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亲情向】短信

大米中心



 

达米安在来到韦恩家之后拥有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手机。(嘿,你怎么能没有一个手机呢?——迪克)

在那之前,达米安不需要手机。在刺客联盟里,他训练,谋杀,盗窃,他通过对讲机,通过视频,通过面对面的对别人下命令或是被下命令。

迪克的兴奋让达米安无法理解。

“我觉得你应该选个蓝色的,”面对着一排出产自韦恩集团的手机,迪克夸夸其谈,试图向达米安推荐任何一种特别的颜色。“白色也不错,可听我说,达米安你肤色比较深……”

缺乏乐趣的达米安坚定地选了一个黑色款,并无视了迪克沮丧的脸。

“那我回去了。”自以为完成了任务的达米安迅速地丢下了迪克,并在大街的喧嚣中叹了口气。

但显然,拥有了手机只是一个开始。

 

作为带他去挑手机,并第一个打给他的人是迪克。

 

“hi,这里是迪克,欢迎达米安拥有新手机。Ps,我已经把电话号码发给其他人了”

 

达米安瞪着那条短信,手指迅速地在屏幕上跳跃。说来并不奇怪,达米安面对手机要比对面说话来的自如许多。

 

“其他人是谁!”

 

迪克没有秒回他,这不正常,因为迪克就是那种闲暇时候一直面对手机屏幕傻笑的人。他不是在看傻透了的搞笑视频就是在和女孩子发短信。达米安眯起眼睛,那也就代表着迪克确切肯定地正在给其他人发他的手机号码。

 

不到三分钟,达米安收到了第二个人的短信,来自讨厌的德雷克。

 

“这里提姆,没事不要打给我。”

 

达米安差点就任由手指把号码拖进黑名单了。一改动作的力度,达米安几乎是恶狠狠地戳着屏幕。

 

“滚。”

 

刚发过去,手机就立刻一颤收到了回复。

 

“随便你怎么说,不过迪克就在我旁边。”

 

达米安这下真的把提姆的号码拖入了黑名单。

 

手机持续的抖动。其他许多新的号码也开始向这个号码里传送短信。达米安都没法理解这些人,难道他们没事就盯着手机吗?

 

“恭喜,这里是芭芭拉。”中规中矩,毫无乐趣。

 

“卡珊德拉。”言简意赅,毫无乐趣。


“已知。”父亲都被鼓动了倒是挺让达米安惊讶的。

 

“这个是杰鸟nufejfduhcj”显然是迪克大白天的骚扰了某个不长脑的红桶,并立即遭到了报复。

 

达米安啧了一声,收起了手机。

他停在了一家手机店的门口,目光穿越透明的橱窗,落在了里面的配件上。黑色的贴纸看起来像是新进的货,明晃晃的摆在柜台上,女孩子笑嘻嘻的用涂着明艳的指甲的手指慢慢把标志贴在了手机的背面。达米安的手指抽动了一下,手机在他的口袋里贴着大腿,温热的屏幕黏住微微有点汗湿的皮肤,他摩挲着手机的外壳,估量着尺寸,然后抽出手,推门走了进去。

 

几分钟之后他走出了店门口。

 

转角的一群鸽子咕咕咕的飞起,阳光从行道树的缝隙里落下,细碎的明亮的斑点有如金子一样。微风卷起落叶,飘飘摇摇的打着旋儿路过达米安的脚边。哥谭临近海边,即使艳阳高照,有风吹着就没有那么炎热。

街上的人来来往往,达米安眯着眼睛,看到哥谭的上空今天意外的没有笼罩着一层白蒙蒙。

那碧蓝透彻,万里无云的天空,有点像另一个地方的天空。

 

另一个他一直成长的地方。

 

母亲,塔利亚,教导他战斗,教导他奥古的荣誉,教导他关于父亲的最初印象,还有最后的分道扬镳。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灼热,汗水渗出,达米安想起最后他拿着刀将母亲打倒在地,用几年的努力换取了关于父亲的信息。

那时候母亲在微笑。

 

然后,他跟着父亲离开,跟着格雷森,义无反顾的在哥谭就像父亲一样,深深地扎在了这里。

那时候,母亲笼罩在阴影下。

 

他闭上眼睛,胸膛的疼痛慢慢消失,声嘶力竭的尖叫衰弱到无声,宁静的黑暗包围着他,叫他放下战斗的刀剑,放下抉择的痛苦,只要安心的陷入永恒的安眠。

那时候,他没有看见母亲。

 

达米安坐在街头的水池边,石板被晒的暖洋洋的。那些飞走的鸽子重新落下,小小的脑袋机灵的转来转去,翅膀一拍,拥簇到抛食的人面前,咕咕的叫着,尖尖的嘴夹起鸟食,头猛地往前,吞了下去。一只鸽子落在达米安身边,享受着手指按摩的快感,顺着头顶摸到尾羽,鸽子舒适地咕咕叫。

黑色的屏幕反射着达米安的面无表情,也反射着碧空清澈。

 

他吐出一口气,手从几乎都要睡在石板上的鸽子上拿了起来,达米安点亮了屏幕。他的手指敲打在屏幕上,短短的几句话看起来平淡,里面的意思却又复杂晦涩。达米安隐藏了源头,按下发送的按键,那些字母化作电波穿梭在空气之中,跨越半个地球,静静地躺在一个也许永远都不会打开的收件箱里。

 

达米安起身回家。

 

END


一直很想写写达米安和塔利亚,不过看起来还是崩了www


评论 ( 6 )
热度 ( 8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