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暴力十题

暴力十题

1.被棍子击中腹部

蝙蝠洞中的训练场中,二人缠斗在一起。拳脚相撞,见招拆招,达米安跳开一步,退出不休的打斗,游走在周围。他机警地盯着迪克,试图寻找一处破绽。
后者喘口气,调整好热血沸腾的肌肉,从背后摸出双棍旋转着,脸上摆出笑容,“来吧,达米安,别告诉我你更愿意防守。”
“哼,你最好小心你的鼻子。”达米安不甘示弱,他后退几步,倏尔奔跑起来,腾跃而起,从上带着千钧至力落下。迪克面色不改,右脚后撤一步,身体灵活地转过半个圈,双棍交叉抬起。达米安招式未老,屈膝抱腿,一脚踩上双棍,双手自上而下劈砍向迪克的太阳穴。
迪克嘴角一翘,双膝往前一曲,忽然卸力,整个人骤然塌落,以不可思议的姿势平躺悬空。达米安一击挥空,无处借力,滚落一旁。
达米安不得不改变身形,险险落地,右边大开空档,一根短棍便以电光般的速度从刁钻的角度横过去,重重的打在了达米安的腹部。
少年闷哼一声,摔倒在地。
而此时,迪克腰腹用力才直立了起来。
“你输了。”迪克朝达米安伸出手,眨了眨眼睛,“别忘记我们的赌约。”
达米安一手按在伤处,一手打开了迪克的手,撅起嘴,“啧,好吧。”他漂亮的绿眼睛瞪着,“恭喜你证明了你不只是一个会跳来跳去的跳蚤。”
迪克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笑容可恶,“我可期待你的万圣节装扮了。”

2.被啤酒瓶打破的额头

“嘶……”达米安抽气,他坐在椅子上,污糟的眼罩被搁置在旁边的台子上。迪克站在他面前,蝙蝠侠的头罩被放下在身后,正用镊子夹着酒精棉球擦着额头的血渍。
“格雷森,你要是不知道怎么消毒就给我面镜子。”达米安不耐烦的说,手指在膝盖上敲打。
迪克绷着脸,丢掉里棉球,小心翼翼的从血肉里夹出绿色的碎片,“耐心点,达米安,你可不想伤口化脓对吧?”他顿了顿,“你当时不应该追上去的。”
达米安翻了个白眼,不服气道,“可我抓住了他们。”
迪克沉默了一会,针线穿梭在伤口里,“比起那个,我更希望你能多注重自己。”
“毕竟,蝙蝠侠可少不了罗宾。”

3.血色模糊了眼睛

罗宾晃了一晃,鲜血从头上流下来,浸透了头发和眼罩,把眼前的视景变作一片血红。眼球在血液的刺激下干涩的转动,腥锈的味道从鼻腔钻进去,松开了暴力的镣铐。
他抬手狠狠地擦了擦鲜血,咧开一个阴冷恐怖的笑容。
“你们是想下半生靠管子活着还是想毫无意识的做一个植物人?”

4.捆绑的勒痕

夜翼急急地穿过仓库,地上倒伏在地的匪徒哀哀呻吟,他一律当作看不到。
达米安正一脸怒气的被绑在椅子上,白色的麻布塞在嘴里,双手被捆在椅背后面,双脚绑在椅子腿上,纵横交错的绳子捆绑住全身,及其简单粗暴而又有效的五花大绑。粗糙的麻绳勒进麦色的皮肤里,艳红的磨痕彰显着挣扎。做工精良的小西装皱皱巴巴的,但除此之外,迪克未能目测出其他伤害。
“天啊,达米安,”他终于放下了心,割开了绳子,“你还好吗?”
扯出了白布,达米安张口骂了一串迪克听不懂的话。
“唔……看来你还挺好的。”他登时就被打了一拳在下巴上。

5.暴力对待而导致的衣衫不整

“唔……哈……"达米安零碎的发出声响,他和迪克正难分难解的纠缠在地毯上,久别的重逢让情欲一发不可收拾,迪克状似疯狂地啃咬着达米安的嘴唇,双手紧紧抓住他。“我……好想你……达米安。”他用气音叙说思念。
“去床上。”达米安勉强挤出这句话,拉起迪克跌跌撞撞前往卧室,只是这几步又缠绵着亲吻了多少次达米安却算不清了。
他们倒在绵软的床上,恨不得融入对方的骨血里。达米安抽出精力,试图脱掉迪克繁复的衣服。但过于急切地心情让解开扣子的手指笨拙而不得章法。
他不由得从喉咙里发出懊恼的声音。
迪克稍微冷静了下来,他捉住达米安的手,笑了起来。“怎么,我的王子连扣子都解不开了吗?”
达米安看着爱人促狭的笑容,怒火一瞬间从心头涌出,他用力抽出手,抓住了衬衫的领口。不等迪克反应过来,他用力一扯,扣子全数崩落,叮叮当当地掉在了地上。
面对迪克瞪大的眼睛,他得意地卷起嘴角,“不就是件衣服。”

6.被鞋子踩破的嘴唇

“噗。”达米安吐掉嘴里的血沫,嘴角的伤口火辣辣的疼,尘土和鲜血的滋味在舌尖复杂。他拼命昂头看着踩住他的人,呼吸带着灼热的痛苦,断裂的肋骨扎进了肺部,致使每一次扩张和收缩都是伤害。
短短的头发被抓住,头皮一阵发麻,他被迫抬起头来,模糊的眼睛看见沉默的黑夜。
“听着,蝙蝠侠,你要是不来,我就杀了这只死小鸟给你作礼物!!”声嘶力竭的男人这么说,罗宾不由得露出冷笑,被逼入绝境的到底是谁?手指微微颤抖,无名指和小指奇怪的扭曲着,但他仍然试图摸出手套里暗藏的长针。
小看他的话,会死的。

7.断裂的肋骨



8.水中窒息

水压沉重的压在身上,挤压着每一寸皮肤和内脏。骨骼吱吱作响,肺部被重压到没有一丝空气,混沌的痛苦蔓延到头脑,他看着投射在水里的月亮扭曲美丽就像一个透明的幽灵,强大的水流推搡着他,往不可知的地方前进。达米安的意识渐渐模糊,微小的气泡从鼻孔里冒出,摇摇晃晃的向上升去。
他张嘴,更多细小的泡泡冒出,挤压为数不多的空气。
“……理查德。”
声音传递不出去。

9.断肢

达米安坐在椅子上,坐在迪克的病床边,皱巴巴的衣服和青色的眼眶说明了缺乏的睡眠。
提姆走进来,“达米安,你该去休息一下。”他揉了揉眉头,“我不想再照顾一个病人。”
后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忽然问道,“那个呢?”
提姆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原谅他,年过四十真不能允许他和年轻时候一样连轴转四五十个小时。“什么?”
达米安像是压抑着怒气,又像是理所当然,“迪克的眼睛。”
“……啊。”提姆苦笑,他将手上的小罐子递给达米安,“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达米安沉默。
一个巴掌大小的圆柱形罐子透明,里面灌满了液体,一颗残缺的眼球在里面浮浮沉沉,僵死的蓝色瞳孔和分布的血丝让它看起来假透了。
“看起来真不像他。”达米安评价道,收进了口袋里。

10.严重烫伤


END

我也不知道为啥要写成这样,有些没头没尾还跑题了XDD

评论 ( 14 )
热度 ( 60 )
  1. 拿坡里黄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