩子飘飞的黑色斗篷。布鲁斯平心静气的看着黑色逐渐消亡,消失在平凡无奇的天花板的背景里,再使劲眨眨眼睛,让蔓延开的泪水滋润整个眼球。

很好,他已经得到了一个足够模糊但也许是最接近的答案。

下一个问题,什么会是一个早夭的孩子所渴望的?

或者换句话说,在布鲁斯身上,它在追求着什么?

一个声音回答了他。

恍如隔着晨起的雾气,在遥远的对岸,某一个失落而疲惫的旅人回答了他。

“父亲”

它喜悦而平静,傲慢而骄傲的呼唤着,但声音太过遥远,它只能飘散在微风之中模模糊糊被他听到。

布鲁斯的嘴里泛起苦涩的腥味,他不禁自问,他可以做一个父亲吗?他能算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吗?他的行为足以让迷失在这座大宅里的幽灵错当作早已失去的父亲吗?

他不能如此自傲的认为,也许只是这幽灵曾如幼时的他一样,将风吹动的窗帘当作父亲的幽灵的证明。只是事实正好相反,它作为逝去的幽灵以极大地渴望将布鲁斯错认做活着的父亲罢了。

但布鲁斯并不值得这份思念。

他只是一个在错误时间出现的错误的人,它不该在他身上消磨它的渴望和追求。当目标错误,无论付出多少,最后你也得不到你想要的而只会失去你所仅有的,这是布鲁斯的经验之谈。他过去曾犯下无数错误,那些错误让他得到后又失去,只有永恒的痛苦提醒着他。(但他连痛苦都已经模糊。)

头脑的思绪转得太快,那些纷乱的念头和模糊的声音搅合在一起,眩晕和闪光,形成光怪陆离的漩涡,它吞噬布鲁斯的精神,教他不知不觉中合上眼睛,蜷缩在沙发上。

他在飞。

哥谭的高空狂风呼啸,但他心情愉快,抓紧手中的钩绳,他毫不担心自己会落下去。红外的眼镜覆盖视野,将漆黑的城市照亮,他听见另一个滑过风中的声音,某种更为强大的喜悦蔓延,低沉的笑声从喉咙里发出。

“你来迟了。”

“——”

他弯起嘴角,对孩子气的回答感到好笑,但这似乎招致了他的同伴的不满。裹着黑色斗篷绣着黄色的条纹,它不满地朝他撅嘴。他情不自禁伸出手,朝它的头顶摸了下去。

然后笑声骤起。

疯狂的铺天盖地,诡异的紫色渗透一切,明晃晃的绿色吞噬天地。

那些令他感到安详的黑色被吞噬,就像视网膜上残留的影像逐渐消亡。

布鲁斯从梦中醒来,他睁开眼睛,看见地毯上雪白的月光——

以及那个小小的黑影。

剧烈跳动的心脏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说不清是期待还是紧张地汗水蔓延。布鲁斯悄悄地绷住呼吸,他紧紧地盯着那团深色的影子,猜测身后那个幽灵用怎样的目光看着他,是渴望还是怀念,是深爱还是怨恨?

它是否期待布鲁斯回头,真正的看到它?

 

 

“……我真的孤身一人。”

 

 

那声音就和他想象的一样,柔软而悲伤,触动布鲁斯回忆里游荡在空空的大宅里的他自己。在那时,它和小布鲁斯重合,他们都一样渴望抓住过去的影子,汲取一丁点的温柔,甚至死亡也不能使他们感到恐惧。

布鲁斯不知道想阻止的是幽灵还是自己,是幽灵渴望一个父亲还是他渴望一个孩子。

但他忍不住。

他回头了。

蓝色与绿色交汇。

隐藏在月光下的孩子有张圆圆的脸庞,它是个男孩,他如此年轻。黑色的短发支棱起来,男孩有双美丽的眼睛,清澈而盛满悲伤,他睁大眼睛看着布鲁斯,微深的肤色和深深的眼窝显出混血的特征。

裹在黄边黑袍的幽灵震惊到只能看着布鲁斯。

布鲁斯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晚上好,孩子。”他说。

 

他也许说错了话。

幽灵抿起嘴,阴影吞噬他的一切,只有月光反射在柔软的斗篷上。

 

“晚上好,韦恩先生。”


TBC

评论 ( 8 )
热度 ( 3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