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墙头遍地/走天中毒/DC吹米/冷圈活人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亲情向】Empty Talk

全国卷1h速打

走天家亲情向,anidala

今年的题目要我死【明显,再也不玩盲狙了


安纳金靠在帕德梅的腿边。他崇敬的目光流连在隆起的肚皮上,精油在上面闪耀,反射出橙色的光。而那位美丽的女士用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还带着点湿气的头发,忍俊不禁,“如果你再用这种眼神望着我的肚子,我会以为我怀上的是不是什么凯伯水晶。”


安纳金(他连呼吸都放轻了!)的脸颊微微发红,他反驳道:“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帕德梅。我还是不敢相信我就要成为一个父亲了。”他看起来仍然有少许的惊恐,搭在她腿上的那只手抽动了一下。他听过孩子的心跳,用双手感触过细小脚掌的蹬力,可他依然觉得这就像是个梦,不那么真实。在失去家庭的许久之后,他和帕德梅组成了家庭,而现在这个家庭将变得更加庞大,迎来新的成员。


帕德梅合上书籍,把它放到了一边,眨了眨眼睛。“唔,你知道你可以通过模拟来减轻这种紧张感吗?”安纳金浮现出了困惑的神色,在战场上强大的英雄在某些方面却愚笨的有些可爱。帕德梅按捺下被击中的心中的那份蠢动,“你可以多和它说说话,想象它好几岁了,以父亲的口吻和它对话,”她俏皮地眨眨眼睛,捏着嗓子学一个小男孩的声音,“嘿,papa,我的小飞船在哪儿呢?”


“这不公平,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呢。”安纳金一本正经的抗议道,“不过我猜我会说‘去问你妈妈去’。”他立刻就被帕德梅锤了几下,两个人的笑声重叠在一起。


“哦,那你可想过要是个女孩,她迟早会和另一个人结婚的。”帕德梅打趣安纳金,“想想我爸爸第一次看见你的脸色。”


安纳金垮下脸,有些阴沉,“那他一定得是这个宇宙里最幸运又最倒霉的家伙。我绝不会有机会让他伤害我的小宝贝的,在那之前他就……”他把最后几个字吞掉了,“在那之前他就会被我打一顿。”


“哼嗯,我很怀疑如果是你的女儿,那应该会动手的比你还快,不给你下手的机会。”参议院微笑着,仿佛没有受到影响,手指轻柔的梳过安纳金的头发,“但我还是觉得会是个男孩,它实在是太有劲了。”


安纳金耸耸肩,越来越沉浸在这种假想之中,“是男孩也没什么不好,我是说那样我们就能一起开飞船了,他一定会是个好飞行员。”帕德梅翻了个白眼,小声地促狭的抱怨道:“原力在上,希望科洛桑的天空够你们飞的。”


她那年轻的爱人得意洋洋,拉过她的手,亲了亲手指,“我们会在银河里穿梭的,别担心,那地方够大。”


“到那时,战争肯定已经结束了。”安纳金的眼睛闪闪发亮,多日以来阴沉晦暗的脸庞被点亮了,帕德梅在心里微微松了口气。“当你在议会开会的时候,我就带着他出去,从银河的这头穿梭到另一头,科舍尔航线会是我们最棒的竞赛场地。”


“——而我会把你们两的屁股踢下来。”帕德梅好气又好笑,“你们两的晚饭将会是最难吃的沙虫。我还不如期待要是个女儿的话,我们一起去议会开会呢。”


安纳金支起上半身,笑容明亮,他顺着手臂,吻上了她的脸颊,低声在她耳边说,“那我就得负责给你们当飞行员了,殿下。”帕德梅轻声地咯咯发笑,“那我还是指望别人吧。”安纳金状似生气,两个人闹作一团,渐渐又平静下来,依靠着彼此,享受着此刻。


他们默契的避开了绝地,不去思考万一他们的孩子是个力敏该怎么办,但他们都知道唯一的一件事,无论如何,他们将保护它,并爱它。


(他们做到了。)


无声地沉默流淌在空气里,那份爱和温暖溢满其中,这片刻闪耀着金光,刻印在原力之中,被点缀在天行者身上,零零星星,如星辰碎片在阴暗的灰雾之中。


很快就消失了。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