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SX】多事之秋 中

省略一大堆剧情之后,终于摸到车边了!
哭到爆炸,Xanxus你真的好难写。


从表面上来说,Xanxus作为首领候选人,和泽田纲吉展开指环争夺战从而确立唯一的继承人。这件事可以说得通,唯一的问题只在于原本位于意大利的九代是如何到达了日本并身受重伤。

意大利的战斗虽然混乱却无法成为最重要的证据,但拥有门外顾问的情报却又另当别论。

厚重的窗帘遮掩所有的光亮,斯库瓦罗坐在一片漆黑的房间里。

他们所有的努力变成了一个笑话。泽田家光那个蠢货在他眼皮底下被人偷走了消息。

斯库瓦罗几乎想掐死泽田家光,说真的,他的手指都在颤抖着怂恿他。

即使是没有当事人肯定的消息,只要有那么一点可能性就会被大肆炒作起来。为什么九代选择了泽田纲吉,为什么Xanxus会选择发起摇篮事变,为什么……会有这一场指环争夺战。

那些旧往的资料被翻开,详实的数字会给他们意想不到的答案。那些回忆里的刀光剑影都会成为被解读的意象。

有心人拼凑真相,无限接近不可承认的真实。

他们想要的东西不再只是九代的权力,他们想要的更多,斯库瓦罗了解那种豺狼的眼神。夺取不属于他们的东西,觊觎最强大的力量。

他们想要Xanxus的火焰。

能有一个,就能有第二个。无论是多么肮脏的手段都可以,只要能掌控这本以为独一无二的火焰,还怕什么呢。

斯库瓦罗曾为查询Xanxus的真相而四处奔波,他将手伸到情报网都无法到达的地方,挖掘最里面的秘密。那些在剑的寒光里被消灭的东西,堪比六道骸的人体实验的令人作呕。

那些被强行改变的人体,压榨到极限的实验体,源源不断强迫生产的工具们。

而令斯库瓦罗齿冷的正是因为——因为——另一个他亦打算带到坟墓里的秘密。

“队长!队长!”鲁斯利亚捏着嗓子,有些小雀跃的喊他。

“干什么。”斯库瓦罗话音未落,转而便想到了缘由,那些忧虑猛然退却,一种喜悦涌上心头。

“boss醒了?”他难得压低声音。

“嗯嗯。”鲁斯利亚点头,旋即又摇摇头。“刚刚泽田家光的人来过,boss现在还在床上没醒。”

泽田家光答应将Xanxus从零地点之中释放的时候,斯库瓦罗难以置信。但最能回击那些谣言(真相)的只有两个当事人。

斯库瓦罗能替Xanxus说出九成的真相,却依然不能说出Xanxus的想法。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粗鲁的推开鲁斯利亚,急匆匆的走向了Xanxus的房间。

贝尔站在门边上,对斯库瓦罗露出了微笑。

“哎呀,队长赶来的还真快。”

“贝尔,还不去做事,真TM想死吗?”斯库瓦罗仿佛急刹车一样停下了步伐,发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加速。

“嘻嘻嘻嘻。”贝尔相当顺从的走开了,“真希望队长跟boss说话也有这样的勇气啊。”

远远的飘来了这句调侃。

斯库瓦罗啐了一口。

妈的死小孩。

无可否认,Xanxus的「苏醒」对他们而言就像是一种对胜利的安心,理所当然的获胜。Xanxus作为瓦利安的首领,他那种在黑暗之中耀眼的,热烈的火焰是要比泽田纲吉更为吸引他们这些狂徒的。

“Xanxus……”

斯库瓦罗已经很久没有喊过Xanxus的名字了。他曾大呼小叫Xanxus的名字,固执的表示他的追随将是Xanxus事业里值得的一笔。

当然,那时他并没能看透Xanxus若有似无的嘲讽。

斯库瓦罗卸掉了左手上的长剑,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Xanxus闭眼躺在床上,失去那凶恶的眼神,松开紧皱的眉头,他看上去和十六岁的他好像没什么分别。

说起来,本来也没有分别,除了增长的身高和更加强大的火焰。

斯库瓦罗看到了床头的夜灯,橙色的灯光照亮了房间,从门缝里悄悄溜走。他想,这个场景似乎在哪见过。

失去的八年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Xanxus。即使他相当快速的熟悉了彭格列的局势,几乎算是一手制定了复仇登顶的计划。

但他确实的对时间感到紧迫了。斯库瓦罗能感受到这一点。

指环争夺战之前,他们还在意大利的时候,他坐在外面的沙发椅上,看见房间里的灯彻夜不灭,敏锐的鼻尖闻见丝丝缕缕的酒气。

似乎无时无刻,那双红色的眼睛都在从黑暗中看着他,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那时候斯库瓦罗会忍不住擦剑,将锐利的锋刃擦的雪亮,寒光森然噬人。

其实仔细算起来,斯库瓦罗认识Xanxus,与他一起并肩战斗,只有两年不到的时间。

但换个角度这么说也不对。

斯库瓦罗微微低头,银白色的长发从肩头滑落,在空中晃动。

那八年里,他花了大量的时间去思考关于Xanxus的事情,他的秘密,他的愤怒,甚至到他的选择。

如果他早就知道失败的结局,他会不会选择Xanxus?

答案从一开始就没有变化,因为他渴望这种美丽的火焰,渴求这种强大的纯粹的愤怒。

“……”

当看到那双深沉的红眼时,斯库瓦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B、Boss。”斯库瓦罗还是打了磕巴。

Xanxus撑起了上身,靠在了床头。他的眼睛并没有在斯库瓦罗身上停留,而是凝视着窗外沉沉的黑暗。

“说。”

仿佛没有受到冰封的影响,Xanxus面无表情的命令道。

“……”斯库瓦罗踌躇,他曾在泽田纲吉他们面前揭开真相,但此时他偏偏不想做那个告知真相的人。

但Xanxus已经能从这沉默之中猜到真相了。

“砰!”桌上的玻璃杯炸裂开来,灼热的火焰直接蒸发了水,水气无形的消散。

Xanxus收回手。

“他们手上有什么?”他换了一个更为明确的问题。

斯库瓦罗再不敢迟疑。

“时间太急,他们拿不到私底下的东西。但是以前彭格列的东西应该已经查到了。现在情况还能控制住,不过九代至今不醒。”他想抓住他的剑,但他之前丢开了它。“而且他们找到了以前的医疗档案,如果他们能找到专家解读,可能会发现……”

言尽于此,斯库瓦罗闭嘴了。

“无非如此。”Xanxus的声音相当冷淡,“可悲的老家伙们。”

“一旦以为得到了刀柄,就能威胁具有力量的人,愚蠢。”Xanxus重新将视线挪到了斯库瓦罗身上。

斯库瓦罗没有收回视线,他直愣愣的和Xanxus对视。

“……你出去。”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斯库瓦罗只感到Xanxus的声音变得厌倦,就像是……

他心惊肉跳的觉得那就像是燃烧到顶点渐渐衰落的火焰。

那一瞬间斯库瓦罗什么也没想到,他只是下意识的抓住了Xanxus的手臂。

“Xanxus!”他急切的喊到,请求着,冒犯一些他也不明白的东西。Xanxus没有攻击他,也没有说什么。他只是停着,像是要看笑话一样等着斯库瓦罗的下一步。

斯库瓦罗想说的太多反而张口结舌了起来,“……我一直认为你是值得我追随的人。”他最后干巴巴的挤出来。

Xanxus冷笑一声,“斯贝尔比·斯库瓦罗,这句话你从以前说到现在,”他抓住斯库瓦罗的长发,那些头发就像是那八年凝固的时间,真的像一个恶心的笑话。

“你这个垃圾到底想干什么?”他暴戾的发问,充满不耐烦的杀气。

“……我认可你,我追随你,我臣服你,这是我的选择。”斯库瓦罗侧脸压在床铺上,他大声的说,“Xanxus,你他妈才是想干什么!你明明知道!”他咬牙切齿。

你知道他们会对你做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Xanxus松开了手,大笑了几声,而后就像是之前的一切没有发生一样。

“既然如此,那你应该知道唯一的选择吧。”

Xanxus的声音既像是恶魔,又像是蛇在吐信。

斯库瓦罗忽然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酒味,复杂而淡漠。

tbc

评论 ( 7 )
热度 ( 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