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考研闭关,偶尔诈尸。冷CP爱好者。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SX】多事之秋



警告:abo世界观!并非是ao必配,而是可以ab,bo,ao这三种配对与前后顺序。

α!斯库瓦罗x内分泌失调Ω!Xanxus

私设有!可能涉及人改!

作者:我本来想开车,但是剧情拖着我跑了很久,而且估计一时半会还跑不完,就很气,就先发这些。不接受KY!!!!!







泽田纲吉在指环争夺战中打败了xanxus为首的瓦利安。

年轻的男孩在同伴的搀扶下虚弱地笑了,他不用再担心黑色的力量吞噬他平静的生活,也不必日夜担忧自己的朋友有生命危险。他缓缓闭上眼睛,眼前那一片冷漠的剔透冰彩渐渐的模糊,最后无言的消失在眼前的黑暗里。

这一切对于泽田纲吉来说已经结束了。

但对于很多人来说,指环争夺战的结束恰恰意味着新的开始——那意味着抢夺,站队,胜利者对败者的榨取。

在九代重伤昏迷期间,门外顾问被极大限度地调动了起来,为了维持彭格列的稳定,也为了保护九代的安全。因为如此,泽田家光没能在日本待到下一个明天,他带着笑容用惯有的谎言搪塞奈奈,三个小时之后坐在了这架飞往意大利的飞机上。

这架飞机一共有七位乘客。

泽田家光和瓦利安。

假设能从上面俯视这架飞机的内部,便能看到二把手家光坐在飞机的前面。他靠在豪华的沙发椅上,眼睛看着正对着他的瓦利安众人。他盯着玛蒙胸口锁链的奶嘴,希望能多了解一些彩虹之子,但实际上呢,他的脑袋里被最后那片华美的亮光牢牢拉扯住。

那是年轻的彭格列力量的象征,是这场争夺战最大的战利品和输家。

xanxus闭目沉睡在晶莹剔透的冰之火焰之中,他的力量,野心和其他一切全被封锁在里面。发尾的吊饰凝固在冰里,灰尘仆仆一丝不动,伤横累累的双手平静的放在两边,这个握有愤怒之炎的男人,最终的结局是在黑暗之中沉寂,进行又一次时光的处刑。

泽田家光忽然就想起了很久以前。那确实是很久以前了,九代第一次带着xanxus出现在他面前并笑眯眯的宣称这是他的儿子,他吓了一大跳,随后蹲下来,对警惕的盯着他的小男孩做出了自我介绍。

真奇怪,泽田家光早就模糊了那一天其他部分的记忆,唯独最后离别的时候,那个场景记在他心里一直很清晰。

冬日的雪花纷纷扬扬落在空中,穿着条纹西装的九代牵着一个黑发的小孩,他那条长长的围巾层层叠叠围在男孩的脖子里,他们一步一步的慢慢的走远了。

九代的理念一直和现在的彭格列不太相合。若不是家光亲身体会,恐怕也难以相信这样一位温柔的老先生会是第一黑手党的掌权人。

或许,这也是他为什么在摇篮事变中恳请九代不要杀死Xanxus的原因吧。

他不希望九代亲自摧毁他认可的家人。

那一天,九代安然无恙的从密室里走出来,他带出了重伤的银发少年却没有Xanxus的出现。他本以为Xanxus死在了九代手下,却没想到八年之后的今天,轮到他来决定Xanxus的生死。

泽田家光看了看手边的资料,终于开口,打破了这场原本势必要沉默到结束的旅程。

“你们知道现在彭格列的局势吗?”

意料之中的没有得到答复。

“我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们,九代手下的一部分元老或者说大部分元老都希望处死你们,”家光的眼睛终于还是忍不住看向了那块华美的棺材,“其中,他们最希望死的人,不用我说,你们应该都知道了。”

“不会的!他们要杀boss!先——锅窝介关。”列维那个蠢货扯动了面部的伤口。

斯库瓦罗银灰色的眼睛移向了他,包裹在绷带里的重病患毫无濒死的暮气,“不可能……他们的权力跨不过你,也毫无证据证明意大利的事是谁干的。”

这场争夺战原本天衣无缝,只除了泽田纲吉并不打算按他们的剧本去演。但斯库瓦罗相当有自信,对于其他的计划,没人能拿到他们的把柄。

毕竟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

该死的泽田家光没有否认,他摊开纸张,将莫斯卡的照片拿了出来。

“莫斯卡的设计图,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拿到手的。即使是以人的生命作为推动力,这样强大的破坏力也足够一些人跨越明面上的界限了。”

“……莫斯卡的资料可不止我们有。”玛蒙嘲讽地说。

“可是败家之犬并不是门外顾问。”他的意有所指招来了几声冷哼。

“哦,你现在跟我这么说,难道是你还打算救下瓦利安吗?嘻嘻嘻,大叔我们好像不是很熟。”

“你们叛乱的罪责毫无疑问地要处置,但我可不打算送给九代的敌人一把刀。 ”

“那个老头都要死了,这些年下面瞒着他做的事还少吗?不缺我们这些叛乱分子这一把。”斯库瓦罗嘲讽道,这八年来他们尽管遭到了奥塔比奥的雪藏,但这动摇不到他们的根基,自然是有特殊渠道的情报来源。

“莫斯卡的事你们门外顾问才不会置之不理,至于我们……”斯库瓦罗的声音突然变得毫无生气。“叛乱失败有什么样的下场都不稀奇吧。”

“……啊,真是最讨厌你们这样的想法了。”家光很不爽的撇嘴,“九代可还没打算送你们去死啊。”

鲁斯利亚翻了个白眼,“是哦~被榨到快升天还不打算让我们去死哦~”

“在这个节骨眼上激怒我可是很不利的。”家光绷紧了声音。“你们不在意死亡,可是难道你们愿意成为别人手里操控的棋子吗?用你们的死亡去铺平架空九代的道路?”

他的声音腾然低沉。

“Xanxus可并不打算死啊,你们这些废物要死就死去吧,正好死在一个垃圾堆里一起清理了。”

有什么从面前爆发,声音在一瞬间消寂,无限的静默包裹着他,某种东西蓄势待发。自己则仿佛行走在钢丝线上,坠落的恐惧抓紧整个心脏。忍不住呼吸加重,家光几乎能看到刀剑的寒光。

“……泽田家光!”斯库瓦罗咬着牙齿,“你最好能做到你所说的。”

“现在看来能好好谈话了。”泽田家光自言自语道。

“首先来梳理一下你们做的事情,来拉个清单。”家光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副眼镜戴在脸上古里古怪的。

“Xanxus到底是怎么复活的?或者说,第一个解放他的人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交给我吧。”玛蒙开口,“实际上我们并不清楚boss是如何醒来的,指环的火焰能融化零地点也只是我后来对现场考察的推测而已。”

玛蒙是在boss归来之后才从斯库瓦罗那里得知Xanxus被封锁的地点,至于所谓的封锁究竟是什么,斯库瓦罗并没有告诉他。指环的火焰本身是个传说,为了解开彩虹之子的诅咒玛蒙曾广泛涉猎许多秘密,而只有亲眼见到零地点之后才能明白这些东西之间的联系。

“我并不建议你去寻找答案,因为那和彭格列本身并无关系。”玛蒙的眼睛隐藏在阴影下面,“boss醒来就找到了我们,这之前的事就随你编造吧。”

家光摇了摇头。

“那么之后到指环争夺战之前的布置可麻烦你们要仔仔细细的告诉我啊。”

“虽然我本身也多多少少知道了,不过还是有你们的陈述才能更为清楚。”

贝尔做出爱莫能助的姿势,列维很是愤愤不平的扭头,玛蒙不发一言,鲁斯利亚做出手势指向斯库瓦罗并作口型“只有他清楚。”

斯库瓦罗。

泽田家光最初对他的印象只是旁人嘴里提到的剑术天才,后来就变成了Xanxus的同伴,再接着就是瓦利安里年轻的杀手。除了那头长发,他似乎没能改变多少。

家光想起了大空战里沉默的他和那些语言交锋下绵软的针。他不年轻了,这么多年他终于能看出年轻人之间奇怪的漩涡了,也学会了置之不理。

“还有七个小时,我们慢慢谈吧。”家光看了看手表,旅程过去了一半,还有七个小时他们会回到意大利。

在那片漂亮的天空,雪白的信鸽下,对肮脏的罪犯杀手们处刑,其中有些人会收益,有些人会损害。

——但他就是为了阻止此而来的。

泽田家光灌下了一杯浓缩咖啡,将斯库瓦罗和他自己关在了幕帘的后面。





“Xanxus并非是九代亲生。”

——此时此刻,在某些地方,有些人收到了这张血腥的纸条。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