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授翻】【Vader&Luke】西斯尊主的花式绑架 01

The kidnappings of a Sith Lord    

原作者:maedre13

授权如下


原文地址:点我

简介:

一个胸有成竹的西斯尊主是如何拐到他的义军仔的。一发完结短篇集。重度参考sparklight的“Where Our Intrepid Hero Doesn´t Get Away”。(注:基本上也是维达花式得到卢克的短篇集很有意思w)



第一章:越狱失败

简介:

一场监狱的越狱失败了,瞬间,一切急转直下,其他的人爆发了。

正文:

维达怒气冲冲。

 

在那些渗透进帝国监狱的反叛军里他只想抓住一个人。

 

而逃脱了监狱里精心布置的陷阱监狱的人只有一个,唯一一个。

 

当然了,他说的那个人就是卢克天行者,他亲爱的儿子又一次险之又险地避免了被抓到。维达咕哝了几句。他当时离得那么近。他们就差了几个房间和走廊的距离,当时那个男孩又完成了一次他相当擅长的惊人之举。维达相当确定要不是他没有先一步抓住他的话,卢克的举动某种程度上会导致他心脏病发。

 

他本来计划的好好地。他在反叛军的线人告诉他将会有一队反叛军,包括卢克和千年隼上的那些麻烦家伙一起,他们要参与一起越狱的消息,他马上就准备好了陷阱。所有的暴风冲锋队的队员都被要求把爆能枪设置为眩晕。住所也已经准备好了。然而无论原本如何设计的,最后都事与愿违了。

 

他的思绪从他儿子和可怕地失败的抓捕中转向了他现在得处理的那些剩余的反叛军。那里面包括了相当使人头疼的公主莱娅,那个大嘴巴走私犯,一个伍基人,还有另外五个反叛军。他的人也找到了千年隼的藏身之处。

 

一切都很好很完美,除了这些人都还活着,而他的儿子藏在城里的某个角落里。目前还没有消息说他确切地离开了附近。维达施行了严格的封锁措施并在星球上方布置了一些舰队拦截那些可能脱离封锁的飞船,确保一切稳妥。

 

这不代表那个男孩就不会用尽任何方法去离开。维达明白他肯定已经计划好用他那和以前一样鲁莽的行径去帮助他的朋友们越狱,但他不知道他是在等着正确的时机还是叛军的增援。

这都无所谓。

 

在面具之下的达斯维达冷笑,伴随着脑海中一个计划的形成。

 

卢克天行者现在肯定算不上好。第一他们的任务扑街了,还扑街的很惨,他所有的朋友都被抓了。第二,他饿了。这两个问题都很严重,不过至少第二个还是很容易解决的。

 

他当然知道全城的人都被提醒了他的存在,可能都在找他。他的全息影像和指纹被贴的到处都是。他们还用扩音器宣告了一则严正公告,提醒人们注意仍躲在城市某处的危险的叛军。巡逻队也已经开始系统地排查城市各个角落,所有船只离开之前都要彻底搜查一边,不只是这座城市,搜查规模极其庞大。

 

卢克皱眉。他简直不敢相信帝国就为了抓到一个叛军如此不遗余力。也许抓到那个摧毁了死星,又显然扮演着一个要成为绝地的麻烦的叛军值得他们这么做。如果他们知道他就是那个发出关键一击的飞行员的话。

 

他眉头加深。任务失败之后他就立刻联系了义军,但除了保证他们会尽快提供帮助之外,他没能听到其他消息。既没有安全点,也没有命令,除了躲起来的命令之外,什么也没有。他在逃出了监狱的死亡陷阱之后的初次行动——就是找个办法回去。然后再更好地越狱。和一群重见天日的罪犯混在一起,那样很方便。他已经开始计划了,研究警卫的工作流程和建筑结构,还有他们的安全措施,他尽可能搜集了全部,并得出最后结论:那就没什么他妈的方法能混进监狱里去。

 

和现在一样的不可能。密集的安保措施只会让他更清楚的知道整件事都是一个精心设置好的陷阱。而他们自投罗网。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抬起头,任由习习凉风吹拂过脸颊。试图专注于当下的情形,他估摸着他手头上有哪些工具。他的光剑。他还有把捡到的爆能枪。一件偷来的大黑斗篷,把他裹在里面,盖住脸和衣服。他的口袋里有个趁手的小工具,还有一把硬币,够不上买到任何能用的东西的金额,更别说是贿赂谁了。没有飞船,没有炸弹,也没有任何类似的能分散注意力的东西。总而言之,他身无长物。除了一个咕咕叫的肚子。

 

他轻声吐出了一口气,从靠着的墙边站了起来,走向了街角,那有个他看了好一会的破旧旅店。它的位置是在城镇一个相当破旧的地方,吸引了各种各样的小混混杂鱼。像他这样的人在这种鱼龙混杂的旅店里还是比较可能有希望躲起来的,不会引起太多不必要的注意。

 

他走进去,闻到气味一瞬间皱起了鼻子,他全程低着头,同时试图尽可能地扫一眼这个地方和客人,然后走向了吧台旁边的一个空地方。他确保视野中囊括了出入口和周围的情况,以及至少有两条路能出去。

 

只有这样,他才放任他分出一半的注意力到酒吧老板那里好点些吃的。他低声地用当地常见短语打了声招呼,正要问在这个凄凉之地能有什么最能拿来吃的东西的时候,一个低沉的男中音突然夺取了他的注意差点让他心脏骤停。

 

他在椅子上迅速地转过去,一直屏息到他瞥到了旁边桌子上维达蓝色的全息影像之时才开始呼吸。然而当他听到了维达吐出的话之后,他内心的一切都变得冰冷。

 

“这份讯息是给潜逃在外的卢克天行者的。我重复一遍:这个讯息是给卢克天行者的。”卢克咽了咽口水,拉低了兜帽,深深地盖住脸,不自觉的往前倾。

 

“如你所知,我们拥有你剩下的叛军同伙,包括前公主莱娅,在他们袭击监狱释放危险的囚犯后,目前被我们关押。由于这些叛乱分子对帝国毫无价值,且危及所有公民的安全,他们将在短时间内被判决处死。卢克天行者,我给你一个选择。只要你向当局束手就擒,我就赦免这些罪犯不死。而如果你拒绝这样做,选择相信会及时赶到的叛军援军的话,我将会从明天正午十二点开始每小时处决一名叛军。我重复一遍:这条消息是传给卢克·天行者的。如你所知……”

 

“你还要点吃的吗?”酒吧老板在他身后问道,听起来有些恼怒。“对不起,我突然不怎么饿了,”卢克喃喃道,突然站了起来。他冲出了旅店,也许走的太快了,也许行为太显眼了,但他都不在乎了。

 

他一走到拐角处就开跑了起来。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他甚至没有想到目的地,所有的只是脑海里循环的维达的那些话。

 

…为了全体公民的安全,他们将在短时间内被判决……处死……

 

我给你一个选择……

 

…束手就擒…

 

如果你拒绝这样做,我将每过一小时就处死一个叛军……

 

…从明天中午十二点开始。

 

他的肺开始烧了起来,双腿发软,无法支撑他,他跪倒在地,抬起头对着天空,自空中落下细微的雨滴,天色越来越昏暗。

 

“我搞砸了”,他喘着气,反反复复。“我完了。”

 

 

毫无惊喜,第二天来得很快。

 

卢克在前一天的最后几个小时里与义军联盟取得了联系,解释了局势。他得到的回答依然不是很鼓舞人心。有一小支的舰队布置在这个星球上空,这样一来他们基本上不可能派出任何一艘联盟飞船登陆星球。即使他们混进来了,卢克对于监狱布局的描述和那些安全措施也很清楚的表明猛攻监狱不过是自杀。

 

“我不能,我也不会强迫你去投降,”蒙·莫思马说,“这是你的决定,也只能是你自己的决定。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维达会遵守承诺让他们活着。”

 

维达。这就是另一个问题了,不是吗?为什么他妈的达斯维达会提供让一群义军交换他一个人的机会呢?所以是他们终于发现他就是那个致死星于死地的飞行员,决定把他的名字计入功绩了吗?

 

维达……

 

卢克的胃缩紧了,他想起了那次决斗——如果你能这么叫的话——在Cymoon one上的那次相遇。维达当时相当傲慢,显然根本不把他当回事。而现在他在这里,可能只是为了他……

 

不仅如此……他头上的悬赏还相当明确地说明黑暗尊主想要他活着。卢克感到了恶心,伴随着他终于入睡,他穿着还算干净的衣服,蜷缩在一个破烂的藏身之处,心里忐忑不安,独自一人,对第二天会发生的事忐忑不安。

 

 

第二天到了,出乎意料,他头脑清醒,决心已定,行动明确。加入维达想要他,那他就会得到他。但卢克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的。

 

他穿过城市,不再试图表现得不引人注目,他的步伐坚定而坚定。监狱设施周围到处都是巡逻队,当他离开最后一排房屋安全的阴影下的入口之时,摄像机就会拍到他。就像之前那样。他不在乎。

 

在监狱耸立的高墙之外有一个广场。在这几米厚的墙中,有一个二次入口,如他所知的那样,监狱有一个相当大的内院。除此之外,还有真正的监狱入口。这里到处都安装了武器和摄像机。当然,到处也都是暴风兵。

 

他把斗篷扔在了最近的那条街的地上,任由它飘落在地上,两天内第一次露出了他的脸和衣服。

 

卢克最后扫了一眼通讯器上的时间——十点钟——接着他走到了监狱外面的空地上。他的一只手松松的握着光剑,任何人都能看到它,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握着爆能枪。

 

遇到的冲锋队立刻认出了他,显然看起来是打算马上把他拘留起来。卢克举起了他的光剑,做出警告的手势,他克制着自己不去点燃它,而是用一种沉稳而平静的声音说道:“你将护送我去见维达尊主。”他一边说着,一边试图舞动原力,回忆本在那时候用来让他们摆脱麻烦的心理把戏。

 

他不知道是否成功了,但暴风士兵围绕着他护送他过去而并没有试图限制他,实际上他们跟他保持距离。他穿过了拱门,走进了监狱的内院,这时一股与天气无关的寒气开始顺着他的脊背往下爬。

 

他抬起了头,看到站在十米之外的达斯维达一动不动地盯着他,冰冷的恐惧在他的肚子里翻腾。他长久压抑的恐惧突然袭来,他踉跄了几步,重新稳住了自己。

 

因为理所当然的,他别无选择,在他眼中,他从来都别无选择。假如他有机会能救出他朋友的生命,他当然就会这么做,即使代价是他的命。他面对着杀害他父亲的凶手,脑海中纷纷扰扰塞满了这些想法。

 

他忽略了在内心里翻腾的恐惧,抗拒着颤抖的肢体,注意到现在他们都被暴风兵围绕着,维达身后是两列暴风兵,卢克身边就是一圈,但没有一个暴风兵近到足以让他用光剑攻击到他们。

 

拱门的门砰地一声关上了,接着是一片寂静。

 

卢克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大声到他觉得肯定有人听到了。他更用力的抓紧了光剑,不愿暴露出自己激动的情绪。

 

“天行者,”维达开口,终于打破了沉默。“那么你来了。”

 

“好像你给了我很多选择似的。”卢克回道,声音愤怒。

 

他发誓,他感到了黑暗尊主散播出的一种微弱的被娱乐和黑暗的满足感,掩盖在强烈的、包含着胜利的感觉之下。

 

“放下你的武器”,西斯尊主吟道。

 

卢克摇了摇头。„“你先得释放我的朋友。我不会做任何事直到你让他们登上千年隼,并让他满逃脱上空的帝国舰队。我希望他们成功逃脱之后通过我的通讯器联系我,那时我就会放下我的武器。哦,对了,你别想放一个追踪器放在千年隼上。”

 

黑暗尊主的声码器溢出一声古怪的声音。卢克不确定那意味着什么还是声码器无法翻译某些声音。

 

“那你为什么会认为我会按你的要求去做呢?就像你看到的,你现在处境危险。”维达说道,指出卢克身边围绕着的暴风兵,语气嘲弄娱乐。

 

卢克挺直肩膀,站直了。

 

“因为你想让我活着。我说的对吗?”

 

说着,他举起了他的光剑,把它对准了太阳穴,拇指放在了激活按钮上。

 

维达僵住了,变得相当安静。

 

“你以为我会关心你是不是个死人吗?”他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放轻。“你这么做,那么你和你的朋友都会死。这就是你想要的?”

 

“那你想冒这个险吗?”卢克说,轻轻抖了一下手指。

 

维达绷紧了,而卢克感觉到,他真的感觉到维达周身环绕聚集起来的黑暗面。他咬紧牙关,语气挑衅。“不管你打算做什么,你肯定不够快。你觉得我不会这么做吗?”

 

你会,这就是问题所在。他脑海中有个声音这么说道。

 

他继续盯着维达,双手毫不动摇,准备对任何一丝细微的威胁的迹象做出反应。沉默紧绷。

 

行吧”,维达咆哮了起来,声音里包含了愤怒——如此的愤怒!

 

卢克压抑住那一丝恐惧,扭曲着胃的真实恐惧,点了点头。

 

“协议成立。”

 

“现在放下你的武器。”维达说道,他声音里是不是有些细微的安抚?

 

“不行。”卢克摇了摇头。“首先达成我的条件,然后我才会满足你的条件。”

 

一声咆哮,黑暗尊主发出了一声真实的咆哮,不过接着他就转过了身,面向了站在他后面的军官。“把千年隼弄到这里来,还有那些囚犯,拆掉千年隼的武器,带一队该死的钛战机护送,我不希望他们做出什么傻事。”

 

军官急急忙忙地跑开了,维达又转向了卢克。卢克禁不住把他看成是一个捕食者在盯着他的猎物。

 

“现在开心了,天行者?!”

 

“的确有点。”卢克轻描淡写地回答。他周围的人来去匆匆,而他保持不动,更多的冲锋队抵达了这里。保持光剑压在他的太阳穴上使得他的手臂变得越来越沉,但他忽视了这些感受。维达一直盯着她,或者至少从黑头盔的方向上来说是这样的。千年隼从空中出现了——他们之前把它藏在哪里?哦,韩肯定会相当沮丧有人居然敢开他的飞船——它降落在了地上,距离卢克很远,远到不能希望其他人进去的时候他能有机会逃脱,有那么多的暴风兵,还有身边的维达

 

莱娅、韩、楚伊,还有立刻前几天认识的那些义军们踉跄地走过监狱的大门,看起来安然无恙。有太多的暴风兵围着他们,远超护送人数,甚至两侧的监管也变多了。他们对白日的炫光眨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对自己的处境感到困惑,接着莱娅看到了卢克,站在一圈暴风兵之中,而维达也站在他的面前几米的地方。

 

“是卢克!”她喊道。“卢克!”

 

马上韩也加入了进来。“孩子,你在那儿干什么?怎么了?”

 

卢克全身绷紧,维持自制。“我把你们弄出这里了,就这么回事,”他喊道,试图传达自信和乐观的基调。

 

显然他们对此不买账。

 

“你做了??!”莱娅和韩异口同声的喊道。卢克挤出一个微笑。

 

“是协议,”他声音微弱,接着重新集聚起声音的力量,“释放你们所有人自由。以此交换我。”他补充道。

 

“卢克,你要是敢想着搞这一出狗屎的英雄献祭……”“,”卢克打断了他,不让走私犯说完他的话,“无论如何,为时已晚。”他用另一只手指了指周遭的冲锋队员。

 

“千年隼的武器被拆除了。但超光速驱动器没有动过。你可以登船,一旦离开了帝国舰队的封锁就可以进入超空间。而你的朋友将会呆在这跟我做个伴。”维达言辞锋利,满是不耐。

 

卢克咽了咽口水,听出了暗含的愤怒,感觉到了它,并且这次,这绝对是针对韩和莱娅的。

 

´“求你们了,不要浪费它”,他说道,露出一个无助的微笑,“走吧。”

 

接着,他们不情不愿的,被冲锋队的人推搡着背,跌跌撞撞的朝着千年隼而去。

 

“卢克……”他听到莱娅最后的呼唤。

 

“孩子,我们会把你弄出来的,撑住!”韩的声音穿过了广场。

 

卢克斯的嘴唇颤抖着,无法维持住微笑。他的手臂开始颤抖,但他固执地举着它。

 

“你们上去之后打给我”,他喊道,突然涌起了强烈的渴望追上他们,不顾后果。维达跨进了他的视野之中,他走进了一步。“退后,”卢克嘶声道,再度紧紧地握住光剑。维达迟疑了,接着停在了那里,拒绝退回去。他是在害怕卢克真的敢追上他们吗?他是否知道卢克既不能这么做,而维达也不会让他这么做。他做了个深呼吸,专注地站直。

 

千年隼颤抖了一下,接着,它在一群钛战机的护送下飞向了天空。卢克的眼睛渴求地追随着,同时意识到维达也紧盯着他。

 

它很快就从他的视野里消失了。又过了几分钟,他的通讯器里传来一阵静态的沙沙声……他举起他那只空手激活了它。

 

“卢克,”莱娅的声音紧张又担忧。

 

“我听到了,”他努力保持声音平稳。

 

“我们现在要进入超空间了,”韩的声音加进来。救赎感淹没了卢克,他双膝发软。“相信我,孩子,我们会把你救出来的。我们会回来找你的。”

 

“谢了,伙计们。”卢克低声说,他的声音最终隐于无声。“但我觉得你们回来不会找到的。”维达根本不会让他活着的。他想要在皇帝面前拿他做炫耀,以死星毁灭者的身份对他公开处决。这就是卢克走向终结所扮演的角色。

 

整个处境现在全数倾泻在他的身上。他感到了虚弱,他只能并紧膝盖才能站住。而他的呼吸变得轻浅加快。

 

“正在进入超空间”,这时他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接着通讯器里的噪音变得寂静。

 

他抬起了头,看向维达,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他,那凝视的目光似乎要将她变得赤裸,他抑制住颤抖。现在轮到他履行条约了。毕竟他别无选择。

 

他慢慢地,不情愿地把光剑从太阳穴移开。

 

“在他又做蠢事之前,击晕他。”维达瞬间命令道。

 

枪口的闪光是他陷入黑暗之前最后看见的东西。

FIN


评论 ( 14 )
热度 ( 4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