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玻璃碎


满粉点梗,我也不懂废土风,大概就这样了吧【x


末日AU


上帝降下了神罚,从今往后,世界即将走向灭亡。

修女用颤抖的手记下了这一句话,慌乱的钢笔笔尖甚至划破了纸张。她用一只手紧紧地攥着胸前的十字架,背后的门板被怪物们哐哐的砸动,每一声震动声都让惊恐的修女默念一句祷词。

“砰!”不堪重负的门板倒下,苍白的怪物们逼近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修女,他们身上斑驳的血迹和悬挂的碎肉让修女脸上褪去了所有的血色。

她哀鸣一声,闭上了眼睛。

“主啊,原谅这些罪恶吧!”

 

二十一世纪的末尾,人类遭遇了【洪水】,自此人类文明走向了黑夜时代,苦苦挣扎在废墟与死尸之中。

 

“达米安,要下来休息一下吗?”男人站在吉普车旁边,敲了敲窗户,笑着问道。他黑色的头发略长,灰尘和沙土把它们粘成一缕缕的。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蓝色的眼睛在后面闪闪发亮,看起来非常快活。他只穿着一件棕色的V领棉布衫,手臂鼓鼓的肌肉把短袖撑的有些变形,下穿一条黑色的长裤。

窗户一顿一顿的被摇了下来,一个比他更为年轻的男孩从贴着黑色不透膜的玻璃后面显现了出来,他短短的黑头发竖着,碧绿的眼睛冷淡而烦躁,扭着的眉毛写着不耐烦。被称为达米安的男孩双手抱臂,腿上放着一张破旧的地图。

“不,格雷森。”他语气不佳,“再不走,我们天黑之前到不了哥谭。”他的手指在地图上戳了戳,又指了指后车厢,“出发前我们应承过父亲,一个星期内要把这东西带回去。”

“你真的改不了叫我迪克,是吗?”迪克好气又好笑的摇摇头,他把手搭在车窗边,面对着这条蜿蜒消失在落下的夕阳余晖里的公路,“别担心,我们会准时到的。”

达米安哼了一声,将视线移回到地图上,警告道:“别把这辆吉普和父亲改装过的车相提并论。”

迪克坐回驾驶座上,对达米安抱歉的一笑,放下手刹,一脚踩下了油门。

“操你的格雷森!”

年轻男孩破音的怒吼声被引擎的轰鸣声吞噬,然后一起拉长,消散在空气里。

迪克哈哈大笑起来,将旅途的疲惫抛开去。

太阳渐渐落入地平线,天空从温暖的橙色转变为深紫色。

那辆吉普穿梭在破碎水泥的森林里,越往城市的中心走,周围的一切就越干净。这种干净指的不仅仅是被清理干净的道路,还是被清扫一空的商店,公寓,工地,超市。几堆被整理好的腐蚀的钢材堆在路边,等着第二天有人带走它们,难得完整的玻璃窗被涂上了红色的标记,几处土地被挖开看到里面纵横的管道。

不多久,在一个漂亮的甩尾后,迪克将车停在了一栋废弃的大楼前。他从善如流的跳下车替达米安打开了车门。面色苍白的男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扶着车门下来。他背起座位旁一个黑色的袋子,将几把小刀插进了腰带里,然后他眯起眼睛看了看周围。

“天还没彻底黑,我们还有时间,从三号门进去。”他指了指哥谭曾经的地标建筑——韦恩塔。迪克打开后车厢,慎重的将那个黑色的箱子放进了背包里。转身过来,他提着一支微冲,对达米安点点头。

“走吧。”迪克说。

达米安握紧匕首,走在前面。迪克侧过身,观察着后面,碎步跟上。两个人步速轻巧快速,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尽管这附近的怪物们被剿灭的差不多了,但是每一次都不可以大意,这是他们的经验之谈。更何况万一天黑,视线受到阻碍,他们的攻击力不足以应付战斗,最重要的是迪克必须保护好手中的东西。

就这么走过了几条街,眼看距离隐藏在韦恩塔的三号门越来越近了。二人紧绷的神经微微放松,迪克垂下手,眼角闪过一点红色的反光。

迪克停顿了一下,他回过头看看前方的同伴,又转过身走向了那片昏暗的角落。

达米安舒出一口气,到这里差不多就算是安全了。他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手中的匕首转过一个圈插回到腰带里,回头的时候却发现后面空无一人。

达米安握紧拳头,指节的咔咔声稍微缓解了他的愤怒。他不再谨慎,而是从腰带里反手拔出两把匕首,跑了起来。眼睛在每一处扫过,担忧和怒火在心里酝酿,达米安暗暗诅咒迪克的肆意妄为。(他自然忘记他们二人都是个中好手。)

达米安骤然刹住脚步,躲在了墙后。他侧耳听着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声两声。

——只有一个人,是男性。

迪克。

得出了判断之后,达米安满面寒气的从墙后走了出来,挡在了迪克的面前。后者睁大眼睛,跑的急匆匆的脸涨红。

“哦,达米安,你在等我?”迪克看了看双手都拢在袖子里,寒光在其中一闪而过的达米安讪笑。“不好意思,耽搁了一下。”

“格雷森,”达米安咬牙切齿的说,“我下次会很高兴的袖手旁观你屁股后面缀了一串怪物疲于奔命的。”迪克拍了拍达米安的肩膀,“你上次,上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在达米安黑脸之前,他赶紧兴高采烈的说“我找到了点好东西,回去给你看。”

达米安叹了口气,将手中的匕首插回了腰带里,“先回去吧,前面我探过了,干净的。”

当他们进入了三号门,走过了那条长长的通往地下的通道,回到了真正的哥谭。地面上的哥谭早在灾难到来之时已经彻底的毁灭,而在托马斯·韦恩的大力主持下,依靠于哥谭错综复杂的管道,新的哥谭建立在地下。通过太阳能的利用,和数十年来对地上哥谭的资源回收,地下哥谭逐渐繁荣。尽管相对于原哥谭来说,新哥谭两百万的人口只是它的十分之一,但足以给人们活下去的希望。

大多数的普通人从事耕种,制造和资源回收再利用。科研人员从斯通博士的带领下夜以继日的研究新技术,以满足对能源更高效的利用。受过训练的人们可以出外清理怪物,或者联系其他基地,寻找稀缺的资源。

迪克和达米安回到中心大楼,将东西交给了相关的负责人提姆,后者连招呼也没来得及打就跑回了研究室。达米安耸了耸肩,走向了他父亲——也是哥谭最高的管理者——布鲁斯的办公室。两个人站在办公室外,疲惫如潮水涌来。达米安打了一个哈欠,迪克贴心的说,“我去和布鲁斯说就好了。”

达米安没说话,他靠在迪克身上睡着了。

“咔”布鲁斯扭开了门把,抬头看过去。

迪克和布鲁斯沉默的瞪着对方,前者挤出一个微笑,后者面无表情。

“我把达米安送回去,马上回来。”迪克当机立断,他抱起达米安尽量轻快的跑向了另外的房间里。他打开布鲁斯办公常用的那个休息间,将达米安轻轻的放在了床上。他伸手拂过男孩的脸庞,看着年轻男孩眼睛下藏不住的乌青收起了笑容。

迪克给达米安盖好被子,又从兜里掏出了几个小东西放在他手边。

“好好休息吧,达米安。”

他关上了门。

 

“很好,”布鲁斯听完了任务汇报之后,紧锁的眉头松开一点,“有了这个计算程序,水的利用率至少能上升0.05%。”

“布鲁斯,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迪克站在他面前,抿着嘴,“这几个月来你一直在寻求更高效的资源利用算法,这次你居然让我和达米安去大都会那边寻求帮助。”

他锐利的蓝眼睛看着布鲁斯,“是不是资源不够了?”

布鲁斯纠正迪克,“不是不够了,是一直不够。”

死尸复生,怪物现世早就不是黑夜时代的主题了,唯有资源枯竭才是最大的难题。石油已经退出了人们的实现,太阳能成了主流,但除此之外,还有水资源。

没有人,无法发展。

可是以哥谭现有的资源循环利用系统,最多只能承担两百万人的生活。

布鲁斯的铅笔敲着桌子,发出哒哒的声音,“总会有办法的。”这位继承了托马斯·韦恩的志愿,地下哥谭的最伟大建设者坚定的说。

“我还记得你在我们小时候给我们布置的一个作业,叫做如何最大化利用自己身边的资源。”迪克平平的说,他盯着布鲁斯,“提姆的方案得到了你的赞同,他提出了一种构想,量子中央处理器。”

“超过六十岁的人们将必须自动放弃身体,身体进入资源回收,而思想进入量子虚拟世界,继续做贡献。”布鲁斯帮他说了出来。迪克沉默的看着他的导师,他陈述事实,“现在提姆进入了电子技术研究所。”而布鲁斯摇了摇头,“还不到那种时候。”

“总有一天会吗?”

“我会尽力而为。”

 

达米安醒来,感觉头沉重的就像是有人在里面跳舞并把他的大脑搅了个稀巴烂。他呻吟一声,深陷在柔软的布料之中。他睁开眼睛,借着门缝里漏出的光线看清了自己的所在。从这张狭窄的床上撑起来,靠在墙上,达米安按着额头回想之前发生的事,下一秒所有的思绪都被枕边的那几颗彩色的碎块吸引了过去。

那原本应该是哪里的教堂用的彩色玻璃的碎块,因为太小了而被拾荒者遗漏了。红色透彻的玻璃碎块形成各种各样的形状,鲜艳的颜色冲击着眼球,在漏进的光线里折射美丽的色晕。

达米安捧着它们,突然明白了迪克那无可救药的浪漫,他珍重地将它们放进了口袋里,起身去找父亲和迪克。

 

“格雷森,你已经和父亲谈完了吗?”达米安在走廊上遇见了迪克,后者的表情犹如春风化冻,习惯性地展开了笑容。“达米安!你醒了。”迪克揽上了达米安的肩膀。“我和布鲁斯汇报完了,正打算回去呢。”

达米安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他沉默的跟着迪克走着,直到——

“父亲最坏的打算是什么?”达米安突然开口,那几颗玻璃碎沉沉的塞在口袋里。

“……”迪克停了下来,他惊讶的表情让达米安不耐烦的挥手。

“我看得出你心情不好,我也知道父亲最近为了资源分配伤透脑筋,所以说吧,父亲说了什么把你吓着了?”达米安严肃的盯着迪克,有那么一瞬间迪克想他看起来真像布鲁斯。

“量子中央处理器。”迪克简短的说,从这个词蹦出来之后,他内心某种压抑的惶恐终于爆发,让他不得不弯下腰急促的呼吸。

“德雷克研究的……?”达米安的话说到一半停住了,他也想起了当年的那个作业和他们的回答,然后他看到迪克的恐慌发作,只好抓紧了迪克,让年长的恋人靠在他身上喘息。玻璃碎被压在两人之间,被挤压的肌肉神经传来一跳一跳的钝痛感。

过了一会,迪克平复了呼吸。

 “抱歉,达米安。”他苦笑,“我总觉得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是布鲁斯……他总是为最坏做打算。”

男孩直视着迪克,从碧绿的继承自他母亲的眼睛望进去,迪克并没有看见他所以为的混乱和不可置信,相反达米安相当的平静。迪克直愣愣的看着达米安,那些慌乱和恐惧似乎也随之流走。

达米安吻上了迪克的嘴唇。

这是个相当达米安式的亲吻,热烈而冷淡,他勾引着迪克舌头,在两人的唇齿之间交缠,呼出的气息混乱在一起。迪克不自觉的回应,他舔舐男孩敏感的上颚,尝到一点血腥味,男孩从鼻腔发出可爱的哼声,他不甘示弱的咬住了迪克的下唇,透明的津液抹的嫣红的嘴唇亮晶晶。

结束了亲吻,达米安气息不稳的大口呼吸了几下。

迪克微笑,而达米安重新抬头看回他。

他说,就像布鲁斯那样坚定,但又带着他个人的傲慢和自信。

“不会到那一步的。”

他握紧迪克的手,缓慢而坚定,几乎可以称为狂妄的重复道。

“我不会允许的,不会到那一步的。”

 

迪克心甘情愿的相信他。

 

END


评论 ( 7 )
热度 ( 3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