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离散


这世间的罪恶永不停息。

能阻止的,未阻止的,一桩桩一件件都挤在心里,沉重的坠入地下。

达米安抹了一把脸,裹紧了斗篷,抵御着大风,头顶灰暗的天色永不改变,沉甸甸的压在心头,低气压下闷闷的天气就连风也是湿乎乎的温热,尘土黏在皮肤上令人更加的不舒服。达米安眯起眼睛,看着前面的那一栋公寓。

“扣扣”窗户上的敲击声响起,但迪克没有反应。

他正在做俯卧撑,赤裸着上身,左手背在后面,右手撑住地面,一下一下一直不停。手臂上的肌肉在颤抖,他咬住牙齿,鼻翼张开,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充斥整个公寓。没有一处不是汗水沁出,黑色的裤子紧紧地贴在身上,多余的汗水滴落在地上聚成透明的一泊,额头上的有些不幸流到眼睛里令他感到酸涩干苦,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不清。

过了一会,见没有人反应,只听得“砰”的一声,窗户狠狠地撞上了边框,一个身影翻了进来。

迪克顿了一下,头也没抬。“达米安,回去。”

罗宾落地,随手摘掉了眼罩,他环顾了一圈公寓。被打断的板子,还在不停晃悠的沙袋,拳击手套干干净净的被丢在角落里,亮着操控屏的跑步机……

“我很忙,不想管你和布鲁斯之间的事情。”迪克趁着挺直手臂的空档说,他盯着地上。

达米安将视线落回到迪克身上,被他背在后面的左手指关节血迹斑斑。嘴角一撇,达米安走向了迪克,“我跟父亲没发生什么,倒是你在忙什么?忙着把所有的训练器材打坏?”他的眼睛盯着迪克的表情,“……还是忙着把自己打坏?”

迪克没有停下动作,只是匆匆抬起头看了达米安一眼,声音里的烦躁和怒气掩藏不住,“达米安……如果,”他喘气,“你是来,和我争辩的话,免了。”他换了只手,直接把破皮的指关节压在了地上,忽然的疼痛化作肌肉的一阵颤动穿过脸上,“我在训练。”

达米安已经走到了他身边,在他面前站住了。以迪克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穿着绿色长靴的小腿,还有垂在后面的黄色披风。鼻尖隐隐约约嗅到靴子上的尘土和血腥味,迪克机械的动作,模糊的视野看见披风的角混了鲜血,泥土,灰尘变成了褐色,和上面一截的黄色形成了天壤之别。

“当然不。”达米安冷酷的否认。

下一秒,达米安用力,重重地一脚(或者只是他感觉重)踢在了迪克肩膀上,使用过度的肌肉来不及反应,失去平衡的迪克摔在了地上。他想要爬起来,但肌肉却抽搐着没有反应。太过了,迪克意识到他早就已经超过正常的训练额度了,每一根手指,每一根肌肉都被劳累到极限。实际上,他现在就连大脑也涨痛的一跳一跳的。迪克只能脸贴着被汗浸湿的地面喘气。

达米安蹲下来,他的表情严肃而认真。

迪克抬头看他,那双蓝眼睛里是达米安熟悉的情绪在沸腾——愤怒、不甘。失去了笑容,紧咬着牙齿,此时的他看上去一点都没有平时的亲切和平易近人。他愤恨着,隐藏在影子里的凶狠野兽睁开了眼睛。但达米安并不感到惊讶,他从不相信任何人都能一直是个好好先生,包容着一切。

“够了,格雷森。”

还不够。

他应该更努力,更多的训练。

他需要帮助的还有更多,还能更好。

在达米安看他的时候,迪克也在看着达米安,看着绿眼睛里翻滚的平静和焦急。一部分的他明白达米安在担心他,而他应该感到羞愧。因为他才是两者之中更为年长,更为理智的那个人。可另一部分的迪克不这么想,他愤懑,烦躁,想告诉达米安这完全没有意义,他想朝他大吼大叫他好得很,你不用来看他,你应该去巡逻,你应该去拯救那些时时刻刻被威胁的平民。

最后他张口结舌,说不出一个字。

迪克翻过身,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抬起手臂挡住脸,遮住刺眼的灯光,盯着相较之下灰暗的天花板。

无形的疲惫从肉体侵占到心灵,无能为力,力不从心,那些复杂的情绪此刻逐渐清晰,心里那头身后的猛兽一直追逐着他,想要咬住他的脚跟,咬住他的喉咙,把他拖下咫尺之遥的深渊。

达米安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躺在了迪克身边,和他一起看着天花板。

“……我本来应该救下她的。”迪克说,他没能抓住那只手,还因为背对着敌人而被开了一枪射穿了手臂。这不是他第一次没能成功救下人,但每一次他都怨恨自己,他都忘记不了那些隔着耳机的尖叫和渐渐衰弱停止的呼吸声。

达米安没有说话,也许是他暂时还没能体会到英雄背后的无能为力,也许是他知道苍白的语言什么也做不到,也许他只是想陪一陪迪克……他静静的躺在迪克身边,罗宾的装束还来不及脱掉,黄色的披风被地上的汗水打湿。迪克不想去猜达米安是什么时候知道,又是怎么来的,因为他知道达米安一定是一知道就赶了过来。

达米安开口,声音里带了一点柔软。他说,“明天会是新的一天”。

那是他们还是搭档的时候,迪克曾经对达米安说的。

那是个相当糟糕的开始,陌生的搭档,互相视为麻烦,就连他们自己都陷入在一团乱麻的状态里。但迪克总喜欢说这句话,他会喃喃自语,会对着昏迷还没苏醒的达米安说,会对别人说。

他知道不只是他会怀念过去的那段日子。

但现实无法改变,也不需要改变。

他们只能前进,不断前进。

“……”迪克叹了一口气,“谢谢。”

达米安勾起嘴角,有些促狭又有些自得,“不客气,圣格雷森。”

迪克翻了个白眼,“放屁,我才没有那么烂好人。”

达米安耸肩,“总有些白痴这么认为,”他侧头看着迪克,“很多人只能看到一部分他们想看到的,但我不是。”

迪克扯开一个不怎么样的笑容,声音颤抖,“是啊,可见……我多么幸运。”

过了一会。

“你跟布鲁斯说了你要过来吗?”

“没有。”

END

评论 ( 2 )
热度 ( 37 )
  1. 拿坡里黄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