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后患无穷

小料里另一篇新文(老文)





“你要当叔叔了。”——提姆。
杰森手一滑差点被一串子弹打中,罗伊从那一边朝他喊到道,“嘿,老兄,你怎么啦?被小妞搞到腿软了吗?”
杰森(不)冷静地举起枪,直接扫过去,无视夹在里面的罗伊吱哇乱叫的给他跳了一场霹雳舞。
“闭嘴,罗伊。赶快干完这票,我要回去一趟。”
红发的弓箭手愣了一下,随即严肃了起啦,“你家里人出事了?”
杰森叹了一口气,“不,我不知道,总之大概跟人命有关吧。”
当杰森风尘仆仆,焦头烂额,一路上连罗伊都安慰了他好几回的赶回来时候,他并没有预料到这个。
毕竟,联系到提姆的话,他以为要么是那个氪星人发展了意外能力,要么就是迪克作大死,给小恶魔搞了个命案。
考虑到氪星人总算还是有男女之分的,杰森实际上是怀着参加葬礼的心情赶回来的。
直到他站在客厅入口。
“达米安,你感觉还好吗?”迪克坐在沙发上靠着达米安,而后者面色不豫地摇了摇头。
“滚,格雷森。”达米安烦躁地但又尽力做到了维持他惯有的傲慢。
“humm……这倒是最不可能的事。”迪克转了转眼睛,在达米安恶狠狠的眼神里笑了笑。
达米安朝上面翻白眼,“格雷森,你要是少一点粘在我身边我可能会心情好点。”
迪克笑了起来,“只要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达米安撅起嘴不说话了。
迪克搂紧他,无奈地摇头,然后他转过头,看见了门口的杰森。“哦,杰森?你怎么回来了?”
“……迪克,你还活着?”杰森环顾客厅,布鲁斯不在,提姆也不在。
整个客厅里只有迪克和达米安在那里,自从前两年发现他们在一起之后,杰森就尽量避免和他们两呆在一个空间里。他虽然叫红头罩,但还不至于去真的做一个发亮的灯笼。(对,卡西告诉过他在中国就有一种圆圆的发亮的红灯笼。)
“什么?我当然活着。”迪克莫名其妙的说,“怎么啦?”
“我还以为你被小恶魔干掉了,”杰森耸耸肩,他把手枪插进后腰带里,决定把这一切当做一场玩笑。
“放心,陶德,你绝对排在格雷森前面。”达米安恹恹地说。
“那你得先去找替代品,是他通知我说我要当叔叔了。”杰森毫不犹豫地卖了提姆,然而另外两个人的反应却出乎意料。
达米安咬牙切齿,而迪克尴尬地一笑。
“怎么?难道我真要当叔叔了?”杰森察言观色。
“fuck!德雷克,我要杀了他!”达米安怒火冲天,而迪克朝杰森使眼色,让他下去等他。
杰森在蝙蝠洞依旧没有看到布鲁斯,这实在是让他纳闷。如果说这事麻烦那不至于布鲁斯和提姆都不在,而要说这事不麻烦,小恶魔和迪基的反应就值得思索了。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杰森坐在控制台的椅子上,看着迪克从阴影里走出来。迪克看上去并不怎么开心,又或者说他有点情绪复杂。“你和小恶魔的事情暴露了?”
原谅他只能想到这个了,可老蝙蝠能把他们怎么样呢?小崽子有多喜欢迪克他们又不是没看出来,而迪克就更不用说了。光是他收留和老蝙蝠闹脾气而离家出走的达米安的次数都足够他们搞出点什么了。
日久生情嘛。
“……哎,这只是一部分。”迪克苦笑,他一手插在腰上,一手撩过头发,“总之事情已经过去了。”
这要追溯到上个月的一件外来生物迷失事件。
它们意外用错了咒语到了哥谭,把这里搞得一团乱麻。蝙蝠侠当时正好不在哥谭,夜翼和罗宾处理了这件事。虽然外来生物在哥谭不多见,这里主要盛产变态,疯子。不过,对他们而言没有什么搞不定的。于是,他们还是很完美的解决了这件事,送走了那些果冻一样的生物。
唯一的问题在于它们在回去之前赠送的一个咒语。
——那是个生育咒语。
那种果冻一样的生物没有性别,它们在结成伴侣之后,就会依靠着这种魔法互相结合诞出下一代。然后,更为决定性的一点在于,它们没有语言,完全依靠着精神交流。这就导致迪克和达米安不得不和它们建立了临时的精神链接,从而暴露了他们的关系。
——最后它们对事情的完美解决感到无以回报,所以,在人类常识缺乏的情况之下,它们送上了对每一对伴侣最贵重的祝福。
也就是这个魔法。
而让事情几乎要不可挽回的一件事在于布鲁斯不在。
布鲁斯不在所以导致了夜翼和罗宾去处理这件事,然后还导致了达米安作为年轻人,青春期再加上无处释放的肾上腺素,他几乎是热切的把时间花在了从夜巡到了任何一切可以消耗精力的事情上。
是的,包括性爱。
“不,我不要听这个,跳过去,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小恶魔在床上怎么样,啊,该死,光是接受你们在一起就很难了,”杰森毫不犹豫地打断了迪克,面色古怪地发问,尽量不要尖叫出来。“所以意思是……我真的要做叔叔了吗?”
杰森试图说服自己,反正这个世界死人都能复活,达米安的外公还是个几百岁的老不死,那么他成为叔叔似乎也可以理解(才怪,他现在就想冲出去砸碎一切能砸碎的东西,并跑到宇宙的另一遍直到这事完了。)
迪克摇了摇头,而杰森对此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直接跳到这里来的,不过,不,不可能。”
在了解了这个魔法的作用之后,布鲁斯差点杀了迪克。而早就预见不妙的提姆立刻溜之大吉,现在可能还躲在泰坦塔的某个房间里监视着家里,准备等风头过去再回来。从逻辑上来讲,这个魔法原本就不是用在人类身上的,更何况达米安还是个根本不可能生育的男性。在经过了初次的交流之后,扎塔娜说她有九把握,这个魔法不会生效。前天的检查也表明这个魔法已经彻底失效了。这也是为什么迪克还活着,没有被布鲁斯扒皮吊在韦恩塔上的原因。
“那小鬼是怎么回事?”杰森问道,“这件事都完了他在哪里不高兴个什么劲,等等,他确实在不高兴对吧?不是什么惯常‘你懂的’的表情,对吧?”他谨慎的说。
迪克叹了口气,他忧郁地说,“我不知道,达米安……达米安最开始很愤怒,他甚至想去报复它们,但是……之后,在布鲁斯说这有可以解除之后,我觉得他会开心的时候,他还是很不高兴。该死,我觉得我没做错什么,杰。”
他眼巴巴的看着杰森。
“操!”杰森顿悟,“短信是你干的?你他妈把老子框回来就为了找出小鬼生气的理由?”
迪克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双手合十在面前,“杰~你可是我亲爱的弟弟,是达米安可靠地哥哥啊!”他毫不客气地说。
“我他妈懒得参合你和小鬼的那堆破事!”杰森大叫,他究竟是造了什么孽才会被一条短信屁颠颠地跑回来受罪?
“杰,小翅膀,别害怕,我需要你,达米安也需要你!”迪克不屈不挠。
“好吧,小鬼,我指望你最好赶快说些什么,好让我应付迪基,然后我就能赶快从这里离开。”杰森端着咖啡坐在了沙发上,他不情不愿的说。
达米安看了他一眼,鄙视道,“怎么?格雷森威胁你准备把你的裸照发给所有人?”
“什——?你怎么知道——哦,shit,这他妈又是你的主意。”杰森弄洒了咖啡并再一次觉得去理会这两个人的他简直和傻瓜一样,“所以你到底有什么要说的?难道你还真想生一个?”说到这个词杰森打了个寒战,他简直无法想象那种场景。
“当然不是,这太恶心了。”达米安迅速地反驳,他皱起眉毛,瞪视着杰森,挣扎在交代与否之中,直到杰森悠闲地喝了一口咖啡他这才下了决定。
“格雷森很喜欢小孩。”他的声音小的杰森差点没听清,“我在想要不要领养一个。”
“什么?”达米安满面写着“别让我再讲一一遍”,“——哦,我听清了,你现在考虑这个也太早了吧?”杰森哭笑不得。
“哼,人生的规划当然要提前做好,我才不会毫无目标。”达米安嗤笑,他双手抱臂,“我之前从没考虑过这个,可是……”他停了一下,“格雷森很适合孩子,我觉得我能试一下。”
“天哪,你才十八岁,刚刚成年,和迪克在一起也不过两年。该死,想想布鲁斯,他什么时候有的你?然后你觉得他做成了一个好父亲吗?”杰森往上翻白眼,达米安气鼓鼓的看着他,“可是格雷森——”
“——停。”杰森坚决的喊道,他端起咖啡,“他绝对不会勉强你的,好吗?领养孩子需要你们两个都做好准备。”杰森小声的嘟囔了一句“靠,我真他妈听起来像个义工”,然后继续说道,“你尽可和迪克或者布鲁斯讨论,我相信他们更能打消你的念头。不过,我得奉劝你一句,顺其自然,小子。”
他留下了若有所思地达米安,“也许提前做好人生规划会让你有目标,可生活总会有超出你规划的事。所以我建议别想了,去和迪克做几回爱放松一下吧!”
杰森走过走廊,对迪克努努嘴,“去吧,迪基,来上几发然后再问吧。”他心力憔悴的说。迪克眼睛一亮,他咧嘴一笑,快步走向了客厅并拍了拍杰森的肩作为表扬。
而杰森撇了撇嘴,愤愤然的喝了掉了咖啡。
这他妈都什么事!
几天之后,等杰森要离开的时候,迪克和达米安早就达成了共识——他并不关心是什么共识——小鬼甚至表达了谢意,如果差点没砸伤他的那把剑是谢礼而不是谋杀凶器的话。
“再见,杰。”迪克笑嘻嘻的朝他挥手,而达米安插着兜站在旁边。“啧,要走快走,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他再回来就是傻子!杰森启动了车,黑着脸让迪克滚蛋。
“嗡——”不合时宜的,达米安的手机响了。他扬起眉毛,打开了手机,然后下一秒他脸色一变。
“操!操,操操操!”他大骂一句,“操他妈的!”
在迪克转过身去询问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杰森还是被好奇心打败了,他悲哀的想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他总是这么倒霉的原因。
“母亲知道了,她要找父亲讨个说法。”达米安一字一句地说,“关于‘我的儿子的后代’的问题。”
迪克瞪大了眼睛。
而杰森下意识地松开了刹车,他差点从加速的车里滚出来。
很显然,这事还没完。
END

评论 ( 3 )
热度 ( 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