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欢迎勾搭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dickdami】鸟自语

1h江苏卷速打

我对今年的题目崩溃了,还好大米的是江苏卷

全国卷的走天父子我要疯了orz



达米安歪头看着这只落在他手臂上的小鸟。

这只小鸟透体漆黑,羽毛反射着明亮的炫光,小小的脑袋上用着豆黑的眼睛状似无辜的望着他,脖颈上一圈亮蓝色的羽毛总让达米安产生错觉。它轻巧的从空中滑落,伸出细小有力的爪子抓住了达米安手臂上上绿色的手套,巧妙地避开了那些尖角,鸟喙里红舌响亮的弹动了一下,发出几声叽叽喳喳。


达米安眯起眼睛,他迅速往边上扫了一眼,很好没人。他对视着这只鸟儿,确认它胆大妄为,敢在罗宾的手臂上休息,而后达米安用牙齿咬掉了另一只手的手套,小心翼翼地伸手,用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小鸟的头部,慢慢地顺过羽毛。小鸟抖动了一下身体,翘起长长的亮蓝色的尾羽,“咕咕”叫了几声,看起来对凶恶小鬼的服侍颇为满意。


它不太安分,没待多久就蹦跶落到了达米安的腿上,目标直指那个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它歪过头,用锐利的鸟喙撕下一块面包,仰起头,往前伸长脖子,张大了嘴巴,把它吞了下去,看起来吃的还挺急的。


达米安拿起了那个三明治,小鸟气势汹汹地朝他叫了起来,直到他撕掉了包装纸,把三明治又放回来为止。


“别担心,都是你的,慢慢来,你这个可爱的小家伙,你饿坏了是不是?”罗宾放柔了声音,往后靠在高耸建筑物的墙体上。达米安不认识这只小鸟的科属,而鉴于它已经开始偷吃达米安的三明治了,他有理由怀疑它是某个巫师的宠物,又或是哪颗外星球的珍稀鸟类,这不常见,但不代表他们没经历过。


小鸟突然停下了动作,它转过头咬了咬达米安的手指,蹦回去撕下面包,又蹦回来用脑袋蹭了蹭达米安的手指。男孩忍不住笑了,“你真是贪心鬼。”他伸出手指给这位小霸道鸟儿顺顺羽毛,“你知道吗?你的配色让我想起一个人。”


在这个难得平静的夜晚,没有人捣乱,也没有必须紧绷起来的蝙蝠侠,罗宾独自游荡在哥谭之中,那些过去的回忆相当会挑时候的回涌上来,让他的胸口感到发闷。属于英雄的活动挤占了大部分的时间,而自从他们不再是蝙蝠侠和罗宾之后,布鲁德海文的夜翼也就只剩下了达米安新闻上能瞥到的那点东西了。


——当然不包括达米安黑进迪克的手机里拿到的那些,天啊,他还真爱自拍。


他拿出一根指头点了点小脑袋,“特别是这张嘴,说的跟唱的一样,一点都不带停的。”小鸟着急的吞食下最后一口面包,空出嘴巴,对着达米安一顿叫唤,像是不满意极了达米安拿它和别的对比,不服气得很。


“好吧,你比他可爱多了。”达米安安抚着它,笑容变大。“等你吃饱了,小家伙。我就带你回蝙蝠洞,在那儿你会找到自己该回去的地方的。”男孩遮盖在灰白色眼罩下的眼睛在眼眶里打了个转,“要是你找不到,那可就归我养了。”


话音的跃跃欲试揭露了达米安的真心——他巴不得养它呢。小鸟责怪地咬了咬达米安的手指,像是终于吃饱了一样转身蹦上了达米安的手臂,一路往上蹦跶,最终窝在了达米安温热的脖颈附近。


小鸟微弱的心跳隔着那层薄薄的皮肤传来,它收起了爪子,蜷缩在脖颈附近,卡在兜帽和脖子之间,乖巧又得意的咕咕叫了几声。


——就像是在说我属于这儿。


飞到这里来好像把它累坏了,没过多久就放松的瘫在了那里,就像一滩液体一样。达米安忍住了想去摸摸它的冲动,他甚至不敢好笑地摇摇头,但这自来熟的小鸟确实有许多方面能让他联想到某个家伙。


“看来我得去买新的鸟笼了,”达米安喃喃自语,“父亲应该会答应我的……吧?”



答应个屁!——by找夜翼鸟找到快疯掉然后发现它什么都不记得也还记得跑去找达米安的布鲁斯回。


评论 ( 21 )
热度 ( 6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