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完结】糟糕观影体验09

完结章


CP:dickdami


【利爪朝蝙蝠侠冲了过去,他的利爪扎坏了座钟,而蝙蝠侠反手抓住他将他掷到地上,回身射出微型炸弹,在冲出窗外的一瞬间,按下了起爆器。

爆炸的气浪将他甩出,蝙蝠侠几乎是整个后背硬生生的砸到了地上。

他射出钩绳,带着那些追随的利爪跳上了屋顶。

越过整个房屋,蝙蝠侠落进庄园里,他从另一个地方降落进了地下。】

杰森咂舌,“那家伙到底带了多少利爪出来?”他无意之中看了一眼提姆,迟疑地说,“小红……?你是在统计利爪数目吗?”

提姆恼怒的瞪了他一眼,凶巴巴的说,“不行吗?你不也想知道有多少个利爪吗?”

“那毫无意义,德雷克。”达米安戳破他,“完全只是你自己的收集癖罢了。”

布鲁斯一僵,他悄无声息的把手指从暗藏的计算器上收了回来,正欲盖弥彰的打算咳两声,却发现迪克正看着他。“咳咳,回去看电影,迪克。”布鲁斯粗声粗气的说。

“……”迪克只能微笑。

【另一边,达米安仍在挣扎,而玻璃罐中已经淹没了一半。

见无论如何都不能打破坚硬的玻璃,达米安咬牙转而去摸索排入液体的管道。

他深吸一口气,潜入液体之中,从靴筒里摸出一个起子,撬开了一部分的钢板(提姆:“力气挺大啊,小怪物。”达米安:“啧,比不上你的怪物男友。”)他将手探入了软皮管中,发力扯了下来,去扭动阀门。时间流逝着,他嘴里的空气也在流逝着。(达米安:“格雷森,呼吸,呼吸!”)

“铛!”玻璃罐从高处坠落,碎了满地。

达米安躺在碎片之中,猛力的咳出那绿色的液体。

他站起来,目光凝视在温度计上。】

“我的老天啊,”迪克长舒一口气,他警告道。“达米安,那液体可不是好东西。”

“……我看起来像傻子吗?”达米安的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这句话,他仍然窝在迪克的怀抱里,得意洋洋而又高傲自大。

“逃脱时间三十秒,时间压缩了。”提姆看了一眼手表。

“……我觉得你该吃药了。”杰森说。

“和庄园战斗的时间应该不是同一时间。”布鲁斯说,“否则跟不上。”

【沾血的飞镖丢在地上,迪克正在包扎伤口。(达米安:“……这种包扎是儿戏吗?”迪克:“哼嗯,电影不追究这个,达米安,除非你愿意给我绑个花?”)

“在没有帮助的情况下,我们没法对付他们那么多的东西。”蝙蝠侠从另一边走过来。“阿尔弗雷德,进度报告。”

在机房维修机甲的阿尔弗雷德回复。“很快。”

“很快还不足够——”蝙蝠侠的话还没说完,洞顶就传来爆炸和震动的声音。

一阵摇晃,蝙蝠侠和夜翼勉强稳住身形,他们抬头看到洞顶坍塌,巨大的石块落下。(杰森:“哦,你的车完了。”)无数的利爪从上面跳了下来。

他们别无选择,只能冲了上去。

另一边,红灯亮起,阿尔弗雷德手边的平板也发出提示音。

老管家点开蝙蝠图标,达米安的声音响起。

“潘尼沃斯,这里是达米安。”(提姆:“哎呀,右下角那个大头照是谁啊?”达米安:“想死直说,我会满足你的。”)

“达米安少爷,您在哪啊?”阿尔弗雷德惊讶地说,“怎么……”

“别问问题,听我说,”达米安急切的打断了他,“利爪在零度以下无法工作。”(迪克:“所以他果然是打算把你像利爪一样冻起来。”)

蝙蝠侠和夜翼还在外面迎战。他们一边打一边后退,夜翼甚至从扶梯下面只用一个空翻就上到了二层。(杰森:“所以完全不知道你在和小恶魔打得时候干嘛左一脚右一脚的上去,炫耀柔韧性吗?”)

“阿尔弗雷德。”蝙蝠侠催促。

“先生,还有一些最终的调整。”老人站在机甲前面。“你看,我收到了私人信息,来自少爷——”蝙蝠侠已经没心情听他说下去了。

“打开这该死的门!”蝙蝠侠暂时击退了前头的利爪,躲入了门内。合上的门甚至夹断了一只利爪的手臂,乌黑的液体蔓延。(提姆:“迪克还在外面,最好他能多坚持几分钟。”)

夜翼从二层扔下去一个利爪。

“你本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利爪。”他的背后传来了利爪的声音。夜翼摆出了姿势,而对方也毫不留情的攻了上来。(杰森:“一语成鉴,迪基完蛋了。”达米安:“闭嘴,陶德,除非你想去整口新牙。”)

利爪速度奇快,夜翼几乎来不及反抗就被打倒在地。他从爪套中伸出匕首,走向了勉强依靠着展列柜站起来的夜翼。夜翼几乎只有防守的能力。】

“五场,一场都不少。”达米安突然对迪克说到,后者睁大了眼睛。

“什么?——哦,你在担心我?”迪克想起了之前约好了的切磋,他戳破了达米安的心思,“那可不是我,亲爱的,你知道我有多厉害。”

达米安讥笑,“你落魄的时候我看的也不少。”

“咳咳,拜托,收敛点?”提姆假模假样的提醒,旁边的老蝙蝠阴沉的脸色都能变幻出电闪雷鸣的效果了。

“当个演习吧,老蝙蝠,保不准还有结婚那天呢。”杰森悠哉悠哉的说,然后手里的啤酒就被布鲁斯收掉了,后者一脸冷漠,“你喝太多了。”

“WTF?!”

【罗宾从外面翻了进来,直奔密码储物处,熟练的输入密码,拿出了里面的短叉。】

“我想问个问题,有人愿意回答我吗?”杰森谦虚的说,提姆瞥了他一眼,堵住了他。“没有。别问。”

“我又没打算问你。”杰森反驳。

迪克替提姆回答了,“没人知道为什么达米安知道密码,也没人知道他干嘛不去找蝙蝠侠而是先来找这把短叉。”

杰森扬起眉毛,“是我听错了吗?语气好像有点抱怨?”

提姆看热闹不嫌事大,“我猜小恶魔是打算把短叉丢到利爪脸上,告诉他我们玩完了。你知道,和分手没两样。”迪克哽住,所有人都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

“别那么傻,格雷森,否则你和那个蠢货也就差不多了。”达米安立刻回答,“还有我知道密码是我听到了,听声辨数而已,我六岁就会了。”

“唔嗯嗯,”杰森心满意足,功成身退,甚至没介意达米安的蔑称。

“杰森……”布鲁斯叹了口气,他把所有的啤酒丢进了垃圾桶,“我不否认我有时很固执。”

很固执的不想习惯!

【蝙蝠侠操纵起了机甲,他的声音在机器里扭曲。

大门打开。

“现在,这句话我只会说一次,你们这群混蛋,从我的洞穴里滚出去。。”利爪们甚至被吓退一步。机甲如入无人之境一般横扫利爪。

而旁边的阿尔弗雷德正在用散弹枪击退利爪。(提姆:“阿福武器该升级了。”)

他们往前横扫,而阿福至少往正面开了五枪。(迪克:“这绝对是拖时间。”)

“布鲁斯老爷,我们必须得去调控室。”布鲁斯左右扫视,看到了调控室。他半蹲下来,让阿福攀爬上了机甲,直接从二层跳了下去,直奔调控室。(达米安:“啧,格雷森呢?”)

阿尔弗雷德用掌纹打开了门,进去按下了制冷按钮,瞬间冷气在洞穴里弥漫。

那些收藏品湮没在白气之中,而夜翼终于不敌利爪,双肩被剑刃深深扎入,被钉在了展列柜上。他惨叫一声,垂下了头颅。(所有人:“????”达米安:“搞什么?!”)

利爪们在冷气中停滞,冰冻。

一片静默之中,枪弹声传来,机甲被强大的火力震退。

利爪开着蝙蝠车从天而降。(杰森:“恭喜,你的车还在。”提姆:“还不如不在。”)

蝙蝠侠试图避开,但是翻转的蝙蝠车重重的压在了机甲上,利爪升起车窗,解开安全带。他捂着左手臂走向了机甲。(迪克:“他是拼命想替达米安除去你啊……”达米安:“并不想要。”)

“游戏结束。”他踏上机甲,伸出了利爪。

爆炸震飞了他,他摔倒在地,而布鲁斯,戴着半张撕裂的面具,从里面站起来看着他。

他撕掉了面具,布鲁斯走向他,愤怒的说,“你和你的猫头鹰法庭想掌控我的城市,摧毁我的家庭,最可恶的是,你还动到我的孩子头上。”他捏紧拳头,发出“咔咔”的声音。“所以,这大概会很疼,而我将乐在其中。”】

“你真的超级生气哎。”迪克感叹道。

“是的,我当然超级生气。”布鲁斯说,“伤害不会因次数而减少。”

“……”杰森不太舒服的扭开了脸,期望着有个人打破僵局。

“肉搏是两种最能发泄的方法之一,”提姆冷静的说,“疼痛和鲜血是最好的兴奋剂。”

“你对此颇有经验啊,德雷克。”达米安敏锐的说。

“我对另一种减压方法更有经验。”提姆在说完一秒之内感到有一点点后悔,其余的在达米安瞪大的眼睛里被吞掉了。

【利爪狞笑。

两人缠斗在一起,完全摈弃兵刃,拳对拳,肌肉的搏斗。

蝙蝠侠见招拆招,他避开利爪的攻击,攻击他的关节,将他一个背摔扔了出去。恼怒的利爪从废墟中抓住了两把标,他重新冲了上来。

但布鲁斯比他更厉害,飞标被强迫着丢掉,就连伸出的利刃也被折断。

——但布鲁斯忽略了另一边的利刃,它深插入布鲁斯的腹部。

他捂住伤口,跪倒,然后倒在了地上。

“我带走了你的男孩,”利爪居高临下,他朝布鲁斯的脸猛踢,靴底弹出尖刺狠狠地扎在了布鲁斯背上,(罗宾们传来了“嘎吱嘎吱”的咬牙声。)“而现在……”

“不!”达米安打断了他,飞踹下来。(提姆:“千钧一发哈?”)

他握着短叉,明显的护在布鲁斯的前面,见利爪暂时没有动作,他无视对方的说话,转身开始检查布鲁斯。

“达米安,听我说,”利爪开口,“你这样做不值得,别管他了,让他死吧。”

“就像你让你的父亲死去一样吗?”罗宾冷酷的反问,他背对着利爪,而恼怒的利爪皱眉。

“蠢孩子!”他骂了一句,对达米安展开了攻击。(杰森:“真是太不要脸了。”)

罗宾反击,但利爪一拳打到腹部让他吐了一大口血,又是一个腿击,罗宾重重的砸在地上,他呻吟着试图爬起来,而利爪走向了濒死的布鲁斯。

他提起了布鲁斯,“达米安永远不会放弃你的。为了我们的自由,他必须死。”布鲁斯半睁着眼睛,看着他身后的达米安。

“韦恩的财富将会是我们的”利爪胸有成竹的说,“猫头鹰,那些人将永远不会发现我们。”他弹出利爪,“和他说再见吧,达米安。”】

“他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啊,迪克。”杰森幸灾乐祸的说,“听听,畅想的多美好。”

“布鲁斯至少差点打赢了他,我却被钉在那边玻璃上,该死,我都不知道怎么能钉在玻璃上。”迪克自嘲,“他能看得起我才怪。”

“那不一定,他提到了猫头鹰,说不定指望着把你做成利爪呢。”提姆促狭的说。

“我会阻止他的,操,我怎么还没到?”达米安焦躁的说。

“没事的,达米安。”布鲁斯安慰道,“我对他的话反而比较在意,他认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 的,他认为达米安被困在蝙蝠侠的阴影之下,所以他要向过去的他被父亲的死亡解放一样解放达米安。”

“所以……最终结果是他想和达米安‘双宿双飞’?”提姆一脸吃屎的表情。

“……差不多吧。”所有人都打了个寒战。

【罗宾咬牙冲了上去,他一跃而上对着利爪的脸就是一顿揍,而后腰部用力将他甩了出去。

“你这个肮脏的小东西!”利爪愤怒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你就这样回报我。”

“那就这样吧。”他抓住了短叉。

两人都用着相同的武器缠斗,而在三两个回合之后,利爪的短叉被打飞,达米安指着他的喉咙。(杰森:“这是时间不够强行打输?”)

“你永远不可能代替蝙蝠侠,”达米安宣称,“他是我的父亲。”

正值此时,布鲁斯积攒了点力气,抬头看了过来。(提姆憋笑:“这句话给你力量。”)

利爪眯起眼睛,他抓住了达米安的手,“别怀疑你的直觉。”他拉着达米安的手让短叉刺穿了喉咙。(所有人:“……”)

“不!”罗宾震惊得松开手,利爪的尸体轰然倒下。

达米安摊开手掌,一个银色的怀表躺在手上,他嫌恶的忙不迭的丢开,失落的跪倒在地。(杰森:“老蝙蝠你快上!再不上,我鄙视你一辈子。”布鲁斯:“我会的,以及,我还以为你已经用一辈子鄙视我了。”)

“你还好吗?”布鲁斯站起来,向达米安伸出了手。(迪克:“你右腹的伤口用一只手就能压住了?”达米安:“别吵。”)

布鲁斯将他拉起来,将手搭在他的肩上,柔声说,“我很为你骄傲。”罗宾呆呆的看着他。

他蹲下来,“欢迎回家。”】

迪克笑了,“你果然记着达米安那句‘我家不在这’。”他拿着手机,兴致勃勃的说,“往下播,我要把达米安的反应录……”

“咔。”达米安折断了他的手机,“谁也不能录,德雷克,我还没和你算录音的账呢!”

提姆耸耸肩,得意地笑,“我已经发给蝙蝠侠备份了,毁不掉了,小子。”

“放松,迪克。”杰森拍拍迪克的肩膀,“一切有蝙蝠侠呢。”

“父亲!”达米安抬起头,他颇有点耍无赖,“我请求你千万不要给德雷克!”

“当然不,”布鲁斯露出一个可怕的微笑,“蝙蝠侠的独家专享。”

“……听起来很变态啊,老家伙。”杰森忍不住说。

【“不!”(迪克:“啥——?!”)

达米安挣脱了,他往后退了两步。

“我本可以杀了他,也许我应该杀了他。”短叉耸立,“但你在我的脑子里,你不会让我这么做。”达米安按着头,“你,塔利亚,雷霄,你们都在我脑子里,但我在哪里呢?”他垂下头。

“我要怎么才能成为你想要的那个儿子?”

他转过身,“而我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提姆:“这句我也听过很多遍了,在不同的人那里。”)

“我必须离开。”】

“……”达米安看起来被他自己气到说不出话了,“我真不敢置信我居然不能——”

“——不能找到自己?”迪克柔声道,他抱紧达米安,让许多抱枕围绕在他们身边,“所有人都有那样的时期,导师的影子挥之不去,对自己的选择产生疑虑,我有,提姆有,杰森也有。”

“但你会找到答案的,达米安。”他言语的怀念流露,那些过去波澜壮阔的故事里的挣扎,选取和坚定。

“我本想说点什么,可我现在只想让电影赶快演下去。”杰森宣布。

【布鲁斯跟了上去,“达米安,”他喊住了达米安,“有个学校……”

“在瑞士,你跟我说过了,”达米安扭过脸,他不想往下听,但布鲁斯否认。

“不,不,那是个修道院,在喜马拉雅山上,我数年前曾在那里呆过。当我迷茫,失落的时候,那些修道士们帮助了我,那些方式最终证明十分……”

“我不需要帮助!”罗宾的拒绝快速。

布鲁斯低头。

“但……也许之后我会去的。”达米安慢慢地补充了一句。

他主动拥抱了布鲁斯,而后者拥抱回了他。】

“咔嚓!”

“……”

【“我还有行李要收拾。”罗宾离开了。

布鲁斯凝视着他的背影离开。】

“是我看错了吗?小鬼抬手擦眼泪了?”杰森冷不丁的说。

“没有!”达米安立即否认,“擦汗而已。”

“我看到了,我觉得是擦……”迪克被达米安瞪了一眼,“擦眼睛。”

“没出息。”提姆鄙视迪克,“就是擦眼泪。”

“那是什么都无所谓。”布鲁斯说。

【“哥谭警局正在收集关于猫头鹰法庭的证据,”他们三个人在被炸的乱七八糟的书房里整理书籍,布鲁斯继续说道,“我怀疑莎曼萨早有牵连,S.T.A.R.实验室应该在这个礼拜就能把那些利爪残骸的实验分析结果弄出来。”

迪克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达米安:“你好的……这么快?”)

布鲁斯却径自的叹了一口气,“他需要时间来找到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的位置。”迪克合起了手上的书,“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不,他只是看起来像罢了。”布鲁斯勾起嘴角,“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像达米安韦恩的孩子。”(迪克:“你这是在我面前炫耀??”布鲁斯:“没有。”)

“当时机已到,他就会回来,而并非我想,而是他想。”

“如果你错了呢,先生?”阿尔弗雷德也加入了谈话。

“有时候,阿尔弗雷德,你就得有点信心。”布鲁斯抬头,镜头上移。(杰森:“这对话角色偏移了吧?”)

狂风的雪山之上,达米安全副武装看着远处的修道院。

黑屏

电影结束。】

“完了?!”迪克大叫,“这就完了?”

“已经够了,这个傻逼电影。”达米安翻了个白眼,“再久一点我会忍不住砸了它的。”

“电影不就这样吗?”提姆不耐烦的说,“特别是系列作,从来不会给你一个真正定死的结局。那样就只能拍前传了。”

“等等,你是说这个电影还有后面是吗?”迪克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但达米安的绝对是嫌弃。

“听起来你垃圾电影看得不少啊。”杰森揉了揉肩膀,“总算是看完了,这个魔法可以结束了吧?”

经过杰森的提醒,所有人都想起了他们的开始——那只该死的蓝色小鸟。

“恭喜!”它恍如是一眨眼就出现在了电视上方,“恭喜你们看完了这部电影,完成了魔法!”

“送我们回去。”布鲁斯沉下声音,“别再搞什么花招,送我们回去。”

小鸟黑黑的圆眼睛瞪着布鲁斯,“无情的蝙蝠侠,冷酷的蝙蝠侠!”它摇头摆脑,在上面蹦来蹦去。“但是的,你们会回去的,闭上眼睛吧,魔法会把你们送走的。。”

他们总是要回去的。

不管看什么样的电影,不管看到什么样的故事,那都是别人,即使是他们的形象,的故事,他们也许会惊讶,惊吓,但他们还是要回到他们自己的故事去。

去爱,去恨,去受伤,去成长。

“在离开之前,我不得不说,这是个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家庭电影之夜。”迪克正色,他的手放在达米安肩上,“我很高兴布鲁斯向我们坦诚了这么多,这部电影做了我和阿福多年来都没能做到的事。我更高兴的是,”他顿了一顿,“我再一次意识到,我是多么感激拥有你们作为我的家人,我的朋友,我的导师……”他柔软的目光落在达米安身上,“我的爱人。”

“……”达米安抿了抿嘴,“我也是。尽管我很讨厌你们,但不得不说缺少了你们的世界显得无趣的多。”他申辩,“我是指征服的趣味。”

“这告白真动人,”杰森站到了另一边,其他人都看着他,直到他有些不情不愿的开口,“好吧,我他妈可爱死你们这帮混蛋了,这个事实你们现在不都知道了吗?”他怒气冲冲的说,“但你们别想超越阿尔弗雷德的地位。”

“我们可没想这么做,毕竟阿尔弗雷德名副其实应该得第一。”提姆微笑,“我要说的是,这个电影也许很操蛋,最操蛋的一点是里面居然没有我,但是里面的内核是一样的。”

“我们是家族。”布鲁斯说。

“这是个值得的夜晚。我了解了另一面的你们,”布鲁斯看了看杰森,“也了解了一些小秘密,”提姆和迪克苦笑,“它们……有些不那么容易接受,但我很高兴你们各自在我不知道的时候都有所成长。”

“有句话,我也许很久以来都忘记说了。”布鲁斯看过每一个孩子,每一个他都愿意永远称为孩子的儿子。

“我爱你们。”

魔法落幕。

世界回归。

夜幕之下,还有新的故事。

END

 

后记:我的妈呀,终于把观影写完了,我再也不写了【崩溃【写的最长的居然是这个【四万五【

写到后面整个人都是顾此失彼,各种前面的想法衔接不上的感觉,吐槽也很冷,虽然说中间冒出了为啥不把小记者弄进来,为啥不让阿福进来,为啥不让小丑女进来等各种似乎会更有趣也会更崩溃的想法。

总之,BVR就这么结束了!

别的电影……也许等我缓过来了再说吧。

感谢大家的赏脸!

所有的OOC和不可爱都是我的!


评论 ( 9 )
热度 ( 86 )
  1. 春虫虫窝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