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格

理科僧,老本命鹿犬鹿,新本命Damian,兼食无数冷CP。脑洞大开,填坑还行,欢迎勾搭,看清CP!

© 草格
Powered by LOFTER

【爆米花周年庆】深山

关键词:现代,泰瑞,山

CP:dickdami

警告:有点恐怖




山是什么呢?

是由石头,泥土堆积起来的庞大之物,它们沉默地耸立着,用草木遮掩视线,观看着周围的一切。或者,当剖开它的内心,里面难道真的是结实的泥土和岩石吗?还是会看到某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呢?你觉得它永远在那不会变吗,还是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它已经行走到了别的地方去了?

 

“达米安,我们去哪儿?”醒来的泰瑞听见了楼下的声音,某种警惕抓紧了心脏。他蹑手蹑脚的走过去,却茫然的看见客厅里达米安收拾着一个袋子。后者额头冒汗,但仍然有序的将东西一件一件的丢进黑袋子里。达米安站直身体看向站在楼梯上的泰瑞,简短而不容拒绝的回答,“泰瑞,我们该出发了。”

泰瑞忽然回头看向了墙上的日历,某种闪电一样的东西劈开了他的大脑,驱散了朦胧的迷雾,多日以来的忧愁现实的摆在了他的面前。今天是出发的日子,今天就是最后验证的时候了。

“是,达米安。”泰瑞迅速转入了状态,他转身跑回房间,去换好他的衣服,拿起他前几天就准备好的背包。临出门前,他看见自己床头和达米安一起拍的照片,忽然伸手将它盖了下来。

达米安坐在车上抽烟,看见泰瑞靠近之后就掐灭了烟头。泰瑞记得达米安不爱抽烟,因为烟味会刺激阿尔弗雷德,但现在阿尔弗雷德已经被送给了别人,暂时的,或者也有可能是永远的。

“上车吧。”泰瑞点了点头,坐进了车里。

 

汽车开在公路上,两边的风景沉闷的没有一丝趣味。也许是为了排解这种麻痹心灵的过程,达米安打开了车窗,风声呼呼的钻进来,放在后面的一件衣服被刮动,金属的拉链啪啪啪的击打着车门,达米安只好又把窗户关掉了。

“达米安,”泰瑞盯着后视镜,镜子正正的装进他的脸,脸颊上的胶布还没有拆掉。达米安没有理他,泰瑞重复了一遍,“达米安,先生——”

“这次我们能抓住它吗?”

“……”

达米安踩下油门,将速度提高到了一百五十码,车身已经开始在路面上微微发飘。泰瑞掏出一份地图,上面是过去几年来他们踩过的每一个地方。

说来也许有点奇怪,但是泰瑞和达米安是驱魔人。

而他们在追捕“山”。

现代社会的变化让旧时代的妖魔鬼怪大多数衰弱了,但与此同时,横流的欲望和血腥催生了新的怪物。这些新的怪物拥有更奇特的能力,游走在社会的边缘,吞噬着生命。驱魔人从故纸堆里复燃。在三十年前由几位创始人带头,驱魔人组成了新的联盟对付这些越来越难缠的怪物。这一次,达米安正是接到了克里斯的通知。

作为驱魔人,达米安继承了他父亲的好名声,也继承了固执的脾气。就像以前那样,他拒绝了其他人的帮忙,带着泰瑞前往了目的地。

这不只是因为达米安的固执,更是一种执念。

在五年前,当时达米安刚刚出师,为了庆祝这一点,他和迪克难得一起接了一个任务。那本来是个很简单的任务,只是一个梦魔编织了一个虚幻的梦来诱捕人类。只要打破梦境,梦魔本身毫无战斗力可言。

达米安和迪克几乎是当做游乐一样的完成那个任务。他们开着车在公路上大肆的播放音乐,达米安嘲笑迪克的音乐品味,迪克大声的哼着歌摇头晃脑的。在汽车旅馆的浴室里,他们挤在狭小的浴室里,用彼此的口水完成了润滑,挥霍年轻人的无尽体力。

“达米安,达米安……”热水蒸腾起的雾气朦胧了视线,迪克的声音在耳边不断重复,达米安感受着身上或轻或重的触感,神经和灵魂欢呼雀跃。

“给我,迪克。”达米安回过头,亲吻年长爱人烦人的嘴唇。

那天晚上的记忆仍然如此深刻,落在肩上的双手温暖的感觉驱之不散,但清醒的头脑严厉的批判着虚幻的沉溺。

那是他们第一次遭遇山,也是驱魔人第一次认识到山。

那个濒死梦魔的梦意外地链接到了路过的山。在那条无边无际充满迷雾的道路上,他和迪克都意识到了不对,破除掉梦境之后的现实不该是这样的。他们行走在那条古怪的道路上,迷雾里闪过无数奇怪的黑影,听到各种古怪的声音。达米安几乎要崩溃了,但是迪克支持着他,毫无目的的,坚持的向前走。

然后迪克被迷雾吞掉了,而他在最后一刻,被布鲁斯抓住拉出了山的范围。

从那以后,他就和山结下了不解之仇。

 

“会找到的。”达米安突然这么说,他从烟盒里抽出了一根新的香烟叼在嘴里却并不点燃,“泰瑞,我是谁?”

他是达米安·韦恩,是布鲁斯·韦恩的儿子,是联盟里新的蝙蝠,是最顶尖的驱魔人之一。

他是迪克的爱人。

泰瑞深呼吸,“你是我的老师,我相信你,达米安。”

 

这是一条绵延万里的山脉,高寒的空气驱逐了大多数的动物,零星的植物看起来可怜极了。达米安背着袋子和泰瑞走进了这条山脉之中,脚下的雪嘎吱嘎吱的响。

“这里并没有人迹啊?”泰瑞纳闷的说,山是一种怪物,换句话说它是需要进食的,不管是人类也好,动物也好,这种高寒地区不应该是它的首要选择。

“它受伤了。”达米安回答,他呼出的白气散开,在口罩上凝结成冰霜。“有人伤害了它,这种伤害让它不得不停止捕猎,躲到这种地方来休养。”

他们登上了一座山顶,观察着绵延的山脉,从中寻找最古怪的地方。

“山的特色在于不和谐,它是活物,所以会动。”达米安举着望远镜,“那是一种感觉,泰瑞,你要学会运用感觉,这是理论里无法教你的。”泰瑞学着达米安的样子观察着四周,但是在那之前,达米安就放下了望远镜。在对于怪物的敏锐上,达米安是数一数二的专家。他拿出了GPS算了几个坐标写在纸上。

泰瑞只好算了算时间,开始扎营。山上黑的特别快,提前扎营是必须的。达米安转过头看了看泰瑞,在手指里把玩的蝙蝠镖瞬间收到了袖子里。

坐在火边,达米安终于开口了,“泰瑞,明天我一个人出发,你在这里等三天,不管我回来没有,到时你就放弃这趟任务。”

泰瑞握紧了汤勺,这不公平的话冲到喉咙边上终于是忍不住了,“先生,这不公平!”他提高了声音,用音量表达他的不满。“我是个足够好的助手,能帮助你!”

“我不需要。”达米安擦拭着他的刀,月光反射在黑色乱文的刀刃上。

泰瑞狠狠地踢了一脚帐篷,“我知道达米安你觉得迪克的失踪是你的责任,但是这不代表这只需要你一个人去!”

“我已经决定好了,泰瑞。”达米安的眼睛就像石头一样坚定,那不是可以商量的意思。泰瑞太熟悉这种眼神了,在过去无数次的猎杀怪物的行动里。

意外总是难免的,这句话也许谁都会说,但不一定谁都能理解并接受。

达米安将视线移向远处沉寂在黑暗里的群山,一时恍惚里面有无数双眼睛正在看着他们这两个不请自来的猎物。山谷里的黑暗如潮水般涌动,带来莫名的吸引力。

“放心吧,”达米安放软了声音,“我不是要杀死山,我只是去找到迪克。”

“我需要带他回来。”

这又是另一个让泰瑞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了。

达米安相信迪克还活着。

根据达米安的研究,山是一个混乱的地方。这种混乱不只体现在它诡异的道路,还有各种的物理法则。当初他和迪克在里面迷路了三天,但当他出来的时候,达米安才发现外面的时间只过去了三个小时。

同时进入山的可能只有他们,但行走在道路上的时候,达米安可以确认当时在山里的不只有他们,迷雾里那些掺杂在惨叫里的各国语言还有可怖的嘶吼都证明了这一点,不同时间进入山的人在同一个时间相遇。

天一亮,早就收拾好的达米安出发了。

泰瑞站在那里,看着达米安一步步的往前走过去,从一个清晰的背影变成视野里白茫茫里的一个小黑点,然后转过一个弯,就连那个黑点也消失在了山的影子里面。

他坐下来,拿出游戏机,开始打起了游戏。

晚上他烧了一锅热乎乎的土豆浓汤,数着天上的星星,看见它们邪恶的朝他闪烁着光芒,群星压下来,让他突然喘不过气。

第二天,他坐在一块石头上,端着望远镜看着群山里起伏的森林,直到目光移到了一座山上。那座山缓缓地起伏,不是说它的走势,而是它整个的起伏着,就像是……在呼吸一样。泰瑞深吸一口气,他看到了山。

达米安说的不错,山受伤了。

不管是欲盖弥彰的白雾,还是不同寻常的起伏,山已经顾不上被发现了,它需要安静的休养,而此时正是达米安需要的时候。

泰瑞放下望远镜,回过帐篷里,开始组装电台。

第三天,他在外面等了一天,甚至毫不吝啬的燃放了一天的信号烟,没有等到达米安,反而等到了几个过来帮助的山民。

泰瑞花了点力气,谢绝了他们的帮助。他钻回帐篷里,开始发信息。“滴滴滴——”泰瑞非常冷静,他不感到一丝痛苦。他向克里斯,还有另外几个人(达米安信任的真的不多)发送了信息。

泰瑞放下了手,头脑放空的坐在那里,浑身都好像累极了,一点都不想动。

“嘎吱嘎吱——”

他听到了雪被踩过的声音,还有东西被拖过来的声音。

“砰、砰、砰”内心的心跳声慢慢放大,他忽然跳起来,从帐篷口了钻出去。达米安仅仅穿着黑色的保暖衣,他扶着一个一瘸一拐的男人,后者穿着达米安原先银色的羽绒衣。男人抬起头,疲惫的,消瘦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你好啊,泰瑞。”他的声音嘶哑,古怪,词语的发音甚至有些变形

“第一次见面,我叫迪克·格雷森。”

END



细思恐极小问题

迪克究竟在山里过了多久?他是如何活下来的?

他真的从山里出来了吗?出来的真的是迪克吗?

评论 ( 8 )
热度 ( 36 )
  1. 草格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到 艹哭Damian
  2. 春虫虫窝草格 转载了此文字
TOP