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午后四时

题外话:接下来会进入产粮冬日,毕竟三次元要忙到爆炸了。



达米安中了魔法,失忆了。

他忘记了过去五年来在哥谭度过的日子,也忘记了与之相连的兄弟家人。

只有真的见到了此时的达米安,才会让人恍然发现他究竟改变了多少。

“不是我说,时隔几年,我都已经忘记了这小子当年有多么惹人烦了。”提姆把冰袋按在脸颊上,他刚刚给达米安换药,结果三言两语的被激怒了起来,想动手的时候有所顾忌,然后就被小鬼踹了两脚。

阿尔弗雷德不动声色,他适时的拿来了一桶替换的冰块,并彬彬有礼的询问道,“那么,达米安少爷看上去如何呢?”

提姆哼了一声,咂咂嘴,“看上去还行吧。”

迪克从沙发里站起来,他抿着嘴,“我去看看吧。”

提姆惊讶的睁大眼睛,他有些犹豫,“呃……你确定?毕竟你们之前还在谈恋爱呢。”从天堂到地狱是什么感受他并不清楚,但要是拿来形容迪克大概也不过如此了吧。

迪克露出了得知消息之后的第一个笑容,他拍了拍提姆的肩膀,并眨了眨眼睛。

“所以由我是最好的选择啊。”

 

坐在床上的达米安沉默的环顾房间。、

巨大的落地窗直面庭院,暖黄色的阳光投射在棕色的木地板上,细微的尘埃在其中浮浮沉沉。靠墙的书柜挤挤攘攘,主人细心地将书分门别类的放在不同层。大部头的专著威严耸立,小巧的戏剧小说重重叠叠,薄薄的笑话本点缀其中,旁边是整洁干净的书桌。温暖的地毯铺在壁炉前,长沙发横躺其中,散乱的游戏机还丢在上面。未完成的画作搁在画板上,潦草的线图描绘着哥谭的一角。

衣橱里放着不同式样,超出十岁达米安自我认知的尺寸的衣服。适合舞会的西装,休闲的衬衫长裤,还有棉柔的套头衫,以及有些格格不入却仍然存在的一些更大的洗的发白的外套。

这个的房间,是达米安·韦恩的。

但它属于十五岁的达米安,对十岁的达米安显得熟悉而陌生。

 

“哒哒。”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我可以进来吗?”迪克这么说着就推门进来了。

达米安翻了一个白眼,硬邦邦的回答,“把东西放下,我自己可以处理。”

迪克没有听从他的话,只是摊开手,笑着说,“我什么也没带上来。”他拿起桌边的水壶给干涸的水杯倒满了水,坐在了床边。

“你感觉还好吗,dami?”迪克主动发问,达米安把视线放在了他身上,短促的嗤笑了一声,饱含恶意的开口,“和你不熟,麻烦走开。”

迪克不为所动(讲真的,看到他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更生气了),“魔法的效力不会维持太久,只要过了今天晚上,睡一觉起来就会消散了。”

“那你何必来看我,反正你们说的事我明天就会想起来了。”达米安烦躁的说,额头上的伤口突突地跳,仿佛就像有人塞进去了一个大跳的兔子一样,压迫着神经。

“我说过了,我想知道你,”迪克咬住了这个字,“你感觉还好吗?”他专注的看着达米安,这个困在十岁认知里的达米安,蓝色的眼睛里确切的看见了达米安。

“……如果你能让我一个人呆着那就再好不过了。”达米安有些自暴自弃的回答,仅仅拥有过去十年记忆的他完全无法推断十五岁的达米安与他们的相处。

迪克点了点头,“那么要不要打一局游戏?”他举起手中的光碟,“正好是前些时候新买的光碟。”

达米安鬼使神差的点头了。

结果就是他和迪克两个人坐在电视前面,靠着沙发,拿着游戏机准备一决高下。

身经百战的迪克在前几局都以超高的分数死死地压制住了达米安,后者绷着脸,倔强的要求再来一局。

“我有什么区别吗?”达米安冷不丁的在游戏中途说道,迪克手停了一下,然后画面爆出血色。

“嗯……区别?差不多吧。”迪克急忙补救,他含糊地回答达米安的问题。画面里的骑士奋起直追,跟在战士的后面对战boss。

“……别开玩笑了,我可不会去看那些傻乎乎的书。”达米安头也不抬,“还有那一满盒的烂俗电影。”

衣橱里不合尺寸的衣服,书柜上不合口味的书籍,老旧的CD和影碟,那不是属于十五岁的达米安,而是属于他的生活。

“嘿!那些可不是什么烂俗电影!你明明都看完了的!”迪克不假思索的抗议道。

“……”

达米安审视着迪克。黑色老旧的棉T恤绷在他的身上,熟悉的感觉,某个真相的线头从达米安手中被抓住。

画面上的骑士和战士都停了下来,呆呆的站在那里,boss哈哈大笑着放出火焰烧死了他们。

衣橱里不合尺寸的套头衫,还有低俗的笑话书。

宛如爆炸的气球,四射的碎片扎进空白的大脑里,影像和声音一同响起,千千万万。迪克念着那些无聊的笑话,赤裸着上身脱掉了被抨击为毫无品味的套头衫,余晖落下的韦恩塔上,金色镀边的柔软嘴唇……

“哦,呃……”迪克的话没能说完。

达米安亲上了他的嘴唇,投下的阴影笼罩住他,窗外的鸽子扑啦啦的起飞,屏幕里血红一片,传出“FAIL!!”的声音。

而他们拥抱彼此,享受亲吻。

“你想起来的也太快了吧,”迪克紧紧地抱着他,笑容真挚而迷人。“我还想多和以前的你交流一下呢。”

“别那么傻,格雷森。”达米安喘息未定,脸颊红润,“你自己刚刚说过的,魔法要到明天才解除。”

迪克张口结舌,“哇哦,那……那你……?”

达米安露出微笑,压制不住的得意,他搭上迪克的肩膀,“没有任何事,人们只做一次。格雷森,除了自杀那个特例,失去记忆,我还是我。”

“所以,犯人会再次犯案,情人会重新坠入情网。”*

迪克眨了眨眼睛,他脸红的要滴血出来,“我还是觉得十岁的你没有这么厉害。”

 

“啧,被发现了。”达米安瞬间变脸,抱怨道。

 

END

注:出自比利时作家阿梅丽•诺冬的《午后四点》,胡小跃译,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143页。原句为“没有任何事情人们只做一次。如果某人某天做了一件事,那是出于他的本性。每个人都在重复自己的行为,自杀只是一个特例。凶杀者会再次杀人,情人会重新坠入情网。”

评论 ( 5 )
热度 ( 55 )
  1. 拿坡里黄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