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视网膜数字



警告:逆序,谋杀,《追杀格雷森》世界观

关键词:时空倒计时

果然被屏蔽了只好重发www



00:06:00


视网膜倒映所看到的一切事物。


黑影穿梭在楼市之间,灵活的绕过两栋极其贴近的大楼。难得晴朗的夜晚月光明亮,照着在这大地上行走的每一个人,在空中飞翔的每一只鸟。黑影从光影中穿过,乍然一见,只能看到金属折射的白色月光,凝固在手套上的鲜血黯然失色。


他落在了一处阳台上。


金属的利爪收起圆圆的护目镜,年轻的脸庞暴露了出来。他很年轻,年轻的足以被称为男孩,他细看之下面容姣好,但惨白的皮肤下清晰可见蓝色的脉络游走,更不必说他那双深沉而黑暗的蓝眼睛,死气沉沉中又乍现光芒。他推开玻璃门,走了进去。


在看到桌边的人影之时,男孩习惯性地笑了起来,尽管那笑容看起来诡奇而令人恐惧。“你在等我回来吗,达米安?”他自顾自的打开了灯,“啪嗒”一声,白色的灯光倾洒了整个公寓。


相较男孩而言,达米安看上去就如一个普通人。


白色的衬衫随性的穿在身上,松开了的扣子露出了脖颈上黑色的皮圈,英俊的男人阴沉着脸侧坐在桌边,挽起的袖子下滑,露出修长的小臂。桌上放着一份金黄色的炒饭,只是看起来像是经过了长久的等待,热气都消散了。


达米安皱着眉,瞳孔在看清男孩制服上红黑色的血迹的瞬间紧缩。


“……格雷森,你今晚干了什么?”他咬紧牙齿,微小的血管鼓起,血流在全身加速。格雷森——迪克拉开椅子坐在了达米安身边,他拿过那盘炒饭,直接开始吃了起来。嚼着油腻冰冷的米饭,男孩故作不解的反问,“你不知道吗?神谕没有告诉你吗?”


达米安抿嘴,咬住的嘴唇失去血色,他稳稳地坐在那里没有向角落里被掩藏起来的通讯器看一眼。迪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补充道,“反正只要你不离开我,我不介意你和他们联系的。”


达米安沉默着,他的双手交叠在桌子的阴影下,然后他放了上来,身体前倾,他看着迪克,而后者差不多要吃下一半的炒饭了。


“你杀了谜语人。”达米安审视着迪克,他低声而不带任何情绪的说,“上一次,你杀了小丑。”达米安熟知微表情的意义,他知道每一块肌肉的颤动所代表的意义,过去这一招常用在判断情报所在,但他不曾对迪克用过。因为男孩是那么好懂,他习惯表达一切,爱与祈求,渴望与沮丧,但现在——
现在不一样。


“过去这十天以来,你杀了六个罪犯,攻击了两个义警。”迪克噘嘴,嘟囔着“是他们紧追着不放”他放松的表情和困惑的眼神都写着毫无愧疚。达米安心里咋舌,面上继续不动声色,“然后,六天以前,你‘绑架’了我,给我戴上了这个。”他点了点皮圈,语气里无法控制的带上了一点恼怒。


别走出去,达米安。
只要你走出去,皮圈的GPS定位就会锁定,然后发送炸弹爆炸的信号。


“告诉我,格雷森,理查德,法庭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迪克用力地刮着盘子,把最后一点饭粒扫进了勺子里,一口吞掉了。他放下盘子,油光在嘴唇发亮。迪克眨了眨眼睛,不同于法庭的死尸利爪,他的眼睛还保持着蓝色,他还保有着情绪与活力。


“和那些利爪一样啊,复活,洗脑,下达任务,巴拉巴拉这些的。”他轻松地说,随即凑过去在达米安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油亮的唇印,气息喷洒在达米安的耳后,“然后我就逃跑了。”


“……”达米安站了起来,扭头就走。


达米安无心去收拾,只是走回了卧室。迪克跟在他后面。进了卧室,迪克脱掉了那身盔甲,眼眶下的一抹青色在惨白的皮肤上尤为明显。达米安坐在床上,靠在床头板上,迪克就躺在他身边,头枕在达米安的腿上。达米安的手指从迪克的额头,顺着眉骨划过脸颊,冰凉的温度渐渐地麻木了指尖。

“我们做爱吧。”迪克睁开眼睛。

被拖走的冷淡车

他睡着了。

达米安哭笑不得。他轻轻地推开迪克,忍耐着拔出时短暂的不适,丢掉了安全套。达米安随手拿过纸巾擦了擦,便也侧躺在了迪克的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炸弹在哪里?
⋯⋯在我这里。

理查德点了点自己的心脏。


疲惫而疯狂,死而复生的迪克给他的印象就是如此。迪克本该知道就算没有这个皮圈他也不会离开,他也该知道无论如何达米安都不会拒绝他。


那么他何必如此着急?


达米安的手干燥而温暖,贴在迪克脸颊上。后者不自觉的蹭着手掌,贪恋着温暖。


还不到时候,达米安闭上眼睛,养精蓄锐。




“⋯⋯嗬嗬⋯⋯不⋯⋯不!”


半夜达米安在迪克的尖叫声中骤然睁开眼睛,男孩挥舞着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他额头全都是汗,声音破碎而惊慌失措。达米安抓住迪克,大声地喊他,“理查德!醒醒!理查德!!”


迪克弹了起来,扩散的瞳孔虚虚地凝视着,胸膛猛烈起伏着。达米安抓住他的手,热度的回馈使得迪克终于凝聚了视线,他看着达米安,眼角抽动。


“Dami⋯⋯”他尽可能的将自己蜷缩进达米安的怀里,背部靠在达米安的手臂上,头枕在肩膀,急促的呼吸拂过脖颈的皮肤。


“理查德⋯⋯罗宾,你必须告诉我发生了什么?”达米安用上了曾经搭档时那种'我们必须谈谈'的语气。


他处理过死人复生,处理过僵尸军团,甚至埋葬过布鲁斯。他也能处理迪克的事。


“⋯⋯没办法⋯⋯来不及了⋯⋯达米安⋯⋯就要来了⋯⋯”迪克闭着眼睛,他在发抖,颠三倒四的话让达米安困惑不解。


“你在说什么,理查德?”达米安抱紧了他,混合着命令和大量的安抚,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时间就要到了。”



冷酷的完全不像是迪克的声音,他停止颤抖,重新睁开了眼睛。他不再看向虚空的那一点,而是看着达米安。迪克露出一个微笑,悲伤而难过,他猝不及防地吻上达米安的嘴唇,在嘴角泄露请求。


“原谅我,达米安,原谅我做的这一切。”




他用双手盖住了困惑不解的达米安的眼睛,在一切驶入毁灭的时候。



00:00:00



时间停止,色彩褪去,线条消失,归于空白。

end

评论 ( 11 )
热度 ( 3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