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batfam】少喝酒,多锻炼


蝙蝠家亲情向

感谢塔塔@0yongyong0和我的脑洞~

今天布鲁斯不在,达米安一个人去巡的逻,自然是诸事顺利,万无一失。
于是,当达米安抖落了一身的疲惫,回到庄园,走进门厅的时候,他禁不住得意地喊道,“潘尼沃斯,给我来杯老样子。”可惜的是,也许是老管家并不在这里,大宅里并没有传来老人的应答声。这未免挫伤了一点达米安的情绪。他走到沙发边,目光落在了茶几上那几瓶装着颜色艳丽的液体的玻璃瓶。*注
本着【在这房子里的,都是我的】的原则,达米安毫不客气的起开了一瓶。瓶装饮料似乎是放在这还不久,瓶身还凝结着水珠,里面瑰丽的颜色十分夺目。达米安所选的那瓶颜色明显分为三层,最下层的蓝色纯粹美丽,中间的浅绿清新透亮,最上层则是无色的透明清澈。即使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会搞出这花里胡哨玩意的只有格雷森,这种想法让达米安更心安理得的(某种程度也可视为信任)喝了下去。
酸酸甜甜的奇异味道带着苏打的刺激气泡在嘴里蔓延,达米安惊讶于味道地可接受,要知道迪克总是对一些低劣的街边食品或是什么十大奇异食物有着强烈的好奇心。第一次吃到苦头的达米安在半个月里坚决拒绝迪克靠近他的食物一步。
达米安一边想一边不知不觉的喝完了一罐。
他舔了舔嘴角,恋恋不舍那种酸甜清新,在舌尖气泡爆炸的感觉。于是,他对其他的漂亮瓶子伸出了魔掌。
反正,只是喝迪克几瓶果汁而已。
——所以,当杰森推开门的时候,他敏锐的注意到了不对。
讲真,他对这个场景简直熟到不行。
空气里蔓延的酒气,地上,桌子上的几个空瓶子,坐在其中呆呆的人,迟缓的动作,这一切在罗伊身上无比正常的场景换了个人就显得无比诡异。不,倒不如说,它只是在达米安身上显得无比诡异。
“卧槽,小鬼,你胆子够大啊,在这里喝醉?”杰森走过去,惊讶于小恶魔的酒量如此不行,就连提姆都比他能喝。小恶魔眨了眨眼睛,脸上的红色已经到了遮掩不住的地步,他盯着杰森好半天才慢吞吞的回答,“陶……托德?里(你)在啧里(这里)赶蛇么(干什么)?”
好极了,还没喝到视觉受到影响,不过已经舌头大了。
杰森并不打算收拾这个烂摊子,他可不想接近醉酒的人,永远也不会忘记罗伊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
达米安困惑的皱眉,似乎不能理解为什么他的舌头不听他的使唤。“陶德……”他不满地喊道,“过来……”
出乎杰森的意料,喝醉的达米安展现了不同以往的样子,至少他说话没有那么颐指气使,而红色的脸颊和迷蒙的绿眼睛极大地削弱了他的不屑和傲慢。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符合年龄的小弟弟在撒娇(以达米安的标准来说)。
杰森充满疑虑地走过去,而达米安随着他的靠近眼睛越来越亮。这让杰森心里直犯嘀咕,难道所谓的醉酒之后和醉酒之前不是一个人地烂俗把戏让他撞上了?小恶魔平时要有这么乖巧那杰森早就警惕了八百回了。
当他靠近到三尺之内,达米安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在杰森的极度震惊里抱住了他的腰。
卧槽?!!杰森顿时手足无措,大脑里天人交战,纠结于是该硬气地就像红头罩一样酷酷地挣脱,还是该像个合格的大哥一样抱抱他喝多了的小弟弟?
然而达米安没给他机会。
杰森只觉得腰上的手收紧,一阵天旋地转之后,他的背重重的“砰”地一声砸到了地上。
麻了半边身体倒在地上的杰森面无表情的给了这个德式背摔满分,以及给了傻逼的自己零分。
达米安脸上的笑容分外刺眼,他直起身,摇摇晃晃地坐到了另一边沙发上,把杰森一个人丢在玻璃瓶的围绕中。
“咔”门锁被扭开,“嘿,杰森,你已经到了吗?”提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并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杰森在这一瞬间想死。
或者用玻璃瓶把脸埋起来。
“呜啊!杰森?!达米安?!!”提姆瞪大眼睛,对面前的情形不可理喻。“你们……你们已经关系好到可以一起喝酒了吗?”他狐疑地对好像喝瘫在地上的杰森问道。
杰森无声的做了个“操你妈,救命”的嘴形,企图不打扰在昏昏欲睡的小恶魔。
提姆看了看他,嘴角浮起微笑,“哦,现在知道会被老蝙蝠骂了,喝瘫了要我来收拾?”他放下了背包,竖起手指摇了摇,“没门,除非你最近那笔生意分我两成。”
操他妈的趁火打劫。
“一成。”杰森不情不愿的做口型,“快点!”
提姆点了点头,卷起了袖子,“一言为定。”他一边说一边走向了相对较近的达米安,“来吧,先把这小鬼搬开。”
哦,不不不不不。
杰森惊恐的看到达米安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伸手握住提姆的手。他不忍地闭上了眼,下一秒传来了熟悉“砰”的一声,提姆大叫一声叽里咕噜的骂了一串。
“操!我的背!你他妈不提醒我?”提姆骂到一半转移了炮火,忿忿不平地说。
杰森撇嘴,“你以为我为什么躺在这。”他对达米安投去怨恨的眼神,“好了,快站起来,顺便把我拉起来。”
“……我也暂时动不了了。”折腾了一阵,提姆悲惨的说,杰森朝天翻白眼,而罪魁祸首在沙发咂了咂嘴。
躺了二十分钟之后。
“你觉得我们能指望迪克吗?”提姆望着天花板,他以前从未意识到一楼的天花板有这么高,他正研究右边的那个圆渍是不是代表着他们该翻修下水管道了。
“马上就能看到了。”杰森转了转眼珠,对地下传来的震动不抱希望的说。
座钟移开,他们的大哥,某种程度上极度可靠的迪克愉快的朝他地上的两个弟弟打招呼,“嗨,刚刚回去办了点事,你们怎么躺在地上?”他看了看周围,表情严肃了起来,“你们喝多了?”
杰森心累的不想说话,“快把我们弄起来,先别管达米安——”他不提达米安还好,一提迪克不由得看到了沙发上熟睡的达米安。“你们!还带他一起喝?!”迪克不可置信的说,扫了扫空瓶子,“那还是我带回来的烈酒?!那可不是给未成年喝的!”
提姆打断他,“别!别那么大声!”他嘘声道,表情生无可恋,“达米安睡着了。”
“哦,他睡着啦?”迪克惊讶的说,提姆试图向他说明吵醒达米安是极其可怕,而且他们之所以躺在这和喝酒没关系,但迪克竖起手指,“嘘!我要去拍下来。”他掏出手机对杰森和提姆拍了一张,然后小声地说。
“他完了。”杰森果断的对提姆说,而后者着急的对迪克提醒,“不!迪克!不!”
迪克偷偷摸摸的走了过去,手机举在手里。当靠近达米安的时候,他按下了快门。
“咔嚓咔嚓”连拍的声音清脆悦耳,达米安的眼睫毛颤动,提姆和杰森苦笑。
“砰!”达米安翻身,换了个方向窝在沙发里。
迪克成功加入地上躺尸二人组。他哼哼唧唧痛了半天,恍然大悟道,“哦,所以这就是你们为什么躺在地上的原因?”
“闭嘴吧,迪克。”杰森觉得人生灰暗,毫无前途。
过了一会。
“还好照片有成功拍到手。”迪克突然说。
“迪克!!!”杰森和提姆崩溃地大叫。


布鲁斯推开门,走进门厅。
叮!恭喜您在【沙发】捡到一只小鸟。
他皱着眉抱着酒气弥漫的达米安,刚越过沙发。
叮!恭喜您在【地上】捡到一只小鸟+1。
叮!恭喜您在【地上】捡到一只小鸟+2。
叮!恭喜您在【地上】捡到一只小鸟+3。
“……”布鲁斯换了只手抱住达米安,“我错过了什么?”
“你什么也没错过,搭把手就是了。”三只小鸟异口同声的说,迪克还补充了一句,“我(们)什么也没干。”

这他妈就是格雷森的错!
——第二天醒来怒火中烧的达米安。

End

注:其实里面都是迪克带回来恶作剧用的断片酒,所以达米安其实酒量还可以啦。

评论 ( 4 )
热度 ( 18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