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墙头遍地/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爱与动物


先说下我为啥两个月都没有更新,我电脑键盘坏了,目前正打算换一台电脑,这几个月都是iPad触屏打得,手指疼x还有就是课程略多,天天满课作实验,比较悲催。
祝塔塔@0yongyong0生日快乐~很久没写啦,手感生疏了,你就将就着看看吧www
本来很萌的梗被我写成这样真是不好意思www
新的一年,继续爱大米吧www


迪克发誓这绝对是个意外,天知道为什么这该死的怪物形态突然抽风窜了出来,他还以为这早就修复好了呢。
此时此刻他蹲在地上,正傻傻的看着达米安,而后者皱着眉,叉腰凝重的扫视了一圈一片狼藉的客厅。迪克几乎能听见达米安的脑子在呼呼的旋转,类似于这个毛茸茸的怪物是从哪里来的,他该怎么处理他。
迪克实在没忍住。
“嗷唔……”他试图用声音表达自己的无辜(以及自己的智商)。
达米安绕着迪克打转了一圈,松开了眉毛。“你就是上次格雷森那边提到的怪物吗?”少年不屑的哼了一声,“一副看起来就和夜翼有关系的傻样子。”但达米安已经把手放在了迪克的头顶,开始轻柔地抚摸蓝黑色的柔软毛发。
迪克可敬地忍住了从喉咙里发出呼噜声的冲动,强作不知情的看着达米安。现在这样挺好的,他至少能享受一回达米安对宠物的关心。
迪克从五十八次阻止达米安买下某种根本不适宜带回家的动物的经历中,对达米安跃跃欲试的想养心态了若指掌。现在达米安对他的心态完全是“好新奇的动物,想拥有一只!”的初级想养状态。
达米安拍拍他的头,“弄的这么脏,我给你洗洗吧。”他看了看迪克的体型,“好吧,一起洗吧,大家伙。我们去泡热水池去。
升级第二阶段,尝试接触,建立好感。
迪克有点尴尬,他很久没和达米安一起洗过澡,或者泡温泉了。至少他不记得达米安身上什么时候多了一些伤疤。达米安坐进了热水池里,因为迪克的存在,飙升的水位晃荡在男孩的锁骨附近。蒸腾的热气蕴缭在空气之中,把一切都柔和化了。
男孩尝试着搓掉迪克胸前的蓝毛,迪克冷不丁的“嗷”了一声,低下头,看见达米安手中一撮蓝毛诧异的眨了眨眼。男孩无辜的说,“噢,所以这是天然设计的颜色。”
迪克露出了尖利的牙齿,尽心尽力扮演一位兽性大发的野兽。要是他能活过这次,他的演技也许就能突飞猛进到下次在动物园设伏的时候混在动物里面。
达米安安抚的顺过湿漉漉的长毛,“好啦,蓝家伙,我不是故意的。”少年人向来锐利的碧眼柔和成美玉,坦诚的安抚更让迪克忽然感到有些愤愤不平。
世风日下,人不如狗。
怪这水蒸气太浓郁,顺着耳朵全进了迪克的脑子。他已经下定决心作死到底,就想看看人到底多不如狗,怎么说他现在只是达米安认识不到半天的动物,他就敢带去洗澡。而迪克和达米安初见不到半天的时候还处在见面就打的互瞪公牛状态呢。
达米安见怪物平静了下来,颇为高兴的举起毛刷子给迪克刷毛。迪克的怪物形态瘦长高挑,达米安就伸长了手臂去刷背后的长毛,还小心避开了耳朵。
迪克酸涩地权衡半天,觉得这可能是他人生里唯一一次达米安伺候着洗澡并活下来的机会,决定先洗完澡。
“格雷森那个蠢货。”达米安忽然开口,吓的迪克一个激灵,“把你带回来就不管了,哼。”
尾音蕴含了太多的意思,迪克只感觉自己大难临头,他申辩的叫了一声。达米安轻轻拍了拍他,颇有恨铁不成钢的心态,“你也偏着格雷森,我就知道,人人都爱格雷森。”少年嘲讽的语气里含着一点古怪,迪克绞尽脑汁的思考难道是谁说了他的坏话?
倏尔,达米安转过来,开始冲洗掉他们两身上的泡泡。温热的水打在毛发上,达米安戳了戳迪克胸口的蓝翼标识,咬牙切齿,“该死的格雷森,一定是又卷进什么破事里了。”
迪克差点给达米安跪了,两分钟前埋怨他不管事,两分钟后开始担心他,小弟的心思真难猜。
达米安想到有可能是迪克受了伤才不管这头怪物之后就有点心不在焉的结束了洗澡,这倒是叫迪克有点哭笑不得。达米安瞪着迪克,“你怎么不抖水?”
………迪克和达米安大眼瞪小眼。
迪克甩了甩头,把达米安的脸上洒满了水珠。后者抿着嘴,叹了口气,“算了,我给你擦干净吧。”
少年打开衣柜,从下面抽出了蓝色的大毛巾,开始给迪克擦水。而迪克眼直直的看着衣柜里面,该说出乎意料么,达米安的衣柜就和他本人一样泾渭分明,各式各样的正装,运动服分门别类的放着。除了一点,迪克实在没想到他心心念念了那么久的那件找不见的蓝黑色上衣居然在达米安这里。
要知道他起码问过每个人不下三次有没有看到他的衣服!而达米安这个小恶魔每次都不屑的回答他没有并嘲讽他一句连衣服也会丢的不良生活习惯。
突然,达米安打破了沉默,“蓝大个,你……”他又沉默了,“算了,你又不会讲话。”他有些用力的擦了擦迪克的毛发,皱着眉头盯着窗外的花园。
“格雷森那个笨蛋。”他轻柔的又把这句话说了一遍。
迪克心惊肉跳,他似乎好像在朝着某种不可置信的真相前进。这是他一直以来规避的令人窒息的真相,也是每一次悬在他和达米安之间的达摩克利斯,那长剑摇摇欲坠,从他第一次看到达米安亲吻一个女孩子开始。
他怀揣着不能见光的妄想远离了他亲爱的男孩,却在意外之中接近了啼笑皆非的真相。i
达米安哼起了小调,那是迪克常在蝙蝠车里放的一首歌。达米安曾经嘲笑他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欣赏品味,但迪克从不知道达米安会唱这首歌。迪克忽然伸手抓过了达米安,变成怪物之后力气变大了很多,相应的人性的部分也淡漠了不少。
男孩微微绷紧肌肉,迪克仔细地扫视达米安。
他变高了,变的越来越英俊,混合着布鲁斯和塔利亚的优点。曾经那些冰冷的锐利的锋芒融化了不少,就像是一块原石磨成了璞玉,迪克从神谕那里听说了不少达米安在泰坦的事,他做的相当不错。
迪克知道,他本来就如此闪耀。
他亲爱的男孩早说过了,他是最好的罗宾了。
某种饥饿从内心席卷向全身,迪克磨了磨牙齿,放下了达米安。达米安困惑的放松了身体,对迪克的行为摸不着头脑,而后者圈住男孩,扑倒在柔软的床铺上。
“放开!大家伙!”达米安挣扎了起来,而迪克紧紧的抱着他,柔软的毛发包着即将迈向成年的少年,比之人类的体温更高的温度包裹着他。达米安在昏暗的光线里下意识的打了个哈欠。'
他困了。
达米安的推拒变轻直到消失,迪克松开了一些拥抱。他歪头盯着男孩清浅的呼吸,达米安并没有完全睡着,他仍然警惕着周围,眼眶下熟悉的遍布在每一个家人脸上的青黑色表示着极限。迪克亲吻了达米安的脸颊。
“好久不见,我亲爱的罗宾。”
某种雀跃油然而生,达米安在他的怀里,在这里,在这个房间里只有他们。迪克感受到熟悉的痛苦蔓延全身,骨骼在吱吱哑哑的回复,肉体的痛苦完全无法与精神的安宁相比较。
……
达米安动了一下,他睁开眼睛,看见迪克的笑容。
“嗨,达米,晚上好。”'
少年人左右张望了一下,“那个大家伙呢?!”
迪克耸了耸肩,“布鲁斯把它送回去了。”他紧盯着达米安,而后者一愣,看了看迪克,眯起了眼睛。
“哦,既然父亲处理了,那就算了。”
达米安从床上跳下来,他打开门,回头看了看迪克,露出一个笑容。
“我去给你找条裤子,野兽先生。”
迪克不甘示弱,“那就有劳贝尔小姐了。”
达米安微微睁大眼睛,“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迪克在门后笑了起来。
世风日下,人不如狗,但总还是能提高自己的地位的。
比如变成男朋友。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9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