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墙头遍地/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SX】狂徒

我重新复活啦!!

复习了一遍家教对SX这个冷CP熊熊的燃起了爱!

以及包含瓦利安中心→Xanxus【各种意义】

我为冷CP发光发热【捂脸】,大米的也会填起来的。【以及各种其他的坑】

拒绝KY!请不要和我争论攻受!


私设!

——————————正文————————————

意大利南部的海边,矗立在和熙的阳光下,有个安静的庭院,从它二楼的房间看出去能一览广阔的大海。

这一天,有一个银发的男人来到了这里。他站在门口,抬起头看着这栋空寂的楼房,皮靴踩在草地上半晌都不动一下。

斯库瓦罗有些犹豫。

这不怪他。

毕竟他苦苦追求的答案就在这里。在浪费了许多时间之后,他即将得到那些一星半点的答案所拼凑的真相。

关于Xanxus的真相。

提到这个名字,他不可避免的呼吸停止了一秒钟。

距离那个无疾而终的夏天已经过去了六年。

斯库瓦罗以为他已经忘记了他们的初次见面,许多时候他只能想起那一双隐藏着火焰的眼睛和与之而来的命运。

但不是的,相反的,他将那天牢牢记在心里,一点细节都没有遗漏。

那一天平凡无奇,没有显露任何一点征兆,晴朗的天空一望无垠。斯库瓦罗避开人群,满心写着别来打扰他的烦躁。那个时候他的剑术已经有所小成,有了一些名声。少年天才剑客的名号挂在他的头上,就像一块腐烂的猪肉勾来苍蝇一般,引来一些家族。

但斯库瓦罗不屑一顾,他早已定下了目标。

最强的黑手党,最强的剑帝,他眼中所看到的只有当时瓦利安的首领杜尔。

他扯掉了烦人的领带,一心只想走出人群,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练剑。他撞开一个女人的胳膊,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然后——

然后,他听到一个脚步声,沉重,却又不急不慢。

“别跟上来,奥比斯塔。”少年的声音傲慢而烦躁,“这种垃圾酒会以后别来找我。”

斯库瓦罗抬起眉毛,他对这个声音的主人起了好奇,于是他停下脚步,看向那边。

——直到此时,斯库瓦罗也认为那实在是个奇妙的选择。也许真有命运之类的东西在那一刻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少年穿着一件白衬衫,领口肆意的敞开。傲慢的少爷皱着眉头,迈开步伐,走向了人群。他身上仿佛有一种特别的气势,能叫他人臣服。其所到之处,无人不让道,皆目送他的离去。

斯库瓦罗站在他的侧面,他看到少年眼中熊熊燃烧却仍然有些压抑的火焰。那是鲜活的,美丽的,强大的火焰,与他背后这些死气沉沉的鱼饵不同。少年与他一样,他们都是捕食者,但只要一眼,斯库瓦罗便战栗而兴奋的意识到,这个人比他更强。

斯库瓦罗的灵魂沉寂数秒,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

就是他!

就!是!他!

剑士的直觉吗?还是灵魂的触动?都无所谓,对于嗜血的鲨鱼来说,那耀眼的火焰占据了眼中的一切,无需多想了,他别无选择。

斯库瓦罗要尊他为王,并为此冲锋陷阵,将血腥的胜利呈现在那个少年之前。

但是——

命运也只在那一刻睁开了眼睛,垂青于对未来一无所知的少年们。

手腕的钝痛一阵阵传来,斯库瓦罗啐了一声,中断了对那场失败的回忆。他推开庭院的门,顺手给身后跟着他的负责人塞了一笔钱。

“你走吧,接下来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了。”

他的情报告诉他,这里在数年前接待过一位精神不稳定的病人,昂贵周到的照顾也没能让她活多久,仅仅是三个月便病逝了。

那个疯子,那个病人

那个点燃火种的女人。

……是Xanxus的母亲。

她没有名字,身份简单,贫瘠的一生完全可以用寥寥几句话说完。贫民窟的女人慢慢长大,在穷困痛苦中,发现了Xanxus的能力,诱发了幻想,最后依靠着九代的善心得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局。

“吱嘎——”

斯库瓦罗走上楼梯,打开了房门,扫视这间简洁而散发着陈旧味道的房间。

他叹了一口气。

当然的,毫不意外的,他失望的没能从这里的任何一点东西联系到Xanxus。

坐在床边,斯库瓦罗将脸埋在了双手之间。那些脑后的窃窃私语从眼前的黑暗中浮现,它们在真相的面前越来越肆无忌惮。

你所认为的强大,美丽的火焰其实并不纯粹。

它回响着,从九代和Xanxus对话的阴影里衍生出来,潜藏在他的影子里,想要咬碎他的脚骨。

那些都不是真的,他不会是你想要追随的人,抛弃他吧,不过是一个意外从垃圾堆里爬出来的杂种,现在也被摔在地上了不是吗?

他的时间凝结在过去,而你,不应该再为这选择羁绊。

斯库瓦罗静静地沉默着,这倒是个新鲜事,换作以前,那些混蛋们大概会大声嘲笑他的这种行为。

在叛乱之后,斯库瓦罗再也没能见过Xanxus,所有的记忆只停留在那个密室里闪烁着琉璃溢彩的封印。失血的晕眩和睁不开的眼睛,斯库瓦罗曾一度以为那只是个梦,直到他梦到愤怒而狂傲的少年被冰封在那里面,他的面容栩栩如生,凝固在绝望愤怒的时刻。

梦中斯库瓦罗站在那块漂亮到流光溢彩的冰块面前,他恍惚的发现Xanxus的眉头仍然紧紧地皱着,一点儿不放松。

心里忽然翻腾起巨浪,沉寂的鲨鱼卷起狂沙翻腾游走在囚笼之中,它撞击着铁笼,嗜血的冲动蔓延而上,想要吞噬掉一切余光,直到一切陷入血腥的黑暗。

斯库瓦罗抽动了两下面皮,露出一个冷笑,终于掐死了这个喋喋不休的声音。

他可是狂徒。那意味着当他坐在一辆奔向悬崖的汽车之时,他不会也不可能去踩下刹车的。

管什么去死呢,哪怕是他自己。

斯库瓦罗睁开眼,一片炫目的阳光中,满室的尘埃在翩翩起舞。他站起来,熟练地从兜里的烟盒抽出了一根烟点燃。袅袅的烟雾蜿蜒上升,了结了这场耗时六年的调查。

斯库瓦罗踏着星辰月色回到了瓦利安。

“你去哪里了?”不出所料,奥塔比奥①拦住了他。

“关你屁事。”

斯库瓦罗吐掉烟头,一脚踩了上去,绕过了这个老男人,完全不顾奥比斯塔在他背后面色阴沉。

绕过总部,一间宽敞偏僻的房子凸显了出来。

这里是元瓦利安的下属,也就是当初摇篮事变的参与者,被放置的地方。尽管九代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留下了他们,但奥塔比奥那个贱人确实的几近于将他们从瓦利安的中心放逐了。

斯库瓦罗推开门进去了。

“真是的,斯库瓦罗你去哪里啦?”路斯利亚一见到他就开始噘嘴,抱怨着奥塔比奥一个下午都在找他,烦不胜烦。“好想杀掉他哦。”路斯利亚翘着兰花指。

“嘻嘻嘻嘻,那就杀掉他吧,王子看他也超不爽。”贝尔躺在沙发上,把玩着小刀。

“我……唔噗——”列维刚张开嘴,就被斯库瓦罗踹了一脚。

后者斜了他们一眼,“boss还没苏醒,别搞事,老实点,废物们。”

“是……”贝尔不情不愿的拖长音,“啊,真是太无聊了,王子要自己找乐子去。”他跳下沙发,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这间房子。

“哎……”路斯利亚摇摇头,“真是难管教的孩子啊,是吧,爸爸?”

斯库瓦罗恨死路斯利亚这点,瞎他妈的搞家庭游戏,于是他只能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

列维还没爬起来就被斯库瓦罗再踹了一脚又凄惨的倒下了。

“一个两个都是这样,越来越没有耐心了啊。”路斯利亚啧啧摇头,忽然收起了笑容,“人家也快要失去耐心,想要大干一场了呢。”肌肉瞬间绷紧,凶残的气势骤然爆发,此时的路斯利亚从一个娘娘腔变成最可怕的拳术家。

“早点回来啊,Boss”

蛰伏在黑暗的猛兽磨炼着爪牙,假寐的眼睛静静地观看着外面,饥饿的胃口慢慢扩大。它在等待,将一切的忍耐变作更美味,更刺激的奖赏。

在那个时刻,

在那双红色的眼睛重新睁开的时候,

那个人,

带着他无与伦比的美丽而强大的力量,

来到这头野兽面前,

带领他们去厮杀吞噬那些迂腐烂俗的老旧玩意吧。

 

所有人带着这样的期待,过了六年。

 

此时,距离Xanxus苏醒,还有两年。

 

END

注释:奥塔比奥,官方设定小说里瓦利安的前副官,是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中年人。

评论 ( 8 )
热度 ( 3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