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理查德的三次告白

 延续《最佳拍档》逆序设定

 迪克罗宾,提姆红头罩,杰森红罗宾,达米安夜翼

 迪克已经和达米安组队。


警告:回忆杀




第一次

 

“哎……”迪克愁眉苦脸的盘腿坐在天台边上,任由风将披风吹的猎猎作响。

“你在这里做什么?”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年轻的男孩吓了一跳,他扭过头去,看见红头罩提着一个长布袋皱着眉头看着他。迪克跳起来,尴尬地拍了拍并不存在的灰尘,低头回答道,“没什么,只是在想事情。”红头罩并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掏出了一个望远镜观察着周围。迪克坐立不安的抓着手,悄悄地看着提姆。

他和红头罩本人算不上熟悉,尽管他对他的故事已经非常熟悉。

提姆•德雷克,曾经死去的罗宾,再度归来的幽灵。迪克没能有机会看见当年的提姆,只能从各式各样的报纸和别人口中知道。他知道他是在达米安之后的第二任罗宾,知道他被小丑报复杀死,知道他在几年前奇迹归来。他也知道提姆成为了红头罩,彻底抛弃了不杀原则。

“想聊聊吗?”出乎意料的,提姆先开口了。迪克震惊的看着提姆从长布袋里掏出了一柄组装好的巴雷特,又一枚枚的摆好黄铜色的子弹,对问话有些迟疑。提姆抚摸过长枪的每一个缝隙确认没有差错,不厌其烦的再问了一遍,“你今天没有和夜翼一起,发生什么事了?”

“哦,呃,没什么事,”迪克下意识地说,随后停顿了一下,“……我就是心烦。”

提姆不可置否的嗯了一声,打开了测量仪看风速和风向。

迪克干脆重新坐了下来,罗宾的飞镖在他的手指里转来转去,终于干巴巴的发问,“……你觉得达米安怎么样?”

后者平静的回答,“强大,固执,和B很像,”他思索了一下,瞥了一眼迪克,“最近有些出乎意料。”迪克知道他在拿达米安和他重新组队这件事来打趣他,这让他有点受宠若惊。

“……”迪克犹豫再三,豁出去地坦白道,“我喜欢他。”

沉默。

提姆支起枪,对迪克挑起眉毛,“然后呢?”

“你不惊讶吗?”迪克看起来反而更惊讶,他的样子看起来有点好笑,所以提姆笑了。

“并不,”提姆趴在地上,调整枪口,“我还以为你们早就心意相通了,毕竟你们同居了。”

迪克叹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那样就好了,”他小声的说,“达米安根本把我当小孩子。”

“我猜错了?”提姆颇为惊讶,他认真地看了看迪克,目光在他那些新添在制服上的装置转了一圈。那些特别花费了心思的装备兼具攻击性和防守,又使用了新材料,最大限度的减轻了重量,尽管还是曾让迪克有好一阵子肌肉酸痛。“别这么妄自菲薄,罗宾。”

“什么?⋯⋯”

他的话被通讯器打断了,达米安不耐烦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罗宾!你在哪里!立刻给我滚到格林大道37号来!”迪克这次真的吓得跳起来,他急匆匆的甩下了再见,粗略的判断了方向之后就跑掉了。提姆耸了耸肩,将视线转回到了瞄准镜里。

视镜里他的目标正走出来。

 

达米安正在等他,身后的大宅还在失火,浓烟滚滚,火光映在他脸上明亮而鲜活。

“罗宾,”他未等迪克走近便点了点头,转身匆匆投入了火场。

迪克看着他的背影握紧了拳头。

 

在回去的路上,车内非常沉默。达米安在路上几次侧目看了看迪克。

达米安黑色的制服上落满了灰烬,有些甚至粘在了皮肤上,但他仍然放慢了车速。在漫不经心的打圈转过一个弯道时,达米安目视前方,“说吧,你怎么了?”

坐在副驾驶的迪克紧张的盯着达米安放在方向盘上的手,不敢将目光移向他。“达米安⋯⋯我⋯⋯”他咬紧了牙齿,“我喜欢你!”手汗黏黏糊糊在手指里令人难受。

达米安错愕了起来,回正方向盘,“嗯?”他用鼻音发出疑问,而迪克知道达米安并没有理解到正确的意思,“没什么。”他垂头丧气的说。

他没有再说话,并庆幸于达米安也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踩下油门提起了速度。

 

第二次

 

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落在地上,遮盖住褐色的泥土,在触目可及的任何落处堆积成厚厚的雪层。迪克搓了搓手,哈出一口白气,百无聊赖的挥散了它们。

他蹲在屋顶上,无所事事的左右观望,企图找到一两起犯罪。可他目光所及,就连流浪猫都没有几只,不,如果找到了流浪猫都不错,他还能捡回去给达米安。

细碎的雪粒落在脸上,融化成微小的水珠,冰冰凉凉的。自从达米安和他共同修改了制服之后,即使在冬天迪克都不用再担心冻疮或是冻得失去感觉。换上了新的制服,跟随着夜翼一起打击犯罪已经过去了三年,但他怀疑最近这份搭档是不是要走到尽头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和达米安一起夜巡了。

自从……

积雪被踩过的嘎吱嘎吱的声音传过来,并且越来越近。迪克下意识地跳开,握紧了棍子才回头。

是杰森。

他抱着一个满满当当的纸袋,右手拿着一杯咖啡,一身的普通衣服,看起来像是刚刚采购回来。他们彼此都对双方的装扮感到诧异。

“……他让你这天气出来巡逻?”杰森的靴子踩在新积雪上走过来,那杯咖啡被递了过来,“给你。”

迪克摇了摇头,拒绝了那杯看起来极具诱惑力的热饮。

他低落地说,“只有这种天气他才愿意让我出来吧……”

也许是杰森一贯掩藏在火爆脾气下的细腻,又或许是迪克自己想说,他不管不顾的倒了出来,“我已经恢复训练了,也证明我的能力没有受到影响!可是他就是不肯带我去巡逻,他……他宁愿去找蝙蝠女。”迪克踢了一脚雪堆,愤愤不平又难掩伤心,“……他是不是讨厌我?”

在他蓝色的眼睛里,疯狂的绿色在熠熠闪光。

“我只想和以前一样。”他撒谎。

但一切都不一样了。

从拉萨路池复生归来至今,已经三个月了。最初的愤怒和迷茫都已经消失了,尽管深夜偶尔他仍然会为袭来的噩梦而惶恐不安,但他已经被布鲁斯宣布能够回归义警身份了。

但达米安不同意,他甚至听说达米安和布鲁斯为此吵了一架。

迪克搞不懂。

他以为达米安没有听到那句,所以达米安无微不至的照顾失去理智的自己,但他却在他恢复之后避开他。神奇的池水将他从死亡之中拉回来,也在同时将愤怒和黑暗加诸于他,达米安的行为让他伤心,也让他觉得这一切都要完蛋了。

“怎么可能。”杰森哭笑不得,他换了一只手抱住袋子,强硬地把咖啡塞进了迪克怀里。他拍了拍迪克的肩膀,认真的说,“我们都知道夜翼对这件事有多么愧疚,即使你复活之后也没能减轻一丝一毫。所以,他可能有点过度保护了,我猜。”

“可他为什么要避开我?”迪克质问,咖啡在手中渐渐失去温度。“是不是因为……我跟他告白了。”他艰难地补充道,“就在死前。”

他记得当时的感觉,冰冷而黑暗,孤寂而恐慌,鲜血从嘴里源源不断的涌出,他看见达米安的眼睛里全是恐慌。凶手异教徒被愤怒的达米安斩下了头颅躺在不远处,硝烟和轰炸声都离迪克远去,只有面前的达米安还存在。即将死亡的恐慌抓紧了心脏,他抬手阻止了达米安按住胸口的动作,不顾一切倾泻秘密的渴望占据了全部。

“……我喜欢你……”他说,甚至看不清达米安的表情,也听不到回答。

他只想在最后坦白,让未来都他妈见鬼去吧。

然后他复活了。

结果一切一团糟。

杰森睁大了眼睛,嘴巴微张,“哦……呃……”他绞尽脑汁的试图给达米安一个解释,最后他清了清嗓子,“达米安……恩,他有点……迟钝。”这个词让杰森不是很满意,“他一般不浪费时间,你知道吗?”

迪克傻傻的看着杰森,后者抹了一把脸。

“他会直接拒绝你。”杰森说,一脸往事不堪回首。

迪克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而当杰森决定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影子忽然落到了他们之中。

是达米安。

杰森紧紧地闭上了嘴,他扭头就走,“我先回去了。”

达米安简单地和杰森说了声告别然后转头对迪克说,“理查德,巡逻结束了,我们该回去了。”





迪克和达米安一起走在去往蝙蝠摩托的路上,湿滑的路面让他们都走得很慢。达米安从风衣里拿出了一杯温汤,递给迪克。他目视前方,面无表情,“天冷,喝了吧。”

迪克忽然注意到他已经可以平视达米安了,尽管他早有预料不会长的和达米安一样高,但偶然间意识到他已经长到比以往高多了的事实仍然让他高兴。

他侧目达米安英俊的脸庞,清了清嗓子,“达米安,”他卡住,而达米安将视线转了过来,碧蓝色的眼珠专注而认真,他微微挑眉示意迪克往下说。

“你早就在旁边了是不是?”达米安落下来的时候,迪克注意到他的肩膀上有雪融化的痕迹,而手中的热汤已经过了最热的时候了。“你听了我和杰森的说话了?”

达米安停了下脚步,坦荡地看着他,没有否认偷听的事实。

迪克感到太阳穴在突突地跳,烦躁爬满了他的内心,这些日子以来的失望和憋屈全部都爆发了。

“我受够了!你不应该这么避开我!”突然尖利的声音不只吓了达米安一跳,也把他自己吓到了。“你不应该这样!你不能这么对我!”

达米安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他放缓了声音,“迪克,你到底想说什么?”

迪克张口结舌,他想说什么难道达米安还不知道吗?他想要回到过去,他想要得到承认,他想要达米安不再避开他。

他想要达米安。

“我想要你。”他的舌头忽然柔软,连嗓音都不像是他自己的一样冒了出来,澎湃的情感塞满胸膛,“达米安,我一直喜欢你,所以我不想被你隔开,可你伤害了我。”他原本有很多很多比喻想要告诉达米安,但他的脑子全是一片空白,他深吸一口气,站在了达米安的面前。

“我爱你,想要成为你一切的最佳,最棒,最好。”

达米安从风衣里抽出手,惊讶和不知所措在他的眼睛里闪过,他甚至往后退了一步而迪克感觉自己离地狱近了一步。“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吗,达米安?”他苦涩的请求,怒火和想要尖叫的冲动塞满心里,站在悬崖的边上,一切都取决于达米安的回答,但他在沉默里越来越不确定,碎石摇摇晃晃落入深渊。

“理查德,”达米安的声音严肃了起来,迪克忐忑不安,但下一秒他得到的不是拒绝或是同意,而是一个拥抱。达米安跨过那几步,将他紧紧地抱住,悬崖后退,他的脚重新落在坚实的地面。

“你已经得到了这样的机会,在你我都不知道的时候。”达米安承认了迪克在他心中的地位,而迪克喉咙一紧,他说不出话,血液毫无作用的在身体里流动他却觉得氧气不足,整个人飘飘欲仙。

“我总是不愿去承认这一点,”达米安抱歉地说,“直到你死去。我意识到我失去了什么,可是那时差不多算是全完了。”达米安松开迪克,将双手搭在迪克肩上,“我很庆幸你回来了,这不枉费我……”他停了一下,换了话题。

“我找不到比你更好的人,理查德,你是我的罗宾,是我的唯一。”

 

 

 

“那我们今晚可以做爱吗?”

“不行。”

“那我可以睡你床上吗?”

“……”

 



END

OOC小剧场:


大家好,我叫理查德•格雷森,小名迪克,今年十七岁。

我英俊潇洒,家里有钱,年少有为,热衷打击犯罪。

但我有一个烦恼。

 

我喜欢我大哥。

 

我大哥,达米安•韦恩,我养父亲生儿子。他今年二十四岁,英俊帅气,家里有钱,年轻有为,热衷于打击犯罪。你觉得介绍词很熟悉?

因为我抄袭他的。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很难追。

 

 

还好,我只告白了三次就成功了,个傻逼作者原来还想让我告白三百次。

 


评论 ( 20 )
热度 ( 8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